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ướng dẫn du lịch – Hỉ Hí Tây Tịch

Tên gốc: Đạo du

导游 by 喜戏西席

炸毛受腹黑无赖攻 清水HE

“总之,我明天是不干了!太他妈的伤自尊了……要扣我钱就扣吧,反正咱们老同学这么多年你下不去手。”

“呃……这个……老同学啊,好歹我是你老板,你这样不太好吧……你要是早点说,给你放天假也没什么,但是你看看,排好了的班,明天你领这批游客……”

“我心情不爽,会带错路的。再说了,那家伙不是说他当导游都比我们这些人强上一百倍吗?你叫他来导啊。”

“呃……这个……人家是客人,是上帝,上帝说你们两句那是多大的荣幸啊……”

“反正我要翘班。走了,回见。”

“老同学,跟你商量个事。”

“嗯,说吧,能者多劳,替你分忧。”

“那个……你昨天嘲笑我们导游……”

“我没有嘲笑他们,我只是在阐述客观事实。”

“是是是,由于你实话实说,事实就是,一针见血,我们的导游自惭形秽,今天罢工了。所以……”

“同学,我早说了你这儿的导游不上道,不仅能力差,还无组织无纪律,完全不把你这个老板放在眼里。这些导游,还不及我这个外行呢,你信不信,就是现在让我当次导游,绝对比他们行。”

“信信信!啊,不是,有点信,有点不信。”

“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就是没机会让你见识一下,要是有机会……”

“有!有!这个真有。今天那个罢工的导游是我高中同学,你是我大学同学,反正都是同学,不如将就一下,让咱们见识一下。而且世博园你去了也不止一次两次了,也有经验。等逛完世博呢,再领他们去溪口看蒋介石,到了西口那儿反正有地导,不用担心。哦,对了,溪口你也去过。行程什么的导游的笔记上边都有。”

“……还、还真有啊?”

做导游,这事胡小涛其实不是第一次干了。以往同学同事朋友一起出去旅游,不跟团的时候都是他充当的导游,也算熟门熟路,不过举起导游旗子倒还是头一回。看了看原本那导游的笔记,这帮人预约的是什么馆?日本?就是那只猪?搞不懂小日本的猪有什么好看的,预约什么馆不好。瞄一眼笔记,那位导游在角落里写了一行字:妈的怎么正好就是小日本!

胡小涛站在车头,将车里29位游客一位一位仔仔细细看过来,最好是能记住长相。咦?应该是28位,怎么会有29个人?

“咦?怎么多了一个人?”

“多出来的是我,临时凑份子的。你好啊导游同志,我叫张大海。”

胡小涛循着声音望过去,一人蹲在司机边上翻地图,看也不看他。这人有点眼熟,不知道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张大海折起地图,随手打开车上的小电视,自在得好像自己家一样,“导游同志,怎么称呼啊?”

这人叫张大海……胡小涛沉默了一下,扯了扯手里的鸭舌帽:“我姓胡。大家叫我小胡就好。等下到了世博园请各位务必带上我们旅行社的帽子,我毕竟不可能一下子把29个人都记得烂熟在那么多人里面认出来,请大家配合啊。”

“嗤——”

胡小涛挑眉毛:“怎么了?”

张大海摆摆手:“没什么没什么。还真像那么回事……”

车子摇摇晃晃蹭到世博园停车场,胡小涛下了车第一件事就是举起导游旗子招呼29个人屯好:“把帽子带上,大家都把帽子戴上。跟紧我的导游旗,不要走散了。我们先去预约的馆,它这个预约有时间限制的。之后大家各自逛各自的,晚上8点我们在……喏,那边有个肯德基的棚子,晚上在这里集合,不要忘了啊。来,跟我走。对了,你们订的票是25个成人的,小孩子要补票。”

张大海按住最高的那个小孩的脑袋揉了揉,“这几个小孩都没超高,没事。”

胡小涛瞟他一眼,眼力这么好?目测下就知道?“那也要去换小孩子的票的嘛,不花钱就是了。”

张大海笑笑,没说话。

胡小涛领着一队人到了入口处,对着几个小孩招招手:“来,我们去换票。成人在这里等着好了,等下我把地图和票发给你们,就从这个入口进去,好吧。”

张大海看了眼戳着武警官兵的出口门,不太确定地问:“你要从这里出去给他们换票?”

