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ẹ kế – Quốc Sản Thô Lương

Tên gốc:  Hậu mụ

后妈 BY 国产粗粮

【 现代短篇, 很感人, he】

第一章

孙琦嫁进戴家还没凑够三年时间,她老公就突然撒手人寰了,留下一点儿家产以及他和前妻生的小孩。

小孩名叫戴臻,那会儿还没满七岁,和孙琦的敌对关系也从她刚进家门开始一直延续到他老爸撒手,当然一点儿也没有要结束的意思。

葬礼结束后孙琦一个人躲在房间里抽烟,她老公生前比较反感烟味,所以那会儿她都不怎么抽。

看着蓝灰色的烟慢腾腾地越升越高,越散越开,孙琦只觉得脑袋越来越空白。

楼下突然传来一阵闷闷的哭声,孙琦的瞬间清明了许多,她夹着烟头走到床边,低头看了眼楼下。

是戴臻,和另外一个小鬼,好像是叫许秦。

小区里的小孩子本来就不多,和戴臻同龄的更是只有许秦一个,两个小孩关系一直不错,虽然偶尔也有闹脾气的时候,不过都不会持续太久。

戴臻是个很能忍的小孩,至少在孙琦面前如此,整个葬礼上他虽然眼泪鼻涕流了一地,却没哭出一个音节,只是现在却抱着许秦哭得没完没了。

许秦这孩子要比戴臻懂事,平时见了孙琦也会叫阿姨,好像平时两个人吵架也都是许秦先主动服软。

孙琦将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撑着窗台看下面两个小鬼。

戴臻一直在哭,而许秦一直在拍他的后背。

不知道为什么,孙琦也有点儿想哭。

之后的日子对于孙琦来说倒是比较简单,她并不需要处心积虑地让戴臻认可自己这个后妈,所以她每天只需做完三餐,等着戴臻将其吃完之后再收拾掉碗筷,两个人即便一个月不讲话也能够好好地共存下去。

如果不是许秦生病的话,他们应该可以相互沉默更久。

那阵子戴臻死活找不到许秦,毕竟是小孩子也没什么法子,扭捏地跑到孙琦面前,一脸要哭的表情说找不到许秦。

孙琦当时也惊,她倒是没想过这小子会主动过来找自己,不过惊讶之后该做的还是得做,她不怎么会安慰人,索性拿起电话直接拨通了许秦妈妈的手机号码,她们两人平日里的关系还算不错,偶尔也会凑在一起打牌,所以相互都留有号码。

许秦妈妈在电话那头一个劲儿的哭,孙琦花了好大力气才听清她所说的内容,一听许秦一家正在医院,孙琦二话不说直接拉着戴臻就杀了过去,连花和水果都没买。

两个人到达病房时里面的气氛有些沉重,戴臻倒是没怎么受影响,一溜烟地窜到许秦的病床前。

许秦坐在床上,低着脑袋,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任凭戴臻怎么扯着嗓子喊他的名字都没有反应。

戴臻又是喊又是摇,可许秦就是不理他。

一旁许秦的妈妈将孙琦拉到一边,哽咽着说许秦现在哑了。

许秦一开始只是普通的感冒,家里人让他吃了药就各自上班去了,也没多重视,结果不知怎么的就发了烧,当时家里正好没人,等到大人晚上回来,许秦的意识已经很微弱了,送到医院治疗之后已经完全不能出声儿了。

一边儿戴臻见许秦不理他也是一个劲儿的在嗷嚎,孙琦叹了口气,走过去将他拖到病房外,并将许秦妈妈先前告诉她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给戴臻听,当他听到许秦不能出声的时候嗷嚎得更厉害了。

晚上许秦的妈妈让孩子他爸回去休息,自己则留在病房守着,孙琦安慰了她几句后也打算带着戴臻回去,但是这死小孩赖在地上死活不肯走,鼻涕眼泪蹭了她一裤子。

戴臻扒着病房的门框,孙琦松开手,走到旁边的长椅上坐下,从口袋里摸索出香烟,刚准备抽出一根,猛然间想起这里是医院,于是又叹息着将香烟塞进口袋,扭头时眼角的余光正好瞥向戴臻,这小子哽咽得厉害,几乎接不上气,孙琦拍了拍自己旁边的空位,示意他坐过来。

