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ột đóa mẫu đơn áp sài lang – Tiểu Lục Nãi Tổng Công

Tên gốc: Nhất đóa mẫu đan áp sài lang

一朵牡丹压豺狼 by 小绿乃总攻

( 现代甜蜜温馨短文 )

“哎呦,疼……疼,财财,我知道错了,放了我吧!”杜丹含着两汪眼泪,扭着脖子拼命往后张望。他的手分别被绑在床头,呈个大字型趴在床上,而财小狼呢,正跪在他的腰身,俯下身亲吻他的后颈。

“你忘了呢,”财小狼的亲吻由后颈滑至肩头,细密又连绵,让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闷闷的,“我还以为你会记得。”

“我记得!我记得!”杜丹猛地点头,眼泪掉到了枕头上,“今天是我们的恋爱纪念日嘛,宝贝——呜呜……”他话还没说完,头就被用力地按到了枕头上,仅有几声呜咽被厚厚的棉絮吞没。

财小狼尖尖的牙齿啃咬着杜丹光滑的后背,他很用力,像是要把自己满心的怨恨都通过利齿发泄出来,但又不至于咬破皮肤,只留下一个一个深深的小坑。

杜丹疼得浑身发抖,努力想抬起头,但财小狼摁得太狠了,让他动动脖子都难。

“我订了你最喜欢的餐厅,买了你最喜欢的花,”财小狼笑了笑,眼睛里好像含着破碎的月光,“我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不过……”他突然下狠心咬住杜丹的肩膀,杜丹猛地挣扎两下,血流了下来,在床单上晕染开一片。

“你倒是先给了我一个惊喜。”财小狼直起身,揩去嘴角上的血迹,看着被扔在床前的一大把玫瑰花,花瓣摔得七零八落,很像一颗破碎的心脏。

如果诸位想知道以上凶残的事件是为什么发生的话,那就得回到今天晚上北京时间六点五十三分。

这个时候杜丹正独自守着空荡荡的高档住宅,一颗心寂寞得好似六月里下了场纷纷扬扬的大雪,他孤寂地眼巴巴地往窗外望,希望能看见财小狼的车灯亮闪闪地朝这里开来。

他和财小狼在一起挺长时间了,虽然他一开始并不想被一个人牵绊住,也不想住有屋顶方方正正的房子,但财小狼对他很好,尤其是在床上,无论杜丹提出多么无耻的要求,他总是愿意尽量满足。

想到这里,杜丹拿指头戳着玻璃,越来越想念财小狼了,可惜他心心念念的那人刚刚打电话来说要开会,晚点回家。

就在他快要化成望妻石的时候,手机响了,也正是这个电话改变了他将来的命运。

杜丹拿过手机一看,是个陌生号码,他接起电话喂了一声。

对方笑嘻嘻的,捏着嗓子似的娇滴滴地喊了声杜丹哥。

杜丹顿时一个激灵,寒毛炸了起来,这个号码他虽然没有印象,但是他的耳朵很好使,一听就知道这是他以前的,为数众多的炮友之一,他赶紧挂了电话,心虚似的四下看看。

手机又不依不挠地响了起来,拨乱了着杜丹的心。

杜丹再次严肃地接了起来,打算义正言辞地拒绝对方,可是这回那头传来的是少年娇媚地喘息声,杜丹听得全身一震,少年继续笑嘻嘻地说,杜丹哥,出来嘛。

出……来……嘛……这三个字在他脑海里回荡,只见他毅然决然地,抓起了外套。

杜丹是朵牡丹花,花是植物的生殖器官,因此他只会用生殖器思考问题。

这也是他悲惨命运的开端。

就在他开好了房,手还没摸上少年的脸蛋,门就被人一脚踹来了,来者气势汹汹,跟扫黄大队似的一把揪开了两人,直接把少年扔了出去。

再然后,大家看到的就是他现在这副苦逼样了。

“怎么不说话了?”财小狼温柔地笑着揪住他的头发,强迫他抬起头。

杜丹眼泪糊了满脸,哽咽了几下。

财小狼伸手把玫瑰花够过来,抽出一支拍了拍杜丹的脸,柔声说:“别哭了,你看,这是你最喜欢的玫瑰花,你说我把它插哪好?”

