Vũ trung khúc – Lâm Tử Tự

雨中曲 by 林紫绪

第一章

雨中曲

“下班了, 各位 BYEBYE.”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 程睿整理好办公桌面, 关闭电脑, 向其他同事道再见. 走到办公室门口的他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唤.

“程睿, 下雨了.”

带着疑问程睿返身走到窗边向外看, 啊, 果然下雨了, 并且雨还不小. 取出他放在公司的备用雨伞, 程睿下了楼.

绵绵细雨让深秋更添寒意, 程睿在风中瑟缩了一下, 把围在颈上的藏青色围巾拉拉紧.

回家的途中会路过一间面包屋, 下班时分正是新面包出炉的时候, 仿佛带着暖意的芬芳麦香在这个季节更加吸引人. 程睿来到面包屋, 买了六个长条面包. 店员把面包装在高高的纸袋里交给程睿.

程睿抱着面包, 一手撑伞走在雨中. 听到雨点打在伞面上的声音, 感受到隔着纸袋传递到手中的热面包的温暖, 不知为什么, 心情突然变得好起来, 虽然工作了一天身心俱疲, 却有着想唱歌的冲动.

“咪…”

突然听到一声猫叫, 程睿停下脚步, 四下张望着.

“咪…”

又是一声猫叫, 程睿顺着声音的方向终于看到目标物, 原来是一只小小的流浪狸猫正在风中颤抖. 猫身上有点脏, 毛已经被雨淋湿了, 打成绺贴在身上, 更显得它眼睛大, 身体单薄.

旁边, 行人一个个地走过, 脚步匆匆, 没有人停下.

程睿走近站住, 小猫带着惧意略为后退, 直至花坛边, 退无可退才停了下来.

“咪咪…” 程睿唤道, 小猫见程睿没有敌意, 停了停, 犹豫着不敢靠近.

雨越下越大, 猫儿无处躲避, 想要钻进花坛里借用枝叶避雨, 花草早已被雨水打湿, 它伸出爪子拨动, 探身, 又停下了.

程睿蹲下, 用手中的伞替小猫挡住风雨, 又掰下面包递过去. 小猫闻了闻, 没有吃, 身体向程睿靠近过来, 仰起小面孔, 那双琥珀色的大眼睛看着程睿.

“咪…”

奶声奶气的仔猫叫声让程睿心动, 真有心收留这个孤单的小家伙, 可是他现在住宿舍, 无法养猫.

伸手抚摸了一下猫头, 程睿转过身, 从伞下探出头看看周围. 雨中的街道上行人数量明显减少. 数度试图叫住其他路人, 请她们看看这小猫, 可是别人急走的脚步让程睿叫不出口.

雨在继续, 程睿还要赶回宿舍, 他看看小猫, 看看周围, 踌躇一番之后, 抱歉地对小猫说道: “对不起, 我现在住公司的宿舍, 没有办法养猫…”

再度抚摸了一下小猫的头, 程睿留下更大块的面包给它, 然后把伞撑在地上, 替小猫挡住风雨, 他自己抱着剩下的面包, 顶着雨跑回了家.

离开的时候程睿心里仍是不舍, 边跑边想 —— 希望那把伞能成为吸引路人目光的目标, 让其他的人注意到那只小小的流浪狸猫, 希望有人能收留它, 给它一个家.

此时, 马路的另一侧, 红灯前, 一辆黑色的轿车里, 江宇晨把这一幕完完全全看在眼里.

这个十字路口的红灯时间很长, 正在百无聊赖地等待中, 江宇晨一眼看到马路对面走过来一个戴着藏青色的围巾的年轻人, 手中撑着一把淡绿色的伞. 阴沉的灰色天空下, 那把绿色的伞看起来让人心中一振. 比起别的路人的行色匆匆, 撑伞人轻快的姿态和从容的步履更是吸引江宇晨.

唇边露出一丝微笑, 江宇晨的目光一直注意着他. 突然他看到那个年轻人停了下来.

哦, 原来是遇到了一只流浪猫.

