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ánh phụ đại hiệp hòa ái tinh phân đích ma giáo giáo chủ – Thôi La Thập

父大侠和爱精分的魔教教主 by 崔罗什

(HE moe)

1、第一章 …

1

魔教本来不是魔教。但因为老教主为了练成神功,到处杀人抢秘籍,顺便打劫灭门占别人家地盘,搅得武林血雨腥风,所以XX教就成了魔教。

老教主练成神功不久就飞升了。他唯一的嫡传弟子理所当然地成为了教主。

有传言说教主其实就是老教主的儿子,所以老教主才会把毕生所学和魔教都传给教主。

但因为没有任何证据,所以传言始终是传言。

新教主每天过着极其规律的生活。

天不亮就起来练功。

天黑之后立刻入房睡觉。

每过五日召见教中重要人物商议教中事务,每过十日巡视一次教中的圣山。

每到重要节日会在教众面前露面。

除此之外,谁也别想轻易见到教主。不光教中的要人见不到,就连教主身边照顾他起居的人,也常常见不到教主的人影。

教主虽然是魔教有史以来最年轻,最俊美的教主,但也被教中人认为是最无趣,最沉闷,最不爱与属下沟通,最不关心江湖风云的教主。

这时候老教主刚刚死了一年,江湖中仍然在观望魔教。其他各门各派的人早就想跟魔教算帐。但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一直拖到现在。

在确信老教主确实死透了,不会爬起来诈尸之后,白道人士们终于决定组队去刷魔教了。

圣父大侠就其中的一员。

圣父大侠当年是个弃婴,大雪天被扔在寺庙门口。寺里香火不怎么旺,和尚在粥里多兑一瓢水,就这样把大侠喂到七八岁就把他打发出门了。

之后大侠辗转了几个地方投师。不知道是运气问题,还是大侠长得一看就是欠虐的,他的师傅对他都不怎么上心。

不过大侠算有天赋,也很勤奋。到三十岁之后终于在江湖上混出了名声。别人见了他面,也要拱手称一声“X大侠”了。

不过虽然在江湖上有个好名声,但大侠依然很穷,他的师门没给他置办什么产业,他自己每次做好事还常常贴钱进去。因此到了三十岁大侠依然没结婚。

这次大侠跟着大家一起去刷魔教,一方面是为了大义,一方面是因为魔教富得流油,挑了魔教之后,报酬也比较丰厚。

刷完魔教,积一笔钱就结婚吧。

大侠琢磨着娶个普通人家的好姑娘,自己应该还是能办到的。

刷魔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出发之前,还有人犯嘀咕:虽然老教主那种血雨腥风型的很可怕,但是新教主这种完全没动静的神秘派,我们一点底细都不清楚,也很难对付啊。

但是嘀咕归嘀咕,大家对好暗号之后还是上路了。

不过他们确实没想到自己低估了新教主。

新教主有一个不为人

1、第一章 …

知的爱好。不仅白道不知道,就连教中也没人知道。就是教主他,爱易容,更爱精分。

对教主来说,扮演另外一个人是最幸福的事情。

2

越靠近魔教圣山大家越紧张。即使住在客栈中,每晚都会有人负责守夜。

这一晚下半夜又是轮到大侠守夜。

大侠坐在房顶上正无聊的时候,忽然察觉到有动静。他仔细一看,原来是队伍中的一个名门少侠跟一个女侠。

少侠是个英俊的年轻人,在江湖上也颇有风流的传言。

大侠呆呆地坐在房顶上,看着少侠拉拉女侠的小手,亲亲女侠的小脸,又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逗得女侠笑得肩膀直颤,又不敢在深夜时候笑出声,就把头埋到少侠怀里去。

大侠惆怅之中有点心酸,又有点点嫉妒。

不一会儿,女侠就从后门回了房间。少侠仍然在院子里,仰头望月。月光落在他的面孔上,非常恬静。

大侠心中一面奇怪他怎么还不回房间,一面感叹他真是长了一副好面皮。

正这样想着,就见少侠忽然扭头向着房顶方向微微一笑。

大侠心一颤,直觉就想躲。瞬间转念一想,躲什么躲,都是自己人。再说自己也不是要有意偷窥的。

少侠轻巧巧就越上房顶,大喇喇往大侠身边一坐。

然后从怀中掏出一只小酒壶,递给大侠。

大侠摇手:我在值夜,不能饮酒。

照理说,少侠这举动很没规矩,对前辈不太尊重。但不知道为什么,大侠却觉得没什么。

少侠自己灌了一口酒,笑道:每次都是你守下半夜,这时候最辛苦。你也太好说话了。

大侠说:我正是壮年,熬得住。

少侠又笑了笑。

他每笑一次,大侠就越觉得他容貌出众。大侠心中不由有点奇怪,他从前见到这位少侠的时候,好象也没这种感觉。

少侠又说:刚才……

大侠连忙说:我什么都没看到。

少侠忽然惆怅起来:以后不会再这样了。生在名门之后,我以后肯定也只能娶我父亲为我挑选的女人。

他真诚地看向大侠说:我真的很羡慕X前辈你这样的潇洒无拘。要是X前辈您,一定能和最爱的人,仗剑江湖,浪迹天涯,何等自在!

大侠叹气:你还是太年轻了啊……

两个人就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谈起来。大侠觉得自己好久没跟人掏小酢跷地聊天了。聊到最后把刷完魔教娶老婆计划生几个孩子都说了。

等到天色微亮的时候,少侠才从房顶上下去。

大侠心中那个感动啊,因为又交了一个忘年交。

奇怪的是,过了不到一天,大侠再遇到少侠的时候,冲

1、第一章 …

他笑得十分灿烂,少侠却只是很客气的样子。

大侠以为少侠是因为在大家面前不好意思。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嘛,我们只是交了个朋友,又不是怎么怎么了。大侠这样腹诽。

3

大侠还没找到机会再跟少侠好好谈一谈,就出事了。这天走在半路上的时候,女侠忽然拿自己的鞭子抽了一鞭子名门少侠。

女侠抽完了就哭着喊:你这个负心汉!不喜欢我还约我看月亮做什么!

少侠恼羞成怒:你不要信口开河!