杜丹呜呜地哭了两声。

财小狼的手一路往下滑,花瓣从杜丹脸上滑落到臀上,在那停留了一会,似乎在犹豫着往哪里下手。

杜丹的声音都有些发抖了:“求求你……”

财小狼和杜丹的爱情起源于一场年幼无知的错误。

那时的财小狼才三个月大,有着四只短胖的小爪和一身灰色柔软的绒毛,还得由母亲拿狗链拴着满地乱爬,不懂事的小狼活泼好动,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他经常趁母亲不注意偷偷挣脱狗链跑到外边去玩。

年幼的他对这个自由自在的世界充满了向往,殊不知他的人生轨迹早就被人设定好了,出生,留学,成为族长,结婚,和一位优秀的母狼培育下一代接班人,安度晚年,如同火车时刻表一样是铁板上钉的钉子,除非脱轨,否则绝不会改变的。

然而这世上没有什么绝对,意外随时随地都在发生,年仅三月的财小狼自然不知道他的命运会因为一根萝卜而改变。

虽然他一直都耻与回想事件经过,但也不得不承认,从那时起他的命运和一朵牡丹花牢牢地挂钩了。

少不经事的财小狼一直对牡丹花怀着朦胧的爱慕,他喜欢牡丹花在暖阳熏风下绽开大红的瓣子随风摇曳的样子,也喜欢晨曦中带着晶莹露水的样子,最喜欢的还是被变成人的牡丹花抱在怀里,因此只要他一得空就会跑到花园里,卧在草地上,迎着阳光,眯起眼睛仰望那朵艳丽的花朵。

杜丹白天在花圃里打盹,他倒是挺喜欢那条天天来看望他的小灰狗,有时候会拿绿绿的叶子拍拍小狗毛绒绒的头,有时候会干脆变成人抱着他,这个时候的财小狼是最兴奋的,总是不住地扭着身子用湿湿的鼻头碰碰他的脸,拿粉红的舌头舔舔他的手。

可惜好景不长,不久以后肩负重任的财小狼被送到了国外,接受最先进的教育。

独自漂泊在外的他依旧会常常想起牡丹花,天晴的时候想他在阳光下微微晃动的样子,下雨的时候想他挂起玻璃珠似的雨点的样子,想着想着,心跟安了翅膀的小鸟一样,恨不得一下飞回去。

等他终于完成了学业,二十年的时光已如流水般逝去,而他对牡丹花的思念也在这如水时光里一点一滴积累沉淀,慢慢膨胀得快要从心里满溢出来。

他回国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牡丹花。

那天月初升,又大又圆光溜溜一圈挂在天际,他在雪白的灯光底下遇见了朝思暮想的人。

杜丹也看见了财小狼,少年帅气的脸庞还带着点青涩,蜜色的皮肤绸子一样光滑。不错的相貌,杜丹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不过不是他的菜,他一向偏爱皮肤白皙容貌清秀的。

“等……等等。”财小狼看着他的背影结结巴巴地叫住他,大概是杂糅了太多思念和羞涩,他的声音都抖了起来。

“嗯?”杜丹回过头微微地笑着。

那夜的月色星光太过迷人,花香虫鸣又太过醉人,总而言之,财小狼迷迷糊糊地,轻而易举地被杜丹推倒在花园的草地上。

财小狼牵着杜丹在街上大摇大摆地走着,狗链是他小时候用过的,镶着一圈闪闪的钻石,格外引人瞩目。

一个年轻英俊西装革履的男人牵着另一个鼻青脸肿眼泪汪汪衣衫凌乱的男人,这一奇异景象立刻引起过往行人极大的兴趣,八卦之心蠢蠢欲动,纷纷驻步围观拿出手机拍照。

这些行人有一只萝卜精,他抱着一袋黄瓜,有些犹豫地朝财小狼挥挥手:“早呀,小狼。”

财小狼一看见他就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早上好,三千。”

被胶布封住嘴巴的杜丹一看到他三步并作两步就冲了上去,嘴巴里发出呜呜的哀求声,财小狼用力一扯,杜丹喉咙上一紧,踉跄着摔倒在地。

萝卜精担忧地看着财小狼:“你们……没事吧?”

