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hi mèo gặp chó – Tố Lưu Hồi Xuyên

Tên gốc: Đương miêu ngộ thượng cẩu

当猫遇上狗 BY 溯流回川

【 温馨文, 稳重攻 X 傲娇受 】

001

陶老太家的猫病了。急坏了陶老太。

猫不大,小小的一团,以前最喜欢蹭蹭老太太的手,舔舔她的脸。最近它喵也不喵了,吃也吃得很少,蔫巴巴的。

也去看过医生,医生说没有毛病,陶老太太就算是不信也没办法。

猫病了两天,家中养的另一只狗也好像病了。

比起蔫巴巴的猫,狗还算有精神。

唯一相同的是猫和狗都不太走路了,晚饭后她想带它们去散步,结果它们死活不动弹。

陶老太也没办法了。

当从一个人忽然变成一只猫,正常人的反应是什么?宋子澄不知道正常人的反应是怎样的,总之他在适应了两天稍微适应了点后开始难受了。

从楼梯上摔下去变成了猫,万一在他身体里的是猫的灵魂不得把老妈老爸吓死啊?

宋子澄很担心。

一担心胃口就不好,胃口不好又蔫了。耳朵耷拉着,趴在地上,用小爪子挠毛线团。

也不知道挠了多久,快睡着的时候,尾巴上一阵剧痛。

“喵!”脱口而出的惊叫变成了奶声奶气的喵声。

全身毛都炸了,宋子澄摸不到尾巴,只能恼怒地回头望。

对现在的他而言体格较大的狗狗淡定地收回踩在他尾巴上的爪子,淡淡地看着他——抱歉,没看路。

宋子澄只觉得尾巴痛得有些麻,慢慢用爪子将尾巴拨过来,摸了摸被它踩到的地方,然后道——没事瞎走什么!一句对不起就完事了?

那只狗还是好脾气地任由他骂骂咧咧的也不动声色,待他说完,才道——你太小了,没看到。

太小了……

谁让你那么小……

活该!

宋子澄悲愤了。

他还想骂回去,但对比了他与狗的体格,将嘴边的话咽下,哼哼唧唧地揉尾巴去了。

狗在他身后看了许久,忽然往前走了几步,抬脚,踹!

雪白的团子似的猫咕噜咕噜往前滚,“嘭”,撞到了柜子。

宋子澄撞得眼冒金星,听身后那只狗老神在在地说道——抱歉,你看着太想让人踹一脚了。太圆了。

宋子澄等缓过劲来它已经甩着尾巴以胜利者的姿态高傲地走出了房间。

宋子澄气得咬牙,他举起短短的右爪,比划了半天也没比划出一个凸,只能在心里给了它一根中指。

得意什么?你没看见你的菊花外露了么!无节操无下限的臭狗!

发泄完后他躺倒在地上滚了两圈,委屈地扁扁嘴,现在连只稍微大一点点的生物都能欺负他。

这猫生太没意思了,好无聊。

没有电脑没有电视没有美女,要回家,要妈妈!

宋子澄现在才想到一个问题,就是他现在在那座城市啊?

如果离他所在的城市十万八千里,一直等到猫的寿命终结他也爬不回家。

不知道爬上客车司机会不会把他丢下去,不知道拿着钱去买票售票员会不会把票卖给他。

好烦恼。

躺了一会儿,狗叼着一只空碗进来了。

它将碗放在宋子澄面前,又跑出去了。

宋子澄不知道它要干什么,就盯着这只碗看。这只碗对他而言有些大,都能装下大半个身子了,上面有一个爪子图案,一看就是给宠物用的。

它要干啥?

很快狗就叼着一袋牛奶进来了。

它咬开一个小口,低头将牛奶放在碗口,让牛奶流出来。流完以后它再把包装袋叼走,扔到垃圾桶里。

原来狗也会注意环境卫生啊。宋子澄赞叹了一声。

狗看看他,爪子一伸将碗推到他面前,道——喝吧。

这是要对刚才的事情做出补偿?

宋子澄偷偷咽了口口水,他也渴了,但绝对不能那么容易原谅它!

于是,他抬起小脑袋,一扭头,说道——不喝!

一般人道歉不是都会哄他喝,求他喝求他原谅么!可是他等了半天它都没吱声,忍不住转过头去。

=口=!

狗兀自喝牛奶喝得高兴,牛奶将要见底,都快喝完了。

感受到一道灼热的视线,狗抬起头,平静地看着幽怨盯着自己的团子——你说不喝。

一般人哄女朋友才会用那种方法,他一不是它的女朋友,二!这只不是人是动物!

宋子澄欲哭无泪地看着牛奶越来越少,他也饿!但刚刚说了不喝,他怎么也拉不下面子再去喝牛奶。

眼睁睁地看着它喝完奶,又眼睁睁地看着它连碗一起叼走。宋子澄忽然淡定了。

在陶老太空出来留给宠物的房间里滚来滚去。

留一地的猫毛,痒死你!不对,它也有毛,那……嫁祸给你,让老太太打你屁股,叫你把家里弄得乱七八糟!

至于他要什么时候反应过来狗的毛是棕色的,那应该是他冷静下来智商回归正常人的时候。

滚了几圈,他趴在地上喘气。滚来滚去卖萌什么的实在太累人了。

闭着眼休息了一会儿,忽然嗅到一股奶味。他动了动鼻子,奶味离他很近。

睁开眼,面前放着一只新的碗,碗里有牛奶。

宋子澄摸不透它的意思,是要请自己喝呢还是要当着他的面喝馋死他呢?

狗见他只是盯着碗看,不解道——不喝?

宋子澄一愣,险些鼻涕眼泪一起下来——喝,我饿死了!谢谢啊。

狗嗯了一声,甩甩尾巴又出去了——要喝就直说,死要面子。

“……”

宋子澄舔着牛奶,默默地在心里给狗两根中指。

果然狗是不能谢的,越谢越得瑟!

还要喝就直说,死要面子……

他还想说嘞,觉得过意不去就直说,死要面子!

狗像是听见了他的腹诽,走出去后又探头,对他道——老太太给的牛奶,每人一袋,不是我请你喝的,所以我也没过意不去。

宋子澄冷哼——解释太多就成掩饰了。

狗平静道——你掩饰太多了。

宋子澄不解——我需要掩饰什么?

狗深深地看他一眼——你很想我道歉。

宋子澄炸了——这不是正常的吗!你踩了我的尾巴还踹我一脚,你不应该道歉么?

——不应该。狗回答得理所当然,——猫和狗大战比狗对猫道歉更正常。

找不出话来反驳。

宋子澄完败。

002

宋子澄缩在桌子下面,愤愤然——猫狗大战是小孩子才喜欢看的东西!

身边同样缩在桌子底下但优雅淡定许多的狗看了他一眼——难道她们不是?

宋子澄望过去,看看那两个小女孩无语。

是小女孩,一个八岁,一个十二岁,是陶老太的孙女。

老人总是怕寂寞,她的子女们忙,抽不出时间,便让他们的子女经常来坐坐,哄老人家开心。

这本来没什么,但她们一看到家里养了宠物,而且是一猫一狗,就嚷着要他们打一架。

八岁那个叫陶素素的女孩子把宋子澄抱起来,一只手抬起他的一只猫爪,对着狗啪一下拍下去,然后把宋子澄放下,兴奋道:“打啊快点打啊!”

宋子澄扬起小脑袋眼泪汪汪地看着陶素素——你忍心让那只恶毒的狗来摧残那么可爱的我么?