江湖儿女虽然不怎么讲男女大防,但看到这种事情大家还是比较尴尬。两家长辈都挺了解自己家儿女。女侠家以为自家闺女骄横发作了,少侠家以为自家儿子想赖风流债。

于是两家大人出面赶紧把两人分开,大家打个哈哈平息了下去。

只有大侠觉得有点不对劲。他那天晚上明明看到少侠跟女侠花前月下你侬我侬。怎么转脸就不认帐了。

而且少侠对他的态度也很奇怪,就像完全不记得他们曾经彻夜长谈一样。

怀着这样的警惕,大侠在这天夜里格外小心。

果然到了半夜,少侠又来屋顶上陪大侠了。

大侠问他:你怎么不去找XX姑娘?

少侠轻声一笑:她的脾气那么坏……

说着掏出酒壶饮了一口,又说:眼神也很坏……

大侠立刻拔剑相向: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这两天注意了一下,真正的少侠并没有随身带个酒壶的习惯。更重要的是,少侠白天被女侠抽到的正好是手背,而这个人手上却没有任何伤痕。

伪少侠哈哈大笑,腾空而起,一跃就到了对面树上。

大侠刚要追去,就见一物扑面而来。他顺手接住。原来是伪少侠把酒壶飞了过来。

“XX山上,后会有期!”伪少侠说完这八个字,就长啸而去。

他啸声清越,人影早不可见,但声音清晰可闻。把整个客栈的人都吵醒了。

XX山就是魔教的圣山。

2

2、第二章 …

4

如此一来,白道才发现自认为缜密的计划已经被魔教掌握了。

大侠向大家解释了事情始末,说了自己第一次看到伪少侠时候的情形。

真少侠轻松了。但女侠发现自己受骗了,顿时哭哭啼啼,女侠他爹也是在江湖上有地位的人,立刻把所有责任都推到大侠身上,说如果不是大侠守夜不严,也不会让敌人混进来。

大侠一想到伪少侠那句“眼神也很坏……”就觉得像是在说自己,不由十分懊悔。他在江湖上也走了这么多年了,居然这样大意。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有不少人犹豫了。既然魔教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行动,那一定早就有所准备。

白道中人不得不临时改变进攻计划。

原来的计划是秘密包围。现在改成了先派人奇袭,大队人马在后面待势而动。

大侠就是负责奇袭的。

本来他就觉得这事情自己有责任,再加上女侠他爹的推卸责任,大侠就被推出去冒险了。

其实大侠也知道。大队人马在后面说是做后援,其实根本没用。若是奇袭得手,后面会冲上来。若是奇袭失败,大家正好光明正大地撤退。

这样想明白,大侠反而轻松了些。

至少不会因为自己的失误而让别人送死。

这样想着,大侠昼夜兼程赶到了魔教圣山下的镇子,先在那里收集情报。

他想要打听清楚那个伪装成少侠的是魔教里的什么人。这个人虽然没露真面目,但大侠就是感觉他的容貌风度一点不比真少侠差。而且轻功内力都十分厉害。

既然是这样出众的人物,没道理不在魔教中占有一席之地。

大侠在镇子里转了两三天,心里大致有了数。他猜了几个人,也有猜到这个人也许就是魔教的教主。

到了第三天时候,大侠行动了。他早就看出来某家酒店是魔教的据点,他到那家酒店去,自称是南边过来做生意的,为了跟魔教搭好关系,愿意献上一宝。

下面人考察了他一下,大侠没露出马脚。

酒店的掌柜通报了上面之后,回来说:你先在这里附近的客栈住一晚,明天上面再见你。

大侠刚走出酒家后门,就见到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年拖着一车柴过来了。

大侠见这个少年面黄肌瘦,走路都晃荡,顿时心生恻隐,不由帮了推了一把车。哪知道不推还好,他刚刚用力,那个少年就啪一下摔到地上晕了过去。

大侠吓了一跳,以为是自己用力过猛。

连忙抱起少年去救治。

但是他没想到那个少年就是教主。

5

教主很高兴。

热衷精分的教主把自己所有的业余时间和精力全投入

2、第二章 …

到了精分当中。他扮演了好几个角色,都很成功,很受欢迎。惟独“贫苦体弱农家少年XXX”这个角色没有触发任何特殊剧情……完全沦为了一个背景路人角色。

但是如今,“贫苦体弱农家少年”被大侠救了。

教主终于可以发展这个角色的剧情了。

慢慢睁开眼睛,教主一口当地土话:你是谁?

大侠把“农家少年”带到了自己住的客栈中,见他醒过来,就请他吃饭,告诉他:你刚才晕过去了。我带你去医馆看了大夫,大夫说你脉象正常,晕过去也许是太累了,没吃好饭。

教主吃得狼吞虎咽,一边哼了一声,向大侠手一伸:我卖柴火的钱呢?还有,我这种贱命用不着去医馆那种地方,倒在路边躺一躺就好了。

大侠立刻把少年身上掉下来的破钱袋还给他:还是看一看比较放心。

教主一接过钱袋,就发现里面重了不少。

显然是大侠这个好人在里面放了自己的钱进去。

教主一言不发,把钱收好。吃完饭就抬腿走人,走了两步忽然又回头,终于向大侠扭捏着说了声:谢谢你。

大侠伸手摸了摸少年的头:我只能帮你这么一点点而已。不用谢。

教主又说:我家父母都不在了,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卖柴为生。我家就住在XX山XX峰下面……

XX山就是魔教圣山。不过XX峰不是主峰,但也距离魔教圣峰不远了。

听到少年提到这个地方,大侠便问:我听说那里附近都是XX教的地方,你在那里生活,不会不便吗?

教主回答:不会啊。我们那里住着十几户人家呢。XX峰跟魔教圣峰虽然靠得近,但隔着一道断崖,只有飞鸟可过,真正走起来要绕好远的路,所以我们平常见不到魔教的人。

大侠若有所思。

教主临走时候向大侠微微一笑:恩公做完了生意,若是有空,不妨去XX峰游玩,我定会带路。

6

大侠第二天就被引见到魔教一个小头头的家中。虽然顺利进了魔教圣山,但是距离魔教本部重地还很远。

当天夜里,大侠乔装一番,穿好夜行衣,带好装备,就开始潜入魔教了。

他按照之前打听到的一条防御较松的线路摸上山去。

一路上非常顺利。顺利到简直到诡异。

不过大侠很快就明白为什么了。

他被发现啦!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里个啦啦啦。

起初,只有一个人跟在他的后面。

然后,前方两翼开始有人出现。

最后,他奔到山顶的时候,身边四面八方每一道出路都被封死了。

他们既然不杀过来,大侠也不杀过去。

2、第二章 …

正在大侠找不到方向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用内力传音,声音响彻山顶。

“XX大侠既然来了,就请来共饮一樽吧。”

大侠顺着声音奔过去。

果然见到了一个建在悬崖边上的亭子。亭子里有个白衣翩翩的俊美年轻人。

春夜,林海,断崖,白衣,风很大。

如果不是周围埋伏着百十来个杀手。大侠会觉得这个场景很美。

教主给自己面前的酒杯斟满酒,又为座位对面的酒杯斟满酒,说:X大侠,请。

大侠扯了脸上的蒙脸布,走了上去:教主,失礼了。

说完就坐到教主对面,把酒端起来一饮而尽。

喝完一杯,大侠就开始跟教主比内力。

大侠厉害,教主变态。两人瞬间就把石头桌子粉碎了。

教主轻轻一挥衣袖,一阵风过去,石桌连渣子都不剩了。

大侠叹了口气:我不如君。要杀要剐,悉随尊便。不过再这之前,能否听我一言?