戴臻磨磨蹭蹭地爬到长椅上,孙琦本能地伸手过去给他拍拍后背帮着顺气,直到手掌接触到戴臻那小小的薄薄的后背时,她才真实地感到眼前这个小孩真的只是个小孩子而已。

晚上医院的走廊并不如电影里演的那般恐怖,戴臻没过多久便哭着睡着了,孙琦担心他摔下去,所以便将他抱在自己怀里,一个六七岁的小孩多少还是有点儿重量,不过感觉到怀里那偏高的体温,孙琦只觉得一阵踏实。

没过多久许秦的妈妈走出来,看到睡着的戴臻后轻轻笑了笑,说许秦也睡着了。

孙琦将戴臻放到许秦的病床上,给他盖好被子,这小子不知道做了什么梦,小脸突然皱成一团,紧接着便转过身拽着许秦的衣服不放。

孙琦轻轻拍了拍他的背,直到他的眉头舒展开来,不过他手里依旧紧紧拽着许秦的衣服。

一旁许秦的妈妈开玩笑地说着戴臻真像许秦的小媳妇儿,孙琦不置可否。

第二天早上,孙琦给戴臻的学校请了假,并将戴臻临时丢给许秦的妈妈看管,自己则打算回家一趟。出门前戴臻突然跑过来,说是让她帮忙把房间里桌子上的卡片带过来。

孙琦稍微回忆了一下便知道他所说的是什么卡片,之前她每次都会趁着戴臻不在时才进他房间收拾东西,所以对于里面的物件儿还算清楚,点头应下这个委托之后孙琦便乘车回了家。

她到楼下菜市场买了点儿菜,做了炖汤和几小炒后便将其放进保温盒里,自己去洗了个澡,顺道也给戴臻带了套换洗衣服,然后进到他的房间里,在书桌上找到那一叠厚厚的会反光的卡片。

孙琦将卡片交到戴臻手里之后,这小子便一溜烟地窜回病房,甩掉鞋子爬到病床上,自顾自地坐在许秦的对面,并将手里的卡片翻着面儿铺开,嘴里嘀嘀咕咕地不知道说着什么,紧接着拍了拍手,开始乐呵呵地玩了起来。

戴臻每次翻完自己的卡片后总是会替许秦翻一张,接着也不管卡片上显示的图案是什么,他都会把许秦的卡片给干掉,然后一派胜利者的姿势在病床上又是蹦又是跳。这么几局下来许秦不乐意了,到第五局的时候,戴臻正准备帮许秦翻卡片,后者猛地拍掉他的手,自己将卡片翻开,接着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戴臻的卡片给吃个精光。

戴臻傻愣了好几秒,突然嘴角一撇突然就开始哭,孙琦那会儿正在跟许秦的妈妈聊天,看到许秦突然有了反应时他妈妈高兴坏了,只是孙琦没想到戴臻会哭,正打算上去做点儿什么的时候被许秦的妈妈给拽了回来,并指了指那俩小孩的方向。

戴臻还是一个劲儿的哭,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滑,许秦就拽着袖口给他擦,有多少擦多少。

没过几天许秦出院,孙琦也带着好几天不归家的戴臻回了趟家,他们俩的关系倒是因为许秦的缘故而亲近不少,至少最近戴臻允许孙琦帮他洗澡了。

许秦好像因为身体的缘故没法立刻去学校,每天戴臻放学后都得去许秦家溜一遭。

某天晚上,孙琦将戴臻安顿好后正打算洗澡睡觉,突然接到许秦妈妈的电话,说是孩子的爸爸提议把小孩送去聋哑学校,住宿制的,但是小孩不是很乐意,她也不太乐意。

孙琦没办法给出什么有用的意见,所以也只能听听抱怨。

次日戴臻上学之前,孙琦将许秦可能会去上聋哑学校的事情告诉他,这小子的反应比想象中来得小很多,撇着嘴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接着吸吸鼻子,转身出了门。

