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ân cao thấp – Tồn Tiễn Mãi Khố Xái

Tên gốc: Giác kinh

较劲 By 存钱买裤衩

( 腹黑斯文攻 X 暴躁风流受 HE)

入夜,某高级公寓中,两个男人衣衫不整的在床上扭成一团,该露的露,不该露的也露了,被压在下面的那个裤子松垮的挂在脚踝上。

“你非跟我较劲是吧?”郑元琛眯着眼,一副不耐的表情。

“没错。这次说什么也要我在上面,不然,你别想碰我一根手指头。”冯文挑衅的回视过去,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两人僵持一阵,郑元琛突然用手扶额,眉头也紧蹙进来,冯文一下子紧张起来,伸手去摸他的脸颊:“又头疼了?”

郑元琛的这个头痛病,说起来还是因他落上的病根,要不是因为这个,他们现在压根就不可能在一起,冯文也不可能被压在下面这么久,才忍无可忍的想要反抗,因为他们压根就不是一路人。

“你把我的药拿过来。”

冯文知道这时候不是跟他较劲的时候,听话的倒水喂他吃药,然后扶着他躺下,大约过了一刻钟左右,见他紧皱的眉头放松下来,他才暗松了一口气。

有的时候,如果没有及时吃药,郑元琛的这个头痛病能让他死去活来,当场就去撞墙了结自己。想到自己才是罪魁祸首,心里一软,看他的眼神就变得温和不少。

“吻我。”

郑元琛命令着。

冯文眉头一紧,没说话,凑上去吻了下脸颊。

“不够,还有这里,这里,和这里。”他分别指了嘴唇、喉结、和前胸。

冯文扯出一抹诱惑的笑:“让我上你,我给你口‖交都行。”

郑元琛当然知道,冯文一向最厌恶这个,他也曾多次要求过,都被冯文果断拒绝,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现在竟然连这个都祭出来了……

不禁眸色一暗。

“不行。”

冯文冷笑一声,刚柔下来的气势一下子又冷峭起来,他敏捷的提上裤子下床,却一把被郑元琛拉住手腕:“你要去哪儿?”

“你管不着。”猛地把手甩开。

“你站住!”

冯文停住,扭过来头,抛过去一个嘲弄的眼神:“什么时候想通了,愿意让我上了,给我电话。”

大门决绝的关闭,留下一声干脆的余音响彻在整个阔大的公寓。

郑元琛点上一根烟,猛吸了两口,用手揉着太阳穴,他的头又开始痛了。

冯文是个双性恋,男女通吃,荤素不忌,只要长得能入得他的眼,他从不介意与人一夜风流。不过,如果是跟男人,他就绝对要当top,不然免谈。

而跟郑元琛的相识,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那就真只有俩字——孽缘!

一场舞会,他风度翩翩,到处放电,谈笑风生,引得不少闺秀频频侧目,其中一个妆容精致的女子走过来向他举杯,挂着淡淡的笑向他开口:“我可以请你跳一支舞么。”冯文当然不会拒绝,甚至舞会还没有结束两个人就出去找了个酒店开房,一夜风流,可谓销魂蚀骨。

跟他上过床的女人多不胜数,这件不起眼的艳遇过去了,他自然不会放在心上。直到有一次跟一帮损友出去寻欢作乐,在一个舞厅里,朋友指着一个衣冠革履、连发型都一丝不乱的男人说:“郑元琛,这家夜总会就是他名下的产业之一。”

冯文当然听过郑元琛这个名字,毕竟他平常寻欢作乐的大部分场合,基本上都是这个人的名下产业,他压根就是这个城市的娱乐业大佬,在这圈里混的,有几个不知道郑元琛的。不过这关他屁事,甩了个白眼,他继续喝酒,然后冲着对面某个对他频频侧目的美女抛了个媚眼,脑海中已经开始想入非非,直到朋友一记炸弹将他劈醒。

“说起来,你跟他还是有点关系的。上一次,你出去开房的那个女的,就是郑元琛的女朋友。你的胆子够大的啊,他的女人也敢碰。”

冯文一口啤酒喷他脸上,睁大了眼看他:“我什么时候碰过他女朋友了?”朋友狼狈的抹了把脸,“怎么,你不知道?我草,我看你丫玄了。”

冯文也这么觉得。而且越想越觉得不妙,简直都有点汗毛直立的意思了,站起来赶紧要走,身体的某处却有了反应。

靠,他被下药了。难道是郑元琛搞的鬼?他动作这么快?!