教主面无表情:可以。

7

大侠说了一大套大侠标准台词。主题就是劝教主改邪归正,不要滥杀无辜。

最后,总而言之,就是不要跟白道作对,更不要为难这次组队来刷魔教的白道人士。

教主面无表情地听完了,问:你是在跟我求饶?

大侠噎了一下。

不过他还是说:我是在晓以大义……

教主忽然又问:你高兴吗?

大侠:什么?

教主:做大侠……

大侠:— —||||||

教主还是面无表情地问:做大侠高兴吗?为别人死,高兴吗?

大侠郁了闷的,他开始怀疑这个新教主的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他开始在心里盘算。

如果说高兴。教主也许会说:你既然高兴做一个高尚的,为别人牺牲的大侠,我就成全你吧。然后手一挥,自己变成一具尸体。

如果说不高兴。教主也许会说:你自己其实都不相信自己说的话吧,觉悟也高不到哪里去。然后手一挥,自己变成一具尸体。

大侠凌乱了。

教主倒像是不着急的样子,也不催大侠。桌子碎了,他就坐在亭子的栏杆上,山风一过,整个人跟要飘起来一样。一边喝酒一边等大侠的答案。

过了半天,大侠终于说:谁要被杀了都不会高兴。不过我做的事情都问心无愧。我愿意。

教主终于露出了表情——他皱了皱眉头。

他说:我不喜欢这个答案。

然后教主挥了挥手。

大侠早已蓄势半天,纵身一跃,向山崖对面飞去。

3

3、第三章 …

8

根据主角坠崖不死定律,摔下山崖的大侠没有死。

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大侠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简陋的房间里。

趴在床边的人有点眼熟。大侠仔细一看,原来是那天自己帮过的农家少年。

教主这时候又开始全情投入到扮演“虽然穷苦但内心善良的农家少年”这个角色当中了。

教主:你伤得很重!腿摔伤了,我只能帮你大概绑了绑,要看好一定要找大夫……我这就下山去找大夫。

大侠爬起来,趴在床边呕了一口黑血,有气无力:不用去了。腿伤不要紧。

他刚才一运气就发现自己身上比较重的是被教主的掌风刮到的内伤,还有就是中了魔教特有的XX毒。

这种毒不光能吞噬内力,还能使人身上带有一种特殊的香气。沾染上这种味道,就拜想逃脱魔教的追杀。

大侠吐完血之后立刻对少年说:我不要紧。你快走。

教主点点头:我这就给你去找大夫。

大侠:……不要再回来了!

教主:为什么?

大侠:很危险。会被魔教杀了的。

教主:他们不会找到这里的。你放心,我带大夫走小路。

大侠不再说话,他想等少年一出门,他就拖着断腿离开这里,也就不会连累到少年了。

于是大侠说:好吧,你快去吧。

谁知道,少年前脚刚走,大侠就迷迷糊糊睡着了。等他再醒过来,大夫已经来了……

大侠当然不知道,教主给他用了魔教最好最好的安神入眠药。

教主找来的是镇子上的一般大夫。一般大夫当然只能看看腿伤,然后说:他体内脉象紊乱,想要彻底治好,就得找更高明的大夫了。

大侠心想,看来只能找神医XXX了……假如能在魔教找到他之前能找到神医的话。

一般大夫一走。大侠就挣扎着从床上下来:我要走了。

教主:你伤得这么重怎么走!

大侠:你知不知道我说的是真的!我中了魔教的毒香魔教随时会找到我!

教主立刻为“善良少年”临时追加了“倔强”的性格,他一把抱住大侠:我不怕!我们一起逃吧!

大侠说什么也不同意。但是现在他腿上带着伤,内力又无法发挥,走的速度还没少年快。少年赶又赶不走。

于是两个人收拾了一点简单的东西。踏上了逃亡的旅途。

教主太满足了。

9

两人开始了逃亡生涯。

大侠腿上有伤,不光走不快,就连日常生活都很不方便。教主就尽心尽力事无巨细地照顾他。

每天教主把大侠藏在拖柴火的大车里拖着走,帮大侠上药,帮大侠换衣服,帮大

3、第三章 …

侠擦身,每天做饭给大侠吃。

从来没有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对大侠这么好。

大侠深深地感动了。

大概自己家媳妇也就做到这种程度吧……大侠忍不住这样想。到了夜里的时候还很冷,少年衣服单薄,大侠又不能用内力,两个人就抱在一起睡。

大侠看看怀里熟睡的少年,觉得少年乍看不起眼,但是越看越觉得眉清目秀。

大侠开始对少年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

有点点喜欢,但是又有点点紧张。

教主其实还没睡着,他闭着眼睛也能感觉到大侠似乎正在看他。

教主正准备睁开眼睛,问大侠看什么。忽然觉得自己的眉毛眼睛正在被大侠用手指轻轻抚摸,然后额头上就被亲了一下。

教主默然了。没有睁开眼睛。

又走了两天,魔教的人依然没追上来。

大侠开始觉得有点不对劲了,他们走的虽然是偏僻山路,不容易被发现,但他身上的毒那么明显,魔教的速度再慢也应该追上来了。

更让大侠隐约觉得有些奇怪的是少年。

虽然少年有时候言语中很紧张很害怕魔教的样子,但是基本上该干什么干什么,照顾自己的时候更是有条不紊,一点也不慌乱。每天吃得下睡得着。

何等强大的心理素质!

大侠安慰自己,也许少年还不了解情况有多严重。

于是又这样走了快半个月。他们终于快要到神医的地盘了。

大侠终于冷冷地问教主:你到底是什么人。

教主自我反省了一下,好象自己演得不错的啊:我就是我啊。你做么这么问?

