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ôm nay ngươi phải gả cho ta – Đản Đản Đích Ưu Tang

Tên gốc: Kim thiên nhĩ yếu giá cấp ngã

今天你要嫁给我 by 蛋蛋的忧桑

【 食物拟人文 】

一句话简介: 奥利奥饼干和鲜奶冰激凌的故事

蛋蛋某天和基友去吃冰,店员把冰递过来的时候,一下子惊到了。然后指着冰激凌上面不明黑色粉末状物体颤抖的问店员:“介,介个是神马?”

店员貌似比我还颤抖:“奥,奥利奥饼干啊,肿么了?”

原来,奥利奥饼干和冰激凌也是可以在一起的吗?蛋蛋我一下子荡~漾~了,各种脑补,各种呵呵呵傻笑……

好基友:“喂喂,快醒醒!喂( ⊙ o ⊙ )!喂!”

第一章 和亲

自从人类界的女孩子开始流行骨感美,甜品界就不得不面临金融危机。

曾几何时,甜品界中的饼干族和另外两个高热量种族,也就是冷饮族还有蛋糕族三分天下,现在,冷饮和蛋糕还好,但是饼干却在以瘦为美的趋势下渐渐落寞了。

为了缓解这个危机,饼干族的族长葱香薄脆饼大人几次偷偷潜入各大超市,观察饼干的售卖情况,并且登陆全国各大bbs发帖求助。

求助:呐,为什么现在都木有人吃饼干了,怎么办啊?在线等!

主题帖发帖人:谁的节操有我碎

一楼:我是来围观撸主ID的

发帖人: 爱菊花的小黄瓜

二楼:楼主是笨蛋么,现在还怎么可能有人吃饼干,那东西能使女孩子流失胶原蛋白、长痘痘,最重要的是影响美白,还是多吃蔬菜吧,比如说竹笋什么的就很好啊

发帖人:爱竹笋的小熊猫

三楼:其实还是黄瓜最好了

发帖人:猜猜我是谁

四楼:怎么又是黄瓜,我抗议啊,楼下的,咱们还是来讨论讨论什么蔬菜是最营养又健康的吧,我第一个提议就是桃纸

发帖人:西瓜只爱我一个

然后下面就歪楼了……

葱香薄脆饼族长绝望的往下翻页,然后突然看到一封私信发过来:呐,解决问题的方法我倒是有一个,不过,把奥利奥送过来和亲吧!

一个小时以后,饼干族的议事大厅——

“呐,情况就是这样!”葱香薄脆饼族长拍了拍奥利奥的肩膀:“复兴我族的大业就落在你身上了!”

奥利奥木有表情:“不嫁!”

葱香薄脆饼继续劝道:“奥利奥啊,我理解你的,但是,这关系到我族千万饼干的生死存亡,你——”

奥利奥继续木有表情:“不嫁!”

葱香薄脆饼:“哎呦喂,你还犹豫什么呐,你看看人家都不嫌弃你拖家带口的,莫名其妙的就有了个儿子神马的……”

这是迷你奥利奥蹦出来,脆生生的叫了声:“麻麻!”

奥利奥终于眼皮抽了抽:“我说过,那不是我儿子!”

迷你奥利奥,眼泪汪汪:“嗷嗷嗷!麻麻!”

迷你巧克力曲奇也跟着哭起来:“嗷嗷嗷!”

魔音穿脑啊!

葱香薄脆饼赶紧叫乐之饼干把两个小混蛋,啊不是,是两个家伙送下去,然后采用迂回战术:“呐,我说笑奥利奥,爷爷我呢,是看着你长大的,有神马委屈,你可以尽管和我说嘛,说实话吧,你是不是有喜欢的饼干啦?”

“我……”奥利奥饼干顿了一下:“没有!但是我不嫁!”

葱香薄脆饼的耐心很快就用光了:“喂,你这熊孩子到底想怎样啊?总要给我一个原因啊!!!”

奥利奥真的皱着眉头沉思起来,过了一会,说:“跨越种族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

葱香薄脆饼拉过薯片:“怎么会啊,你看我俩不是过的挺好的么?是吧,亲爱的,来咱俩嘴儿一个给小辈看看!”