他惊得一身冷汗,正想随便勾搭一个女人先灭火再说,一溜儿嘻嘻哈哈的男人挡住了他的路。

“哟,这不是冯公子嘛,真是天涯何处不相逢啊,我女朋友的滋味怎么样啊,是不是爽呆了,哇哈哈。”

……完了。

当时,他脑子里能蹦出来的就这俩字了。

然后,那几个人后来说了什么他渐渐的也就听不到了,朋友都跑哪儿去了他也不知道,只知道那几个人硬拉着他往电梯里走,刚一上电梯,为首的那个露出一脸淫笑挑起他的下巴:“我早就说过你有当小白脸的潜质,可惜你从来不让人上,上次你上了我的马子,这次,怎么着也得让我爽个够才行。”说完,大手伸到他领子里一摸,顿时他的呼吸一紧,额上冷汗都冒了出来,是典型的欲求不满。

“啧啧,真是迫不及待想尝尝你的滋味了。”他舔舔舌头。

“嘿嘿,张哥爽够了,不要忘了兄弟们啊。”

“那是,不然,我们玩np怎么样?”他一边坏笑一边摸他大腿内侧。

冯文一边恶心着想吐,一边又渴望着更深更多的抚摸,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让他觉得自己简直就是被放在煎锅里的鱼,翻腾来翻腾去,受够了折磨,等待的下场也就是个死。

不行,他不能坐以待毙。

电梯一开,他趁着门刚开的空隙,一个箭步冲了出去,气喘吁吁的不知道跑了多久,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再次慌乱的上了电梯,随便按了一个数字。

好难受,好难受,下面简直就要爆了!谁……谁能来救救他!

出了电梯,他艰难的扶着墙,仅靠着最后仅有的一点意志力向前走,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看到有个门,直接就拍门,管他是谁,赶紧给他来个人让他上,他要爆炸了!

门开了,一个精瘦颀长的肉体包裹在睡袍里,身上还挂着水珠,显然是刚洗过澡。

对方说了什么他一点都没有听到,他红着眼睛,扑上去就去扒人家的衣服……

再然后……

第二天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浑身酸痛,尝试了好几次要爬起来都没成功,一个声音冷冷的在他头顶说:“别挣扎了,折腾了一晚上,我就不信你还能爬起来。”

晴天霹雳!……凭着他仅有的记忆,他仿佛……好像……也许……觉得……难道是他被人给“做”了?!!

“你做了我?!”他睁大眼。

“嗯。”对方悠闲的泡了杯咖啡在喝。

靠!他大爷的,他冯文活了28年还是第一次被人上!而那个罪魁祸首竟然还悠闲的坐那儿喝咖啡?!!喝你妈的咖啡!

“你他妈——”

“是你强迫的我。”

“我不上你,就只能等着被你上了,两权相害取其轻,没办法,我只能勉为其难了。”

冯文说不出话了!

天啊,在他面前的是多么欠揍的一个人啊!神啊,快降到雷劈死对面的这个□□吧!

“对了,今天早上你的手机响了,我替你接的。你叫冯文,对吧?”

“老子就是叫冯文,你有意见?!”

对方笑了,笑的极其优雅:“那我们更有必要好好认识一下了,你好,我叫郑元琛,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

冯文跟条掉到地上的鱼一样,腾的跳起来,而腰部传来的剧痛让他呲牙咧嘴的再次倒在床上,只顾喘气,而说不出来任何话了。

他简直就是郑元琛的囊中之物,任由他揉圆搓扁。

躺在酒店的套房的床上,冯文抽着烟甩甩头,啧,怎么又想起来以前的那点破事了,全他妈都是不好的回忆,还回忆个屁!

有多久,没有单独一个人睡了,身体早就习惯了被侵犯被爱抚,那个人把他环在怀里,像是一座山,无论怎么推也推不动。

两年……早他妈的习惯成自然了。

冯文皱起眉,不耐烦的掏出手机,“家东,是我,冯文。我记得你手头有几个不错的孩子啊,借一个给我用用,对,男女都行,要漂亮的。”

切,他冯文要重振当时雄风。凭什么他就要被那个欠扁的家伙一辈子压在下面,永世不得翻身?!就因为那个家伙救过自己吗?!

他妈的凭什么!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冯文左手拿着耳机,右手掏耳朵。

“我真没骗你,郑元琛现在就在XX医院重点监护病房里躺着呢,不然,你可以看电视,我感觉照咱这媒体的效率,一两个小时后,肯定新闻要报道。冯文,你……要不要去医院看看他?不然下次见面,很有可能就是在监狱了。”

“我管他去死!”啪的挂断,一抬手把手机扔出老远,泄愤似的。

操,你他妈的郑元琛!你他妈竟然还贩毒!嫌日子活得太安生了,找死呢是吧!你爱死就死去吧!我管你!

