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ận chiến cuối cùng của bánh trung thu ngũ nhân – Viên Nhược Hàn

Tên gốc: Ngũ nhân nguyệt bính đích tối hậu nhất chiến

五仁月饼的最后一战 by袁若寒

(月饼拟人小甜文 HE)

随着大鲜肉帝国与云腿公社联盟,豆沙共和国吞并了莲蓉王国,并娶了双黄蛋做王后,月饼帝国的王座,基本被酥皮云腿鲜肉和冰皮豆沙莲蓉双黄瓜分了。

而统治了月饼王国几百年的五仁月饼,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师傅,今天都中秋了,还剩这么多五仁。”一个十几岁的小学徒在糕点店门前收拾摊子,把零散的月饼整齐排列,堆成一座小山:“还有这么多,丢了可惜,吃又吃不完,怎么办啊。”

他们平常是做点心的,月饼也就中秋这一个月做,因为这东西储藏期短,就吃个应景,所以都是现做现卖,什么口味卖得好就多做点,卖不出去的就少做或者不做。不过,今年有个很奇怪的现象,其他口味的月饼都很好销,特别是云腿和莲蓉蛋黄,每天一端出来,不到两小时就卖得一个不剩。可这五仁,前几天做了一件,硬是全剩下了,整整齐齐五十个,都躺在托盘里。

“现在人生活好了,就开始注重健康了。五仁的热量高油分大,吃了发胖不说还容易高血脂,确实要被市场淘汰。”批了件外套,师傅从里间走出来:“没办法,买一送一处理掉吧。”

“知道了。”小学徒得了吩咐,立刻忙活开了,举着喇叭嚷嚷:“中秋节让利大甩卖,月饼买一送一,买任意口味的月饼,送五仁一盒,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什么,我们居然是买一送一的赠品。”

“怎么会这样,大五仁月饼居然沦落到这般田地!”

“不,我不要当赠品,呜呜……”

在人类无法注意的角落,细小的讨论声越演越烈,愤愤不平的各位,正是被当成赠品五仁月饼。这群曾经的统治者后裔,不但失去了人类的钟爱,还被装在一个旧铁盘里,遗弃在摊子最角落,无人问津。有人来买月饼,小学徒就笑容满面地拿出一个纸盒,装上四个送出去。虽然是个便宜,却也有人看不上:“送的什么鬼哦,哪个要吃五仁,给我换几个其他的。”

“不好意思,本店赠送的礼品一律是五仁,不能换呢。”

“那不要了。”

客人一甩袖子走了,剩下一盒目瞪口呆的五仁月饼,顿时怒火中烧:“什么玩意,本大爷还不稀罕被你们人类吃。”

“一群不懂月饼精髓的笨蛋!”

“人类真是太愚蠢了,要说胆固醇和热量,蛋黄月饼比我们高多了!”

“就是就是,那些所谓的水果月饼一丁点水果含量都没有,全是添加剂,人类还吃得那么香,真是不可理喻。”

“要我说,最可气的是这家店的师傅,什么买一送一,我宁愿卖不出去被集体销毁,也不愿变成赠品!”

不能便宜了他,兄弟们,咱们要是卖不出去,今晚就求月饼娘娘给我们报仇。”

“对,绝对要报仇!”

同仇敌忾的讨论声人类自然听不见,小学徒撑着下巴,继续叫卖。今天就是中秋节了,过了这日子,卖不出去的只能低价处理,亏本还卖不出去就只能全部销毁,想想挺可惜的,所以小学徒卯足劲推销。

可是,五仁的时代真的过去了,整整一个下午,只送出去了一半。幸亏师傅又赶着做了两件云腿的,才把剩下那些搭着送出去。

不过,托盘里还躺了两个五仁月饼。赠品是4个一盒,刚好就剩了这么两个。

“师傅,这个是双胞胎哎。”这两个月饼,可能是烘烤的时候靠的太近,连在一起,没有分开:“其他的都卖完了,这两个孝敬师傅,你快吃了吧。”

“小混蛋,自己不爱五仁就推给我。”师傅笑了笑,也没推脱,把那双胞胎月饼收进柜台,准备晚上带回家。他们已经忙了一天,直到月上枝头,这才准备打烊。学徒收收洗洗,忙完一切朝冲师傅做了个鬼脸:“师傅,我回家了,三天后见。”

“路上小心点。”拿出满满一盒早就准备好的精美月饼,递给徒弟:“好好陪陪父母,店里不着急,还有,这个五仁你拿着路上吃。”

师傅把连在一起的月饼撇开,用食品袋装上一个,塞到小学徒手里:“不能叫我一个人得高血脂不是。”