薯片:“mua~mua~mua~”

奥利奥还是木有表情:“因为,你木有节操。”

正在这时,核桃酥冲了进来,抓住葱香薄脆饼:“混蛋啊!你不是说你只有我一个的嘛?麻麻说的对,你们饼干说的话都不能信,55555”

葱香薄脆饼拉住核桃酥:“宝贝,泥一定要听我解释!”

薯片颤抖的指着核桃酥,泪眼朦胧的问葱香薄脆饼:“老攻,他是谁?”

葱香薄脆饼复又拉住薯片:“亲爱的,泥先别哭啊,我心都要碎啦!”

薯片/核桃酥:“你~这~混~蛋~”

“啪——哐——叮——咚——”

葱香薄脆饼:“啊啊啊啊,碎了,碎了,真的碎了,奥利奥,快来帮忙啊!”

可是——

此时的奥利奥已经在出走在逃婚的路上了。

此时,冷饮族的宫殿——

鲜奶冰激凌殿下正在幻想奥利奥披着嫁衣,过来和亲的样子。

嗯,到时候,就把它先这样,在那样,再那那样,于是越想越开心:“啊哈哈哈,我现在很高兴,我会说吗?”

双皮奶碰碰边上的可乐:“喂喂,殿下肿么了?”

冰糖雪梨凑八卦滴凑过来:“矮油,这你都不知道,肯定是在想奥利奥那小美人。”

莲子羹抖了抖,四周发出哗啦啦的声音:“艾玛,花心的家伙一下子变这么纯情,真让羹受不了,乃们看我莲子掉了一地!”

“报,报报报报——”奶茶一路小跑上来:“大,大王,奥利奥,奥利奥他……”

龟苓膏心痛的跑过来,一边给奶茶擦着汗,一边说:“矮油,怎么了亲爱的,看你急的,要不要先喝口水再说啊?”

冰激凌一听说听说奥利奥的事,立马不淡定了,跑下来把龟苓膏挤开,双手摇晃着奶茶,青筋暴起,咆哮到:“快说,奥利奥怎么了,啊?”

奶茶终于换过口气,说:“殿下,奥利奥逃婚离家出走了,听咱们的探子说,葱香薄脆饼族长打算偷偷瞒下来,然后让鬼脸嘟嘟过来和亲!”

鲜奶冰激凌放开奶茶,咬牙切齿的骂了句:“葱香薄脆饼,你个没有节操的老家伙,信不信我让盐汽水喷死你啊!”

于此此时,饼干族的议事厅——

“阿嚏……”被修理的碎了一地的葱香薄脆饼族长,大大的打了个喷嚏:“咦,谁又骂我?”

呐,说道这里,我们不得不八一八——葱香薄脆饼这货是怎么当上族长的。

很多点心和冷饮都认为,饼干族是有下限来选族长的,因为葱香薄脆饼这货下限负无穷,所以才当选的。

蛋蛋今天要告诉你们,这是不对的啊不对的!

话说,很久很久以前,那是一个万里无云的日子……哎呦,别砸我,我说重点!

总之呐,就是夹心,雪饼,苏打,蛋奶,早餐饼,磨牙饼,小小酥等等众饼干参加族长的选举,大家各执一词,都认为自己很适合当村长,啊不是,是族长。

蛋奶饼干,傲娇状:“哼╭(╯^╰)╮,我才不会告诉你们我是最有营养的!”

磨牙饼,不服气的说:“乃们有我厉害么?人类的幼崽,刚刚开始长牙就接触我。”

压缩饼干深沉的说:“力量越大,责任也就越大,你们都别争了,族长是我的了。”

这时,葱香薄脆饼站了出来:“大家都不要争么!要我说,这事得让一个其他族的来评评理,只有不涉及自身利益的,才能做出最公正的判断,幸亏我有先见之明,所以请了——核桃酥!”

核桃酥:“呐,作为饼干,第一要务是要脆,不然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是饼干呀?”

香蕉饼干中枪倒地不起。

“所以说,请大家比一比自己的薄脆程度吧!”