陶素素自然是听不懂他的话,只是催促着他们打起来。

狗听到他的话嗤了一声,甩甩尾巴表示不屑。

宋子澄瞪它一眼,倒是没多少在意。它夸母狗才正常,要是夸一只公猫那才有问题。

她姐姐陶雨拉住她妹妹,“这样它们不会打起来的。”

“那怎么办?我想看它们打。”

“要么……让猫在狗身上撒尿?”

宋子澄一抖,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向陶雨,太狠了,毁了自己形象不说,那只冷冷淡淡狗为此肯定要挠自己一顿。

他头一侧,求助地看向因为陶雨的话身体微僵的狗——亲爱的勇士,发挥你的力量,让我们摆脱困境吧!

那位亲爱的勇士闻言,平静地打量着宋子澄的小身板,然后一伸爪,将他搂在腋下,半拖半抱地拉他钻进了桌子底下。

头都快折断的宋子澄一辈拉到桌子底下就挣脱了它——喂!我的头!很痛的!!!

狗悠然地趴在地上,斜睨了他一眼——我是勇士。

宋子澄没好气道——所以呢!

狗慢吞吞地补完话——发挥了我的力量,摆脱了我们的困境。

狗也有冷幽默么?

宋子澄举起爪子,五指对着它,内心比了一个凸。

狗对他的嘀嘀咕咕的抱怨充耳不闻,自顾自地闭目养神。

宋子澄唠叨了一阵也无趣起来,仰面躺下,两只前爪枕在脑后,后腿一腿曲起,另一条腿搭在曲起的腿上,感叹起来人生的反复无常。

还没感叹几句,陶雨和陶素素的叫声就打断了他。

宋子澄被打断,不满地转过头看着趴在地上探头往里面看的姐妹俩。

陶雨拉拉陶素素的袖子,“好萌啊……那么可爱的团子怎么能被狗打呢?”

陶素素看了看狗狗,又看了看宋子澄,“喵喵好胖啊,就是应该要汪汪追着打才能减肥啊。”

宋子澄一抽眼角,他不要减肥啊,小孩子一边玩去别自作主张!

狗狗抬抬眼,懒懒地看看他——嗯,可以考虑。

宋子澄怒——考虑个毛线!有本事挠死老子,我就不跑你能咋地吧!

狗还是懒洋洋的——你能傲娇。

宋子澄气极——我说你!说你说你!

狗敷衍道——嗯,说我,我会踢球。

踢球?宋子澄恶寒,哼了一声不理它。

此时他没有想过,为什么一只狗会知道“傲娇”。

这边宋子澄单方面陷入冷战,那边姐妹俩还在讨论用什么方法让他减肥。

陶素素道:“要么割下喵喵的肉吧,这样多快。”

宋子澄一抖。

陶雨撇嘴,“笨蛋,这样喵喵要死的。”

宋子澄放下心,还是有理智的人的。

却听陶雨继续道:“可以抽血。”

会死猫的好吗?谁敢用猫血啊!

陶素素傻愣愣地听着,忽然转身从厨房里拿出一把刀,“这样啊,那要不要帮喵喵试试?”

陶雨一呆,不自然地笑笑:“算了,我是开玩笑的。”

陶素素扁嘴,“不好笑,姐姐你幽默感真低。”

陶雨:“……”

看了看双眼亮晶晶想捉他去抽血的姐妹俩,宋子澄也顾不得在冷战,戳了戳不知道是真睡着还是假睡着的狗——我好怕。

狗脱口道——找妈妈去。

宋子澄委屈地喊它——妈妈。

狗终于抬起了他高贵的头颅——是爸爸。别怕,爸爸保护你。

宋子澄冷哼——你是狗还是猫?

狗打量他半晌——你猜。

卧槽猜你妹啊!宋子澄转身又尾巴对着他,用后腿踢了它一下。

狗打了个哈欠,又趴下——踢吧,儿子对爸爸撒娇我是不会生气的。

Bu——

宋子澄对它放了个短暂的屁。

——……

宋子澄得意地扭扭屁股,被它一脚踹出桌子底下,暴露在姐妹俩的视线里。

宋子澄捂着屁股,身后传来它依旧淡然的声音——儿子太调皮,爸爸也是可以揍的。

一看到宋子澄姐妹俩眼睛更亮了,一人伸出一只手抓起宋子澄,高高兴兴地说着“喵喵我们去玩吧”就把宋子澄带走了。

宋子澄费力地回头——勇士!大侠!恩人!爸爸~亲爱的……救命啊!

狗动了动耳朵——玩累了就回到爸爸的怀抱,爸爸安慰你。

——卧槽!死变态!

——儿子大了,展开你的翅膀飞吧,别回来了。

——我擦啊!老子现在是猫不是鸟!飞你妹啊!啊啊啊救命!!!

狗没有回应,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趴在桌子底下,容易炸毛的小猫逗逗也是很好玩的。

宋子澄被俩姑娘带到她们住的房间里。

陶素素问:“我们玩什么呢?”

陶雨想了想,道:“我们打扮喵喵吧!”

陶素素拍手道:“好啊好啊!”

宋子澄欲哭无泪,仍由她们在他身上折腾。

他发誓,他以后再也不欺负猫了!

陶老太从外面拎回来一袋水果零食,左右没见到两个宝贝孙女。

狗已经从桌子底下出来了,正趴在沙发上,见她在找孙女,叫了一声引起她注意,然后抬爪对着某个房间,又放下。

陶老太笑眯眯道:“汪汪真聪明,晚上有肉骨头。”

狗讨好地又“汪”了一声。

“奶奶奶奶!有什么好吃的?”陶雨丢下宋子澄就跑出来,去翻那个大袋子。

陶素素抱起又萎了的宋子澄,也跟着陶雨出了房间门,“奶奶你看,我和姐姐把喵喵打扮得可好看了。”说着把宋子澄举高。

宋子澄耳朵耷拉着,精神不振,可怜巴巴地“喵”了一声。

狗好奇抬眼看了他一眼,喷了——噗……

听到它的声音,宋子澄顿时来了精神,狠狠地瞪了它一眼。

宋子澄头上裹了一块花布,两只耳朵上各用一块红布条扎了一个蝴蝶结。身上还夹着她们的发夹,又把他身上的毛弄成一搓一搓用小的皮筋扎起来。两颊粉粉的,也不知她们从哪弄来的粉,扑在他脸上。尾巴上还系着一个蝴蝶结。

狗忽然跑过来,吓得陶素素一松手,宋子澄掉在狗的背上,狗就背着他跑进桌子底下。

狗拨了拨他,声音带了点笑意——儿子成女儿了。

宋子澄扭头不理他。

狗也不在意——爸爸可是让你脱离魔爪了,不感激一下?

宋子澄看他,忽然凑上去,舔了它的脸一下。

狗呆了。

宋子澄呸呸呸,一嘴毛。

狗尽量忽视脸上湿漉漉的感觉,欣慰道——儿子还是会撒娇可爱。

哼!

003

晚饭是吃带鱼饭,宋子澄不爱吃鱼,一看到鱼就觉得腥。

他低头闻了闻饭碗里的饭,香是很香,但是有鱼。

陶素素捧着饭碗蹲在他面前,“喵喵怎么不吃呢?生病了吗?”

陶老太闻言,转过头来,“喵喵又不吃饭了?前两天还好好的呢……”

让老人为他担心这罪恶感涨的不止一点点,宋子澄认命地低头吃饭。

看他吃饭,陶素素伸出手摸摸他的头,“吃饭的喵喵才乖,再奖励一块鱼。”说着从碗里夹出一块带鱼放到他碗里。

宋子澄欲哭无泪。

他还是不习惯这样吃饭,弄得满脸都是,不想学猫一样舔干净,也不能拿餐巾纸擦。好在上次比划了半天,陶老太终于是明白他要擦脸,于是每次饭后都会给他擦干净脸。但是吃饭的时候弄得黏糊糊的也难受。

猫也不好做。

猫要吃鱼,他不爱吃,而且不能吃他想吃的东西。

猫不能随时随地洗澡,他是个爱干净的,虽然每天也就洗一遍的澡。

猫要被摸来摸去,他不怎么喜欢跟人有肢体接触。

猫……猫要被各种欺负,尤其是狗!