财小狼连连摆手,笑容依旧:“没事没事,最近流行的新玩意,行为艺术!”说完拖着痛苦流涕的杜丹就走。

萝卜望着他们背影,越发觉得人类的文化真是博大精深。

消息最为讯捷的本地娱乐小报当天就登了头版:财神公司副董事长性取向成谜,下配财小狼满面春风牵着一个垂头丧气的男人的高清大图一张。全市市民心中的八卦之火顿时熊熊燃烧了起来,烧得整个城市热火朝天,晚上溜圈的时候见面的第一句话:您看报了没?第二句话:没看吧,我给你说说,这么回事吧……

报社的主编也是个不怕得罪人的主,他在本篇报道下那小小一扣地方,用小字贴油加醋地写了些关于施暴过程的臆想,引起了极大的轰动,报纸销量节节高升。

白广寒也读到了这篇报道,他幸灾乐祸地把整篇报道一字不差地读给了正在厨房里忙碌的萝卜听。

萝卜一边切黄瓜一边听得心无旁骛,哦哦哦,原来是这样这样,然后再那样那样,那他是不是也可以对兔兔这样那样呢?

在这个全民搅基的年代,财神公司的股票竟然不跌反涨,时代果然不一样了,坐在办公室舒适的真皮沙发上的财夫人叹了口气,盯着股市行情的眼睛里流露些喜悦,当然更多的则是担忧。

只见她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了几下,拿起电话:“喂,财望吗,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不一会,门口传来咯咯咯的敲门声。有人说字如其人,其实敲门也如其人,性子急的敲门也急,性子缓的敲门也轻,这声音不疾不徐的一听就觉得是个稳重的人。

“进来。”

门开了,走进来的人穿着笔挺西装,架着一副眼镜,嘴角微微上扬,不笑的时候也是笑的模样,看上去既文雅又可亲。

“你看看。”财夫人沉吟一声把桌上的报纸推到他面前。

“我已经看过了,写得相当精彩呢,董事长。”财望温文地一笑。

财夫人无奈的抚着额角:“小狼最近真是闹得太过分了。”

“的确是相当过分呢。”财望顺着她的话说。

“这些天你帮我看着他一点,让他收收心,至于这个男人,”财夫人皱着眉头拿指甲戳了戳报纸上的杜丹,“赶紧把他打发走。”

财望微笑着温良恭俭让地点了点头。

财夫人恳切地望着财望:“小狼在国外的这几年多亏你照顾着,他对你比对我还亲,一向听你的话,这次你一定要好好说说他,别让他走了弯路。”

“我会的,董事长。”财望毕恭毕敬地鞠了一躬,嘴角一直挂着意义不明的笑意。

财夫人下了死命令,一个月内搞定,绝对不能出差错。

财望今天心情很好,他弃车步行,哼着小曲,转着手里的车钥匙,夜空里星光灿烂就像他现在的心情一下美好。

这是一个老天爷给他的一个绝好机会。

财望暗恋财小狼很久很久了,当在他们还是孩子的时候,只要夜里打雷下雨财小狼都会挂着两行眼泪呜咽着跳到他床上,缩在他怀里瑟瑟发抖,每当这时财望才能紧紧地拥住他,在他额头上印一个甜蜜的吻,因此财望最喜欢的是电闪雷鸣的日子。

他之所以一直都按捺着性子不对财小狼下手是因为他实在太喜欢财小狼了,不舍得他受一点伤害,财望心眼明亮,知道财小狼心里一直藏这一个人。

年轻时的爱总是无私带着自我牺牲的悲壮,年轻时的财望只能挖个坑把那点心思深深埋了起来,默默地祝福自己心爱的人。

时间在抚平一切伤口,同样也是最好的催化剂。

这份深埋在财望心底感情,在时间的催化下,破了土,发了芽,根越扎越深,越扎越牢,等他发现的时候,这颗种子已经长成了繁芜错杂的森林,剪不断,理还乱。

然而现在,这块肥美的鲜肉正摆在面前,他要是不吃到嘴里不就是傻瓜吗?

反正黑锅有财夫人背着呢,就算棒打鸳鸯,财小狼也不会怨恨他,而自己不正好趁虚而入,在对方最空虚无助的时候嘘寒问暖体贴入微,到时候抱得美人归还不是轻轻松松?

想到这里,财望得意地哈哈大笑,把周围的路人吓了一跳,躲瘟疫似的绕开他。

财望沿着小路悠闲地晃到财小狼的公寓楼下,他打算先透露点财夫人的意思探探口风。

叮咚叮咚叮咚——三声门铃响过,财小狼一脸沉郁地去开门,他一看见财望脸色缓和了不少:“阿望?有事吗?”