眼看着年轻人替小猫挡雨, 喂食, 当看到年轻人留下手中的伞替小猫挡雨, 然后他自己冒着雨跑开时, 江宇晨的心被牵动了. 最后年轻人那一只手抱着怀里的面包, 另一只手又想遮在头上又想遮住面包的奔跑模样, 让江宇晨想笑.

大概是有什么原因不能养猫吧. 江宇晨想.

绿灯了, 江宇晨没有驶走, 而是把车开进了停车带, 然后冒着雨跑过马路. 一手抱起地上的小猫, 一手取起那把淡绿色的伞.

“他没办法养你, 我养吧.” 江宇晨对怀里的小猫说道.

“咪…” 小猫叫了一声.

“怎么? 还是想要他吗? 没关系, 我们一起找他.”

江宇晨把小猫带回了家. 先是笨手笨脚地替猫儿洗了个热水澡, 吹干毛, 然后给它喂牛奶.

“唉, 我还真没有养宠物的经验呢, ” 江宇晨抚摸着小猫的背, “没想到你洗干净了, 居然这么漂亮.”

“咪…” 小猫叫了一声.

“怎么, 听得懂我赞美你吗?”

不由自主地重新想起某个傻瓜护着面包狼狈的在雨里跑的模样, 江宇晨温柔的笑了笑, 然后对小猫说: “我去买可以给你吃的猫粮, 还有你的日用品, 你乖乖在家.”

江宇晨暗想 —— 无论如何, 一定要找到他. 两个人养宠物比一个人养好.

小猫正式在江家落了户, 可是, 江宇晨却一直没有能再见到那个替流浪猫留下一把伞的年轻人.

数度刻意地去捡到小猫的街上停留, 在那附近散步, 江宇晨努力睁大眼睛寻找, 寻找. 人海茫茫, 那个戴着藏青色围巾的年轻人仿佛消失了一样, 他再也没能看到他的身影.

这个城市那么大, 人那么多, 而人与人之间的相遇, 又是那么地充满无法捉摸和预测的巧合与缘分.

错过, 错过. 这是江宇晨现在唯一的想法, 他很后悔. 早知如此, 当初他应该在第一时间下车. 就算不能知道他的名字, 就算可能得到的只是一声感谢, 最起码, 他可以多看他一眼…

转眼已经入冬, 程睿穿上了更暖和的大衣, 他仍然围着那条藏青色的长围巾.

一个周五的傍晚, 怀中抱着面包的程睿走过下班的必经之路, 他突然停下了脚步. 想起那只被他留在雨里的小猫, 程睿很担心它. 留下伞的第二天, 再路过时已经没有再看到那把伞, 小猫也不知去向. 是被好心的人收留, 还是被送去了土猫之家, 程睿不得而之. 心中有隐隐的悔意, 程睿的脚步慢了下来, 却仍是无奈地向前走去. 片刻之后, 马路上驶过一辆黑色的轿车, 车中, 江宇晨的目光不时望向人行道, 在行人中搜寻着. 而此时, 程睿早已走过.

他并没有看到他.

整个冬天过去了, 江宇晨仍然没有找到程睿, 一次次的失望甚至让江宇晨开始怀疑那一天他看到的是真实的一幕, 还是某部电影的片刻. 记忆仿佛也被雨水打湿, 变得模糊起来, 唯一清晰的是江宇晨腿上坐着的, 已经长大了不少的狸猫, 还有他一直放在车子的储物箱里的那把伞.

“我还是没有找到他…” 江宇晨喃喃地说道.

“喵, ” 小猫叫了一声.

“我到底能不能找到他? 为什么我总是看不到他?” 江宇晨的语气有点悲伤.

“喵” .

“你也很想他吧. 如果不是他, 我肯定不会注意到你. 现在你来了, 他呢?”

家里的小猫又胖了一些, 肉乎乎, 圆滚滚, 毛绒绒, 十分可爱, 个性安静又乖巧. 江宇晨每次打开家门时, 它总是蹲坐在玄关的鞋柜上, 然后探出头咪咪地叫着迎向进门的主人. 每个晚上, 它蹲坐在沙发上, 把四只爪子收在肚皮下面, 陪伴着孤单的江宇晨.

江宇晨仍然在不停地寻找, 寻找.