宋子澄委屈地咂咂嘴,这寂寞如屎的猫生哟。

吃饭间隙他抬头瞅瞅优雅地啃肉骨头的狗,饭吃完了,骨头也快了,它将肉一点一点咬干净,留下满是齿痕的骨头放在碗里,然后摇着尾巴就进了卫生间。

他知道,狗吃完饭都会去漱口。现在的狗也爱干净。

心中叹了口气,宋子澄继续吃带鱼饭,只是这刺太难挑出来,他没试验过,可不敢往下咽。

狗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闭目休息,虽然每次都气个半死,但没人陪自己说话也是很无聊的。

戳了戳吃完饭就趴着装死的狗,等了一会儿见它没反应,只好爬上沙发去找电视遥控。

一只猫会熟练地用电视遥控会比较惊悚,他想了想,欢快地在遥控上蹦跶。

我跳我跳我跳~

电视顺利打开了,声音顺利加大了,频道顺利地换了,就是蹦跶得累了……

听到有电视声音三个陶姓女性都回头,就看到宋子澄蹦跶得特欢乐,蹦跶了几下就坐在沙发上不动了,大概是累了。

陶素素有些担忧地问:“喵喵会不会肠子打结啊?”

陶雨想了想,不确定地道:“应该不会吧。”

“那肠子打结了怎么办?”

“刨开肚皮把肠子解开啊。”

“……”陶雨看向陶老太。

陶老太摸摸陶素素的头,“素素啊,把喵喵的肚子刨开来喵喵就要死了啊,不能这么做的。”

“再缝上不就完了。”

“呃……这……”

陶雨嘀咕:“笨死了,这样喵喵还是死了啊。”

宋子澄听得一身冷汗,他只不过是换到想看的频道了而已,她们的对话也太恐怖点了,跳两下换个频道还带见血的啊……

摸了摸软乎乎的肚子,宋子澄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从沙发上跳下来,往洗手间走去。

差点吓尿了好吗!当猫真悲催……

洗手间的门是移动的,现在关着,他的爪子老是打滑,费力地挪开一条缝隙,往里面一看就囧了。

狗不知道什么时候钻进了厕所,两条前腿撑在水箱上,两条后腿弯曲,踩在马桶上,呈蹲坑状。

心中涌起一阵奇怪的感觉,还未来得及细想,便听狗淡淡道——出去把门带上。

宋子澄缩了缩脖子,听话地把门重新移上。

他不是偷窥狂,没有在看它上厕所还得瑟地笑它几句的习惯。

因为他有一种预感,绝对会被报复回来。

宋子澄灰溜溜地蹲在厕所门口等狗出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狗蹲半天了就是不出来。

有些憋不住了,宋子澄拍了两下门——再不出来长~痔~疮!

哗啦——

听到冲水声宋子澄一喜,还没再催一声,就被人抱起。

陶雨与宋子澄四目相对,而后陶雨后一转向后喊了一声:“奶奶,喵喵找到了,厕所门口蹲着呢!”

陶老太的声音从厨房传来,有些不清晰,“哟,那你把喵喵放下,它要上厕所呢。”

陶雨不信,“它还能自己上厕所?”

“那是,喵喵聪明着呢。”

陶雨将信将疑地把宋子澄放下,蹲下|身拍拍他的头,“喵喵上完厕所我们就来玩哦~”

宋子澄傲娇地转身,屁股对着陶雨。内心流下了苦逼的泪水。

上完厕所出来,宋子澄就被姐妹俩抱走了。

他觉得悲催生活远远没有结束。他头一次那么痛恨暑假。

他现在非常淡定地趴在姐妹俩的腿上,被各种折腾。

晚饭前姐妹俩出去了一趟,买回来小姑娘用的发夹、假发等等之类的东西。

宋子澄从没想过他妹妹用上过的东西有一天会用在他身上。

——嗨~亲爱的我好看么?宋子澄面无表情地拨了拨脸侧的假发,金灿灿的,还带卷。

狗静静看了他半晌,伸手一戳,没有防备的宋子澄仰面栽倒。

他已经习惯了狗有事没事来这么一下,连炸毛都懒得炸了,干脆就躺着。

——为什么别的小猫没你那么圆?

狗的声音永远平平的没有起伏,一句问句硬是听着像陈述句。黝黑的眸子映着那团被打扮得惨不忍睹的猫,心中倒数着三二一。

宋子澄没让他失望,它数到1的时候他跳跳起来,亮出小爪子,尖锐的指甲对着它——你才圆!大胖狗!我们去称一□重看看,看谁比较胖!

狗没做声,只是站起来,从他身边走过,也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正好踩上他的尾巴。

——靠!死狗!!!你不踩小爷的尾巴你会死么会死么!!!

尾巴就是宋子澄的死穴,一踩准炸。

狗乐此不疲。

猫睁大蓝色的眼瞳,死死地盯着它,一手捂着尾巴,另一只爪亮出指甲,因为尾巴被踩气得几欲冒火。原本就没有什么威慑力,配上一身滑稽的造型狗怎么看怎么想乐,但依平时的习惯就算是幸灾乐祸也是淡淡的。

——不会。狗回答,——但是难受。

——你……

——什么时候你的体格像我那么大再比,现在你就是个随时都会被忽略过去的小团子。

——靠!你有很大吗?

狗定定地看着他,难得认真地回答——嗯,我很大。

——呸!你大个……

最后的“屁”字还未脱口,身为男人的宋子澄隐隐明白那个问句小小的歧义,一想不禁黑线,现在的狗怎么都知道这个?再大的狗的小鸡鸡应该都不会很大吧……反正是大不过人。

不过它是不是这个意思啊?宋子澄想,如果他说把小鸡鸡露出来给爷鉴定一下会不会被挠一顿?

——不会。狗眼神复杂地看他一眼,——别把心里话说出来,也别动不动看人□,耍流氓要负责任。

宋子澄噎了一下,心中升起一丝丝的不好意思也被狗的那句“负责任”给气没了,——谁要对你负责任啊!爸、爸!

——跨越种族的父子恋?儿子你好重口。

重口你妹!

宋子澄炸了半天反而淡定了,微笑——我们来继续刚刚的话题,你的小鸡鸡有多大?

没人告诉你猫会微笑是很瘆人的么?

狗轻飘飘地递了一个眼神过去,意思不言而喻。

——你不会是说有我的个头那么大吧?

狗淡定地道——有你那么长,绝对没你那么圆,那么圆的是蛋。

宋子澄咬牙——有三个蛋也没什么不好!还有啊,有我那么长?你扯淡啊!

狗道——蛋疼还要比别人痛多一份,有什么好?

宋子澄冷笑——你知道什么,是男人就要蛋疼。

——可是痛两个痛三个都是蛋疼,多痛一个难道更突出男子气概?年轻人,自虐不好。

宋子澄深呼吸了几下——招!你是不是狗!

要是敢说是他非抓它……呸,他一脸。这样要再认为是狗宋子澄还是一头撞死更干脆。

狗沉默着看看他——你猜?

宋子澄终于怒了——猜你妹啊猜猜猜!卧槽老子真想掐死你啊啊啊啊!!!

拥有狗的身躯人的灵魂的那位只是淡定地看着宋子澄暴走——儿子,今天你蛋疼了吗?