大侠烦躁极了:你是魔教的……奸细吧!魔教派你跟在我身边,把我耍着玩很好玩吗!

10

大侠的分析推理是这样的。贫苦少年是魔教的奸细,一开始就假装路人出场,然后一路上监视自己,所以魔教一点也不担心自己跑了。

在大侠印象中,魔教行事诡异。所以魔教这样玩猫捉老鼠一点也不奇怪。

教主被他这样说之后,想了想,忽然问:你到底是生气,我是魔教的【奸细】,还是生气【我】是魔教的奸细。

大侠:啥?

教主:你其实很喜欢我吧?

大侠:……

教主:那天晚上你亲我了吧?

大侠的脸涨红了。

教主忽然决定临时改变设定了。他本来是准备把“贫苦少年”演到底的。但是现在他想改了。

他对大侠坦然说:不错。我是魔教的人。你其实前几天就觉察到了吧?为什么不杀我?不向我逼问要解药?就算你伤再怎么重,身手都比我强吧。

大侠颓然:不管怎么说,你对我有救命之恩。

3、第三章 …

这一路上都是你在照顾我。你不对我动手,我没有道理加害于你。

教主:仅仅是因为我救了你?其实那都是设计好的,你无须介意。

大侠终于一把搂住少年,狂吻一通,低声说:你对我的好,有没有一点点不是设计好的?

教主又沉默半天,终于说:有。

大侠忽然哭了。

教主忽然出手点了他的昏睡穴,然后喂了他一颗药,把他丢在神医家门口。

然后飘然离去。

11

大侠醒来的时候,神医已经把他身上的毒去的差不多了。

大侠:我是怎么来的?

神医:你被人扔在我家门口。当时你中的魔教毒香已经被解了一半了。

大侠:解了一半?

神医:是的。你吃了一半解药,毒虽然解不掉,但是香味已经没有了。以后魔教应该难找到你了。

大侠默然,又问:什么人会有解药?

其实他心里有数,但是想得到证实。

神医:听说魔教有用这种毒香控制不听话的教徒。不过会定时给一点解药缓解痛苦。

大侠听了之后那个郁闷啊,痛苦啊,揪心啊。他想肯定是少年为了救自己把解药都给了自己,还不惜违背魔教放过了自己。

有了那一半解药做基础,大侠很快就被神医治好了。

但是大侠的魂已经掉了一半了。

他怎么也忘不掉少年最后的表情。非常冷淡的,但是似乎也含着一丝温柔的表情。

神医把大侠治好了之后就把大侠扫地出门。当然诊金还是要收的。

神医对江湖人士有钱的就多收点,没钱的就少收点,没有钱的甚至可以不收,但是,任何人都必须为神医做一件事。

神医对大侠说:我要你帮我把江湖第一美女XXX带来给我做老婆。

大侠是有恩必报之人。于是怀着一颗想死的心,踏上了去找江湖第一美女XXX的旅途。

如果大侠当时知道天下江湖第一美女XXX其实也是教主精分的,他当时一定干脆去死了。

4

4、第四章 …

12

江湖第一美女,教主是怎么精分出来的呢?

事情是这样的。教主成为教主后不久,就有很多人来献美女给他,大部分都挂着哪里哪里第一美人的名号。

也有人请教主去看过号称江湖第一美的女人,但是对这些女人,教主只有一个感想:不过如此。

教主问:难道没有更符合我想象的第一美女了吗?

当时教主虽然爱精分,但是仍然局限于性别,都是男人。不久之后,教主忽然悟了……

于是新一代血雨腥风江湖第一美女诞生了。

这个第一美女虽然是凭空冒出来的,但是因为举止非凡,用度奢华,作风神秘,出来见人的时间极少,很快就在江湖上成为了话题人物。

不少江湖人士都猜测这个美女身后一定有很大的背景,要不然怎么能轻易把武林盟主的女儿江湖第一美女的名号抢了过去。

垂涎的人多了,找上门来纠缠的自然也多了。教主不得不亲自出手打发这些人。

于是大家发现了,原来江湖第一美女的背景就是魔教教主!原来她是魔教教主的女人!

教主对这个流言也乐见其成。反正他本来就不喜欢别人塞美女给他。正好用江湖第一美女这个身份给自己做挡箭牌。

而有了魔教教主给第一美女做靠山,来纠缠的人也少了。

真是一举两得。

不过还是有一些不死心的人。神医就是其中之一。

因为神医不用自己亲自来纠缠,他只要救好一个人,就提条件说:你帮我把江湖第一美女XXX带来!

教主把大侠扔到神医门口的时候,就知道神医肯定也会让大侠去找第一美女。

其实教主带着足够的解药,如果当时把解药全给大侠吃了,解了大侠的毒。那样大侠跟少年的纠缠也解了,大侠也不用找神医了,不找神医也就不用找第一美女了。

教主当时有一瞬间犹豫,不过他还是决定让大侠来找第一美女。

13

大侠怀着悲伤而沉痛的心情去找第一美女了。

在大侠养伤期间。魔教解除了对大侠的通缉。白道跟魔教暂时达成了和解。双方均表示:这次我放你一马。

大侠成了最大的炮灰。

而且也没有人知道那个默默无闻少年的下落。

大侠走啊走啊,虽然他心里知道第一美女住在西面,他偏偏往东走了。走到了少年住的XX峰。

那里已经人去屋空了。

大侠在那里呆了一会儿,又在深山里找到几户人家,都说不知道少年这个人。

找到最后的时候,找到一户老人家。

老头子年纪很老了,说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他告诉大侠:你说的

4、第四章 …

那个地方,住的少年人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二十年前那里住着家普通夫妻,丈夫是个猎户,人不错,妻子长得挺漂亮。后来小两口突然搬走了。当时妻子还怀着孩子。

老头子感慨说:他们要是一直住在山里,大概儿子就跟你说的少年人差不多样子吧。

大侠一惊。

但是二十年前的事情,哪里找得到更多的线索。

大侠在山里转了两天,终于无可奈何往第一美女的方向走了。

教主就在云梦泽的别苑等大侠。

这里原来是魔教某任教主金屋藏娇的地方,为了讨好自己的爱人,修建得无比梦幻。教主觉得这里很适合江湖第一美女的感觉,所以就把这里作为扮演第一美女的舞台。

在教主等得几乎要不耐烦的时候,大侠终于来了。

大侠被莺莺燕燕们环绕着,迎进了别苑。别苑是建在湖上的。湖上有无数小岛。第一美女会任意在其中一座岛上休息。每个想见第一美女的人每晚只有一次机会,驾着小船,上一个小岛。