当冯文出现在医院的时候,先伸手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贱,真他妈贱,就没见过自己这么贱的!

偷偷溜进病房里,果然郑元琛那厮一身病号服,恹恹的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像个被抛弃的大型犬。

冯文走过去,略微粗暴的拍他脸颊:“喂,醒醒,醒醒。”

那货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难道、难道真的……已经不省人事了?!

冯文心理一阵惴惴,弯了腰凑过去,床上的人突然猛地睁开眼,吻了下他鼻尖。

冯文惊退,倒在对面的椅子上好久没缓过神来。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顿时暴怒,正想一巴掌甩过去,却看到了他露出的半条胳膊下,胸上裹着厚厚的纱布里,还在渗着血丝。

“靠,你是怎么弄成这样的?!你猪脑子的!干什么不好,竟然贩毒!吃饱了撑的啊!你是想把你十辈子后的钱都一块儿赚了怎么地!”

“我……咳咳。”平日里严肃、稳重的男人,可怜的窝在床上虚弱的咳起来。

冯文到门口偷偷摸摸的探查一下,跑回来,拉起他就要走。

“快跟我走!”

“没用的,冯文……”

“有用没用,不是你他妈的说了算的,跟我走!”冯文再次伸出手,郑元琛迟疑了下,还是把手伸了过去。

冯文满意的挑起了嘴角。

上一次,因为郑元琛救了他一回,他一直就在这个男人面前抬不起头来。这一次,他要全部还回来……

冯文把他带到公交车起始站,严重的警告他:“你站在这里别动,等我取钱回来。我带你走。”

郑元琛惊讶的看了他一眼,眼里闪烁着不明的情绪。

“我跟你说话呢,听到了没有!”

“嗯。”

他取钱回来后,看到郑元琛安安静静的还站在那里,病号服外,披着他一早披在他身上的外套,脚上穿的还是医院里的拖鞋,平常一丝不苟的发型,现在也在风中凌乱的飘飞着,不免心里一动。

这样的郑元琛,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那么脆弱,……和惹人怜爱。

晚上,两个人找了个小旅馆凑合,郑元琛的伤口有些裂开,白色的纱布下,血红血红的一大片,看着特别渗人。

“忍着吧,只是流血也死不了,总比一辈子蹲监狱强。”

郑元琛没说话,苍白着脸靠在床上,虚弱的喘息。

他们订的房间是双人房,冯文躺在另一张床上,翻来覆去,都到大半夜了,还是能听到郑元琛虚弱的哼哼声。

心烦意乱下,从床上坐起来,靠过去:“真那么疼?”口气里,竟是不忍了。

“……不然,你试试?”说话都开始不利索了。

冯文一摸,好么,身上湿嗒嗒的,全是冷汗。

“我去给你弄点止痛药。”正要走,胳膊却被拉住。

“不用,荒郊野岭的,有个小旅店就不错了,哪来的医院。算了。”

“但是……”冯文皱眉。

“你抱抱我。”

冯文睁大了眼,一瞬间的恍惚让他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抱着我……”但是那人重复的话,分明告诉他这就是现实。

那个……不可一世,运筹帷幄,把所有人所有事都控制在自己手中的郑元琛,虚弱的、可怜兮兮的对他说,要自己抱他!!

这个世界真是太不真实了!

冯文惊疑不定中,爬上床上,把郑元琛搂在怀里,“……怎么样,这个姿势舒服么?”

“嗯,还行。”说着,还将脑袋往他怀里深处钻了钻。

……这一切都冯文来说,都太新奇了。

他开始有些庆幸这一场事故了,郑元琛简直就是变了一个人!从不怀好意、老气横秋的大灰狼变成了楚楚可怜、需要保护的小白兔!

天哪,这绝对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第二天当他睁开眼的时候,怀里的小白兔已经不在了,他猛地坐起来,看到郑元琛正坐在床边抽烟,眉头深锁的,苦大仇深的。

“你醒了?”他吐了个烟圈儿冲着他笑。

“靠,大早上爬起来抽烟?不想活了是吧?”

对方又是难得的没有板起脸,也没有朝他递过来具有压迫性的眼神,还是好脾气的笑笑,“睡不着,就抽一根。你要不要?”

冯文嫌弃的摆摆手,撇撇嘴:“我戒烟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说起来还是托你的福,非要我签那个什么破协议,靠,搞得我烟酒你妈全不能碰了。”

郑元琛抽烟的动作顿住了,“你……还真遵从了啊。”

那语气、那态度、那眼神,真是让冯文无一不爽啊!