戴臻的学校离家并不是很远,许秦没有生病的时候都是两个人一起走过去,虽然孙琦最近有提议接送,但是却被戴臻给拒绝了,所以当这次戴臻背着书包走出家门时,她也仅仅以为是去学校,如果不是中午许秦的妈妈将哭成花脸的戴臻送回来的话,她还真不知道这小子居然跑到人家家里闹腾去了。

行动力真是可怕啊,这孩子。

经过戴臻这么一折腾,许秦家算是打消了送小孩去聋哑学校的打算,不过倒是给报了个手语班,许秦和他妈妈一起去学。

戴臻听说之后立马跑到孙琦面前,嚷着也要去。

孙琦盯着这小子毅然决然的脸,不禁想要逗他一两下,于是蹲下身子说道,“如果你叫我一声妈妈,我就让你去。”

戴臻咬着嘴唇看起来很是挣扎,孙琦瞧见他的表情后受了点儿小打击,她摆摆手,“算了,还是来点儿实际的吧,以后晚饭之后的碗筷都是你洗。”

这回他答应得特别迅速。

她只觉得先前所受的那点儿小打击隐隐有种加深的趋势。

孙琦给戴臻报了和许秦相同的手语班,每天晚上七点半开课。

从第一堂课之后,但凡能用手语交流的,戴臻就不再开口,这也间接性地使得孙琦的手语水准突飞猛进,甚至超过了许秦妈妈的水准。

许秦妈妈对于没有上培训班还能这么流利地使用手语的孙琦感到很不可思议,后者一脸惆怅地表示人的潜能都是被进一步逼迫出来的。

许秦偶尔也会来戴臻家里玩,不过自从没声儿之后,这孩子也沉默不少,虽然跟戴臻一起的时候也会就着手语聊上一些,但绝大多数都是戴臻在扯,如果没有戴臻在一旁引导,他绝对可以安静地呆在同一个地方一整天。

孙琦唏嘘不已,明明是这么好的一个孩子。

没过多久孙琦找了份工作,时间不长,相对工资也没多高,不过对付他们两个人的日常开销倒是绰绰有余。

孙琦偶尔会从戴臻那边听到有关许秦的事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辛苦的感觉,似乎同学都是从幼儿园就在一起,大家对许秦没有抱持一丝偏见,倒是戴臻成天在饭桌上抱怨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小姑娘粘着许秦。

孙琦只是静静听着,对于这种抱怨她很少做出回应,可能是出于女人的敏感神经,她隐约觉得戴臻对于许秦有些不同寻常的执着和占有欲,不过后来想想觉得自己是多虑了,一个屁大的孩子哪能懂得那么多的弯弯绕。

第二章

时间转瞬即逝,当孙琦摸着自己的脸皮感慨岁月不留情的时候两个小孩子已经升上了当地的一所住宿制初中。

这所学校原先已经将许秦拒之门外,许秦的家人知道后又气又无奈,不过后来还是压着性子和颜面,找到校方的领导层,送了点儿礼,塞了点儿钱,好说歹说总算是把人给送进去了。

初中的校园生活不如小学自在,许秦需要面对太多的异样眼神。

临行前孙琦给戴臻收拾了三个大包裹,不过被戴臻给精减到了两个,他说反正中途还会回来,有些东西到时候再带,孙琦看着他把多出来的东西拿回房间,转身走进厨房开始张罗久别前的最后一餐。