“是啊,这里一出去就有换票的窗口,比较省事。”

“比较省事……?”张大海目送胡小涛领着几个小孩子往外头走,终于还是没忍住,拍拍一位兵哥哥的肩:“哥们,带几个小孩子换个票,一会儿还回来。”

兵哥哥看看他,半天才反应过来:“那是不行的呀——这里是出口呀——只出不进的呀——他得持票进入的呀——没票不能进的呀——”

张大海揉揉耳朵:“他是我们导游,刚才就是从团队入口进的,没散客票在手上。”

兵哥哥看看胡小涛的背影,又转过来看看张大海:“哦——这样的啊——没票不能进的呀——让他走团队入口吧——”

“我们20多个人在这里等着,让他再从那里绕?太不人性化了,而且还有四个小孩。”

兵哥哥伸长脖子看了看那四个小孩,“哦——小孩子呀——那小孩子等下可以进来,他们不知道情况,导游明知道这里是出口还出去,这不行,导游得从团队入口进。”

张大海脸上一抽:“哥们你玩我们呢?这不还是要我们这么多人等他一个吗?通融一下不行?”

“不行的呀——呐——你看那边——有监视器看着的呀——放他进来我要挨上级骂的呀——”

“我说你到底是真心为人民服务还是为不挨上级骂?同志你的思想觉悟有待提高啊!”

“这个是规定呀——我没办法的呀——”

“那你就不该放他出去!你既然放她出去了没拦着,你也有责任!”

“我为什么要拦着呀——这里是出口呀——”

“我不是和你打招呼了吗?”

“规定的事能打招呼不遵守吗——腐败都是这么出来的呀——”

“你——”

胡小涛领着四个小孩回来,一脸莫名其妙:“你们吵什么呢?走吧。”

小孩子欢呼雀跃回到家长身边,胡小涛刚要进门,兵哥哥伸手拦住:“请出示散客票。”

“我是导游……”

张大海打断他:“我说过了,他不让。他叫你走团队入口。”

“这么多人等我……”

“我也说过了,他不让,说这要怪你自己。”

“我……”

“能说的我都替你说过了,这位哥们死脑筋没办法。”

那边小孩子已经等不及,拉着父母吵着要快点进去,大人们也一个个瞪着胡小涛。胡小涛看看岿然不动的兵哥哥,看看一脸笑的张大海,看看天上烧得正旺的太阳,转身往团队入口绕过去。

团里有个教导主任一样女人,见胡小涛走了立刻叫起来:“哎哎哎~现在的导游怎么这个样子撒,一句话不说扭头就走,算是什么意思哦!”

张大海笑笑:“新手,估计是新手,别计较那么多了天这么热,我们上阴头里等着去。这个旅行社听说还是挺大的一社,信誉什么的都还行,这位导游一看就嫩,估计还是第一次带团呢。他一会儿就来,那边站岗的不让他从这里进。”

“是吗!难怪呢,我听那边的人说啊,小孩子根本不要票的,这个导游太拎不清咯!”

胡小涛顶着大太阳穿过长长的人堆走道,忽然愣住。那帮人呢?左看右看,看说都像,看谁都不像。刚才他们明明都在这里屯着,怎么一会儿工夫都不见了?

“喂喂!小胡!这里!你往哪儿看呢?”

胡小涛又愣了一愣,好半天才确定,这是张大海。胡小涛多少有点不好意思,低了低头,“视力下降了好像。他们人呢?”

“不在那儿呢吗?你什么眼神!”

胡小涛再低了低头,摸摸鼻子,清清嗓子:“XX旅行团的,都过来,带好帽子啊带好帽子!你们怎么都把帽子摘了呀,这样走丢了都找不到人……”

张大海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忽然大笑起来:“原来你不认人!难怪,难怪了……”

“有、有什么好笑的。我们在哪里见过吗?我怎么觉得你老是和我过不去?”

