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ửa bên hồng trang nửa bên cầu vồng – Tử Bạch Phi Thác

Tên gốc: Bán biên hồng trang bán biên hà

半边红妆半边霞 by 子白非错

( 完结 古风 灵异 道士 X 胭脂精 )

街头丹青一笔晕, 街尾签卦算天机.

七里山塘七里路, 七里相思漫不休.

胭脂情浓百年寂, 长剑无芒醉无他.

半边红妆半边霞, 半边明月忆绵长.

____________ 此为 《 七里山塘七里路 》 续篇

内容标签: 怅然若失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 主角: 穆燕; 白洵 ┃ 配角: 陆烨霖; 胡衣 ┃ 其它: 短篇

楔子

月色正好,光芒透过云层映入山塘河里,风拂过,泛起了粼粼波光。

陆烨霖乖乖地坐在河边,陪着突然伤感地说要出来看月亮讲故事的胡衣。胡衣此时正笑眯眯的靠在陆烨霖身边,讲着自己被大师兄抓去的这么大半年,丝毫没有半点伤感的样子。

“这么说,是你的雷劫到了,你大师兄要抓你去修行”陆烨霖问道。

“对啊对啊。”胡衣一个劲地点头,认真地说道“本来我差点就要吃到你了,结果大师兄这么一搅合,害得我不得不放弃计划。”

陆烨霖听完后,无声地望着月亮,他觉得胡衣这话实在是太有歧义了,他只觉得一阵冷风飕飕飕飕地吹过。

“对了,你大师兄是什么妖怪啊”

“不要妖怪妖怪的叫嘛!多难听啊……”胡衣撇撇嘴道“据说是一盒胭脂来着。”

“胭……胭脂!”陆烨霖瞪大了眼睛看着胡衣,胭脂……这,这实在是难以想象。

“对啊。”胡衣摇头晃脑地解释道“我听水怜师姐说,大师兄的主人呢是一位公子,那位公子呢和你一样是个书生,家世清贫,靠着乡亲接济度日。先前家里还算富裕的时候,他的父亲给他订了一门亲。咦怎么跟你的身世差不多”胡衣疑惑地看向陆烨霖。

陆烨霖干笑两声道“书生大多都是这么个套路。”

“哦。”胡衣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又道“不过那书生与那小姐是青梅竹马,情投意合的。”

“有一年,那书生上京赶考,临行前那小姐托丫鬟将自己最喜爱的那盒胭脂给书生,书生仔细收好了,一直带在身边。待到放榜的日子,却是名落孙山,那书生只得悻悻然地收拾行装回去了。却不想,半路上遇到瘟疫。”

“那书生本来没有得瘟疫,可惜的是他落脚那座城被封,出不去,进不来,遍地都是死人,病人。那书生不久后就疯了,天天抱着那盒胭脂喊着回家回家,饭也不吃,觉也不睡,最后竟然活活饿死了。”胡衣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道“我师兄就是那盒胭脂,那座城后来成了荒城,也没人来管,孤魂野鬼到处都是。师兄日日吸取死人的精魄,久而久之,竟然化成了人形。”

陆烨霖听得心里发毛,握住胡衣的手说道“不要说了,我们回家吧。”

“好!”胡衣一听回家就眉开眼笑的,也不知道刚刚是谁说要出来。

身后的山塘河泛着粼粼波光,偶有小船摇过,从船上飘来了二胡声,伴着苏城特有的吴侬软语,渐渐入睡。

>>1

穆燕不顾自家师弟师妹们的劝阻冲下山来,为的就是逮胡衣那小子回去。那个臭小子,好不容易渡过了雷劫居然就这么下了山,连跟他打个招呼都不肯!

想到这里,穆燕不由得想起当初他把胡衣揪回来的时候胡衣冲他说的话,那是句句伤了他的心。想自己当初百般爱护着胡衣,生怕他出半点事。结果呢,他居然喜欢上一个凡人了!还去摆什么算命摊子!简直就是丢死人了!