“坏心师傅。”把月饼往兜里一放,根本没打算吃的小学徒挥挥手,跑得老远。

“这孩子。”师傅摇摇头,最后检查了一次店里的各项设备,确定该断电的断电,该消毒的消毒,才关灯拉上卷帘门,踏上回家的路。

本来做生意的都没有放假的概念,越是节假日越要忙工作,但这家糕点店就两个人,一个师傅一个学徒。师傅单身,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徒弟是贪玩不喜欢念书,找个地方学手艺,随便混混日子。所以这师徒两人都没什么抱负,生意过得去就行。加上周遭又没几个竞争对手,独独一家,销量挺好,没必要三百六十五天都开业。

做师傅的常说,钱够花就行,只要饿不死,赚那么多干嘛。所以他们不但一年三节休息,遇到恶劣天气还会提前关门回家,总之,是个十分悠闲的小店。

“哎,真是年纪大了,才加了几天班就这么疲惫,得回家好好睡一觉。”师傅其实还很年轻,不过二十几岁,但中秋节这个月确实把他累坏了。虽然身边有个学徒,但那孩子才跟了半年,手艺还不行,只能帮点杂活,其他的都得亲力亲为。加上月饼工序复杂,烘焙也有难度,真是把他累得半死。

他怀里踹着那个剩下的五仁月饼,转到夜市切了半斤香辣卤牛肉,打了一人份的豆花饭,回家吃了个痛快。

“好爽!”热腾腾的豆花饭加上有滋有味的牛肉,这一顿确实舒坦,师傅吃完,也懒得收拾,人就躺在沙发上玩电脑。被遗弃在桌子上的五仁哥哥愤恨地看着这一切,心头怨气难消。因为这个人,他们才会变成不值钱的赠品,也因为这个人,他才和弟弟被活生生地分开,撕裂开的伤口痛得撕心裂肺,而这家伙居然吃得这么香,玩得这么开心,完全没有负罪感。

这边,对五仁月饼的腹诽毫不知情的师傅点开他最爱的网站,熟练地输入高级VIP账号,打开一个视频看得津津有味。

该死的人类,五仁哥哥不想看他在干什么,可是电脑里传出来的尖锐的不知是痛苦还是喜悦的声音让他无法忽视那个画面。他抬起眼,偷偷瞄了一下,顿时被吓得说不出话来。

天啦,好吓人!

电脑屏幕上,两个光溜溜的肌肉男摸来摸去,好像是在打架,但又没那么激烈,还嘴对嘴咬来咬去。摸了好半天,其中一个忽然凶狠起来,把另外个压在床上,啪啪啪地打他的屁股,还把硬邦邦的棍子捅到一个小小的洞里。被捅的那个扭动挣扎着,两只手死死抓住床单,叫得天翻地覆,眼泪都流出来了。

好可怕……

五仁哥哥抖了一下,没想到白天对谁都温柔笑着的师傅,居然是个暴力狂!

“弟弟,你在吗?我这边大事不妙了,恐怕会被杀掉,我要死了,你一定要为我报仇!”师傅看了一会,忽然掏出藏在腿间的棍子,上下摩擦起来。那东西和电视上行凶的男人用的凶器一模一样,尺寸还要大些,又粗又壮。五仁哥哥看得心惊肉跳,生怕师傅忽然把那玩意捅进他的身体,让他一命呜呼。

“哥哥,我被小学徒带回家了,暂时没有被吃掉。”因为是双胞胎,五仁兄弟拥有千里传音的本事:“你那边到底怎么了?”

“啊——我要死了——”哥哥一声惨叫,原来是师傅不小心把某些白色的液体溅到他身上,那东西是从凶器里射出来的,五仁哥哥理所当然地认为是具有致命杀伤力的毒药,当场吓得晕死过去。

“哥哥,哥哥你怎么了!”可怜五仁弟弟在那边不知发生了什么,千呼万唤也叫不醒自己的兄长。

“……浪费了。”看到自己的东西沾到月饼上,本来还想吃的师傅纠结了半天,最后把月饼放在窗台上:“等哪家肚子饿的小猫咪来吃吧。”

说完,洗澡睡觉去了。

五仁哥哥躺在窗台上吹冷风,不一会就醒了,看见明晃晃的月亮烧饼一样挂在天上,顿时悲从中来,哀伤地掉了几滴眼泪:“呜呜,月饼娘娘,五仁帝国已经全军覆灭了,我们这些同伴没一个落得好下场,不是沦落为赠品就是被转送给别人,您到底有没有保佑我们。如果您还看着,求你让我变成人,为大家报仇雪恨!”