教导主任在一边冷哼一声:“呦呦呦,人家刚才还好心帮你解释呢,你就这么说客人呀?让我们这么多人等你这么久,还这副样子,现在的年轻人呦~”

胡小涛来气了:“这个不能怪我啊,前几次我带朋友来的时候都可以从这里进出的,谁晓得今天运气背……”

“好了好了,客人永远是对的,你再说也没用。”张大海拍拍他肩,“现在我们可以进去了吧?”

胡小涛神色诡异地看他一眼,点点头:“好了我们进去吧,先去我们预约好的日本……日本……”

“日本企业馆。”张大海瞟一眼胡小涛,慢悠悠接上。“我在车上看了你的笔记。”

没错,笔记上写的是日本企业馆。胡小涛盯着手上的笔记忽然觉得有点凉。

是日本企业馆啊不是猪啊……企业两个字什么时候出现的居然没看见……

胡小涛很后悔,很后悔自己没去过浦西的那些馆逛逛。

“日本企、企业馆……”

“是啊。走吧,小胡,导游带路啊。”

“那什么……我们预约的时间是9点到9点半,现在过去估计是来不及了。企业馆不是国家馆,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想去的就和我过去吧,不过预约是排不上了,只好从非预约入口进了,排排队也挺烦的。不想去的话你们就自己去逛吧,企业馆在浦西,去了也还是要回来,还不如就在普通多看几个国家馆呢……”

“哎,管他有没有预约呢,我反正是要去看看的,我跟你走。”张大海笑眯眯,“陈阿姨,你不是也想去的吗?一块过去啊。”

教导主任拿手绢扇扇风:“嗯,去吧。小胡你领我们去,不然还要导游干什么哦。”

胡小涛摸摸额头:“不是呀阿姨,那边真没什么好看的,这么热的天,跑过去再跑过来的,多不划算。”

“哎你什么意思呢?是不是不想领我们去哦!”

胡小涛郁闷地挥挥导游旗子:“不是……还有谁想去?建议带小孩的就不要去了,带着小孩在浦东逛逛比较划算。”

张大海呵呵笑:“算了,大家一起去吧,何必呢。”

胡小涛暗地里猛瞪张大海。张大海假装没看见。

在胡小涛一再努力下,终于一半的人选择自己逛去。胡小涛举起旗子:“走了走了,我们坐地铁去浦西。”抬腿就走。

一队人迎着太阳向前进,走了五分钟左右,张大海忽然慢吞吞冒出一句:“喂喂,地铁好像不是往这个方向走。”

胡小涛僵了一下,“你怎么不早说?”

“我以为你自有安排嘛!”

真想骂人……胡小涛捏了捏拳头:“你知道地铁在哪里坐?”

“在我们背后,桥下边。走吧,回头。”

方向完全反了,丢死人了。胡小涛翻翻白眼,挥着旗子往回走,“我没去过浦西,世博园这么大,也不是每个导游都对任何地方都熟悉的……”

教导主任擦擦汗:“你不认识路啊?你不认识路我们要你这导游干什么呀。”

“我都说了你们自己逛多好,你们偏要跟着我。人家很多导游都是只带进来就不管了的。”

“诶诶诶,你这是什么态度啊?你要是早说了只管进园不管带队我们也不会跟着你呀,我们不就是想跟着导游省点事吗。”

胡小涛抹汗,“阿姨啊,我不是把地图都发给你们了吗,想去哪里看地图不就行了?发给你们地图你们都不看的。”

“哦呦,我们看地图?你这个导游自己不看地图,倒要我们看地图?还是我们不对咯?你这什么态度啊!”

“我不是说了你们自己去逛就好了,你们不肯啊。行行行,我这不是在看地图了吗?”

张大海看着胡小涛手忙脚乱打开地图差点把地图撕坏,不禁默默扭头。

“看地图看地图,在车上的时候早不看,这个时候才看,真不晓得现在的年轻人您怎么这个样子。”

胡小涛把地图往包里一塞:“哎,我不是在看地图了吗?你这个人怎么这个样子,还不依不饶的,你讲不讲道理啊?”