穆燕有些伤感地走在路上,那自己这些年来算什么自己这么费心费力地是为了谁啊!穆燕只觉得自己的心,碎成了一片又一片,零零碎碎地拼凑不全。

正想着,忽然眼前一黑,穆燕觉得自己似乎被什么撞到似的,摔倒在地上,一阵头晕眼花。穆燕抬起头,顿时火了,居然是个穿着道士服的小白脸!自己居然被一个个子比自己矮的小白脸给撞了!!!穆燕觉得这是自己的妖生中的一大羞耻!

而满肚子火的穆燕还未开口,那小白脸倒先开了口道“你这妖精好大的胆子!竟敢撞我!”

穆燕听罢,眯起了双眼,这小道童挺有意思的,居然还能看出他是妖精,他不屑地说道“明明是你自己走路不长眼,怎的怪到我身上来了”

那小道童一听,更加恼怒了,大声嚷道“你这妖孽!看我不收了你!”说罢,便祭起自己手中法宝。穆燕往后退了一步,警惕地看着那小道童,也是丝毫不敢松懈。

正在这时,传来了一声“青九!住手!”穆燕朝那小道童身后一看,不得了啊!远处又来了一个穿道袍的大白脸!穆燕心道不妙,施了个障眼法便走人了。

小道童气急败坏地冲着那片空地道“妖孽休走!”正要去追,却被那随后而来的道士给拦住了,穆燕是没形容错,这两个道士的脸都很白,但是那个叫青九的是水水嫩嫩的那种白,而这个道士的脸色却是苍白,仿佛生了什么病似的,那道士道“那妖精并不曾有害人之心,而且已经修炼了上千年了,青九你就不要去追了。要知道,上天有好生之德,并不是所有的妖都该诛的。”

那青九撇撇嘴道“师兄,你行了,这种大道理谁不会讲呢,我下次注意就是啦。真没劲,回去吧。”

“恩。”那道士淡淡一笑,刮了下青九的鼻子,便拉着他的手往回走。

此时,夕阳西下,将两人的影子拉得老长老长……

>>2

终于到了山塘陆家,穆燕这回记了教训,没有跑去敲门,而是直接施了个法术跑了进去。

穆燕隐了身,进了陆家大堂,顿时觉得自己原本就支离破碎的心化成了灰,化成了烟,随风而去,消失不见。穆燕看见,他的宝贝师弟胡衣正细心地剥着石榴,一粒又一粒粉红色的石榴被剥了下来,放在碗里,然后被胡衣小心翼翼地拿起,恭恭敬敬地请着那个凡人吃石榴。

穆燕觉得自己命不久矣了,他一手带大的宝贝师弟啊,就这么被这个不知廉耻的凡人给拐了!穆燕在心里咆哮着,到底这个凡人施了什么媚术!居然将他的师弟迷成这样!穆燕这么一伤心,也顾不得什么了,撤了隐身术,一把拉起自家胡衣就往外拖。

“大师兄你拖着我家子冶做什么”听到这句话的穆燕顿时出了一阵冷汗,回头一看,差点被吓晕。没错,他手里拖得不是他的宝贝师弟胡衣,而是那个讨厌的凡人陆烨霖。

穆燕赶紧放开了手,无视掉黑着脸的陆烨霖,冲到胡衣面前说道“师弟,跟我回家!”

胡衣眨了两下眼睛,笑吟吟地说道“这儿就是我的家啊。”此话一出,陆烨霖笑了,穆燕的心……他已经没心碎了。

穆燕怒道“这儿整整齐齐的哪里像个家了!”