话还没有说完,大家只听见咔嚓一声,葱香薄脆饼被小风一吹,碎了一地:“O(∩_∩)O哈哈哈~,谁能有我脆!”

那时,单纯的大家还不知道核桃酥和葱香薄脆饼已经……,于是纷纷叹服。

很不幸,很多年以后的奥利奥对此并不知情,他甚至认为冷饮族也是靠下限这东西来选首领的,他木有表情的想:冰激凌?一定也是个很没节操的家伙,哼哼,我才不要去和亲!

穿过森林,越过高山,跨过平原,奥利奥走啊走,走啊走,然后,他发现自己……迷路了。

奥利奥第二百五十次来到自己做过标记的大石头,无奈的拿出爱疯手机,打算找死党鬼脸嘟嘟求助。

也许,世界上真的有心电感应这一说,就在这一瞬间,手机滴滴一响,奥利奥的OO即时通信收到了条消息:

“听说你逃婚了?” from鲜奶你懂的

奥利奥手抖了了一下,差点没把爱疯扔了出去。他稍作镇定的咽了下口水,恢复了面瘫的表情,才回复了一条:

“你怎么知道的?” from舔一舔再泡一泡

对方几乎是瞬间回复:

“我怎么可能不是道啊混蛋!” from鲜奶你懂的

然后紧接着又是一条:

“你现在在哪?” from鲜奶你懂的

奥利奥艰难的辨识着周围的景色,呃,如果和他说迷路了一定会很丢人的,所以发出了这样一条短信:

“我很想告诉你,但是我不能说 。” from 舔一舔再泡一泡

半晌,对方才回复了一条消息:

“我再也不爱你了,混蛋!” from鲜奶你懂的

奥利奥隔着爱疯手机(话说蛋蛋尊的不是来做广告的Q^Q)都能感觉的到对方的怒气,但是再想解释已经晚了,对方已经把他删除了好友。

“我,只是想去找你呀……牛奶”看着自己这条未编辑完,未发送的信息,奥利奥自嘲的笑了笑,关上了手机。

——好像,没有地方可以去了呢!

日头渐渐偏西,奥利奥却一点想动的欲望都没有,他木然的看着天边的的晚霞变换着颜色终于和日头汇到一处,悲伤的想,连晚霞和落日都有彼此的归处,但是自己却不知该何去何从。

石头渐渐传来一丝丝的凉气,奥利奥就这样用手臂挡着眼睛躺在那里,真想就这样颓废到地老天荒,但是……

“麻麻!”

耳边俨然是mini奥利奥稚嫩的叫声。奥利奥不由得一惊:为什么走了这么远,还能听见那小混蛋的声音!

“麻麻!”

奥利奥翻了一个身,果然是幻听,居然还有mini巧克力曲奇的声音,太不现实了。

“麻麻!” “麻麻!” “麻麻!” “麻麻!”

奥利奥果断的坐起来,看见两个小混蛋在那撒娇打滚,顿时,一个头两个大:“你们怎么跟来的?”

两个小混蛋睁着无辜的大眼睛,每人拽着他的一个袖子:“麻麻,我们一直这样拉着你啊,咱们都这么走了一路~\(≧▽≦)/~啦啦啦,是要去找papa么?”

奥利奥顿了一下,怪不得感觉今天的衣服这么沉,然后他突然被papa这个词刺激到了!于是,生气的对mini奥利奥说:“说过了我不是你麻麻!”然后转向迷你曲奇:“当然更不可能是你的,你们两个小混蛋快点回家!”

“嗷嗷嗷嗷嗷,我饿了,嗷嗷嗷~~~~~~~~~” “我也是~~~~(>_<)~~~~ ”

奥利奥看着两个哭的打嗝的小东西不禁扶额,觉得没有那天糖分像今天流失的这么快!

“好了好了,别哭啦,幸好我带了糖!”

十个糖粒时间过后——

奥利奥看着两个吃饱喝足,撒欢乱跑的小混蛋头更痛了:“呐,刚吃完糖糖不能乱跑,要不然身上的糖分会变得不均匀,长大找不到cp。”

迷你奥利奥听完立刻眼泪汪汪:“肿么办,我刚刚跑了好几下,嗷嗷嗷嗷!”