教导主任柳眉倒竖:“我不讲道理?我不跟你烦,你带路就好了,我是不好多和你计较,现在的年轻人是……”

“行了行了,我保证把你们带到日本企业馆行不行?”

“那就快点走咯,我们也不要你怎么样,跟着你还走冤枉路,把我们带到就行了。”

胡小涛举起手看样子还想发表点什么看法,张大海一把扯下他抬起来的那只爪子往前一送:“带路滴干活,别给你们旅行社抹黑哦~”

胡小涛踉跄一下,正了正帽子,悄悄瞥他,“你这人真奇怪……”

张大海笑笑,转身招呼那几个跟来的。数一数,居然比刚才又少了几个人,不知什么时候走的。胡小涛也发现了,脸上浮起一点宽慰的神色。

“好了好了,跟着我的导游旗,不要走散了!”说完,撒开蹄子就大步朝前走,看也不看后边的群众。

几个人吭哧吭哧跟在后头,越拉越远。教导主任挥挥手绢:“我算是看明白了,他这是想甩了我们他就轻松了。从一进门他就最好我们不要跟着他,他就好轻松了呀。现在这群80、90后就是没责任心,怎么这样办事的。”

张大海默默抬头望天,表示自己躺着也中枪。不过张大海同志大概忘了这个不负责任的导游是怎么来的。

好不容易跟到了地铁里,四下一看,导游不见了。

“哎呦,真受不了,导游居然还会逃跑,我算是长见识咯!小张啊……诶?小张呢?怎么校长也不见了?”

“呼……总算是甩掉了……”

“嗯?不见得哦。”

一片又肥又厚的云彩挪过来,遮住原本火辣辣的太阳娇羞无比的圆脸蛋,霎时间天地变色,灰蒙蒙的一片。

胡小涛吞了口唾沫:“我发觉大家都不见了,估计是没跟上来,所以就在这里等等。”

张大海笑,“哼哼,你是看他们都上了地铁所以才在这里等等吧?等谁呢?等我?”

胡小涛点点头,“嗯,等你,行了吧?”

“那导游领我去玩玩?”

胡小涛翻翻白眼:“我看你比我像导游,不如你领我去玩玩。”

“好啊,走。”

“……”

张大海无比诚恳:“走啊,怎么不动了?我领你去玩啊。”

“喂,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我怎么觉得你就是一路上看我笑话来的?”

张大海眨眨眼:“你也知道自己像个笑话?”

胡小涛眯起眼看他:“我跟你有仇?”

“不是,没有没有,怎么会有仇呢,咱们有缘啊。”

“我们在哪里见过?”

张大海眉毛一挑,“最近的一次,前天咱们才见过。不过当时不止我一个,估计你是没在意我。”

前天……胡小涛竖起一根手指慢慢戳到张大海面前:“你……你还真是个导游?”

张大海笑笑。

“你今天不上班?”

张大海笑笑。

“……别告诉我你是旷工的……”

张大海笑笑。

“……这个队伍是你带的?”

张大海十分不好意思地笑笑。

“你不是不干了吗还来干什么?你还真是存心来看我笑话的啊!”

张大海挠挠头:“不是你说你当导游比我们强吗,听老板说他真的叫你来领队了,我专程来偷师呀。”

“术业有专攻!你还真以为我想来当个小导游?我是文化人,我才不像你们这些职校毕业的……哎呀,你干什么!放开我!”

张大海扭着胡小涛的胳膊向上提了提,胡小涛立刻痛叫。“还文化人,这年头谁没受过教育?你这种有知识没文化的才要命。啧啧,百无一用是书生啊,手无所缚鸡之力啊。”

“混蛋!不要逼我爆粗口!”

“嘿,炸毛了,挺有活力。你这家伙欠管教。”

“你说什么?我认识你吗我,你以为你谁啊,不就是前天说了你两句吗,就算我说错了不行?放开我!”