陆烨霖抽搐着嘴角道“那您觉得什么样的才叫做家呢”

穆燕扫了陆烨霖,哼了两声,骄傲地说道“自然是像乱葬岗一类的啦,那地儿,啧啧,真是好地方,食物也多。”

陆烨霖听得胃部一阵翻腾,突然想起那次胡衣对自己讲的故事,陆烨霖心里一阵发毛,怪异地看着胡衣道“你不会也认为那种地方才算是家吧”

“才不。”胡衣摇了摇头,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把折扇,他扇着扇子笑道“有子冶的地方就是我的家。”

飕飕一阵冷风吹过,穆燕只觉得自己似乎成了一盏闪闪发亮的灯笼,在两个人的面前飘来荡去的好碍眼,好没有存在感。于是穆燕终于暴怒了,他今天真他娘的太倒霉了!他施起法来,顿时狂风大作,眼前一片红色。

而陆烨霖则和胡衣坐在房檐下,吃着糖葫芦,玩玩小情调。

看着落了一地并且持续掉落的胭脂盒,听着外面姑娘们欣喜的叫声,陆烨霖满脸黑线地问道“他这是在做什么”

胡衣咬下一颗糖葫芦,边嚼便解释道“哦,这个啊,这是我师兄想开个胭脂店,今天开业大酬宾。”

“那他的店面在哪”

“现在租金那么贵,他肯定也是和我们一样摆地摊喽!”

陆烨霖摇摇头道“这样会造成交通堵塞的,还是请他去街尾开吧。”

胡衣再次咬下一颗糖葫芦道“我也是这么个意思。”

>>3

“等等。”陆烨霖的脸变得更黑了,他阴郁地说道“我什么时候跟你一起胡闹起来了。对了,问个问题,如果你施法的话不会是一堆衣服砸下来吧”

“怎么会!”胡衣赶紧表明立场,他义正言辞的说道“其实这是我师兄气极了的时候才会这样的。”

陆烨霖干笑了两声,又问“那你气极了也这样”

胡衣撇撇嘴道“我从来没生过气。”

陆烨霖望着那依旧下着胭脂雨的天空,莫名的伤感起来,真不知道自己喜欢上一个妖怪究竟是福还是祸啊……

与此同时,苏城某道观。穆燕上次撞到的那个道士正在教那个叫青九的小道士修习法术,忽觉有妖气在苏城西北角翻涌奔腾,似乎还很凶。心道不好,叮嘱了青九几句便御剑往山塘而去。

而这边,穆燕依旧在下着胭脂雨泄愤,忽然被一道凌厉的青光破了阵法,不由得更加恼怒。他起头怒视着那个道士,那道士却收了手,疑惑道“咦你不是那胭脂精么虽然浑身鬼气,但是并没有怨气啊。”

穆燕听着这话,突然觉得好温暖,自己从来没有碰到一个人这样温和的对他讲话。在他眼里,道士都是凶凶的,和尚都是一群假正经,那些不修术法的凡人都是肮脏龌龊的,至于自己师弟师妹们他是要照看的。他们没有师父,只是因为都是妖又不信任对方所以才称师兄弟师姐妹的。

于是便收了术法,对那道士拱手道“抱歉,这位道长,小妖实在不是有意要叨扰人间,实在是,实在是……”穆燕看着屋檐下浓情蜜意的陆烨霖和胡衣,顿时将满腔怒意化为满腹委屈,他一下子扑住那道士,眼泪哗哗地说道“实在是我的辛辛苦苦的师弟被人抢了我委屈啊……”

“啪嗒。”陆烨霖手中的糖葫芦掉在了地上。

胡衣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抱歉子冶,我忘了告诉你,其实我回去的时候师兄有向我表白的。”

“你怎么回复的”

“自然是拒绝掉了啊。”胡衣潇洒的一抖肩,冷不防被陆烨霖拍了一下肩膀。

陆烨霖微笑道“拒绝的好!”

>>4

山塘街边,几株斜柳微微垂下,山塘河依旧静谧的流淌着,泛着它特有的光泽。路边的面摊坐着两个人,正是穆燕和那道士。

穆燕一边吃着面,一边含糊地道着谢,那道士只是微微笑着说道“小心噎着。”穆燕看着那道士的笑容,脸霎时就红了,便不说话,只是低头扒着面,暗暗骂着自己。

一碗面吃完了,穆燕拿起一块布胡乱地擦着嘴,使得脸上变得更花。那道士笑着去帮他擦掉脸上的渣滓,穆燕便觉得这人实在是太温柔了,温柔到仿佛是苏城的水一样静谧无声,但却能暖入人的心底。