迷你曲奇对着奥利奥也眼泪汪汪:“乃cp不是我么?你还要找谁啊?嗷嗷嗷嗷!”

魔音穿脑——

奥利奥没有办法,直接拿出杀手锏,他掏出爱疯手机,转换到游戏菜单:“呐,你们坐在这里,好好玩游戏!我去前面找水!”

迷你奥利奥和迷你曲奇看到奥利奥走远,立刻争夺起手机:

“我要玩愤怒的小鸡鸡!”

“我要玩快到杀水果!”

“等下!”

“怎么!”

“你看,这是什么?”

“你有一个OO好友申请,from肤白貌美丝丝润滑?”

“矮油,赶脚很美节操的样子,快加上,快加上!”

———————-

此时的奥利奥还不知道自己就走了这么一会,自己的手机已经被两个小混蛋加了个好像很没有节操的人做了好友。

当然,这个世界是有神奇的第六感的,在某一瞬间,奥利奥突然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他到自己膝盖好像中了一剑,然后,不由自主的摔倒在地,然后不可避免的就是向着低洼处滚了下去。

很不巧的是,低洼处有一个很大的水潭,奥利奥这要是滚进去,后果简直是不堪设想,但是因为身子太圆了,他有没办法停下来!

“啊啊啊啊,救命!”奥利奥大声的呼救,然后,他突然想到这里荒山野岭的,怎么可能有甜食出现,今天搞不好要折在这里了。

咕噜噜,水潭越来越近,奥利奥几乎可以预见到自己将会变成甜食界,继香蕉饼干之后唯一一种不脆不掉渣的软饼干

就在此时,奇迹发生了,在离水潭还有一个糖分时间的时候,奥利奥感觉自己跌进了一个温暖而柔软的怀抱。

“你没事吧!”

温润的嗓音自耳边响起,和记忆中的一样好听,奥利奥抬起眼,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牛奶:“怎么是你!你不是,你不是说……”

牛奶松开手,让奥利奥自己站好,然后温和的问:“嗯?我有说过什么吗?”

奥利奥也很奇怪,但是赶紧掩饰过去:“没,没有,话说回来,牛奶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牛奶露出一个比较有深意的笑:“嘛!听说你带着两个小孩子,离家出走了,所以不放心,特意过来看看!”

“是,是这样吗?”奥利奥觉得自己脸烧了起来,心也砰砰跳着。

“两个小家伙该等着急了吧,我送你回去!”

“好的……啊!脚好像扭了!”

于此同时,留在原地摆弄手机的两个小家伙非常激动:

“哎?加上了,加上了!”

“快看看备注,是不是真的很没节操,不是赶紧删了。”

“呀,居然写的是:真的很润,真的很滑哦!”

“噗……哈哈哈哈!快随便发条消息过去!”

“发好了,等下,好像来消息了!”

“咦?快念来听听。”

“他写的是:‘你不是奥利奥吧,你是谁?’呀,被发现了,怎么回?”

“我来写,我来写:‘奥利奥刚刚亲手喂我糖吃,你猜我是谁?’”

对方停了一会:“我是他的经纪人助理,马上报奥利奥的位置,还有现在他正和谁在一起!”

呀!两个小家伙吓了一跳,连忙往奥利奥离开的方向望过去,正好赶上牛奶半抱着受伤的奥利奥走回来,于是老实的写到:“奥利奥目前就在牛奶怀里!”

信息刚发过去,对方就下线了。

与此同时,冷饮界的宫殿内——

鲜奶冰激凌气吼吼的摔了手机:“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居然真的是和牛奶在一起!还喂糖,还在他怀里,啊啊啊啊,混蛋!”

怪不得刚刚用大号联系他,他不肯说自己在那里呢,早就觉得不对劲,用注册了小号过去打探一下,没想到,连手机都换人用了,鲜奶冰激凌气的快要冒烟了:“牛奶你是在炫耀吗,混蛋!”