004

——你叫什么名字?

——Zzzzzzzz

——说不说!不说老子掐死你!!!

——……

——亲爱的~你最好了……

——宋维。

——靠!为什么我们会同姓!

——你是我的儿子。

——……不要用“你是我的优乐美”这种语气!!!

狗,不是,宋维不吱声了,往毯子里缩了缩,打了个哈欠。

宋子澄没得到回应,又叫了他几声,这回他理他了——困了,睡觉。

宋子澄抓狂——我没困!!!

宋维认命地叹口气——还想问什么?

宋子澄不说话了。

好像真的没什么可以问了……

年龄?性别(……)?工作?年薪?这关他什么事!

宋子澄打了个哈欠,扔下两个字——睡觉。

——欸宋维你男的女的?

想来想去他还是问出口。

——男的。

——你这次居然没有说你猜!

——知道原因么?

——什么?

——你猜。

——……

宋子澄用爪子一打嘴,让你嘴贱,就顺着他的话往下说了。

深夜闲聊的代价就是睡眠不足,宋维精神倒还好,整日除了睡觉就是吃饭,偶尔看个新闻联播上个厕所。宋子澄不住地打哈欠,毛又蓬又乱的,一只炸毛的团子。宋维觉得宋子澄闭着眼睛到处乱撞看着挺有趣。

今天早上五点多他们就被陶老太从被窝里拖出来,说是他们最近都不动了,越来越胖了,硬要拉他们出去走走。

宋维不怎么想去,他没有很习惯狗是怎么走的,短路程还好,长路程他怕同手同脚或者自己绊倒自己,到时候肯定被那人笑话。

宋维看着宋子澄东倒西歪地向前走,忽然就想起打保龄球的时候保龄球也是这样滚……

甩了甩有点痒痒的爪子,宋维淡定地继续跟在老太太身后。

如果真的把宋子澄丢出去,估计还得在老太太的瞪视下再把他叼回来,太麻烦了。

浑然不觉自己被宋维在心里丢出去一次的宋子澄一头撞到树干,疼得一个激灵,没有彻底清醒过来却是更加晕乎了。

他身后的宋维看得下意识捂额头。

——痛死老子了……

趴倒在树边呈死尸状的宋子澄捂着额头呻吟一声,但他很快在陶老太心疼的“喵喵摸摸,不痛”声中被她抱起,满是皱纹的手轻轻揉着他小小的脑袋。

叫了两声宋子澄就安静了,也就痛一下,痛过就好了。

陶老太一边帮他揉额头一边走,看到他乖乖地窝在她的臂弯里眯着眼睛睡觉,并没有什么大碍,松了口气。

宋维走上前几步,走到陶老太旁边。

宋子澄看到他,鄙视地说——爸爸,你也不关心我。

宋维抬眼看了看他,——哦,儿子你还好么?

好敷衍……

宋子澄扭头,甩甩尾巴不打算理会他。

宋维对他幼稚的举动也不在意,——傲娇是病,得治。

话刚脱口,头上一沉,宋子澄挣脱了陶老太跳到了他的头上。远看去就是棕色的大狗的头上有一团白色的毛绒绒的东西,再仔细看看毛绒绒的东西还会动一下。

宋维无奈了——很沉。

宋子澄哼了一声——这就对了!出发~亲爱的勇士~

握着他的耳朵,学着某部忘记名字的动画片,颇有气势地学着那部动画片的主角大喊一句——狗神号!

宋维脚下一绊,险些一个不稳把头上的团子甩下来。深吸口气,宋维问道——不应该是龙神号么?

宋子澄喷笑——你居然也看动画片,好难想象,哈哈哈哈!!!

宋维有些尴尬,解释道——我外甥看的时候看到过。

——不用解释了,我懂得。嗯哼~

——知父莫若子,就知道你爱我。

——……

宋子澄发誓,如果不是宋维有那么厚的脸皮,他一定不会输!

宋子澄爬在他头上又睡着了,他不来找他说话,宋维也只好沉默着。

要去的地方是山海公园,也许是建在山上的吧,宋维也不太清楚,倒是听说过以前打仗的时候将革命烈士的尸体埋在下面。很多老人在那里晨练。陶老太和老太太们约在半山腰,也就是一半的路程得爬上去。

宋维看着长长的石阶有些犹豫,两条腿的时候他会走,四条腿……这……

认命地抬步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尽量距离陶老太近点。

头上的那只猫动了动,宋子澄一只爪子挂下来,挡在他眼前,晃了晃。看样子是没有醒来。

宋维抬起一只前腿,戳了戳宋子澄。

宋子澄挪了挪位置,还是没有醒。

锲而不舍,戳戳戳。

宋子澄醒了。

——尼玛!你够了!!!

一睁眼就是咆哮体,宋维心里淡淡一笑,早就知道是这个反应。

——我靠老子昨晚上折腾到大半夜才睡着,你体谅一下老子正在长身体好不好!!!我很累啊尼玛尼玛尼玛!!!

宋维不说话了,宋子澄喘了口气,看他沉默的样子反思自己是不是语气太冲了,正想说自己有起床气语气冲了点别在意,就听他有些犹豫地道——我昨天没对你做什么吧?

一肚子话被堵了回去,宋子澄愣了愣——啥?

——那就是你自己的问题了。撸多伤身,还在长身体呢,注意点身体。

——我……

宋子澄噎住了,“我我我”了半天愣是没说完一句话,应该跳起来怒吼,但刚刚的一通咆哮好像用光了所有的力气,也不知怎么突然就蔫了——我下次一定少说这么有歧义的话。

宋维脚步一顿,认真道——你还是炸毛比较有趣。

——谢谢……

真萎了?宋维将宋子澄拍下来,一脚踩住他的尾巴。

——卧槽宋维你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

之后任他再说什么宋子澄也不肯接口,尾巴和屁屁还疼着呢,这货要不要把他丢到地上再踩一脚!

宋维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抱歉。

头上静悄悄的。

虽然成功地看到他真的炸了,但这是他做得欠妥,宋子澄生气是正常的,宋维也只好用个人觉得诚恳的语句道歉——我不该把你戳醒,可是你欠戳。

宋子澄的指甲伸出来一点。

——我不该把你拍下来,可是我很想把你团成团丢出去……

宋子澄嘴角露出一个阴森森的笑容。

——我不该踩你尾巴,可是我想看你炸毛。

宋子澄面无表情地一爪挠了一把他的额头。

宋维叹气——开玩笑的。对不起,下次我掂量着踩。

又是一爪子。在他额头,被毛所掩盖的地方,几道划痕打了个叉。

过了一会儿宋子澄才听见宋维淡淡地道——出血了。

心里微微一突,宋子澄咬牙——你活该!

宋维轻笑——嗯,我活该。不生气了?

宋子澄冷哼——在老子高兴以前你负责哄老子!

宋维道——儿子生气,老子买单。

005

宋子澄以正在生气为由死活不肯从宋维头上下来,缩成一团趴在他的头上。

对人来说猫不重,对狗来说猫也不重,但是圆滚滚浑身是肉的猫趴在头上那还真的有点重。

宋维这次没有把他拍下来,沉默着跟着陶老太爬阶梯。

年纪大了体力也不是很好,陶老太也是走走停停的。

连带着宋维也能休息一会儿。也不知道宋子澄是不是真的还睡着,一动不动。

半山腰那有一块很大的空地,很多人正在晨练,旁边还有小店,空地旁边有个楼梯,走下去可以看到有些健身器材,小孩子都在那玩。

陶老太拍拍宋维的头,道:“汪汪乖,自己去玩,不要跑远哦。”

宋维点点头,陶老太不太放心地看他几眼,跟约好的老太太一起跳舞去了。

宋维嫌人多,走到有健身器材的那里,但他很快就后悔了。

“啊!那里有只狗狗,头上好像还有猫猫!”不知是哪个小姑娘喊了一嗓子,有些小孩就丢下正在玩的健身器材跑来围观他们。

几个孩子弯着腰看着他们。

“你看那只猫,好可爱啊!”