穆燕张了张嘴,愣了半晌,吐出一句“白白。”

那道士微微一愣,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姓白”

“呃猜的。”穆燕小声地说道,心里却想着的是,因为你的脸很白。

“哦。”那道士依旧保持着温柔的笑容道“在下名唤白洵,你呢”

穆燕非常正式地抱了个拳道“穆燕。”

“好名字。”白洵赞道,又问“我看你生性单纯直爽,整天愁眉苦脸的也不是个办法,不如将心事说与我听。白某虽没有一定的办法能够解决,但是说出来肯定会好受些。不过你放心,白某一定会替你严守这些秘密的。”

穆燕见他言辞恳切,言行举止之间无一不透着道家风范,突然间觉得心跳了一下,又暗暗骂了自己一句没定力。穆燕望了望天,便开始讲自己的故事。

“我是在死人堆里面修炼成人的,因为死人堆里到处都是孤魂野鬼,而我又是靠这些冤魂来修炼的,所以这些鬼魂便是见着我就躲。久而久之,觉得寂寞了,听那些鬼魂说苏城风光好,便去了那里。”

“那里有一个妖精聚集的地方,大家都以师兄弟师姐妹互相称呼,由于我是靠着冤魂修炼的,身上的鬼气很重,法力又高,便被他们奉为大师兄。妖精之间的争斗很微妙,有什么不快的打一场便是了,不想留的走就便是了,与你们人类不一样。但是妖精都是经历了千年修炼的,谁相信凡间那些痴嗔爱恋呢于是我们之间就会互相提防。”

“这样,我还是觉得好孤独。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小衣,那时他才刚刚修炼成人,因为终日躲在柜子里,所以涉世未深。他对我很好,那我便也对他很好,这些年来一直护着他。却没想到他喜欢上了凡人。”

“凡人有什么好!凡人这般短命,小衣这是要学着那些笨蛋妖精一样什么下一世再下一世吗”穆燕激动地说道,又突然叹了口气“大概……我不是真的喜欢小衣,我只是寂寞了而已。”

白洵静静地听着,末了,只是微笑着摸了摸他的头道“若是以后觉得孤独了,便来找我好了。”

“你那是道观…….”穆燕小声嘀咕道。

白洵笑道“无妨的,我每天傍晚的时候都会在这里等你。”

穆燕呆愣着看着白洵的背影,他觉得这个人真的是很温柔。

>>5

穆燕觉得白洵不应该是道士,不应该是凡人,他应该是仙,一个好仙。

穆燕每天晚上都会去和白洵聊天,白洵很喜欢笑,那笑很温暖,只要坐在他身边就能感受到。穆燕很喜欢这种感觉,暖暖的,有家的味道。

穆燕喜欢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叽里呱啦地全部说一遍,因为他每一次出去后回来都是要把经历讲给那些师弟师妹们听的,所以说的十分精彩。而白洵对他讲话时他就格外安静,虽然白洵讲的那些大道理他听不懂,但是有这么一个人陪在自己的身边,真的很好。

日子就这么一日又一日的过去了,穆燕忘了回去,忘了去找陆烨霖算账,他觉得自己已经离不开白洵了。但是,他不敢把它当做是爱,他怕他会弄巧成拙,就像胡衣那样。

大抵是深秋时节,穆燕又一次来到了那个面摊前,点了碗面从黄昏坐到天黑透了却没等到人来。店家催促着要收摊,穆燕颇为忧伤地将一碗面三下五除二解决掉,弄得脸上都是面渣滓。穆燕突然间觉得很闷,决定去陆烨霖家去坐坐。

此时的胡衣正绞尽脑汁想着怎么把陆烨霖拐上床,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吓得胡衣跳了起来,赶忙去开门。这不开门倒好,一开门就被吓得魂飞魄散。他从小崇拜的对象,他那英明神武的大师兄一脸面渣滓,脸上的表情仿佛别人欠了他银子似的,本身就带着几分鬼气,现在看上去是更像鬼了。