相比愤怒到失去理智的鲜奶冰激凌,奥利奥觉得自己只是幸福的不可思议。

本来刚刚被心上人删了好友,觉得一切都无法回转了,怎知转眼间,那人却出现在他面前,还将他抱在怀里,一路回来,奥利奥觉得自己脸红的都要冒烟了,不过幸好他是黑色的,脸红也看不出来。

就在这时,两个心虚的小混蛋不失时机的跑上来,一人抓了牛奶裤子的衣角:“你就是papa么?”

奥利奥觉得自己要变成蒸汽了,牛奶笑了笑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把奥利奥放在了一边,俯下身子,摸了摸mini曲奇的头:“都长这么大了,和你麻麻一样漂亮。”

奥利奥恍惚的看着这温馨的一幕,觉得自己如果当年有勇气一点,自己和牛奶的孩子也该这么大了吧,或者都可以打酱油了。

(哎,可怜的酱油,真心不知道大家为什么都要让孩子打你。但是听说你有个名字叫老抽。)

那时候,自己初初来到饼干界,因为一副乌起码黑的样子,都没有人敢吃,黑色的事物总是让人们想起苦涩的药丸子,殊不知,奥利奥低调却华丽的将白色的糖分都包裹在了自己的夹层里面。

因为得不到人们的理解,年轻的奥利奥失落的总是站在甜水河畔,忧伤的望着星星,星星是白色的,很美,很遥远。

然后,突然有一天,好像是一颗白色的星子,化作英俊的骑士,踏着优雅的步子,走到他的面前,也像是今天这样,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摸了摸他的头,说:“我来帮你吧!”

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在牛奶的帮助下,奥利奥拍摄了他饼干生涯中的第一支广告,广告中的台词至今他都能背下来:知道怎样吃奥利奥吗?扭一扭舔一舔再泡一泡。

没错,轻轻的旋转,你就能看见他低调的外表下的华丽的甜蜜。

也就是那一次,他在十三亿观众的目光中投入了牛奶的怀抱——他的骑士,虽然没有糖分,却是甜的。

然而,这甜蜜却没有持续多久,就在奥利奥在饼干界中站稳脚跟的时候,那位骑士却突然消失了。奥利奥只有反复的看那条广告,来证明牛奶真的出现过,反复的看,反复的看,看的台词都背下来了。

奥利奥不是没有想过要去找牛奶,去向他表白,奈何他连他的家在那里都不知道,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在焦虑中过去,直到有一天,奥利奥的OO即时通讯上发来一条消息,鲜奶你懂得发来好友申请,是否同意?

选择同意这一刻,奥利奥觉得自己,得到了救赎。

但是,在成功的外衣下,奥利奥却始终保持了那个自卑的心,他知道那是牛奶,却连表白的勇气都没有,奥利奥就这样隔着网络和某人网恋着,一直到鲜奶冰激凌那个趁火打劫的混蛋跑来要求和亲为止。

虽然是混蛋,但是却做了件好事呢,奥利奥偷偷地看着走在旁边的牛奶,不禁嘴角上扬。

“阿嚏,”某个被骂做趁火打劫的混蛋正在宫殿里来来回回的走着:“谁在骂我,阿嚏!”

—————————

“阿嚏!”珍珠奶茶忧桑的说:“这里好热啊,我都快感冒了。”

贤惠的龟苓膏凑上来,一手帮他扇风,一手拿了个小手绢擦啊擦的,心痛的说说:“哎呀,可不是嘛,出了这么多汗。”

冰糖雪梨在一边嫉妒的说:“你们两个,要肉麻请远一点,咱们出来可是要办正事的,居然连手帕都带好了,我们是来郊游的么?”

一边的莲子羹拿着手帕,又偷偷地收起来,瞄了一眼冰糖雪梨,内心纠结着:“过去帮他扇风,不敢过去,过去揩油,不敢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鲜奶冰激凌大吼一声:“都闭嘴,严肃点,咱们是来打劫的!他们就快过来了,你,还有你,你们说话这么大声,被他听见了怎么办。”

话还没有喊完,只听见身后飘过来奥利奥幽幽的声音:“被谁听见了怎么办?”