“小狼……”财望苦着脸故作忧愁,吞吞吐吐地说:“其实是董事长让我来找你……因为……”

财小狼挑挑眉,神色淡淡地说:“因为那篇胡说八道的报道?”

财望尴尬地笑了笑:“据我所知不完全是胡说吧?”

财小狼撇过头什么也没说。

“董事长希望,你跟那个人只是玩玩的……”财望边说边观察着财小狼的脸上,只见他不悦地皱眉,打断他的话:“我跟她说过很多次了,我是认真的!”

财望的心往下沉了沉:“董事长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为了你的……“

“够了!”财小狼叹了口气,“我知道该这么做。”

财望也叹了口气,往屋里看了看:“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今天不方便,”财小狼神色间有些躲闪,“改天吧,还有事吗?”

“没什么了……”

财小狼啪地关上门。

财望呆呆地站在紧闭的门前,觉得前路漫漫,道阻且长。

财小狼心事重重地推开了卧室的门,坐到床前的椅子上,拿手肘撑着下巴,一声不响地看着被铐在床头的杜丹。

杜丹的眼泪早哭干了,脸上只有两道湿淋淋的泪痕,嘴巴里塞了条毛巾,发不出一点声音,他哀求地看着财小狼,动了动被手铐紧紧束缚住的手腕,希望他能打开这副铁枷锁。

财小狼不为所动,拿手拍了拍他的脸,吐出两个字:“等我。”

杜丹觉得发干发涩的眼角又开始湿润了,实在是有些害怕现在的财小狼,他发现自己也许一点也不了解也从未了解过自己的恋人。

财小狼从抽屉里拿了钥匙,最后看了一眼杜丹,咔嚓一下关上了门。

杜丹侧着耳朵直到财小狼的脚步声渐渐消失听不见才稍微松了口气,可心里还是慌兮兮的,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心里越是慌他就越想逃,终于思前想后的杜丹,啪地一下变回了牡丹的原形,从手铐里小心翼翼地挣脱,迈着两条须根状的腿趴到窗前看了看。

财小狼家住十七楼,从楼上往下望,那真叫一个高处不胜寒,杜丹看得心惊胆颤,他虽然是个妖怪却没多大本事,不会腾云也不会架雾,要真摔下去后果还真不堪设想。杜丹犹豫几番,还是把心一横,一头栽了下去。

牡丹花重量比较轻,被高处的风的一托,飘飘悠悠地摔在了地上,这一摔也把他摔得头晕眼花的,杜丹不敢停留太久,从地上晃晃悠悠地爬起来,顶着凌乱的花瓣一瘸一拐地跑进一条阴暗的小巷。

等财小狼回来,望着空空荡荡的卧室,和疲惫似的坐到了床沿上,放任自己的身体重重地摔到床上,失魂落魄地盯着天花板上光线惨白刺眼的吊灯。

财小狼和财夫人大吵了一架。他知道自己当着财夫人的面一字一顿带着决绝的意味说出我爱他三个字的时候就已经没有退路了,只是现在,不久前还稳如磐石的决心开始动摇,他并不怀疑自己对杜丹的爱,也不怀疑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否值得,但是他却开始怀疑像这样强硬施加的爱是不是让人想逃跑……

大概是灯光太过灼目的缘故,财小狼眯起干涩疼痛的眼睛,湿润的泪水就从眼角溢了出来,泪水能滋润眼睛却不能滋润干涸的心,他拿手遮住脸,想让自己沉浸在这样一片孤单忧伤的晦暗里,门铃却又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财小狼一骨碌爬起来,紧赶两步,怀着一丝期冀去开门。

门缓缓旋开的时候,财小狼的心也跟着缓缓旋转,等他看见站在门口的财望,心又空落落的跌了下来。

“阿望啊,”财小狼抬手想擦擦眼角的泪水,“还有事吗?”