虽然戴臻依旧不喊她妈,但是两个人的亲人关系却是毋庸置疑的,她觉得这样就已经挺好的了。

戴臻出来后也钻进厨房帮着孙琦打打下手,只是没能坚持太久便被门铃声给招了过,没过一会儿又跟风似的跑进来,拿着茶杯小心翼翼地倒了杯白开水,接着又跟风似的跑出去。

能让戴臻主动成这样的,这世上估计也就只有那么一个。

孙琦笑着摇摇头。

端着两盘小炒走出厨房,果然瞧见沙发上的许秦,此时正直九月,天气还有些闷热,戴臻将电风扇掰着对准许秦吹,狗腿得一塌糊涂。

孙琦放下炒菜,招呼许秦一块儿吃饭,后者用手比划着说他刚吃过,一旁的戴臻也不管人家吃不吃得下,硬是将他拽上饭桌。

吃完饭后,戴臻主动起身收拾碗筷,几年前出钱给他上手语班的条件仅仅只是解决晚上的碗筷,但是不知从何时开始只要是碗筷都归他解决。

许秦看起来着实吃撑了,撑着桌面一副痛苦不堪的样子,孙琦忍着笑,给他拿了点儿消食片。

许秦一口气吃了三片,这才稍微缓过来一些,孙琦问他要不要喝水,他摇摇头,指了指自己的肚子,示意喝不下了。

孙琦笑笑,比划着说初中要加油。

许秦笑着点点头。

这时解决掉碗筷的戴臻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他擦了擦手上的水渍,比划着问两个人在聊什么。

虽然孙秦能够听到声音,但是戴臻在和他交流的时候总是习惯使用手语。

两个小孩下午去学校报道,孙琦特意跟公司请了半天假陪同,一起去的还有许秦的妈妈。

学校很大,比孙琦印象中的中学要大很多,几个人七绕八绕这才找到了男生宿舍。

八个人的宿舍使得里面的空间看起来极为狭窄,许秦挑了最角落的下铺,戴臻二话不说就讲自己的行李搬到了许秦的上铺。

收拾好东西,四个人便坐在床边儿上休息,戴臻自告奋勇拿着钱出去买饮料,脚底一抹油便没了踪迹,许秦的妈妈给儿子擦掉额头上的汗,轻声问了句,怕么。

许秦笑着摇摇头,伸手比划着,没事儿,有戴臻呢。

当时外面的阳光很是充裕,宿舍窗户上没有窗帘,宿舍里的光线足得刺眼。

小孩住宿之后,家里人总会比较寂寞。

孙琦每天晚上回来,瞧着空荡荡的房子,一点儿做饭的兴致都没有,索性买了点儿面条,每天煮上一碗。

戴臻每晚都会打电话来,说老师说同学说学校说自己也说许秦,一说就是十来分钟,孙琦嫌拿着电话手酸,便一个劲儿地催他挂电话,只是电话真挂了之后,她又觉得失落。

想想刚开始的时候她恨不得离这小子越远越好,现在分开了却觉得越发想念,人和人的感情也真是奇妙,从陌生人到亲人,从相互看不顺眼到现在每天十几分钟的电话,孙琦越来越真实地觉察到自己是个当妈的人。

后来两个孩子的学校搞校园开放日,邀请所有学生家长前来参观,孙琦和许秦的妈妈一起去过一次,那阵子正好是月末,每个班级都在更换黑板报,戴臻两个人陪着各自老妈溜达一圈后便回到班里继续忙活,俩妈妈对学校的关注度显然低于自家小孩,戴臻他们刚回班没多久,许秦妈妈就拉着孙琦偷偷跟了过去。

班上没多少人,加上戴臻他俩也才五个人,除了他们之外其余三个都是女生,两位妈妈进去的时候五个人都没有注意,许秦正拿着粉笔在黑板上抄着什么,戴臻则一手粉笔盒一手黑板擦地伺候着,另外三个女生则叽叽喳喳地围在旁边画着标题和插画,偶尔也会拽上许秦和戴臻一起闲聊,许秦的脸上总是挂着淡淡的笑意,看上去要比同龄的孩子沉稳很多,他长得很阳光,就像清晨的一抹暖阳,让人没法讨厌。

回去的路上许秦的妈妈闷声哭了一路,孙琦拍着她的肩膀,良久才憋出一句,“这下放心了吧。”