十个糖分时间过后——

以鲜奶冰激凌为首的绑匪五人组被五花大绑的扔在地上,牛奶抱着手站在一旁,意味不明的笑着,一副看热闹的模样,奥利奥拿出糖给两个小混蛋喂食。

Mini奥利奥一边吃一边好奇的看着那个长的白白的家伙,偷偷地对mini曲奇说:“喂,你觉不觉的那个很没节操的家伙感觉有点眼熟啊?”

Mini曲奇纳闷:“没有啊,咱俩不是一直在一起么,我确定没见过他。”过一会,好像发现什么新大陆的样子,捅了捅边上的mini奥利奥:“喂喂喂,你快看,那家伙动了,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

“呀呀呀,真的呢,真好看!”

那边的鲜奶冰激凌对两个小混蛋的声音自动过滤,倒是眼见着牛奶那个家伙伸出手,搭在奥利奥的腰上,他着急的大喊:“奶茶,你们不要拦着我,我要宰了他!”

奶茶大汗:“殿下,您忘了,我们正被绑在地上么?”

鲜奶冰激凌激动的说:“对,绑着我都能宰了牛奶个混蛋,你们都别拦我!”

牛奶恍若未闻的拦腰抱起了奥利奥:“你的脚不方便,我抱着你休息吧。”

喂喂喂,明明是休息,和脚不方便有什么关系,你明明是故意的吧,还有你往冰激凌那边看是怎么回事,你那是炫耀吧,炫耀!

被抱在心上人的怀里,奥利奥却没有了刚才的幸福感,反倒是有种微妙的不自在,好像不想让人看到似的,尤其是被冰激凌那家伙。而且从这次见面开始,牛奶这家伙给人的感觉就开始不对了,但是不对在哪里?又想不出来。

奥利奥望了被绑在地上的冰激凌一眼,那种感觉更强烈了,他赶忙收回视线,摇摇头,觉得自己一定是想多了。

可是地上的冰激凌却不是这么想的,哎呀呀,居然敢无视老子,等和了亲,我一定要先这样,在那样,再这样加那样,想着想着居然荡漾起来,自顾自的傻笑。

莲子羹和冰糖雪梨绑在一起,他一边忙着揩油,一边想:“殿下这是——终于疯了么?”

————

第二天,奥利奥和牛奶继续赶路,mini曲奇和mini奥利奥一人拽着一个衣角跟着,时不时的回头看一下后面。

牛奶温柔的拨过mini曲奇的小脑袋瓜,嘱咐道:“不要看了,那种家伙看多了,会长针眼。”

Mini奥利奥拽着麻麻的衣角说:“后面那个很没节操的家伙,看上去要化了。”

奥利奥终于忍无可忍的回过头,对不依不饶缀在后面的鲜奶冰激凌说:“拜托,你不要再跟着了,你手下都走了,你也赶快回去吧。”

冰激凌擦了下太阳晒出来的汗水,傲娇的哼了一声:“谁说我跟着你了,本殿下顺路不行啊?”

其实在前一天,奥利奥就把冰激凌和他手下那帮冷饮给放了,那几个家伙都赶紧找个凉快地方呆着去了,唯独这冰激凌执着的很,一心一意的要跟在后面,每次他一开口,那家伙却是一副谁跟着你了,跟你不熟,少来跟本殿搭话的欠揍样子,弄得奥利奥也很无奈。

Mini曲奇赶紧拽了拽奥利奥的衣角:“麻麻,快别和他说话了,papa说会长针眼。”

奥利奥无奈的撇了冰激凌一眼,回过头赶路,决定不再理他,后者气的咬牙。

牛奶见了,不厚道的笑了一下,温柔的摸了摸mini曲奇的头,将他单手抱起来,说了声:“真乖,麻麻脚扭了,papa抱着你走吧。”说完还一副体贴的样子用另一只手环住了奥利奥的腰。只听见后面的咬牙声更响了。