“这只狗好大哦。”

“狗狗和猫猫感情很好啊。”

“啊啊好想摸一摸啊!”

“……”

宋维有些不自在,换了谁被这么围观都会不自在。但他又不是真的狗,没办法凶恶状把他们吓走。

有个小姑娘犹豫地看看宋子澄,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戳了戳宋子澄的肚皮,戳了一下马上收手。

“><啊好软好软!”

宋子澄动了动,状似没醒。

“真的?我也要摸!”

宋子澄这下呆不住了——伙计,跑吧。

——往哪跑?

他们被围住了……

——那你叫呗,使劲叫,用力用力!

——……又不是生孩子。

——你滚!老子的清白都在你手上了啊,救命!喂!

话还没说完呢,宋子澄就被姑娘们抱起来蹭啊蹭,而剩下的几个小男孩没有参与,他们蹲在宋维面前与他对视。

宋维:……

其中一个小男孩摊了摊手,老气横秋地道:“真幼稚,真受不了她们,对吧。”这句话是问宋维的。

宋维:……

他发现找不到形容词形容现在的感觉,只能默默地与那个男孩对视。

男孩又道:“喂,你不去救你的姘头么?它好像快挂掉了。”

姘、姘头?!

宋维、宋子澄:……|||

宋维深吸一口气,认真地对正在被各种蹂躏的宋子澄道——我败了,一山还有一山高。

宋子澄的脸上挂着宽面条泪——别扯那没用的,救命啊姘头!

宋维为难,他一个成年人怎么可能去欺负小孩,更何况还是女孩子,——你……忍忍。

宋子澄在心里送给他N个凸。

她们终于玩够了把宋子澄重新放在他头顶。女孩们笑着跟他们俩道别,男孩们也跟着站起来,刚才跟宋维说话的那个男孩最后一个走,走之前拍拍宋维的头,对他说:“是男人就要保护好自己的姘头,不然姘头要离开你的。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看到你,以后碰到如果你们有小孩了,送我一只吧。”

宋子澄抓狂——又见姘头,又见姘头!谁教他的,带坏小孩子不知道啊!一猫一狗能生出什么啊?呸!两只公的生孩子这是科幻小说么魂淡!呸呸呸!谁要和你生孩子,谁是你姘头!

原本郁结的心情在听到宋子澄的话后坏心情一扫而空,宋维眼中浮起一丝笑意——以上所说的重点呢?

宋子澄抓狂完了,爪托下巴想了想——我不认识你。

宋维欣慰道——虽然总结得跑题了,但是你终于学会概括了。

这是在挤兑他智商低呢,还是在讽刺他智商低呢?

上山的路不好走,下山的路也不太好走。

石阶上湿漉漉的,陶老太走得小心,宋维也是小心翼翼的。

宋子澄没有来过山海公园,下山的时候站在宋维的头顶,四处看。

深吸了一口气,宋子澄道——我忽然诗性大发,想吟诗。

宋维道——哦。

——你好敷衍!多个字会死啊!

——吟吧。

——……算了。听着啊。清晨入古寺……

宋维打断他——等等,怎么那么耳熟。

宋子澄瞥他一眼——我又没说自己作诗。清晨入古寺……

宋维再次打断他,纠正道——这是公园。

宋子澄恼了——不念了!

宋维点点头——哦。

宋子澄捶了他一下,道——我自己作!听着!床前明月光,宋维脱光光。被儿看光光,送儿大耳光!

宋维默了,良久才对得瑟的宋子澄道——我来分析一下大意,晚上你摸进我的房间,爬上我的床,脱了我的衣服,把我看光,想上了我,结果被我发现,我打了你一个耳光。

——……

宋维叹了口气——YY的话你可以不那么自虐的。你可以付诸行动,晚上我留给你一半的床位,你来吧,我不打你。

——你!去!死!

宋子澄流下了宽面条泪,这种调戏不成反被调戏的蠢事他还要干多久啊!

回到家,陶家两姐妹没有在屋里,她们蹲在门口。

陶老太走近了一看,她们正盯着一个箱子看。

“奶奶你回来了啊。”陶素素仰起脸,笑眯眯地跟陶老太打招呼。

陶老太捏了捏她软乎乎的脸,“你们在看什么啊?”

陶雨打开箱子,里面趴着一只雪白的小狗,它抬起头,乌溜溜的眼睛盯着陶雨看,小声地“汪”了一声。

陶雨眨眨眼,拉了拉陶老太的裤腿,“奶奶,收养它好不好?”

陶老太犹豫道:“可是,不知道有没有主人,如果它主人来找它了找不到怎么办?”

陶素素摇头,“不会的。刚才我开门看到一个哥哥把它放在这里,哥哥说这是流浪狗,他妈妈不准他养,希望我们能收留它。”

陶老太道:“那好吧。”

两姐妹一人挽住陶老太的一条胳膊,“奶奶万岁,耶~”

宋子澄居高临下地看着小狗——这是人是狗?

宋维无语——我们这种情况不是普遍的……

宋子澄阴森森地笑了——嘿嘿。

宋维听得发毛——你想做什么?

宋子澄亮出小爪子——蹂躏它!

宋维对比了一下他和它的体型,真的……没问题么?

006

陶老太帮小狗洗了个澡,又喂了一点食,有气无力的小狗也恢复了点活力。

宋维和宋子澄趴在沙发上看电视。

宋子澄傻不拉几地在遥控上蹦跶,就是为了不露痕迹的换台。不过他没发现,陶素素担忧的目光已经对着他很久很久了……

等下需要帮喵喵解开打结的肠子么?陶素素很纠结。

小狗摇着尾巴跳到沙发上,东看看西看看,在沙发上走来走去。

这才是狗应该有的活力么?宋子澄看着它,又转头看看死尸状的宋维,这人和狗的差距就这么摆着了,这人也太懒了!

小狗可能还小,听不太懂他们的话,无论跟它说什么它都是傻呵呵地点头。

宋子澄提议——它还没名字呢,给它取个名字吧。

宋维抬了抬眼皮,扫了它一眼,淡淡道——随你吧,我不擅长。

宋子澄眨眨眼,他也不擅长。

小狗跳到宋维面前,“汪”了一声,吐着舌头摇着尾巴,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宋维有些困倦,半眯着眼睛与它对视,发现完全无法理解狗狗的内心世界。

——它说什么了?

——看不懂。

——你也是狗啊!

——……只有壳子是。

宋子澄不说话了,把一个人说成狗,这好像有点像在骂人啊。尽管那个人现在确实是狗。

宋维忽然道——我们应该去找恢复人身的办法。

宋子澄怔了怔,点头——嗯,就是不知道我死了没。

宋维看了他一眼,不以为然——祸害遗千年,你还早。

——滚!

——给它取什么?

——猫!

宋维扭头,没搭腔。

宋子澄不满了——你这什么反应

宋维道——不想认识你。

——切。

小狗完全没有听懂他们的对话,只是巴巴地看着他们

——你说它想表达什么?

——喝奶。

——……它刚刚喝过牛奶。

——缺少母爱,你疼疼它。

——种类不同性别不同疼个毛线!