如果能遇上,就能见一次第一美女。如果遇不上,只能等第二天。

有些人不惜花费千金,在这里兜兜转转了大半年,也没见到第一美女一次。

当然,大侠是不一样的。

第一晚,大侠就被告知,他中奖了。

14

当时正是夏季。白天云梦泽上暑气蒸出,如烟如雾,到了月夜朦胧的时候,暑热尽褪,清凉无比。

就是这样一个美好的夏夜,大侠见到了江湖第一美女的真面目。

教主身穿一身宽大飘逸的白裙,裙摆极长。一头黑发只是随意挽在后面。手持一把洒金折扇。

这种扇子本就是男人用的。但配上女装的教主,别有一种感觉。

不过灰头土脸的大侠看了看这样的教主,只抬了抬眼皮,说:XXX姑娘,我是代X神医来提亲的。

教主微微一笑。

这个笑容他曾经对着镜子练习好久。基本上每一个被他这么笑过的男人都特么被秒杀了。

垂头丧气的大侠么得反应。

教主再次发动微微一笑。

大侠诧异地看着第一美女,心中嘀咕:不是传说这女人非常矜持,难有一笑吗,怎么老对着我淫/笑。

于是大侠问:姑娘,你是不是愿意嫁给X神医?

教主冷哼一声,三言两语就拒绝了。

每次扮第一美女的时候,教主都会吃一种草药,再辅之内力改变声音。

他一说话,大侠不由有点在意起来。因为教主把声音改变得柔和偏向女声,正好跟少年的声线有些重合的感觉。

大侠想起少年,不由十分惆怅。再加上第一美女这个答案本就在他意料之

4、第四章 …

中。他更没什么心情再呆下去了。

于是,大侠就起身告辞:不打搅岛主休息了。我这就乘船离开。

教主想把大侠留下来。照理说,第一美女的性格不会这么做。可是教主想。

教主挣扎了半天,最终决定抛弃第一美女矜持的性格。

他展开折扇,掩住嘴轻声说:你不想知道XX少年的下落吗?

大侠立刻刹住了脚步。

15

大侠一听到少年的名字就走不动路了。

大侠:你果然跟魔教有关系!你们把他怎么样了!

教主:我可以说。不过……你是不是该给我点好处?

大侠:你要什么好处?

教主端着酒杯坐到大侠身边,头轻轻倚在他的肩上:大侠请先饮一杯。

大侠对此等明显倒贴的举动瞬间心跳加快。但同时也有点奇怪和警惕。传说中的第一美女不是这样的。

大侠想既然这女人跟魔教有关系,说不定是想在这里把自己擒住?

想到这里,大侠定了定心神,往旁边挪了挪,推开第一美人:姑娘,请自重。

教主一听就变了脸色,扭过头去用宽大的袖子掩住脸:你……你……

大侠听第一美人的声音似乎有些哽咽,以为把姑娘家惹哭了。他又有点后悔,自己要防备在心里防备就行了,何必对一个女人说重话。

大侠连忙安慰她,说自己只是想知道少年的下落,心情不好所以说错话了。

他话还没说完,教主已经扑过来,倒在他怀中勾住他的脖子吻了起来。

大侠懵了。彻底懵了。

不过他不是懵第一美人投怀送抱,而是懵他居然躲不开一个女人!

他明明觉得第一美人倒过来的速度不快,每一个动作他都看得清清楚楚,但他就是没办法比对方更快一步。

他已经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了。那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所以大侠懵了。

在他一瞬间发懵的时候,教主已经把嘴里含着的一颗药渡到大侠嘴里了,再用舌头轻轻一推,就下了大侠的肚。

大侠大惊,一把甩开第一美人:你!你给我吃了什么!

教主好整以暇,柔若无骨似地站起来,理了理刚才有些凌乱的裙摆:要你性命的东西,又如何?待到你临死之前,我就把那少年的下落告诉你。

大侠:……唉,从我被魔教重伤那日起,我的性命就是他的了。如今只当是把性命还给他。只望姑娘说话算数,是真的能告诉我他的下落。

说完之后,大侠也不运功逼毒,只是静待毒性发作。

不过等了一会儿之后,大侠觉得不对劲了。

16

大侠只觉得一股热气开

4、第四章 …

始在经脉内流窜,最后都开始往下面走。血就跟煮过了一样热腾腾的……

大侠怒视第一美人:你到底给我吃的什么!

教主微微一笑:要你性命的东西。

大侠:胡说!我怎么觉得……觉得……

教主靠近大侠,在他耳边轻轻地,慢慢地吹气,白纱衣袖若有若无擦过他的脖子:真的,真的是要人性命的东西……每个人吃过之后,都会喊要死了……啊……要死了……

说到最后,只有气声钻到大侠耳朵里了。

大侠虽然已经确定自己吃的是春/药,但是他已经没有办法抵抗药性了。

再加上教主又在室内燃起一种迷魂香。

催/情+迷魂。大侠彻底坏掉了。

大侠正是虎狼之年,最近又一直没有心情纾解。此时爆发出来就宛如XXOO怪兽一样……

一只手就把第一美人按在地毯上,另一手刷刷刷就把美人的衣服扒得七零八落。

然后摸啊舔啊蹭啊,大侠没有察觉到美人的胸是平的,但是他忽然摸到了件不该摸到的东西。

大侠:这……这是什么?你不是女人……

他恍惚的意识中依稀觉得女人不该有这东西。

教主:谁说我是女人?我是XX。

他说的是少年的名字。

大侠一阵激动:你是XX?你真是?

教主反过来骑到大侠身上,俯下去:你看看我的眼睛……就知道我是谁了。

大侠看着那双含着一丝的温柔的眼睛,激动了。

两个人开始哼啊哈啊,抽抽/插插半天,都爽得不行了。

高/潮的时候大侠喊的都是少年的名字。

等到大战完之后,两个人都疲惫不堪。教主躺在大侠身边问:你知道我是谁吗?