财望轻轻拦下他的手,温柔地替财小狼揩去泪花,指尖微凉湿润的感受让他的心也有些凉凉地疼起来:“董事长给我打电话……”

话音未落,财小狼忽然抱住他的脖子,暖暖的眼泪顺着衣领缓缓流了进去。

财望怔了怔,抬起手有些犹豫地揽住财小狼的腰,把他往自己怀里紧了紧。财小狼像是丝毫也没察觉他的意图不轨,依旧把脸埋在财望颈侧。财望又不由地加大了力度,把自己和财小狼的距离压缩得连根针都容不下,财小狼这才像受了惊的绵羊,用力挣脱他的怀抱。财望被狠狠一推后脑勺砸在了门框上,疼得他直嘶嘶。

“抱歉,阿望……”财小狼替他揉了揉脑袋,满脸愧疚,“疼吗?”

财望摇摇头,朝他笑笑:“没事,顶多起个小包。”

财小狼放下了手,勉强也咧嘴笑了笑。

财望看着他,眼里溢满毫不掩饰的柔情:“比起这点小伤,我更担心你。”

财小狼避开他的目光,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子:“我有什么好担心的,这么晚了阿望你赶紧回去吧,晚上开车不安全。”

财望捂着头用开玩笑似的语气地说:“你就不能让我住一晚,我看我这伤啊到明天早上也不一定能好。”

“啊?好啊,进来吧。”财小狼呆了一两秒,赶忙侧身让财望进来。

财望踏进房门的第一步有点恍惚,一瞬间有种这是他和财小狼的家的错觉,也仅仅是一瞬他就清晰过来,明白眼前的幻象不是现实,但是,如果自己争取呢?如果自己努力呢?财望不敢再想下去,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财望环视房间一周,忽然想起了另一个人:“杜丹……不在吗?”

“啪”一双拖鞋狠狠砸在他面前,财小狼扭头就走。

财望跨大步赶上他,一把拉住他的手,财小狼也不回头任由他拉着,财望一时冲动等回过神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前一后的两个人尴尬地沉默。

最后还是财小狼挣了挣手:“能放开吗?”

财望只觉得嗓子眼里说不出得苦涩,拉着财小狼的手缓缓松开:“我等你。”

财望从少年到青年,十几个春秋寒暑的朦胧情愫最终融汇成这看似没头没脑的三个字,他相信,不用过多的解释,财小狼是懂的。

果然,财小狼没多问什么,只是沉默着走进卧室,把自己反锁在里面,背靠着冰凉的墙壁叹了口气,也许这样可以……也许只能这样了……

杜丹逃走以后,也没有跑远,只是躲在财小狼公寓不远的小花圃的角落里,风吹日晒加上心情抑郁,那张原本漂亮的脸蛋也憔悴了起来。

然而!他已经逃出来五天了!为什么财小狼还不来找他!

杜丹本以为离开才能让自己安心,可事实却完全相反,离开了财小狼只能让他更加心神不宁。最初跳窗逃走也是认定了财小狼会来找他才鼓起的勇气,可是财小狼却把他扔在了一边,不闻不问。杜丹原本以为等财小狼气消了,他们就会像从前那样在一起,然而现在,如意算盘落空了,杜丹的心也落空了,他突然思念起财小狼,比平时更加更加思念起来,即便是被财小狼那手铐铐住也好……杜丹这么想着,悄悄跑到财小狼家楼下幽怨地缩在墙角偷窥。

他一连等了三个小时,才看见财小狼那辆豪华跑车气派的前灯闪烁着神气十足的光芒,他心里一喜,刚想跑去认错,却看见车上下来了两个人。

一个是财小狼,还有一个杜丹不认识,是个戴眼镜的气质温润摸样英俊的青年。

两个人拎着一只超市购物袋,一路有说有笑的往楼上走,财小狼侧过脸吻了一下青年的脸颊,青年的笑容更加甜蜜起来。

杜丹傻了。

他本想冲出去问个明白,但腿却因为站太久而发麻,一下没站稳摔倒了,趴在地上看两人越走越远。

杜丹可怜兮兮地趴在地上,眼泪汪汪地目送两人远去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了,才默默起爬起来,两大滴眼珠滚落下来。

他的财小狼真的不要他了吗?

杜丹不相信!

杜丹黯然伤神,心想那也许只是财小狼的远方表哥,绝对不是新情人什么的!他的财财明明那么专一!怎么会!怎么可能!他一定要找财财问清楚!

天上挂着一轮冷月,地上一朵牡丹花对月垂泪……

第二天一大早,杜丹入定似的躲在小角落,一动不动,高档住宅的保安系统很好,没有钥匙的他根本进不去,只好在大门口堵人。

杜丹一直从太阳出来等到太阳当空照,又从太阳当空等到落日西斜才终于等来了财小狼的身影。

杜丹一瘸一拐地从角落走出来,走到财小狼面前,试探地叫了一声:“财财?”