宋维换了一个姿势,懒懒地打了个哈欠,显然是困极,不想跟他继续探讨下去,只得说道——你和它像。我睡了。

像?哪里像?宋子澄把疑问咽下去,抱着臂做思考状。

宋维想是听见他的疑问,好心地回答了他一次——都是白的。

宋子澄:……

白既可以说他和它的毛都是白的,也可以引申开去,他们一人一猫都是白痴……

宋子澄自然是不承认的,淡定地忽视了最后一句的某几个字。

说到白痴的话……

——狗狗来,你就叫小傻逼好不好。

小狗傻呵呵地点头。

宋维叹了口气——如果小傻逼知道小傻逼的意思,小傻逼会哭的。

宋子澄黑线——你要不要那么强调“小傻逼”三个字啊。

——我只是在叫它的名字。

——……我以为你会对我冷嘲热讽。

宋维淡然道——大傻逼才会取小傻逼这么傻逼的名字。

——你今天跟“傻逼”两个字杠上了是吧!

宋维无辜地道——你先提的,我附和,你说我,我附和你说我的,你还是说我。好人难做,我表示很寂寞。

宋子澄捂眼睛,他再也不无理取闹了……

宋维接着道——当然爸爸的广阔胸襟会包容儿子一切的无理取闹。

宋子澄放下捂着眼睛的爪子,让愧疚见鬼去吧!

——那我要是大傻逼,亲爱的爸爸你是什么?

——精神病患者的父母不一定患有精神病,大多还是正常人。

——……

于是,小狗在不知不觉中被歪楼的两个人冠上了“小傻逼”的名字,当然,它不懂什么意思。

宋维睡着了,而宋子澄奸笑数声,搓了搓肉呼呼的手掌,一副恶霸调戏良家妇女的样子——小傻逼来,我来跟你玩。

小傻逼歪头,眨巴眨巴眼,不明白他的意思。

宋子澄也不丧气,踱着优雅的猫步走到小傻逼旁边,坐下。

——你要记得,你以后就叫小傻逼。我是你的老大,要听我的话!我站着你不能坐着,我躺着你也得站着,我渴了你得给我端水,我饿了你得给我弄吃的,但是不准吃鱼。听清楚了没有!

小傻逼如他所愿,傻呵呵地点头。

被他的“小弟是怎么做的”的话吵醒的宋维:……

宋子澄满意地一指宋维——去,踩他几脚!

小傻逼楞楞地看着他,忽然扑上来把他压在身下,舔了舔他的脸,糊了宋子澄一脸的口水。

宋维瞥了他们一眼——活该。

宋子澄泪流满面,这都是口水啊!

宋维闭了一会儿眼睛觉得没睡意了,便说道——你在调|教它?

——……你是想支援道具么?

——黑板和粉笔。

——做什么用?

——教它数学。

——……

——还有带火的呼啦圈。

——你能弄来?

——不能。

宋子澄无力——那你说个毛!

宋维理直气壮——想起来说说而已,顺便让你暂时摆脱你那些思想。

——我什么思想?

——蜡烛、绳子、鞭子之类……你懂。

宋子澄不怀好意地笑了——你脑子里没有这些东西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宋维沉默。

这算是扳回一局?哦也~

其实宋子澄还是很不习惯他用特别平静的语气说这些,就跟说糖果、芝麻、花生一样。

晚饭以后宋子澄被带走跟陶老太出去散步,回来的时候看到宋维和小傻逼蹲着看电视,他脑海冒出四个字——合家团圆。

宋子澄走过去,跳到宋维头上趴好,打趣道——感情那么好,可以娶了。

宋维早习惯他总是说些不靠谱的话——物种不同,性别不和。

宋子澄道——火星人都快和地球人上演一出男男生子了,种族和性别算什么。

宋维道——……心理障碍。

宋子澄笑道——你不是为了和我厮守而守身如玉不肯再娶吧爸爸!儿子我好感动哦!可惜我们物种不同性别不和,不能答应你啦~

宋维嗯了一声——别想多了。

宋子澄切了一声。

宋维继续道——想太多就真相了,没情趣。

宋子澄默。

他的意思是承认他为自己守身如玉不肯再娶?虽然他拐弯抹角地承认了,但为什么有一种调戏不成反被调戏的憋屈感啊摔碗!

宋维看都没看他,淡淡地道——你不答应也没关系。

——怎么?你要等我到答应?

——太真相就不是真相了。你不答应也没关系,反正我也不在意。

——……

——儿子是个麻烦体,少招惹的好。

——……我不想看见你。

——天黑请闭眼。

——……

007

宋子澄觉得趴在宋维的头上挺舒服。

某日他想恶心宋维一下,就硬拉着宋维到镜子面前。

他缩成了圆圆长长的形状——看,便便。

宋维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不是这个形状。

宋子澄切了一声——笨,有层次感的便便是动漫里才有的,我又不可能折叠成那样!

宋维看了半晌,像是承认般点点头——你要告诉我你是一坨屎?

宋子澄:……

捶了他的脑袋一下,宋子澄愤愤道——我说你顶着一坨便便!

宋维一歪头——我顶着你,我顶着一坨便便,约分一下,你是便便。我之前没说错啊。

宋子澄挠了他的头一下,闭嘴了。

宋维叹了一声——我喜欢看颗粒状的。

宋子澄囧囧地道——我要把自己切成一段一段然后放你头上吗?

——没兴趣和你来一出人鬼情未了。

宋子澄:……

小傻逼永远能治愈宋子澄,因为小傻逼总能让他找到安慰。

对此没少被宋维鄙视,人到狗那里找安慰……

宋维对趴在地上看电视的小傻逼招手——小傻逼来。

小傻逼屁颠屁颠跑过来。

宋子澄指着被他抓得破破烂烂的本子,指着尚能辨认的数字问它——这是几?

小傻逼围着本子绕了几圈,茫然地看着宋子澄。

宋子澄乐了——这是10086。说说看。

小傻逼汪汪汪叫个不停。

宋子澄踢了它一脚——收声。

小傻逼立刻不叫了。

宋子澄得意地甩了甩尾巴。

刚睡着又被小傻逼吵醒的宋维无奈道——亏你还觉得得意。

人比狗聪明,这有什么好得意的?

宋子澄反应过来了,自从变成猫以后,他的智商直线下降。

还在郁闷呢,宋子澄被陶素素抱起——喵喵我们出去吃饭。

陶雨抱起小傻逼,对宋维招呼道——狗狗来,我们去吃饭。

宋子澄和宋维对视一眼,宋子澄道——有地方可以给宠物吃饭的?

宋维想了想——麻辣烫?

宋子澄——……别这样,我怕辣。

宋维同情地拍拍宋子澄娇弱的小身板——伙计,祝你好运。

陶素素说:“附近新开了一家宠物餐厅,我们去试试吧。”

陶雨囧了,“你是要吃么?宠物餐厅就是给宠物吃的东西啊!”

陶素素疑惑地看向陶雨,道:“这有什么关系么?狗饼干很好吃啊。”

陶雨:“……”

宋子澄拍拍宋维,宋维头抬了抬,在他说话前抢着说道——别问我狗饼干好不好吃,我没有跟狗抢东西吃的爱好。

宋子澄尴尬地咳了一声,转移话题——你家养狗么?

宋维摇头——我侄子养。

——哦。

一路无话。

宠物餐厅离小区很近,虽然没到午饭点,人……和宠物也不少。

将一猫两狗放在位置上,两姐妹去找厕所。

服务员将菜单放在桌子上,临走前摸了摸他们的头。

宋子澄个头太小了,只好先坐在桌子上。比起小傻逼吐着舌头四处乱看,要不是宋子澄把它的尾巴拉到桌子上然后踩着,它早就冲出去了的反应,他和宋维的反应实在是不像动物。

服务员又来了,放下三杯白开水。

宋子澄捧起水杯,凑在嘴边想喝水,手一滑,杯子砸在身上,水洒了一桌。

——嘶!