明明两个人生活在同一个城市. 也许, 他们在同一间唱片店前驻足过, 聆听同一首歌; 也许, 他们进过同一餐厅, 品尝过同一道菜; 也许, 他们在同一间书店, 买过同样的一本书; 也许, 他们被同样的海报吸引, 看过同一部电影… 可是, 他们没有相遇.

江宇晨能够感觉的到他要寻找的人就是这个城市里, 每当他站在办公室的窗前, 俯看着下面的街道, 川流不息的人群. 那个人就在里面, 他却看他不到.

失望的涩, 忧郁的酸, 以及期待着下一秒就能相遇而有的微微的甜, 就是江宇晨现在全部的心情.

时间进入到二月, 江宇晨仍然没有找到那个人.

情人节的前一天晚上, 江宇晨一个人抱着猫看电视, 他对猫说道: “唉, 也不知道现在如果他见到你, 还能不能认出你来.”

“喵” .

“你说, 如果我买下本市发行量最大的 ‘ 闲情日报 ’ 的一个版面, 刊登广告, 啊, 就用你和雨伞的照片, 他会看到吗? 他会知道那是你吗?”

小猫听着江宇晨的讲述, 耳朵微微动了动.

“我要怎么写广告词呢? 说 —— 寻找去年秋天的雨中, 留给我一把伞的人.”, 说完, 江宇晨苦笑起来, “… 他要是没有注意到, 如果他已经忘记了这件事…”

电视里正在播放一首歌, 江宇晨听过, 而此时听来, 却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疲倦的背包它不问我是否寂寥

无奈的手表孤单地走过每一秒

阳光静悄悄街上有人拥抱我听得到

没有人知道口袋里我藏着你的味道

想见你, 没有你, 城市再炫也没意义

热闹的全都是你幻影

想见你, 心太急, 狂奔拥挤的人群里

多希望, 下一秒就见到你

天虽然很高思念像云笼罩我很低潮

我所有沉默如果你看得到给我拥抱

微风轻轻飘寂寞在笑声里默默喧闹

只有我知道不需要再寻找谁的依靠

想见你, 没有你, 每天生活只剩呼吸

闭上眼, 晃动的全都是你

想见你, 我的心, 其实从来不曾离去

这一生只想和你在一起

想见你, 没有你, 城市再炫也没意义

热闹的, 全都是你幻影

想见你, 心太急, 狂奔拥挤的人群里

多希望, 下一秒就见到你

“喵,”感觉到主人抱着它的手紧了紧,小猫叫了一声.

“我会继续找下去,一直,一直……”.

数天之后的一个周五,江宇晨回到家,发现小猫有点蔫蔫的,他抱着它检查了一番,没有看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本来这只狸猫就是个性温和不爱闹的猫。江宇晨想了想,给猫喂了一点化毛膏。

第二天到了下午,江宇晨发现猫好像更发蔫了,他搭搭它的小爪子,软软的没什么力量。猫儿用大眼睛看看主人,甚至没有喵喵叫一声。心中疑惑,江宇晨去检查了一下猫的食盆、水盆和猫厕所,他发现猫拉肚子了,急忙抱起猫去看兽医.

宠物医院里的工作人员看到程睿来了,笑着向他打招呼.

程睿利用工余时间做这间宠物医院的义工,已经有好几个月了。去年秋季的那个雨天,他留下了一把伞给一只流浪的小猫,这件事一直印在他心里。后来,他想到住宿舍的他不能收留,也可以转而委托给其他有条件养宠物的同事、朋友。牵挂着那只猫,程睿颇为后悔他当时没有多想一步。

当程睿在网上看到有一间宠物医院招收义工,就主动毛遂自荐.

这是一间带有收养流浪猫、狗性质的综合宠物医院,规模颇大,需要处理的事情很多。程睿虽然不是兽医,利用工余时间来打打杂倒蛮可以.

从落地窗户里,程睿看到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宠物医院门外,然后有个人下了车。一个穿着长长黑色风衣的男人怀里抱着一只狸猫,走了过来.

“你好,是替猫看病吗?”程睿迎过去.

“是,猫好像拉肚子了。”江宇晨把怀里的猫递给程睿.