财小狼转头,淡淡扫了他一眼:“有事?”

杜丹急急迈出两步,拉住财小狼的手。

财小狼皱了皱眉头,一下甩开他的手:“没事我先走了。”

“财财,”杜丹一脸忧伤地看着他,却不敢再去拉他,“你不要我了吗?”

财小狼冷笑一声:“是你不要我了吧?”

杜丹愣了愣,拼命摇头:“没有!绝对没有!”

财小狼问他为什么要跑。

杜丹嗫嚅两声,什么也说不出来。

财小狼扭头就走,杜丹又上去拉他,财小狼回头一把把他推到墙上,杜丹的被狠狠撞在冷硬的水泥上,疼得直冒眼泪,财小狼的手卡在他脖子上。

“财财,”杜丹含着眼泪,低声下气地说:“我喜欢你。”

财小狼顿了顿,那手背蹭过他的脸:“现在知道喜欢我了,早些干嘛去了?”

杜丹咬咬嘴唇,哀哀地望着财小狼,能把人的心都望软了。

财小狼贴到他耳朵边说:“你要是真喜欢我,那么……”接下来的几句轻的好像能消散在风中,但杜丹却听得一清二楚,他嘴唇抖了抖,继而坚定地点了点头。

财小狼看着他出神,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忽然伸手拽着他的衣领往楼上走。

杜丹被拽得踉踉跄跄,昏头昏脑地给人摔到床上,财小狼慢悠悠地踱步过来,噼里啪啦扔了一大推各式各样的小道具下来。

杜丹看得一哆嗦,身上凉嗖嗖的。

谁来告诉他!他那单纯可爱的财小狼去哪了!

杜丹哆哆嗦嗦地看着财小狼,颤声问:“财财……真的要这样吗?”

财小狼好整以暇地拨弄那堆道具,对他微微一笑:“你不是都答应了吗?”他挑了一条小皮鞭在空中挥了挥,从杜丹鼻子底下蹭过,拍拍他的脸,“现在后悔来不及了。”财小狼一如从前那样温柔的声音潺潺流过杜丹耳畔,让杜丹不由地想起他和财小狼曾经快乐的日子。

但是现在新漆皮鞭的味道一个劲往他鼻子里钻,那些美好的回忆如雾气般散去,杜丹担心地意识到他和财小狼可能回不到从前了,他不禁懊恼自己的愚蠢,为什么直到现在才发现自己是那么喜欢财小狼……

不过,现在还有挽回的机会吧,杜丹环住财小狼的脖子,亲昵地蹭蹭他的脸颊,真挚期盼地说:“财财,我爱你,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真的。”

财小狼一言不发把他推倒,杜丹的人枕上软绵绵的枕头,好像枕在云端那样不真实。

杜丹微微眯起眼睛仰着脖子让财小狼亲吻他的颈间,在他侧过头的时候,眼角忽然瞄到衣架挂着件陌生的西装。财小狼一向偏爱深灰色,这件靛蓝色的衣服肯定不是他的,那么会是谁的?

杜丹想起那天见过的青年,猛地推开财小狼。

财小狼被推到一边迷茫地看着杜丹,他看见杜丹盯着那件西服发呆,嘴角往上弯了弯,笑容里有些得意的味道,他的手抚摸杜丹的脸:“看什么,就许你到处找情人?”手划过杜丹的嘴唇,“你说你躺在我的床上,心里还想着多少人?”

杜丹怔怔地回过神,颇委屈地说:“只有你……”

财小狼轻轻哼了一声,杜丹又蹭了上来,抱住他:“我就是只喜欢你。”他又语气肯定地补充一句,“那个人一定没我那么喜欢你。”

“那倒未必。”财小狼扬扬眉毛,从那堆宝贝里拿出一条又大又蓬松的狐狸尾巴,尾巴毛扫过杜丹的鼻子,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把裤子脱下来。”财小狼拿狐狸尾巴拍打杜丹,催促道。

杜丹一下子意识到等待他的会是什么,捂着裤链直摇头,身子也不住往后退:“等,等等,我还没心理准备……”