宋子澄抽了口冷气,想去揉被水杯砸到的地方,奈何手短够不着。

宋维叹了口气,伸爪在他身上揉着——你当心点。

被他揉了一会儿感觉好点,宋子澄不自在地道——我不会感谢你的。

宋维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眼睛看着别处。

宋子澄回头看了他一眼,又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那桌坐着一个女人,女人手上抱着一只兔子,女人拿着胡萝卜正在给它喂食。

宋子澄看到她的第一眼就知道为什么宋维会盯着不放。那个女人很漂亮,乌发白裙,很年轻,但是总有一种违和感,宋子澄形容不出那种感觉,总觉得这个女人应该是个老太婆。

这种感觉很神经质。就像这个女人很温柔地在笑,但是总感觉她笑得很阴森。

宋子澄抖了抖胖胖的身子——别揉了,揉面团呢你。

宋维收回目光,心不在焉地道——面团比你软得多,可以做成各种形状。

宋子澄:……

宋子澄忽然从形状想到体位……

又过了一会儿,姐妹俩回来了。

陶素素撅着嘴看起来很不高兴,陶雨看起来神色如常。

沉默了一下,陶素素终于说道:“那老太婆真过分,摸了一下她的猫至于大呼小叫么?跟小孩子计较什么啊。”

陶雨咳嗽一声,拍了拍陶素素的手:“人家宝贝猫呢。”

陶素素嘀咕道:“那老太婆长得可真丑。”

陶雨给她使了个眼色,陶素素闭嘴了。

那个“大惊小怪长得丑”的老太婆从他们身边的过道走过去。那老太婆抱着一只皮毛光亮的黑猫,她忽然回头看了宋维和宋子澄一眼,干巴巴的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然后走到那个白裙女人的对面坐下。

宋子澄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她们可以帮自己变回人身。小说里不都是这么写的么,遇到个巫婆,然后怎么样怎么样以后就回去了。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女人和老太婆都站起来,结账走了。

宋子澄和宋维对视一眼,跃下桌子朝她们追去。

“啊!喵喵!”

不顾陶素素的呼声,他们头也不回地跑出了宠物餐厅。

那两人走得不快,宋维驮着宋子澄卖力地跑,但跟那两个女人总是保持着一段距离,之后看到她们拐到一条巷子里,等他们到的时候巷子里空无一人。

巷子里只有几间早就废弃的房子,他们清楚地看见房子里堆积着家具的残骸和茅草。

巷子不甚,一眼就可以看到尽头,尽头是一堵墙。

宋子澄感觉全身的毛都立起来了——这房子看起来很老了,怎么……

宋维没有搭话,只是站在巷子口,没有走进去。

此时陶素素和陶雨也赶到了。

“呼——累死我了,你们跑什么啊!”陶雨皱着眉喝道。

陶素素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抿了抿嘴唇,眼中闪过什么,又恢复一派的天真,对他们道:“喵喵汪汪你们对着墙壁做什么?”

墙壁?!

宋子澄一愣,迅速转头再往小巷里看去。

而小巷不见了,近在咫尺的是一堵墙。

宋子澄喃喃道——撞鬼了。

宋维道——她们故意的。

——目的呢?

——不知道,可能没到时候吧。

——不过至少今天我知道了一件事情。

——什么?

——巫婆不一定都是老太婆,也可能是个白衣飘飘的美女。

——……她身边的老太婆呢?

——被我选择性遗忘了。

008

日子就这样过着了,他们再也没见过那两个女人。

偶尔他们也路过那个地方,只有一堵贴满了广告纸的墙。

宋维还是喜欢把宋子澄惹毛,看他炸毛的样子笑得很高兴。

但是宋子澄发现,宋维越来越少说话,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

宋维偶尔醒了,帮他倒好牛奶,看着他喝完,然后将碗叼走放好。半夜里上厕所的时候会帮他把他踢开的毯子盖好,有时候会抱着他睡觉,宋子澄再说什么他会让着他,或者只是听着,宋维变得啰嗦,时常嘱咐他什么。宋子澄耐心地一一听了。

宋维在穿成狗的时候,狗的年龄就很大了。具体年龄宋子澄不知道,但他只知道,宋维可能活不长了,这个认知让他有些恐惧。

猫才出生没多久,宋维老死的时候,他也还不大。

就这样到冬天。

宋维睡了很久还没起来,宋子澄走到他面前,用爪子推了推他,他没醒。

推了他几分钟,他都没有动静。

宋子澄沉默着,钻到了他的腋下趴着。

一直没有动静的宋维,收紧了手臂。宋子澄一愣,怒道——靠你醒着啊!

宋维懒洋洋地道——还没到死的时候。

宋子澄哼了一声没说话。

沉默了许久,宋维问他——怎么,我快死了你很伤心?你喜欢我?

宋子澄心脏跳快了一拍,垂下头——别、别自恋啊,我只是……习惯了。

宋维道——媳妇脸皮薄,不承认也没关系。

——滚!

——如果能回去,我会养一只长得和你一样的猫。

——……

——如果你也能回去,路上看到一只抱着这样猫的人,记得去询问一下,是不是叫宋维。

——认亲?认亲以后呢?

——认亲以后?当然是追你。

宋子澄没说话,他觉得应该是脸红了。

小傻逼得罪了一群野狗。

它抢走了它们的肉骨头,那几只野狗很生气。

每天变着法的找法子整它,也不知它是不是傻狗有傻福,一次次都是有惊无险。

然而它毫无所觉,那几只野狗却是越来越不耐烦。在看到一只老鼠吃了墙角的一种奇怪的东西死了后,野狗互相对视一眼,想办法捡起了那些东西……

吃完晚饭,宋子澄被陶素素抱着出去溜大街,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陶素素说是要方便,就把他放在了一个巷子口。

宋子澄左等右等,陶素素没有回来。

他有些无聊,也有些不耐,左右张望之下惊觉他现在所在的就是几个月前看到的那条巷子口。

四周来来往往的人群仿佛没有看到宋子澄,穿过了他的身体。

宋子澄觉得背脊发凉,他似乎处在了另一个空间。

陶素素还是没有回来。

巷子里静得可怕。

忽然巷子里某间破败的房屋亮起了一盏灯,那是油灯,烛火忽明忽暗。

宋子澄咽了口口水,走进了巷子。

巷子里很干净,没有多少灰尘。猫步是无声的,比起一个人走踏踏的脚步声感觉害怕,一个人走却什么声音都没有,更感觉阴森诡异。

他走到点着灯的房屋前,大门已经没了,他走进去,有些害怕。

卧室里有一张床,年代似乎有些久远的样子。床上坐着两个女人,一个老,一个年轻。她们的对面站在一个小女孩。小女孩他认识,是陶素素。

陶素素看到他,走过来想抱他,被他躲开了。陶素素尴尬地道:“喵喵别怕,不会伤害你的。”

宋子澄任由她抱起,他看着极具反差的两个女人,也不管她们听不听得懂,说道——想干什么?

白衣的女人道:“不会伤害你的,我最喜欢毛绒绒的东西了。”

黑衣的女人道:“只是告诉你一声,你可以回去了。”

——回去?

白衣女人笑着点头,“对,变回你自己,不再是猫。”

宋子澄睁大了眼——真的?

黑衣女人道:“是。本身你们变成猫狗就是个错误。原本我们是想惩罚另外两个,结果出了点差错。”

白衣女人接着道:“一个死了,另一个才能回去,你可以回去了。”

原本雀跃期待的心情因白衣女人的话消失无踪,心沉到谷底,宋子澄脑袋一片空白,后来他听到自己说——这是什么意思?