奥利奥有些受宠若惊的依偎在牛奶怀里。其实从那次的广告以后,两人并不是没有什么见面的机会,有的时候,在超市的购物筐里碰巧遇到了,他总是想着过去打个招呼,可是牛奶总是一副不咸不淡的样子,远没有如今这么热络,这忽冷忽热的,着实让他心下却有些疑惑。而且,这两天,和牛奶接触下来奥利奥也慢慢的发现,牛奶的身上的味道是淡淡的,带着点独特的鲜美和馨香,却惟独没有他记忆中的那个甜味。

另外让他很疑惑的就是,牛奶总是对mini曲奇痛爱的很,对mini奥利奥却是淡淡的,说不出的怪异感觉。他几次想问,但是看到牛奶那英俊的侧脸却又开不了口,只能把疑惑压在心里。

正在这时,后面跟着的那位冰激凌殿下,终于抵不过太阳的热量,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狗血瓢泼而至,请姑娘们自带雨衣雨伞。避雷针一定要抗住——

—————为毛每次快完结的时候都说这句台词?————————

据说禽类里面有个叫凤凰的鸟,可以欲火而重生,当火光退去,他将变得青春而耀眼,每一根羽毛都BLING、BLING的闪烁着动人的光彩。

奥利奥本是不信的,但是他今天看到了奇迹——

之间倒在地上的鲜奶冰激凌殿下,在光与热的作用下,渐渐从固体变成液态。本是坚毅的线条变成了顺和的样子,冷硬的棱角更是带了不少温柔的颜色。

渐渐的,渐渐的,那冰与硬全部消失,竟化成了温柔的令人窒息的样子,真真的符合那甜品界形容臻品的八个字:肤白貌美,丝丝润滑。

但是,此时的奥利奥已经像是被雷劈过一样,不能思考了,因为这鲜奶冰激凌融化后的样子,正是几年前,他遇见的那个骑士的模样。

他不可置信的转过头,看着的站在一旁的牛奶,发现这家伙只是径自站在一旁,逗着怀里的mini曲奇,唇边带着一丝莫名的笑意。

鲜奶冰激凌刚刚转变过形态,现在还是虚弱的瘫在地上,奥利奥几步向前,扯住他的袖子问:“怎,怎么会,你,你到底是谁?”

鲜奶冰激凌还在生着气,理也不理,直接把袖子抽回来,头转向一边:“你管不着!”

只是在这一拉一扯之间,那一丝丝香甜的气息却是再也遮不住了,从鲜奶冰激凌的发间,袖口散发出来,是最让人怀念不过的气味。从那一年,他投进他的怀里开始,这个味道,就缠绕了他日日夜夜。

正在这时,那mini奥利奥也哒哒哒的跑过来,像一只小狗那样,皱着鼻子,东嗅嗅,西闻闻。最后扑到鲜奶冰激凌身上,叫着:“粑粑,粑粑。”

可怜鲜奶冰激凌殿下好不容易恢复一点力气要爬起来,被这小混蛋一压,又趴在了地上,气都上不来了,还是旁边的牛奶发现的早,拎着mini奥利奥的脖子把他揪起来,然后看着奥利奥把冰激凌殿下扶了起来。

奥利奥迷茫的看着大家,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Mini奥利奥抢先答道:“麻麻,麻麻,这个是粑粑呀,这味道我记得的。”

Mini曲奇也跟着皱着鼻子闻闻,说:“我怎么不觉得啊,”说着还拉了拉牛奶的衣服,“我觉得这个才是粑粑。”

鲜奶冰激凌还是执拗的把头扭向另一边,也不承认也不否认。

最后,还是牛奶说话了,就想将一个不相干的故事那样,慢慢的说:“曾经,我有一个和我长的很像的双胞胎弟弟。他为了寻找真爱,离家出走了。他走了很多很多地方,都没有合意的cp,直到那一天,他遇见了一块饼干,他觉得那饼干忧伤的仰望星空的样子特别的美,他,终于找到了一个不开心的灰姑娘。”

随着牛奶的叙述声,奥利奥又仿佛回到那一年的星空之下,他侧头看了看眼前的液体状的鲜奶冰激凌殿下,还是那么温柔,他真是混蛋,怎么会认错人呢?鲜奶冰激凌殿下看上去,明明是……那么的浓。