大侠迷迷糊糊说:知道,我知道……

说着就睡着了。

教主低声说:我不知道。

5

5、第五章 …

17

大侠醒了,他扶着脑袋,越想越觉得混乱。

他记得第一美人给自己下了药,但是他又觉得自己确实是在跟少年XXOO。

大侠隐约觉察到有什么不对劲。他努力回忆昨天一夜疯狂的时候,他其实有过灵光一现的时候,觉得好象看到了真相。

但是现在就差了那么一点点。大侠找不到那个灵感了。

大侠发完呆,第一美人又来了。

看到第一美人,大侠又抖了一下。昨天是晚上看,如今白天看,大侠忽然觉得很眼熟。

大侠觉得美人一点也不像少年,但是他就是想不起来像谁。

教主今天换了套衣服,不再是宽袖长摆的大裙子,而是行动方便的窄袖裙。

他对大侠说:我要跟你走。

大侠脸红了。

他为这诡异的发展,找了个合理的解释——第一美人跟魔教关系匪浅,她确实就是魔教教主的女人。但她渐渐发现了教主是个可怕的人,所以想和魔教脱离关系,一直在物色能帮她脱离魔教的人……

至于昨天晚上自己为什么躲不开她,大侠想,肯定不是这个弱女子武力值比自己高,而是当时自己就动了淫/念,自己心里其实根本不想躲开。

这样想着,大侠一咬牙,对第一美人说:我们既然行了夫妻之事,就有了夫妻名分,以后我会好好待你,所以你不要……

教主瞟了他一眼:不要什么?

大侠:不要……对我下药。

教主终于忍不住笑了:不下药我们能成好事吗?

大侠持续脸红:看来不到真正摆脱魔教之前,你是不会告诉我XX的下落了。

教主突然又变了脸色:你还在想着那个少年?

大侠无奈,他发现这个第一美人实在是喜怒不定:既然要动身,我们还是快点走吧。

两个人收拾一番,又踏上了逃亡的旅途。

18

两人虽说是要逃亡,但是也没有个明确目的地。

大侠虽然有师门,但是他不想带着一个血雨腥风的第一美人回师门,魔教早晚发现是自己拐走了美人,他不想牵连别人。于是大侠问第一美人:你有没有可以藏身的地方。

教主摇摇头。

于是大侠说:那我们去XX峰吧。

XX峰就是少年住过的那个地方。

教主点点头。

于是两个人就开始往XX峰去了。大侠担心遇到熟人,外加第一美人的美貌太过招摇,除了必要时候,都往荒山野岭走。

起初大侠担心第一美人奢侈享受惯了,会受不了这种风餐露宿的生活。没想到第一美人一点抱怨和不适应也没有。

大侠不由想起当初跟少年一起逃亡的时

5、第五章 …

候。自己有伤在身,事事都是少年动手。如今第一美人虽然没有抱怨,但是也绝不会动一动手来照顾自己。事情都由自己包了。

大侠想:这果然是两个人吧,自己那一晚一定是太想念了,也太愧疚了,才会把第一美人当成少年。

终于到了XX峰,大侠又去了少年的小屋,那里果然还是没有人。

大侠决定就先在这里住下。出去打了两只野味,又开始生火做饭。他把饭忙好的时候,忽然发现第一美人人不在屋里了。

他走出去寻找,听到一阵笛声,顺着声音找过去,才发现第一美人坐在悬崖边,正吹着一支短笛。

皓月,清笛,断崖,美人。

大侠忽然觉得这构图有点熟悉。

教主听到他的脚步声,停了下来,向他微微一笑。

大侠:没事不要坐在那么危险的地方!

教主乖乖站起来,忽然他脚下一晃,看上去就要摔下去一样。大侠一个箭步冲上去抱住他,生气骂了两句。

教主低声笑问:怕我摔下去,你就永远不知道少年的下落了?

大侠无可奈何,开始对第一美人进行教育,说我是这么冷血的人吗?你自己的生命你不珍惜吗?啪啦啪啦说了半天。

教主忽然问他:我刚才吹得好听不好听?

大侠一怔,然后回答:好听……我还从没听过那么好听的。

两个人这样对视半天。大侠咳嗽一声:回去吃饭吧。

第二天,大侠要去镇子上转一转,打探一下最新的消息。

大侠对第一美人:我去打听看看魔教的消息。你逃走了,他们不可能没有动静吧。你躲在这里,哪里也不要去。我尽快回来。

不过他前脚刚走,教主就抄近路回魔教了。

19

教主不在魔教中的时候,也能通过特殊的手段跟教内联络,处理教务,发布命令。之前他已经密令教中,不许追查第一美人的下落。

教主回到教中,检查了一下教中一切如常之后。又见了几个心腹。

其中某个心腹XXX,是个跟教主差不多年纪的年轻人,表面很沉稳,内心其实有点愤。

有点愤的心腹看到有段时间没露面的教主,感觉教主瘦了点,憔悴了。

心腹顿时迁怒于第一美人,脑补了第一美人跟人私奔之后,教主为情所伤,又不忍伤害第一美人的百折千回的心路历程。

心腹:教主,真的不用去把第一美人抓回来吗?

教主:不用。

心腹:可是,这样我教岂不是会被江湖人士耻笑?

教主:让他们笑吧,本来从头到尾就都是一个笑话。

心腹听了这话,却在心里更恨第一美人了。心

5、第五章 …

腹本来就对教主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但是心腹因为两个都是男人,身份地位不同,就一直压抑着。

他之前一直认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配得上教主。直到第一美人的出现。

心腹没想到,终于能得到自己承认的第一美人竟然会背叛教主。

有点愤的心腹,在心里做了一个决定。

即使教主能原谅,我也不会原谅。

心腹这样想。

处理完教务之后,教主一个人呆在房间里。

他在想,如果自己这时候再扮成少年的样子出现在大侠面前会怎么样?

大侠一定很高兴。

教主想到大侠高兴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但是将来,最后,他要怎么把真相告诉大侠?

最终教主还是扮成第一美人的样子回到那里。

大侠一回来,大老远就喊着第一美人的名字:喂!XXX!有好消息!

教主看他满面笑容地跑过来,心情也很好:是不是魔教放过我了?

大侠高兴地说:你怎么知道的!魔教教主公告武林,说认了你做妹妹,若你结婚,还会给你送一份丰厚嫁妆。

教主:那你要不要去领那份嫁妆呢?

大侠渐渐隐了笑容,只是拉着第一美人的手:如今你也没有任何危险了。告诉我吧,少年的下落。

20

听到大侠问少年的下落,教主反问:他若活着,你又如何?会抛下我去找他吗?他若死了,你又如何?要去跟魔教拼命吗?

大侠不语,毕竟他跟第一美人已经有了夫妻之实。

教主继续说:等你想好了,你究竟要如何,我再告诉你。

等到了晚间,两人对坐良久,大侠终于说:我决定了,我想好了。若少年死了,我不会去找魔教报仇。我会一直陪着你。

教主问:若他还活着呢?