冯文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指着他鼻子骂:“我草!要不是当时看你哭的眼泪鼻涕的,老子会签那个卖国条约嘛!老子亏大了,你还给我这幅表情?!”

郑元琛显然是被他“哭的眼泪鼻涕”这个相当夸张的比喻唬到了,……他怎么记得自己当时也就是红了眼眶而已。不过那也是他为数不多的几次软弱的时候了,平常他还真的是铜墙铁壁,刀枪不入的,那是他的生存哲学。

没想到……冯文,竟然吃这一套……

“快别抽了,我看着就烦。早上想吃什么,算了,也没什么好挑的了,豆浆油条?爱吃不吃,等我……”

说完,扒拉两下头发,穿上衣服就出去了。

等他拎着早点回来的时候,发现门锁有着明显被撬开的痕迹,慌忙推门一看,屋子里狼藉一片,郑元琛也早已经不在。

“我草!”早点袋子猛地掉在地上。

难道是被警察带走了?!

不对,警察来抓人哪有撬门的?!

就在他六神无主的时候,手机响了,摁了接听键:“喂!”

“冯文,好久不见。”

“……你是谁啊,我认识你吗?!”

对方沉默了几秒,突然呵呵的笑起来,有越来越癫狂的趋势。

“很好,贵人多忘事,我不介意。不过,郑元琛,你总认识吧?想要他活命的话,最好乖乖听话。”

“你想干什么!”

“……哦~你好像很紧张他的样子嘛,看来我请私人侦探的钱没有白花。”

“……我怎么知道他就在你那里,你没有骗我?”

“我当然会让你确认一下的……”然后冯文就听到了类似痛呼哽咽的声音,是郑元琛!

“你别动他!他受了伤,有什么有本事就冲着我来!”冯文咽了口口水。

“很好,学聪明点,照着我说话做,现在……我要你去一个地方。”

当冯文依照对方的指示,来到一处别墅的时候,门口早就有人等着他,给他引路,让他进入到一个类似书房的地方,然后把门合上,落锁。

“好久不见,冯文。这下,你该想起来了吧?”

一个清秀却气质阴鸷的青年仇恨的看着他,仿佛他昨天刚强奸了他。

但事实却是,冯文翻遍了脑海中那仅存的人物搜索系统,还真没想起有这么号人物……

好吧,跟他冯文上床的人,确实太多了点,到最后,基本上给他留下的印象都是模糊的一团,压根就记不住人脸……

“不好意思……没想起来。”

“哈哈!”青年冷笑三声,然后拍掌。“不错,不错。你要为你没有记起来我而付出代价。”

随着掌声亮起来的是一个显示屏,冯文正在疑惑,眼睛却被屏幕上的画面惊骇的眨都不眨不了。

“好好看看吧,我亲自为你导演了一出好戏,慢慢看,找个椅子坐下吧,毕竟要有那么多人要排队上他,直到……你想起我是谁为止。”

屏幕上的郑元琛双手大张被分别吊起,脑袋颓废的垂下来看不到表情,毫无生气的样子。

“他身上有伤!你们!……”冯文目眦欲裂。

“嘘……看的时候不要说话,你显然不是个好观众。”青年还在对他笑,长了一张天使的脸,却做着恶魔才会做的事。

“观众你大爷!你他妈给我把他放了!”

……

然后无论他怎么爆发怒吼,青年都不搭理他,只是托腮看着大屏幕上的一切,眯着眼,好像很享受的样子。

冯文快疯了!

他压根无法想象,郑元琛那种自尊心极强的臭屁精英男,如果经历了强暴,他会怎么样!自己奋争了那么久,打过吵过闹过,郑元琛从来都没在这个问题上动摇过,如果他被……

后果他想都不敢想!

屏幕上一个男人的手已经开始探进了他的衣服里……

冯文红着眼抡起椅子砸上去!

屏幕一闪之下,变成黑屏。

青年啧啧两声,很是可惜。“好好的一场戏,就这么浪费了。”然后,他支着下巴笑吟吟的盯着冯文看:“不过,看不看都是一样的……你砸碎了屏幕有什么用,看不到不代表没有发生,玩自欺欺人这招?啧啧。”

“我想不出来你是谁,也不想想。放我出去。”

青年惊讶于他的突然冷静。

“我再说一遍,放我出去。”他慢慢向青年走过去。

青年慑于他的气势,往后退了几步。“你要做什么?”

直到退无可退,青年被他禁锢在一面墙上,冯文竟然还在冲他笑:“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你敢!”青年怒瞪他。

“你看我敢不敢!”