许秦妈妈点点头,闷闷地应了一声。

许秦比她们想象的还要坚强。

后来孙琦的公司改革,她被迫提前下了岗,正巧许秦妈妈所在的公司也经营不善正面临倒闭,两位妈妈一合计,干脆在小区附近租了间门面,合力开起了花店。

除了第一年没掌握好市场行情而稍稍亏本外,小店的营业额每年都在稳步提升,每逢寒暑假花店都会丢给两个孩子,妈妈则凑几个人打上几圈麻将。

平凡的小日子过得即惬意又稳当,转眼的功夫,两个孩子已经到了高考的年纪。

许秦的成绩一直不错,即便放弃掉英语口语分数,他的成绩也相当可观,只是鉴于他的一些特殊状况,择校时多少受到了限制,不过咨询下来还是有好些个学校愿意破格录取他,其中也不乏一两个地方名校。

戴臻本打算随着许秦去同一所大学,只是高考时发挥失常,差了分数线七八分,无奈之下只好填报了一所离许秦大学不远也不近的普通大学,戴臻对此极为失落,一整个暑假都闷在房间里,孙琦劝了几次无效后便懒得继续浪费精力,反正年轻人受点儿打击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儿。

许秦几乎每天都会来孙琦家,跟她打完招呼后便轻车熟路地走到戴臻的房门前,明明敲门的声音都一样,孙琦敲了老半天里面也没个回复,而许秦仅仅敲了两三下门就“啪”地开了。

孙琦自认不是个记仇的人,但是她还是决定当天晚上一种小炒用三个碟装。

许秦比戴臻早三天开学,必须得提前去学校报道,戴臻经过深思熟虑后也收拾了包裹跟着许秦一起走,说是去参观许秦的学校。

孙琦啥也没说,只是临行之前给戴臻塞了点儿钱,说了句路上好好照顾许秦。

戴臻将钱塞进口袋,挑着眉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孙琦摇摇头,说:“我什么也不知道。”

两个小孩离家之后,家里又回复到平常的冷清状态,两个妈妈依旧维持着小区不远处的花店,期间也有几个小区阿姨热心地帮着孙琦介绍对象,不过都被她婉言拒绝了。

妈妈们在花店里掐着指头算儿子们的归期,想着十一国庆他们回来的时候要做点儿什么吃的,或者干脆两家一起在外面奢侈一顿。

结果这计划还没布置好,许秦那边就发了一条短信过来,说是戴臻在楼梯口摔伤了,接着给了一串医院地址。

孙琦看到这则短信的时候还一阵心惊胆颤的,等她急匆匆地查了医院的方位之后只觉得万分无奈,这家医院与许秦的学校相邻,那小子怕是摔在许秦的学校里了。

许秦妈妈将花店委托给她朋友之后便拉着孙琦直奔火车站,买了当晚的火车票。

两个人风尘仆仆地抵达医院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许秦,他看起来没怎么睡,脸上浮着倦意,他的视线不住地四下张望着,没一会儿便瞧见了她们俩。

许秦领着两个人来到病房,戴臻看起来刚刚醒,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倚在枕头上,手里拿着手机似乎正在发短信。

三个人一起进去的时候戴臻有点儿傻眼,原本按着手机键盘的手指也僵在了半空。

虽然早在来之前许秦就通过短信告诉她们戴臻只是骨折而已,但是直到此刻看到真人好端端地坐在病床上,孙琦这才将心放下。

她走上前,低头扫了眼戴臻被悬空挂着的左腿,忍住伸手拍两下的冲动,扭头看向戴臻,“怎么回事?”

“这个……说来话长。”戴臻摸了摸后脑勺,说他学校昨天提前放假,他便打算跟许秦一起回家,结果上楼梯的时候正好和一个女生擦肩而过,结果他就被擦着滚下了楼梯。

孙琦盯着他的脸看了许久,她以前怎么就没发觉他能蠢成这样。

许秦妈妈很是乐观地询问跟他擦肩而过的那个女生是不是力气很大,戴臻摇摇头,表示是自己没什么力气,他说他近两个星期以来每天都只吃一顿饭,当被问到是不是钱不够时,他继续摇头。

孙琦想想也是,明明在临走之前给了他不少钱。

“那你省下这么多钱做什么?”