她道:“因为宋维死了。”

之后的话他再也没有听进去,甚至忘记问,死了以后他还回不回得去。

破旧的屋子中传来一个女人的笑声:“哎呦,他好紧张,这样子真可爱。”

宋子澄当然没有听见。所以也不知道把他引到这个阴森森的地方只是为了看他害怕。

陶素素把他抱回了家。

沉默了一路,快到家的时候,宋子澄问——你是?

陶素素道:“其实我四岁的时候就跟着白姨学一些奇怪的东西。我就是陶素素啊,只是姐姐和奶奶不知道我在学这个。”

宋子澄没有再说话,满脑都是宋维。

进了门,宋子澄挣脱陶素素,跳到地上的时候崴了一下脚,抽了一口气,他一瘸一拐地走进他们的房间。

宋维安然地趴在地上,看起来很平静,旁边有一只碗,他认出,这是小傻逼的碗。

宋子澄慢慢走到宋维身边,如往常一样钻到他的腋下,宋维的身体已经僵硬。

宋子澄自顾自地道——我听你的话,有去散步,没有让陶素素一直抱着。今天晚上没有喝牛奶,不想喝了,不喝行不行?晚上我还是跟你睡吧,你冷么,我看你冷得全身都僵硬了,等会儿我给你拿毯子。

顿了一下,他继续道——其实你说话真讨厌,兴趣也很奇怪,喜欢看我炸毛。你对我好我记着呢,好像是太习惯了,所以我才不知道其实我喜欢你。

一句喜欢并不是太难说出口,可是听的人却不知魂归何处。

因为太习惯了,忽略自己的心情。

其实是喜欢,很喜欢。

——你给老子醒过来!

……

宋子澄醒来的时候没在病床上,在自己的床上。

房间里没有人,头还很痛,好像当初穿越之前他是从楼梯上摔下去了,他看看日历,是宋维死后的第一天。

睡了一觉起来,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可是心情没有一点好转。

他回来了,那……他呢?

现在宋子澄才想起来应该问问陶素素。

他不知道陶素素他们在哪座城市,至少不是他所在的城市。

门被推开,一个女人拿着一个脸盆走进来,一抬眼看到宋子澄坐着,她愣住了。

宋子澄看到母亲微白的双鬓,心中一酸,低下头轻声道:“妈……”因长久不说话声音干涩沙哑,他似乎是很久没听到自己的声音,熟悉而陌生。

宋母放下脸盆,流着眼泪抱着宋子澄,“醒了好,醒了就好。饿了么?给你做点吃的。你想吃什么?”

“随便,都可以。”

宋母擦了擦眼泪,“好的,你等等。”

吃了一点粥,宋子澄想到外面去看看,宋母便陪着他到外面去走走。

走了一段路,他路上看到许多遛狗的人,“妈,养只狗好不好?”

“嗯,好啊。你不是最不喜欢养动物了么?”

“现在想养了。”

“想养什么样子的?”

“金色的,大一点的狗。”

他没有给狗取过名字,陶素素也没有给宋维取过名字。他每天会喂它牛奶,会很勤快地洗干净它的碗,会经常帮它洗澡,尽管它不怎么愿意洗澡,会抱着它看电视,看新闻联播,晚上会抱着它睡觉,弄得床单乱七八糟也不在意……

现在还是在放寒假。他每天都会带着狗在外面溜一圈。但是从来没有看到过哪个男人抱着一只雪白的猫。

时间长了,他也渐渐平复了心情。

好像是认命了。

寒假就这样过去,他没有找到和宋维相似的人。

心中还是存在一点希望,宋维在别的城市,他还活着。

宋维似乎是提到过他在哪,但是他没有在意。

学校在L市,离A市有点距离。

宋母送他上了火车,不厌其烦地叮嘱他,他一一听了,应了。他以前不耐烦这个,但当没有人再对他啰嗦的时候,那是没有人再关心他的时候。

舍友都已经到了,见到他他们都是一愣,老大走上前,一搂他的肩,“好小子,你可算醒了。吓死我们了。”

宋子澄也笑:“嗯,大难不死啊。”

老三道:“宋老二,你以后可得小心点,再摔一次不死也得傻。”

宋子澄眉毛一抽,“别叫我老二!你才老二!”

向来寡言的老四对宋子澄道:“对了,有个老师来找你。”

宋子澄疑惑:“哪个老师?”

老四摇头,“不知,他手上抱着一只白猫,说是你知道他。”

老三道:“是新来的宋老师吧,刚回国的那个。”

老大道:“哦,对。老二啊,你可以去教师宿舍找他,现在还没开始上课呢,我也不知道在哪。地址你打听一下吧,我看他挺着急的,可能有什么急事找你。”

老大的话音来没落下,宋子澄已经夺门而出。

飞奔去教师宿舍的时候他脑子里一片空白。

如果真是他,这样就算是可以见面了?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但如果不是呢?

他不敢想,不愿意想。

向人打听了宋维的宿舍,一口气爬上五楼,咣咣咣把宋维的门敲得震天响。

门开得很快,甚至他还来不及收回拳头,一拳砸在开门的人的肩膀上。

宋维看着门外喘着粗气的男生先是一怔,继而了然。

宋维道:“先进来吧。”

宋子澄咬着下唇,不管他是不是宋维,至少看起来冷冷淡淡的,这和宋维很像。

他走近房间,顺手关上了门。

宋维的表情很淡,他看着宋子澄,有些犹豫地道:“宋子澄?”

宋子澄点头,也不知道说什么。

宋维拎起蹭在他脚边的猫,“你认识这个么?”

这只猫与他所附身的那只猫是一样的,宋子澄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了地,笑道:“这不是我么?”

宋维舒了口气。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没有什么话好说,或者是不知道可以说什么。

宋子澄有些拘束,甚至没问他什么,坐了一会儿就跑路了。

至少知道他还活着,离自己很近,这就够了。

晚上宋维打了个电话给宋子澄,“出来吃饭。”

宋子澄问道:“你怎么有我号码?”

“学生资料。”

“好吧。去哪吃?”

“我在宿舍门口。”

宋子澄和寝室里另外三人打了个招呼,匆匆套了一件外套就下了楼。

他一眼就看到宋维,双手插兜站在路灯下,路灯将他的影子拖得很长。

“你……”

“先上车,你想吃什么?”

“随便。”

坐上车宋维没有发动,只是盯着他看。

宋子澄被盯着不自在,“看我干嘛?”

宋维道:“没想到那么容易,一找就能找到。”

“……”

“我说过,认亲完我就追你。”

宋子澄拧起眉头,“所以你打算请我吃饭、看电影、逛街么?”

“你又不是小女生。”

“那……”

“打网游好了。”

“……喂……”

宋子澄问:“你是怎么死的?”

宋维道:“小傻逼把我的饭给吃了,陶雨就把小傻逼的饭给我了,谁知道有毒,吃了就死了。”

“……”

宋维忽然笑了笑,笑得很淡,“怎么,我死你伤心了?”

宋子澄脸一红,抽了抽鼻子,小声地嗯了一声。

宋维道:“我是不是可以省去追求的过程了,看样子你心甘情愿跟我走啊。”

宋子澄咬牙道:“你做梦!”

宋维看了他半天,道:“给点福利我才追。”

“什……唔……”话没问出口,唇就被堵上了。

他第一次接吻,对象还是同性,稍微有些不自在。但仅剩的不自在在宋维越来越深的吻中丢得一干二净。

红着脸喘着气推开他,宋子澄道:“吃饭,我饿了。”

宋维道:“吃你就行,管饱。”

“……你滚!”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