大侠:……请你原谅我。你这样年轻,又这么聪明美貌,即使是改嫁,也不愁找不到爱你的夫婿。

大侠继续深情回忆:那个少年,虽然骗过我。但我知道他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是孤零零的一个人,没有父母兄弟。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进入魔教的,但他一定是有自己不得已的理由。

教主听着听着,潸然泪下。

大侠看着把妆都哭花了的第一美人,以为美人是在哭自己将要被抛弃了。

他最终跪到了第一美人面前:告诉我吧,告诉我他还活着。

教主扭过头去,过了半晌才说:这里是他从前父母的家。

大侠心道:果然……上次那个老人说的就是少年的父母!

教主:二十年前,魔教的某人在这里带走了那对隐居在此的夫妇,当时妻子还怀有身孕。有说某人是看中了那个年轻妻子,

5、第五章 …

也有说她本就是某人的女人,只不过是为了躲避仇家,与人假扮夫妻隐居在此。

说到这里教主看着大侠:你还不明白吗?

大侠接着说了下去:我明白了……少年就是那个时候被生下的孩子。他父母后来都不在了么?这些都是过去罢了,他无论什么出身我都不会介意!快点告诉我他现在的下落吧。

教主喃喃:你还没有明白……

大侠:我猜错了?

教主平复了一下心情,带着短笛,对大侠说:陪我去崖边坐一坐吧。

大侠这时候已经确定了少年一定还活着。否则第一美人也不用这么欲言又止,百转千回。

两人来到断崖边坐下,教主开始吹了一曲之后,向大侠微笑问道:好听吗?

大侠终于懂得一点情趣,不再这美好的时候急急忙忙地追问。

他说:真好听。你是跟谁学的。

教主:我的师傅。

大侠:师傅?

教主:其实也是养父。

大侠:你是被抱养的?

这些事情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教主:也有人说,我其实就是养父的亲生孩子。

大侠开始觉得奇怪了……这熟悉的感觉……

就在两个人专心致志对话的时候,谁也没注意不远处的埋伏着一个人。

心腹其实一直有安排人寻找第一美人的下落。前天就有人说曾经听到第一美人的笛声,于是就在排查,今天心腹果然又听到了笛声。

心腹手一动,暗器发出的瞬间,教主终于看到了心腹,错愕的一瞬间,就错过了避开暗器的机会。

大侠还在想着那股诡异的感觉是什么,只觉得一眨眼间,第一美人就飞了出去。

他立刻扑上去拽住第一美人:XXX,抓紧我!

教主看着他:你真的知道……我是谁么?

说完这句话,他一个手刀劈断衣袖。

6

6、第六章 …

21

心腹在袖里剑飞向第一美人的瞬间,只有一个念头:你怎么能爱上别的男人!我决不许你爱上别的男人!

看到第一美人中剑摔下悬崖,心腹一阵茫然,但他还是在心里对自己说:我做得没错。她不能背叛教主,更不能爱上别的男人。

然后心腹忽然发疯了一样,撕心裂肺地喊着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跑了。

大侠抓着那一截女人衣服的袖子已经飞身往崖底而去了。

刚才所有的事情都在瞬间发生。

大侠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一瞬间他又抓到了灵感。

第一美人跟某个人有些相似的面孔。他忽然想起来那个人是魔教教主。

跟第一美人的那一晚,男儿身也许不是他的错觉,少年在注视着他也不是错觉。

每次跟魔教有关的人纠缠不清,每次又都侥幸无事。

少年的身世,第一美人的身世,以及,魔教教主的身世。

还有那一句“你真的知道我是谁么?”的口气,与“你高兴吗?做大侠高兴吗?”重叠了起来。

大侠一边震惊着,一边下到了崖底。

找了半天,只水边找到一件沾染血迹的女人衣裙,就什么都没找到了。

大侠茫然了。

他觉得自己的推断太荒谬了。他想忘记这个结果。最好魔教教主依然是幕后黑手,少年在等待着他,第一美人……

大侠看了看手里的衣服,他忽然一阵心痛。

在悬崖下面找了整整三天,大侠无功而返。

回到教主这一边。

在被袖里剑击中的瞬间,教主就顺势坠崖了。

第一,因为他不想直接跟心腹动手。

第二,因为崖底有只有历代教主知道的暗道和密室。

教主虽然伤得很重,但还不至于致命。到了崖底,教主就把衣服扒了,扔了,洗个脸,换个发型,吃个灵药护住心脉……然后从密道回魔教了。

22

大侠在山中游荡了几天,胡子拉渣,憔悴郁闷。

然后他出了山,整理一番,往魔教去了。

教主回到教中,立刻叫来了心腹。

心腹确信自己已经杀死了第一美人,正在混乱和痛苦之中,根本没想到教主会这时候见他。

有点愤的心腹在发泄了所有的暴虐之后,教主一句话就让他崩溃了。

教主:我知道你干了什么。

心腹发了狂一样大喊: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啊!为了你!你不忍心杀她我为你杀!

教主:我与她之间,无论爱恨,都与你无关。

心腹呆住了。

教主又平静地说:如果我要杀了她。不需用刀剑,甚至不需动一根手指。她就能永远毫无痕迹地消失。

心腹持续呆滞中。

过了半天,他喃喃:可是她已经死了。

教主拿出一对袖里剑,还给心腹:拿回去收好吧,这是你父亲留给你的东西。

这两把剑。一把是刚刚心腹用来杀第一美人的。还有一把,是之前,他第一次见到第一美人的时候,就递给了她。

他记得自己当时是这样说的:姑娘,此剑轻巧便利,请带在身边防身吧。

第一美人并不说话,只是接过来,然后对他微微一笑。

彼时柳絮如烟,佳人的笑容比柳絮还轻。

心腹爆发出一阵野兽一样的嚎叫。他爬到教主面前泪流满面:她没有死对不对!你有这对剑一定是救了她对不对!

教主轻声问:你到底是为了我,还是为了你自己?

心腹几乎要嚎出血来。

教主终于说:她确实没有死。但也永远不会再见你了。

心腹因为违反教主命令,被驱逐出教门。从此疯疯癫癫浪迹江湖。过了很久倒也自成一派,成了风格很邪的顶尖高手。只是一生孤独,不曾婚娶。

23

大侠这次是正大光明投了名帖,上魔教拜访。

教主也正大光明地接待了他。

两个人再次相见,目光撞到一起的瞬间。

大侠立刻在心里长叹:是他。真的全部都是他!大侠顿时觉得心中说不出的复杂。

教主静静地与他对视,然后若无其事地招待他。两人一起去了山顶亭中喝酒。

两个人从中午喝到黄昏。

秋季时分,橙黄橘绿,枫叶红遍万山头。夕阳一染,更是让人心醉。

教主终于喝得半醉。

大侠忽然说:我这次来,就是想证实一件事。

教主:证实了吗?