“充话费啊。”戴臻义正言辞道。

孙琦和许秦妈妈对视了一眼,这年头通信公司已经黑心成这样了?不过当她的余光瞥见正坐在床尾的许秦时,便意识到是怎么回事儿了。

此时的许秦心虚地将视线挪向窗外,只是脸颊却不自觉地红了一小半。

确定戴臻没事儿之后孙琦便决定打道回府,许秦将两个人送出医院便折回了病房,两个人搭上去往火车站的出租车,孙琦犹豫了一阵子还是决定开口,她深吸一口气,说:“有件事情我得给你打个预防针。”

许秦妈妈摆摆手,平静地看向她, “没事,我大概猜到了。”

“……什么时候猜到的?”

“以前只是模模糊糊的感觉,刚刚看那俩人的态度,应该□不离十了。”

孙琦重重叹了口气,接着轻笑一声,“这年头当个高觉悟的老妈不容易啊。”

“是啊。”

许秦妈妈也跟着重叹道。

第三章

大学毕业后许秦被一家软件公司招于旗下,戴臻则在同一个城市做起了会计,由于工作地点相隔不远,两个人也自然而然地住在一起。

这一年孙琦刚好四十岁,许秦妈妈的意思是整岁数是个大生日,无论如何都要好好过,所以提前几天便通知了在外地工作的两个儿子。

戴臻和许秦请了年假,提前一天赶到家里,那会儿孙琦刚从花店回来,瞧着门口站着的两个帅小伙儿一阵欣喜,不过面儿上依旧不动声色地给两个人开了门。

戴臻从行李箱里拿出一个大大的礼盒,小心翼翼地放在孙琦面前,说是生日礼物。

许秦也送了一个,不过盒子比起戴臻的要小很多,只有巴掌大小。

“打开看看。”戴臻满脸期待地怂恿着孙琦。

孙琦拗不过他,只得当场打开,结果里面的东西着实令她哭笑不得。

里面是一块砧板。

许秦送的倒是正常许多,巴掌大的礼盒里面是一根白金项链,吊坠的部分三个大小不一的圆环紧紧相连。

“高兴不?”戴臻问道。

孙琦看着戴臻,点点头,“高兴。”

“那我能跟你说个事儿么?”

“什么?”

“那什么,我跟许秦……”

话刚说到一般,戴臻突然不好意思了,他扭捏了一会儿,正打算继续,孙琦连忙摆摆手,示意自己知道他要说什么。

“你果然已经知道了。”他的脸色变了又变,最终挠挠脸,舒了口气。

“太明显了。”孙琦将他们送的礼物收拾好,抱着放进柜子里,还真别说,那砧板挺实在,至少就重量而言。

“你……就没什么要说的?”

“有。”孙琦一巴掌拍中戴臻的肩膀,“好好照顾许秦。”

生日当天孙琦换了身新衣服,想了想又把许秦送的项链给挂在了脖子里,正穿着鞋打算出门的时候,门从外面打开了。

戴臻和许秦站在外面,这两个人似乎也精心打扮了一番,看起来比往常还要帅气。

“大家都到齐了,就差你了。”戴臻催促道,“快点儿啊妈。”

“哎,就来。”

“……”

“……”

感觉到气氛不对,孙琦抬起头,果然瞧见戴臻正红着脸站在门外,“……你能别应得这么顺口么。”

孙琦瞥了戴臻一眼,“那你就别喊得这么顺口。”想想这确实是戴臻头一遭喊她“妈”,不过她还真没有感受到第一次听到时的欣喜若狂,可能他们在很早很早以前就已经是母子了吧。

一旁的许秦看着母子二人,眯着眼睛,笑得相当灿烂,他伸出手,比划道——

我们走吧。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Mẹ kế – Quốc Sản Thô Lương

  1. Pingback: [Ngắn] Mẹ kế | Cinderella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