不知是他的精神感动了上苍,还是身上沾了灵气,总之一阵狂风吹得天摇地动,五仁哥哥也从窗台上滚进屋里。

“弟弟,我变成人了!”他在地板上滚了一圈,头撞到桌角,痛得叫唤,本能地挣扎一番,却看见自己长出了手脚。再低头一看,双腿间也挂着一根软绵绵的棍子,他咽了咽口水:“弟弟,我也有武器了,等我去杀了那个师傅,给大家报仇。”

“哥哥,我也变成人了……可是……唔……”五仁弟弟就没他哥哥这么好运了。

他变成人的时候,正十分狼狈地趴在小学徒身上,还是撅起屁股,一·丝不·挂的造型。因为当时舍不得浪费的小学徒正准备把他身上的皮啃掉,结果手一滑掉到肚子上,啪一声变了个美男……

“你是月饼?”面对忽然出现的美男子,小学徒挺镇定,眨眨眼,拉起五仁弟弟的手:“还挺漂亮,给我当媳妇怎么样?”

“别,别吃我。”五仁弟弟哆哆嗦嗦地缩回手,又问:“媳妇是什么。”

原来是个天然呆,正对了小学徒的胃口,他腹黑一笑,一把将傻乎乎发抖的五仁弟弟拽进怀里,捧着他的脸狠狠亲了一口:“媳妇就是给我暖被窝,陪我睡觉的人。放心,只要你当我的媳妇,我就对你好,给你买好吃的,带你去玩,不让你受委屈。”

说完,小学徒一个翻身,把五仁弟弟压在身下,上下其手:“不说话就当你答应了。嗯,你身上有股坚果的味道,好香。”

“因为……因为我是五仁月饼啊……”当然有坚果的味道了。

不对,现在怎么和人类说上这些了,想起大家分别时,说好要向人类复仇的誓言,五仁弟弟把两个拳头抵在学徒胸口:“不行,我不能给你当媳妇,我是来报仇的,谁让你把我们当赠品。”

“报仇,就凭你?”小学徒又笑了,在床上和五仁弟弟玩起近身肉搏:“来吧,压得倒我就让你报仇!”

“唔。”十分钟后,精疲力尽的五仁弟弟趴在床上,小学徒从后面托起他的臀部,细心地用润滑剂做了滋润,然后掏出自己的东西,一下贯穿进去。被异物扩张,五仁弟弟瞬间发出惨叫,可几次抽动后,他痛苦不堪的声音变得甜腻,充满诱惑:“不能了……啊啊……啊……”

“弟弟,你怎么了,弟弟!”这边,被弟弟奇怪的叫声吓到的五仁哥哥,忘记他正在搓小棍子,好变硬去杀了师傅。

担忧让他就这么僵硬地站着,大声呼唤自己的兄弟。他的声音太大,把已经上床睡觉的师傅吵醒了。师傅迷迷糊糊张开眼,起床一看,一个身高体重外貌都十分完美的美男子站在他家客厅,不但什么都没穿,那玩意还翘得高高的,一副骄傲的摸样。他咽了咽口水,感觉体内一阵骚动,是月神娘娘可怜自己辛苦了半辈子,快三十了还没找到心上人,所以送了个美男给他过中秋?

脑海里冒出各种想法,师傅想出手,却不敢轻易扑上去。但什么假设都比不上五仁哥哥的一句话,他看见有人站在过道里,立刻大喊:“大坏蛋你醒了,我要杀了你,啊啊啊!”

五仁哥哥猛冲过去,把师傅扑倒:“看我用兵器杀了你!”

满头黑线的师傅好半天才搞清楚他说的杀是什么意思,于是他握住五仁哥哥的棍子,轻轻搓揉,笑得春光灿烂:“不好意思,我只杀人,不被杀!”

……

一阵剧烈运动后,五仁弟弟累瘫在小学徒怀里,抱怨道:“明明是我比你高比你壮,为什么你力气比我大这么多。”

“因为我天天打杂啊,面粉一口袋五十斤,我一次拿两袋,扛多了就成大力士了。而且我正在长身体,要不了两年,肯定比你高。”他现在十六岁,身高虽然只有175,但在同龄人里算高了。五仁弟弟比他高半个头,大概在182左右,不过他有自信在两年之内超过他:“到时候,你就真是缩在我怀里瑟瑟发抖的小媳妇了。”