大侠:证实了。

他伸出手,轻轻抚过教主的肩头,既失落又欣慰:他没有死,她也没有死。真是……太好了。

教主:我呢?

大侠:你?

教主:对着我,你只能想到XX少年和第一美人吗?

大侠:我不知道。

话这样说着,大侠却扶着教主的腰,让半醉的教主躺在自己的腿上。

大侠非常温柔地说:你老是在骗我。对我好的时候,也从来没有在我面前露出真面目。

大侠又说:我后来想了很久。终于想明白,当初你问我“做大侠,高兴吗?”是为什么了。你是不是……想知道做大侠是个什么感觉?那我今日也拿那句话问你。做教主,高兴吗?

教主握住大侠的手:师傅每次逼我练功的时候,都会喊一句话——以后你就是魔教的教主,现在不高兴以后总会高兴的!

十年,整整十年。从我出生到十岁为止,我被囚

在孤峰上练功,除了师傅,什么人也没有见过。直到有一天我的轻功足以越过悬崖。

我才发现,原来这个世界上,每个人不一定有师傅,但一定有父母。

我问师傅,我到底是谁的孩子。师傅说,你认为你是谁的孩子,你就是谁的孩子。

我还发现,原来这个世界上,这么多不同的人,过着完全不一样的生活。

我又问师傅,为什么我不能像他们那样生活。师傅说,等你练成神功,成为天下最厉害的人,你就可以成为你想成为的任何人。

然后,我就成了教主。我就成了我想成为的任何人。

7、第七章 …

大侠与教主喝完了酒,说完了话,就离开了魔教。

临走前,大侠说:请多保重。

教主问他:你还会来吗?

大侠:等到明年春天,我会来赏山里桃花。希望教主不吝招待。

他希望跟教主之间有一个徐徐的,温暖的开头。

可是刚刚离开魔教,大侠就开始想念那个人了。

入冬之后,大侠回到了师门,准备过年。

大侠回来之后才知道本门前两天出了件不大不小的喜事。

一位失踪十年的师叔祖回来了。这位师叔祖年纪不大,不过三四十岁,但辈分比掌门人高。

传说当年是被魔教杀了,但一直没见尸体。成了件不明不白的无头公案。

师叔祖一套本门剑法极其漂亮,不时对弟子进行指点。

但大侠一直只是远远看着,并未过去讨教。

终于有一天,下了雪。院子里只剩下大侠跟师叔祖。

师叔祖和蔼状:小X啊,要不要我指点两招?

大侠:好啊。

两个人喂了几招,大侠说:我不是与你约好了春天时候吗?为什么又跑了来?是不是想我想得受不了了?

师叔祖一怔:什么?

大侠一把搂住师叔祖的腰:行了。我被你骗了一次两次三次,被你骗第四次我就是猪。

师叔祖气得乱颤:小子!放手!

大侠见他做戏做得有趣,也干脆调戏:就是不放。师祖年纪比我大,怎么皮肤比我还滑?

说着就从手摸到脸。

师叔祖暴怒,一出手就点了大侠的穴:无耻小子!竟敢亵渎长辈!我定叫你师傅逐你出师门!

说完就叫来小弟子:叫掌门人来见我!

说完就铁青着脸坐在一边。

大侠慌了神。

大侠开始感到绝望。

等到掌门人赶过来,问:师叔叫我过来何事?

只见师叔祖变脸如翻书一般:我是想告诉你一声,大年三十我有事要办,就不在本门过年了。

掌门连忙应是。

趁着掌门低头的瞬间,师叔祖向大侠微微张了张嘴唇,无声地吐出一个字:猪!

8、番外 …

番外

大侠从此和教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教主一个月有时精分两次,有时精分三次。

不过大侠在充分熟悉了教主身体的每一个部分之后,有了自信绝对能认出教主精分出来的任何形态。

某日,大侠忽然发神经,在教主面前夸下海口:你现在不论扮谁我都能认得出来!

教主笑着摸摸他的脸:哦……

大侠:你做么笑得这么阴险?

教主:我刚刚想到一件有趣的事情。

大侠:有趣的事情?

教主在房间内捣鼓了一阵,然后站到了大侠面前。

大侠差点晕过去。

教主:像吧!

大侠ORZ:你……你扮成我想干什么!

教主微笑着回答:放心。不会顶着你的脸杀人放火。

此时,两个人正在四处游历的途中。大侠无奈:你扮成我,我怎么办。

伪大侠:你可以扮成——福伯。

于是大侠就装上副花白的大胡子,扮成了居家旅行好帮手福伯。默默跟在伪大侠后面。

伪大侠一路上还是干着跟原来大侠一样的事情: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什么的。

但是大侠渐渐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教主虽然装成自己的样子,自己的声音,自己的招数动作。但是就是有点不一样。

大侠仔细研究了好几天,不得不承认,虽然是同一张脸,教主表现得神态潇洒了一些些。

不需太多,只多恰倒好处的一点,整个人立刻不一样了。

于是伪大侠一路上的女人缘突然好了起来。时不时就有个帕啊钗啊掉到面前,女侠们过来要求对招的次数也多了,个别热情大方的已经X哥哥的叫上了。

这天晚上,福伯终于不满了:你别用我的脸向女人抛媚眼!想勾搭女人用你的本尊速度更快……

伪大侠:(笑)

福伯:唉!把我扮得太风流了,你也不怕她们真的迷上你。

伪大侠:我就是想要世人都迷上你。

福伯:啥?

伪大侠:他们眼神不好……我提醒他们一下而已。

伪大侠卸了福伯脸上的妆,两张一模一样的脸相对着,伪大侠轻解衣衫,又开始剥大侠的衣服。

他陶醉地说:在我眼里,你就是世界上最好的那一个……

他这么挑逗,大侠也到了不得不举的状态了。

大侠扭头:你还是恢复成本来的样子吧。

对着自己的样子X下去,实在是太变态了!

伪大侠在他耳边轻声一笑:那你就闭上眼睛……

说着就慢慢顺着大侠的脖子舔下去,舔过喉结,舔过乳首,一直舔到小腹下面……

虽然变态,但也很刺激。

大侠在恍惚中终 。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