财小狼嗤笑一声:“你还要准备什么?”伸手拉住他的衣领,杜丹扭过身拼命朝前爬,扑哧扑哧纽扣扯掉两颗,因为惯性作用,杜丹刹不住车往前冲,一头磕在床头柜凸出的尖角上,磕开一道不小的口子,泊泊往外冒血。

“哎呦!”杜丹哀嚎一声,血淌了半张脸,财小狼心里一慌赶紧上去捧着他的脸看了又看,还好,伤口不深,血很快就能止住。

“财财,”正在财小狼想转身拿条毛巾的时候,杜丹含着哭腔拉住他的一角,“我,真的喜欢你,等我,等我做好准备再来……”说完一猫腰从财小狼身旁钻过去,捂着额头冲到门口。

财小狼看着床前的那滩血迹,愣了愣。

等财望回来的时候,瞧见垃圾桶里有条沾血的毛巾,无不担心地握住财小狼的手问他是不是哪里受伤了。

财小狼轻描淡写一笔带过:“打死了只老鼠。”

财望看着财小狼的样子,似乎明白了什么:“杜丹来过?”

财小狼嗯了一声,继续撑着下巴坐在沙发上发呆。

财望咬了咬牙,心里像是被一股沉闷的气体胀得发疼,他不管不管地抓起财小狼的手,把人撂倒在沙发上。

财小狼吃痛闷哼一声:“财望你干什么!”

财望不回话,狠狠堵上财小狼的嘴,财小狼用力挣扎,无奈财望抱得太紧以至于他几乎动弹不得,只好一口咬在财望的嘴唇上。

财望痛得唔了一声,但已经流连在财小狼的唇畔舍不得离开,财小狼只得加大了力度,尖尖的犬牙深深嵌进肉里,血像条小溪蜿蜿蜒蜒流了下来。

财望这才松开财小狼,凝视着他动了动嘴,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财小狼从抽了几张纸巾,替财望擦去嘴角的血迹:“抱歉,阿望,我……”

财望接过纸巾自己擦了起来,摇摇头:“是我错。”他又不甘心地问了一句,“我们真的不可能吗?”

财小狼叹了口气:“抱歉……”

财望没有气也没有恼,反而释然地松了口气:“我想也是。”又自嘲地笑了笑,“能被你利用也挺好。”

财小狼愧疚地看着童年好友,不知所措。

财望没再说什么,收拾收拾东西就走,连声再见也没留下。

财小狼听着财望噔噔的下楼声,明白他和财望十多年的友谊因为自己的错再也不可能挽回了。

财望走出大门,抬头看见一轮圆满的月亮当空悬着,感慨缘分这回事啊,真是求不得,他经过小花圃的时候,瞧见一朵牡丹花躲在角落翻着小黄书,于是非常小人之心地上去揪了几片大红花瓣随手人在地上。

杜丹看着正认真,突然头顶一痛,他拿两片绿叶捂着自己的头,回头去看,路上空荡荡的没有人,只是在路灯下有人扔了几件衣服和一个公文包,一只土黄色的小狗垂着尾巴慢慢走远。

杜丹晃了晃脑袋,埋怨现在的人正是越来越不环保了。

经过几本小黄书的熏陶,杜丹觉得自己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变回人身跨出花圃去找财小狼。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

等财小狼开门一看,门口站着的杜丹脑门上秃了一块,摸样滑稽。

杜丹委屈地指着自己的斑秃:“财财你看,现在的人那么没公德心。”

财小狼扑哧一笑:“挺配你的。”

杜丹眼巴巴地看着财小狼的笑容,像是邀功又像是讨好地说:“财财,我准备好了。”

财小狼眼睛在他身上转了几圈,要验收成果。

杜丹乖巧地依偎在财小狼腿旁,财小狼则坐在沙发上低头看着他,杜丹又乖巧地掏出狗项圈递给财小狼,脸上红扑扑的:“财财,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被你拴着我心甘情愿。”

财小狼拿着项圈,神色没什么变化。

过了一会,他把项圈扔到一旁,对杜丹说:“那你去做饭吧。”

“啊?”杜丹傻了,“可是我不会啊。”

财小狼丢了几本菜谱给他:“现学。”

“哦。”杜丹拿过菜谱到厨房钻研去了。

财小狼眯起眼睛靠在沙发上,听着厨房里噼里啪啦的交响乐,轻轻舒了口气。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