张大海笑得奸邪,“咱们可不仅仅是一面之缘哦,谁叫你不认人,又喝醉了呢。两次伤我脆弱的自尊,他妈的想不注意你都不行啊!”

“两、两次?喝醉?我我我……我很少喝酒的……”

“嘿嘿,不记得了吧?就是在那里呀,啧啧啧,你这个样子算不算是斯文败类呢?文化人呀,去那种地方……”

胡小涛咳嗽一声,“我不知道那家酒吧是……我真的不知道……”

“那你现在怎么又知道了呢?还有那天是谁劈头盖脸就是一句‘就你这种货色还想勾搭我,懂什么叫品味吗’,我可是什么都还没说呢。”

“那、那又怎么样,难不成你还想用这事情威胁我,去败坏我的名誉?你有证据吗!”

张大海松开胡小涛,自来熟地凑上去勾肩搭背:“证据啊……你记不记得后来自己是怎么走的?”

胡小涛警惕地摇摇头。

“是不是很奇怪,自己怎么会在宾馆里啊?”

胡小涛瞪着他瞪得眼睛都直了。

“嘿嘿,你猜,好不容易助人为乐一次,我会不会留点什么纪念呢?手机真是好啊,能录音能照相,连视频都能录……”

“你闭嘴!”胡小涛忽然满脸通红,“你你、你有没有……有没有对我做什么……”

张大海愣住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大概是自己的表情和说的话太猥琐了,让他想歪了。一不做二不休,张大海斜他一眼:“你觉得呢?”

看一只气焰嚣张的斗鸡炸毛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接着再把它的毛全拔了更加有意思。

把毛拔了?嗯……脱毛……不错……

张大海若无其事继续勾肩搭背,拖着胡小涛逛。

“诶,哪个国家对我们这种人比较宽容?咱们去他们的国家馆逛逛。”

胡小涛甩他一眼:“谁跟你是一种人!”顿了顿,又说:“荷兰?”

“荷兰啊……有这馆吗?我记不清了,来看地图。”

“嗯……那个……那什么……”

张大海继续看地图,看也不看他:“有话好好说。”

“那个……”胡小涛捏着导游旗子揉来揉去,“那天谢谢你啊……”

张大海抬头看看他,“哦……我还以为你真什么都不记得了呢……嗯,说起来好像是比助人为乐再高尚点。我那算见义勇为吧?”

“嗯……记得不清楚,好像、好像……我有没有说什么?”

张大海收起地图,“说了,说了一堆,都不知道哪儿跟哪儿完全听不明白。你还吐了我一身——真他妈的像某些韩剧女主角。”

冲动是魔鬼……胡小涛捏紧拳头又松开,默默咬了咬牙。

不敬业的云朵早散了,太阳又猖狂了,场子里头一堆一堆的人,好热好热好热……

还有排队时的迷宫,好烦好烦好烦……

还有什么“这么大只椰子一个人吃太浪费了,一起一起”,好恶心好恶心好恶心……

“晚上四个小孩子住一屋吧?我看看剩下的人……男同志多一个,谁……”

“让司机大哥一个人睡吧——”张大海朝司机笑笑,“这哥们我认识,晚上呼噜响得很呢。”

“呃……”胡小涛沉默。

“哎呀,我是临时多出来的,和大家也不熟,不如我跟你睡一屋吧。”

“呃……那个……”

“说实在的,这里除了我,估计也没人愿意和你住一屋了。”

“呃……可是……”

“就这么定了。来,大家交身份证了。”

“喂喂……”

“明天去西口要爬山,挺累的,大家早点休息吧。小胡,走了。”

“……”

“其实我想说——那天我是想勾搭你来着。”

依然是勾肩搭背的动作,所以很明显的感觉到被勾搭着的那个人猛地一个立正,僵住不动了。

嗯……脱毛……

【完】

One thought on “Hướng dẫn du lịch – Hỉ Hí Tây Tịch

  1. Pingback: Hướng dẫn viên du lịch/Hỉ hí-Thượng | Cỏ ngắm mưa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