“请把猫交给我,先生,您在这里坐一下。”

江宇晨看着眼前的人,他先是觉得这人很面善,进而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当程睿怀中的猫“咪”地叫了一声之后,模糊的记忆渐渐清晰起来.

程睿抱着猫进里间去了,留下江宇晨坐在外面的沙发上。怔怔地盯着程睿身影消失的方向看了一会,江宇晨突然如释重负笑了,笑得很舒心等待了比江宇晨想像要多的时间之后,一个穿白袍的男人把猫抱了出来。

江宇晨有些意外,用眼睛寻找着程睿的身影,同时掩饰地笑着问道:“请问我的猫它是怎么了?”

“哦,检查过是消化吸收不好。你是不是最近换了猫粮?”

江宇晨一愣,“是,我想着老吃一个牌子一种口味,也许它会腻。”

“给猫换猫粮要慢慢来,先把新的和旧的掺在一起让它吃,适应一下,然后再用新品的粮。”

“啊,要这样。”

“是的。它没有其他的问题,不用担心。”

付过了诊费,江宇晨没走,抱着猫东看西看,他想到找程睿在哪里。有工作人员问他:“请问有什么事吗?”

“哦,呃,刚才有个人把我的猫抱进去,这会儿怎么没见他?”江宇晨问道。

“你说程睿啊,他在后面忙呢,他不是兽医,你找他有事?”。fccb3cdc9acc14a6e7

“哦,不,没事。谢谢了。”

原来——是叫程睿。江宇晨微笑着抱着猫出了宠物医院.

结束了工作,程睿走出宠物医院,一眼就看到外面停着的黑色轿车。咦,这不是带猫来看病的那个人么,怎么他还没有走.

正想着,车门开了,那个穿黑色风衣的男人一只手抱着他的小狸猫走下车,径直走到程睿面前。

“你还认得它么?”。

“吓?”程睿不解“我就知道你认不出来了。它已经长大多了。那么,这个你一定认得。”江宇晨把另一只背在身后的手伸了出来,手上是一把淡绿色的雨伞程睿的目光在猫和伞上看了一会,恍然大悟,“啊,是你……”他意外并且惊喜地望向江宇晨.

“是我。”  “原来它是被你……”程睿伸手自江宇晨怀中接过小猫,把它举在眼前,“长大了,胖了一圈不止。”  想到苦苦寻觅的那一段时间,江宇晨轻轻吁一口气怀里抱着猫,程睿望向江宇晨,他觉得他似乎有话想说。。a96b65a721e561e1e3de76

“站在路边不方便,上我的车吧。”江宇晨说道当两个人真的坐在车上,江宇晨把一只手搭在方向盘上,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程睿低着头抚摸着小猫,谁也没有开口  让人难耐的安静持续了一阵,两个人都觉得有点尴尬,同时开口道:。dc5689792e08

“你……”。

“你……”。

“你先说。”江宇晨笑笑.

“原来是你收留了它。”.

“如果不是你的伞,我肯定不会注意到它。”

“谢谢你。”程睿诚心诚意地感谢“嗯,不用,”江宇晨摇头,“它很乖,我喜欢它,有它陪伴我才不至于那么寂寞。”

“你……一个人?”程睿问道

“是啊,一个人。”

话题到这里突然停顿了,两个人都有点不好意思,各自看向车窗外

过了一会,江宇晨问道:“你为什么不能收留它?”

“我,我住宿舍,不方便。”

“哦。”

明明有着熟悉的感觉,江宇晨却搜索不到更好的话题,心里很着急。突然他想到了什么,“你是不是喜欢吃法式面包?”

“哦,那天原本想着做个罗宋汤来吃,就买了。”

江宇晨点点头,握起拳挡在唇边,咳了一声,然后抬起眼帘看着程睿,微笑道:“那个……你看,我和猫不能老是叫外卖,所以……你能不能搬过来?”

啥?我和猫,少来,猫明明是吃猫粮,叫外卖的是你吧。程睿在心里说道。干嘛要拉上猫,是不是觉得加上猫了比较容易得到更多的同情分?。

程睿没有马上回答,江宇晨很有耐心地等待着。他已经等了很久了,不再乎再多等一点时间。

“你……你是有房子要出租吗?”