“你胡说,谁,谁要做你媳妇,我哥哥不会放过你的,等他杀了你师傅,就会来找你报仇!”五仁弟弟嘴硬。

其实,他已经听到哥哥发出惨叫了,那声音跟他刚才一样,也是先痛苦,然后变得很舒服……

“不是我看不起你,就凭你们两块月饼,要怎么杀人?我师傅可不是吃素的,小心把你哥哥修理得满地找牙。”小学徒挖鼻,漫不经心地拨了师傅的手机,两人简短地交流了一番,立刻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而那个嚷嚷着要杀死师傅的五仁哥哥,这会正姿势别扭地躺在师傅身下,动惮不得,狼狈地挣扎。师傅挂了电话,轻咬五仁哥哥的背,笑着说:“我当面点师之前可是国家队的职业拳击手,因为受伤才提前退役的,别说你这种三脚猫了,来个高手我也不怕。”

“混蛋,我要杀了你!”他跟离水的鱼一样弓起后背,死命扭动身体。

“这么有精神,那在来一次好了。”师傅眯起眼睛,双手合十:“感谢月神娘娘的恩赐,我开动了!”

“啊啊啊——”这天夜里,月亮特别圆,特别亮,夜空中回档的惨叫,也特别大!

三天后,小学徒带着他家扭扭捏捏的媳妇来店里,老远就喊:“师傅,见见我家媳妇,可听话了。来,小五仁,快叫师傅。”

小五仁站在比自己矮半个头的小学徒身后,怯生生地叫了声师傅,然后两只眼睛到处乱瞟。知道他在找自己的哥哥,师傅指指里面的操作时,笑着说:“你哥在里面看烤炉呢,闲得无聊,你正好去陪陪他。”

话声刚落,小五仁已经冲进操作间,一头扎进哥哥怀里:“哥哥。”

“弟弟……”这三天真是发生了太多事,多到他们小小的脑袋无法反应和思考现在的一切。五仁哥哥也是老泪纵横,哽咽着说:“他待你好不。”

小五仁点头如捣蒜。

想起小学徒,小五仁心情很复杂。那个大男孩虽然总拿硬邦邦的大棍子欺负他,可是对他是真好,又温柔又体贴。所以他毫不犹豫地露出笑容,握住哥哥的手:“哥哥你放心,他对我可好了。”

“师傅对我也好。”正说着,烤箱发出叮的一声,时间到了。五仁哥哥立刻带上棉手套,小心抽出烤得金黄的小点心:“你看,师傅还帮我们开发了五仁的新口味。去除现代人不爱吃的猪油,减少了糖和坚果的用量,为了避免过于甜腻还增加了玫瑰花瓣。外皮选用软绵有劲的派皮,吃起来有嚼劲,但里面又是细细脆脆的坚果,最里面更特别,包心是麻薯。所以啊,别小看这个小点心,外酥里脆,加上绵密的内陷,一共是三种口味。这三天,他为了试新口味都没好好休息,你快尝尝。”

小小的糕点泛着玫瑰花香,小五仁连忙咬了一个,烫得嗷嗷叫:“好吃,好好吃,要把月饼也做成这样的馅料,五仁月饼又能翻身了。”

听到里间传来的欢乐笑声,师傅按了按酸痛的眼窝,感觉这几个日夜的辛劳都是值得的。

“师傅这么懒的人,也能为了被人拼命,真爱啊。”小学徒夸张地大叫,不顾他师傅拿一双满是血丝的眼睛瞪他。师傅有些不自在地反驳道:“我只是不希望五仁从大家的视线中消失,这种中国传统的馅料有上千年历史,除了做成月饼,各色糕点均有他们的影子,如果仅仅是因为口味的变迁而退下舞台,那就太遗憾了。”

“嗯嗯,师傅说得对。”朝里面看,五仁兄弟笑得开怀,那种快乐也感染了屋外的两人:“我以前觉得五仁好难吃,可是,现在已经戒不掉了呢。”

“确实。”师傅也发出爽朗的笑声:“人间美味啊。”

“那不如我们今天歇业吧,回去吃几口?”

“好主意!”

“什么,现在就回家?”里间传来两兄弟的哀嚎,这时候回家要做什么,他们也算心知肚明了。可是,为什么被这对师徒欺负,心里还有隐隐约约的欢喜?

被师傅牵着,大步往前走,五仁哥哥回头对弟弟说:“要幸福。”

“嗯。”弟弟也笑,紧紧抓住小学徒的手:“大家都要幸福。”

end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Trận chiến cuối cùng của bánh trung thu ngũ nhân – Viên Nhược Hàn

  1. Pingback: [ĐV] Trận chiến cuối cùng của bánh trung thu năm nhân | Tịnh Viên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