牛奶继续诉说着:“再后来,弟弟他帮助那饼干拍摄了一条广告,也成功的让那饼干变成了耀眼的明星,但是,他又觉得自己有些配不上你,于是,黯然离开了。他一边注册了OO会员和你偷偷在网上交往着,一边在你不知道的地方不断努力着,直到有一天,成为了冷饮界最高贵的鲜奶冰激凌殿下,才向你的族长提出了和亲的请求。”

奥利奥觉得牛奶的每一句话都狠狠的戳在了自己的心上。而那个声音却没有停止:“但是你呢,你错把我当成了弟弟,为了逃婚,离家出走了。你不知道的是,他还给你生了个儿子,就是mini奥利奥。”

就是这句话,彻底把奥利奥的良心碎成了渣渣,他扑到液体的鲜奶冰激凌的怀里,一直说:“对不起,对不起……”

鲜奶冰激凌对这样的奥利奥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静静的拥了他。

Mini曲奇蚊香圈眼的问着牛奶:“那我是谁的孩子啊?”

牛奶摸了摸他的头,温油的说:“你当然是粑粑和麻麻的孩子。”

“那麻麻是谁啊?”

牛奶好像想到了什么美好的事物一样,笑的更温柔了:“你麻麻就是曲奇啊,不过后来他有了个新的名字,就是趣多多。”然后,笑容淡了些:“不过,后来他看你叔叔的广告以为我出轨了,就离家出走了,现在还没回来。”

后来的后来,所有的误会都解除了,冰激凌殿下为奥利奥饼干举办了一场举世无双的婚礼。甜食界一时热闹非凡,说是本世纪甜食界最浪漫的以商业联姻开始的,以浪漫童话结尾的和亲。

几乎甜食界所有的甜食们都感到冷饮界,想亲眼目睹平民偶像奥利奥和鲜奶冰激凌殿下的这场婚礼。

婚礼的最后当花童的mini奥利奥把两枚亮晶晶的水晶戒指送到二人之前。

巧克力慕斯先生按惯例让两个新人宣誓。

他先问了奥利奥先生:“奥利奥,你是否愿意嫁给鲜奶冰激凌殿下,按照甜品食谱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甜食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变甜或是变苦、固态或液态,始终忠於他,直到离开世界?”

奥利奥停顿了一下,没有说话,鲜奶冰激凌紧张的看着他。

奥利奥看见他那个样子,不禁笑了下,话也自然的问出口:“你真的不介意我之前没有认出你,离家出走的事么?”

冰激凌愣了一下,别扭的说:“我没说不介意,你嫁过来以后记得好好补偿我。”

奥利奥看着他的眼睛问:“哦,你想要什么补偿?”

冰激凌殿下终于败下阵来,小声的说:“你,你随意吧,哎呀,总之先嫁过来了,这是婚礼上你想闹哪样啊?”

奥利奥被他紧张的有些好笑,他转过身正对鲜奶冰激凌殿下,用在场所有甜品都能听到的声音宣誓道:

“那么我愿意,并且我发誓,无论你变得多么傲娇多么无趣多么无理取闹,我都会永远和你在一起。我发誓不会把视线集中在其他任何人身上,我发誓,无论你是多么的别扭,我都会尽我所能从感情上给你支持。这是生命的承诺。”

甜品们一下子全都安静了,奥利奥的声音久久的在礼堂上空回响着,大家都沉浸在他这样的诚挚宣言里。

最后还是慕斯先生先回过神来,他轻咳了一下,然后问鲜奶冰激凌;

“鲜奶冰激凌殿下,你是否愿意娶奥利奥先生,按照甜品食谱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甜食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变甜或是变苦、薄脆或柔韧,始终忠於他,直到离开世界?……咳咳……殿下?……鲜奶冰激凌殿下?你是否愿意——”

“我愿意!!!”鲜奶冰激凌殿下终于回过神,激动的把奥利奥拥在了怀里。

谢谢你——

在这样的日子,嫁给我。

(今天你要嫁给我,正文完)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