江宇晨立刻答道:“有,有!而且不收房租,水电费全免,家务活我做。”

程睿忍不住笑出来,怀里的小猫“喵”地叫了一声

“它叫什么名字?”程睿问道

“没名字,还没起呢。”江宇晨回答

“这么长时间了你都没给它起名字?那你怎么叫它?”

“就,就叫猫呗。我倒是想给它起名字来着,可是我又觉得它的名字应该你来取。我一直在找你,一直,一直……”江宇晨说着说着,突然鼻子有点发酸,他掩饰地清了清嗓子。

“……每次当我想给它取名字的时候,我都在想,也许明天,明天我就能遇到你了,还是让你取吧。所以我就又等,继续等,继续找你,继续等,继续找……”

程睿低着头,用手抚摸着小猫的背 在这之后,程睿就搬到了江宇晨的家里,他借住在江家的客房原本完全陌生的两个人开始了同居的生活。日子一天天过去,他们在相互适应和慢慢习惯彼此的生活。在偶尔会有的小小磨擦和小小别扭中,他们学会了相处,渐渐相知。学会了如何宽容、忍让、接纳,如何调整自己的脚步来配合对方,学会了如何付出、如何诚挚地接受对方的善间与关怀。

还有,他们学会了如何向对方表达自己的爱终于有一天,客房床上的枕头搬到了主卧室里,而这时小猫悲伤地发现,它被第一号主人禁止进入第二号主人的被窝

(完

附赠的小小番外——

若干个月之后的一个周末的清晨感觉到身边有团毛毛的东西,江宇晨伸手一摸,准确地抓住那团毛,然后把被子掀开一点,把手上的毛团轻抛出去被揪离暖暖的被窝,猫儿抗议地叫了一声,“喵” “江宇晨,你又把猫怎么了?”身边,听到了声音的程睿问道 “没怎么。”嘴里安抚着恋人,江宇晨伸手抱住身边尚未着衣的身体

“你把它弄出去了?”  “它明明有自己的窝。你看我给它买的猫窝那么好,还有毯子,啊,它还有猫爬架。你说说看,它什么没有,它一应俱全呐。为什么老是要往我们的被子里钻!”  “大概是怕冷吧。”程睿拍开伸过来的毛手

“我也怕冷啊。”江宇晨说着,死抱住身边的人不放

“它要是想进来就让它进来。” “不行。呆它自个儿窝里去。这儿是我的窝。”

“江宇晨,你跟它较什么劲,有意思嘛你。”

“哦,它有它的地盘,我就没有我的地盘。”江宇晨耍无赖地说着,一面抱紧了程睿,把脸贴在他的脸上  床边,猫儿又试图跳上来,江宇晨回过头冲他威胁地咧咧嘴,猫儿叫了一声,“喵”

下午的时候

“去买猫粮,要开车吗?”江宇晨问道

“那么近开什么车。我说江宇晨,你最好多运动运动,不然,你就不是胖,而是肥了。”

“这充分说明你养得好

程睿看了看江宇晨,再看看蹲在一旁圆滚滚的猫,笑了

——THE END——

————————————————————————————————————————

瓦是分割线

此文是应XQ上一位ID为“非洲小白脸”的XQER而写。小白脸君贴了可爱的猫猫图,并给出一段情节设定。我萌了那张躲在伞下的小狸猫的照片,也萌了设定好的情节,写了这个短篇。

希望大家喜欢。这块“略带涩味的抹茶小蛋糕”就是我送出的礼物。:)

嗯,常写小短篇练手,这是对的,要多练。拳不离手,曲不离口,文不离写,嘿嘿。群里曾经有某人提议“5K”,不过大家都没同意。一天5K不太现实,一个月5K,嘿嘿,拖着拖着就做不到了。不如写写有爱的小短篇,有头有尾,更加实惠

我也得有一个“无从属系列”,不是么,用来放不是系列的文。以后再写了小短篇就都可以归过来

啊啊,快要过,过年了,我也得要准备更多的甜点、饼干、蛋糕之类 爬下去努力寻找新题材。挥手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