看着衣服被撕得乱七八糟,身上青一道红一道的郑元琛,冯文红着眼,跪下来一把把他揽到怀里。

“冯文……”郑元琛开口,声音沙哑粗粝,仿佛不是从他喉咙里吐出来的。

“我在呢,我这就带你去医院。”冯文抖颤着去解他手上的束缚。手腕上全是青紫的勒痕。

冯文心疼的在他脸上印下一个吻,郑元琛却一点反应都没有,稍微抬起的头摔在他怀里,彻底的倒在了一片黑暗里。

郑元琛再次醒来的时候,绝对是被吵醒的,只见冯文堵在问口说什么也不放警察进来,嘴巴嘚啵嘚啵动的那叫一个利索,最后警察同志忍无可忍,一嗓子咆哮出来:“我他妈就是来看望英雄,送一面锦旗的,你他妈到底有完没完!”

冯文抹了把脸上被喷到的口水,有些目瞪口呆:“等等……他不是在逃的通缉犯?”

面色不善的警察同志甩他一个白眼,“郑元琛同志协助我们公安部门破获一起重大毒品走私案,自己也在行动中光荣负伤,我们这是来慰问病情的好吧。”顿一下,咬牙切齿开口:“我们能进去了吗!”

“请!”

冯文二话不说让道。

等最后所有人都撤了,病房里就剩他们两人的时候,冯文那暴脾气可就又上来了,当场照着他脸甩了一嘴巴,不过碍着他的伤情,只用了三分力,说不痛还有点痛,在郑元琛看来,倒有点像是在调情的意思了。

不过冯文此刻表现出来的确实是愤怒。

“你装蒜装得挺像啊,耍着我玩很有意思吧?看着我像个傻逼一样,带着你跑路,你心理肯定想:‘看这个傻逼,被我耍的团团转,怪不得一直只能被我压,反攻不了呢。’是吧,是吧?!”

郑元琛无视他严重愤怒的火焰,颇为淡定的看了他一眼,最后叹口气,像要做出什么重大决定似的开口:“……你折腾了这么久,无非就是想压我?”

冯文翻了个白眼,这不是废话嘛。他就是想反压回来,凭什么同是男人,自己要一直当被压的那个?!

“也不是不可以。”

什么!他说什么?自己的耳朵没出问题吧?

“不过需要跟我签一份协议。”

“……什么协议?”明明知道对面的这个狐狸没安好心,自己还是忍不住的想往下跳。实在是条件太诱人了……

“等我列好了,会让你过目签字。”

看来卖身条件还不少。冯文撇撇嘴。不过……现在这样虚弱、苍白着脸色的郑元琛,实在是好诱人啊。

他咧开嘴坏笑起来。

“行行,我都答应你。不过现在我要提前预支一点。”

说完,整个的扑上去啃住他脖子。

郑元琛竟然没把他推开,只把打了石膏的手挪开,说一句:“别弄出什么痕迹来,不然护士等会儿给换药的时候能看出来。”然后竟真的躺平,如待宰羔羊状任君采撷了。

哇靠!这绝对是冯文这辈子遇上的最幸运的一件事了!他想干郑元琛想的可不是一天两天了!从他第一次见到这个人,脑子里就想着:这货表情这么这么欠抽,真想把他压倒在身下好好操 他!看看他还能这么高傲,这么目中无人不!

一个月后,当重新恢复了精神的郑元琛出院后,直接甩给他一份厚沓纸。然后露出魅力十足的笑容:“多亏了你的‘疼爱’让我在医院呆了那么久,闲着也是闲着嘛,所以我就用很充裕的时间‘好好’拟定了这份同居协议书。”

冯文抖抖索索的看了一页,脸绿了,再看一页,白了,再再翻一页,直接就两行清泪下来了。

“你这是……赤裸裸的敲诈!”冯文拍桌而起!

郑元琛办公桌后笑的优雅:“上都让你上过了,总要付出点代价,很公平。”

公平个屁!就让他上过那么一次,以后还不是老老实实被你压?

“当然,不过以后你还想上我,没关系,跟我打报告,我洗干净了床上等你……”他凑过来吻了下冯文的鬓角。

“同时等着我的还有另一份协议书吧?”

郑元琛笑着吻上了他的嘴唇:“聪明。”

在被他极具技巧性的热吻搞到意识混乱前……他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一个疑问:那个把郑元琛搞得惨兮兮差点被轮奸的阴鸷青年跑哪儿去了?照郑元琛睚眦必报的性格,没理由就这么放过他啊……怎么,突然就人间蒸发了?

【END】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