“大师兄,你这是怎么了”胡衣眨着眼睛问道“你不是被那好道士给拐走了么”

然而穆燕却未答话,只是失魂落魄的捡着个小花开始蹂躏那花瓣。

陆烨霖倚着门框,看着穆燕道“你师兄该不会被那道士给弃了吧。”

胡衣点着头道“有可能。”

于是就这么样子,穆燕霸在陆烨霖家不走,每天将近黄昏的时候都去那面摊,答案依旧是无果。

但是穆燕不放弃啊,就这么从深秋等到冬末。没了那温暖的笑容,穆燕觉得自己就好像回到了那座渺渺荒城,只有孤魂野鬼,只有森森鬼气,没有阳光,没有别人,只有他一个。

终于,陆烨霖忍不住了,一个巴掌扇了过去说“你们妖族都是傻子么既然白洵不来找你,你就不会去找他么”

于是呆呆的穆燕终于被扇醒了,飞快地跑了出去。

胡衣用一种仰慕的眼光看着陆烨霖,两个字“好帅!”

>>6

穆燕暴走似的把全苏州城的土地全部揪出来问了一遍,终于找到了白洵所在的那个道观。穆燕一脚踹了土地,直接冲进了那道观,却没见人,只有上次那个小白脸在那坐着。

青九慢悠悠地喝了一口茶,从墙上取下一把剑递给了穆燕,穆燕认得,那是白洵的剑。青九道“胭脂精,我今天不想与你计较,师兄托我把这把剑给你,你快点走吧。”

穆燕抱着剑,竟觉得那温暖的气息似乎又回来了,他看着青九问道“你师兄是不是在把剑这里”

青九愣了愣,随即嗤笑道“师兄倒还真没看错你。没错,师兄的魂魄是附在这把剑里。”

穆燕听罢,一下子抱紧了剑,剑泛起一层淡淡的暖光,带着三月暖阳的气息,如沐春风。

穆燕抱着剑回到了陆府,依旧是那一副呆呆愣愣地样子。

穆燕是靠吸取死人魂魄修炼的胭脂精,穆燕身上的鬼气极重,这让儿时就因为瘟疫而落下了病根的白洵更加虚弱。那夜中秋,白洵与穆燕告别后却在回去的路上招惹了怨气更甚的水鬼,白洵被打成重伤。幸得青九赶来,收了白洵的魂魄进了那把剑。

江南的细雨密密地打在屋檐上,胡衣看着抱着剑不肯放手的穆燕有些出神,他拽了拽陆烨霖的衣角道“你说我大师兄是真的喜欢那道士吗”

陆烨霖叹了口气道“你大师兄是个痴人。也许你大师兄对那个道士只是有些依赖,但是因为太过执着,久而久之,也就成了爱。”

胡衣似懂非懂看着陆烨霖,又看了看穆燕,只觉得这天,好暗。

>>7

时光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不能抓住的东西,穆燕就这么赖在了陆府里,终日陪着那把剑。

山塘的景色依稀是那副模样,走过的人换了一拨又一拨。陆烨霖和胡衣去了温州找鬼医求不死药,那鬼医却指点他们去钱塘江找一个高人,那高人是个鬼仙。求药的过程很复杂,但是终究求了过来。

穆燕抱着剑,看着那两个甜甜蜜蜜的人,好羡慕。

就这样过了大概百年来的时间,依旧是百年后的中秋夜。穆燕抱着剑喝着酒,听着胡衣吟着一首歪诗,格外的惆怅。

手中的剑依旧泛着温润如玉的光泽,那光芒却忽然盛了起来,光影斑驳里渐渐显现出这么个人影了,一身白色的道袍,面色依旧是那么的苍白,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

穆燕看着白洵,眼睛一酸,扑住那人哭道“白洵,你把我晾在这里了一百多年,我委屈啊……”

胭脂情浓百年寂,长剑无芒醉无他。

半边红妆半边霞,半边明月忆绵长。

【全文完】

这不算虐吧这不算虐吧这不算虐吧这不算虐吧这不算虐吧这不算虐吧  = =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