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u cởi quần giúp ngươi bôi thuốc – Đan Sênh

Tên gốc: Khoái thoát khố tử bang nhĩ sát dược

快脫褲子幫你擦藥 BY 丹笙

( 有愛小短篇 )

備註:

我會到處說這麼沒下限的東西是我寫出來的嘛……

這是被靜水邊那個懶貨鞭撻下來的新下限……於是,就神展開了……

別跟我比下限!會激起我的好勝心的!

☆、第一階梯

安澈元趴在被窩裡,費勁地弓著腰,手裡的藥栓都要被他捏爆了,手機就放在枕邊,看時間,舍友馬上就要下課了,在這之前他必須得把藥涂好。

這兩天自己這種詭異的場景已經被發現三次了。

他滿頭大汗地在被窩裡忙活著,要不是今天洗手間的燈壞了,他原本應該去衛生間的,只是那個門也很不給力,鎖不上,關不嚴。

過了十分鐘,他脫力地攤在被窩裡的時候,康辰下課回來了。

他看著來人關上門,把書往桌子上一放,邊脫外套邊奇怪地看了他兩眼:“你在幹嘛?”

“沒……沒……啥,我剛在睡覺……”安澈元支支吾吾地說。

康辰把外套往上鋪一扔,兩手搭在腰間低頭看他:“……睡覺睡得一臉汗?”

“……我剛剛做了個噩夢……”安澈元心虛地圓謊,臉上還有一抹可疑的紅。

康辰眨了兩下眼睛,視線順著他的臉頰滑到腰部,那裡有一塊明顯的隆起。

下意識地嗅了嗅,屋裡有一股淡淡的說不上來的味道,但不是他想的那種。

斜眼打量安澈元,那人也正緊張地看著他。

“下午沒去上課?”

“啊……是的,我請假了,……沒點名吧?”安澈元調整了下位置,繼續趴在枕頭上,身後難以言喻的部位讓他表情很豐富。

“沒有。”康辰今天似乎沒事,他一手扶著梯子一手搭在腰間,一副準備聊天的架勢。

“哦……”安澈元也不好開口趕他,要是在平時,這個師兄會有這樣的閒心,他肯定是滿心雀躍的,但是眼下……還是不想在他面前出醜。

“是不是病了?”

看了這麼一會兒,那表情一點都不像在做那種事,康辰挑挑眉毛,問了一句。

“啊不是,哦……不,”安澈元矛盾地抓著枕頭,“只是有一點點不舒服,休息一會就好了。”

“可你已經三天沒去上課了。”

“啊這個,逃課不是很正常的麼,呵呵呵……”

笑得真難看,康辰默默下結論。

就在此時,外面響起敲門聲,康辰過去拉開門,門外的人手裡拿了一份飯菜,此刻正毫不客氣地笑著走進來。

“澈元,好點了沒?怎麼現在還沒吃飯,我以為你中午吃過了,”那人邊說著邊走過來坐在床邊,“你發信息那會我還在上課,手機靜音了。”

“哦,”安澈元有氣無力地擺擺手,“我早沒感覺了,下次再不讓你這混蛋帶飯了。”

“誒,你室友不是在嗎,你怎麼不讓他幫你帶飯?”

“嗯……”

安澈元有點不知道怎麼回答這個問題,他與康辰不同年級,只是這學期搬宿舍被分在了一個宿舍裡而已,這個宿舍混居嚴重,他是大二的,康辰是大三的,還有兩個大四的師兄,只是搬出去住了。

說起來,他倆雖在一個屋檐下住了快倆月了,但還不是很熟悉。

“康辰上課忙嘛,我也不知道他的課表,誰知道今天就回來早了。”

“哦,你慢吃,我先回去了。”

“行……謝謝啊。”

人走後,安澈元抱著飯盒繼續趴在被窩裡,一點都沒有要起床的意思。

“才下午三點半,你這是午飯?”

安澈元摟著飯盒往被窩裡縮了縮:“不,我打算當晚飯。”

康辰:“……”

晚上,趁著康辰出去吃晚飯的空檔,安澈元拿著藥栓和小手電進了衛生間。

扯下內褲,一手拿著藥一手摸索著找位置。

也不知他笨還是怎麼的,屢次都要搞錯,弄的屁股上都是藥劑。

安澈元鬱悶地用手揉了揉菊花,這個痔瘡快折騰死他了,要不是看這次犯得厲害,消炎藥已經不給力了,不然他才不會買什麼鬼藥栓。

勉強涂好藥,他摸摸索索一陣,突然想起一件事——

該死,他忘記拿紙巾進來了。

現在這樣,內褲穿上肯定都沾髒了,睡褲也是。

他蹲得腿都麻了,扶著墻壁站起來,慢慢走出衛生間,出去拿紙巾。

為了安全起見,他之前把宿舍的大燈也關了,打著小手電去找紙巾。

夾著腿走到床邊,他上身只穿了件肥大的白色T恤,下身什麼也沒穿,想著拿了紙巾就盡快溜回去,可是——

燈亮了。

康辰提著一兜不知何物的東西站在門口,還保持著一手推門一手開燈的姿勢。

安澈元也僵住了,他還保持著鬼鬼祟祟半裸的姿勢,還要再加上個猥瑣。

此刻他不知道自己是該先捂臉還是捂屁股,結果他什麼也沒做。

☆、第二階梯

“……”

“……”

兩個人詭異地對峙著。

就視覺方面來講,康辰受到的衝擊力顯然比安澈元大。

所以安澈元先反應過來——

“嘿嘿,那個,你怎麼吃這麼快……”他又露出那個難看的笑容,很囧地和他打招呼,想著現在表現得自然一些,兩人欲蓋彌彰地哈哈一陣也就過去了。

康辰像是被點醒了一樣,眨了下眼睛:“你在做什麼?”

邊問著,邊關上門向他走來。

“別……別過來!”

剛剛的鎮定是想著康辰會關上門出去避一避,怎麼說他也不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再轉個身從容地回衛生間或者當他的面擦屁股穿衣服。

此刻安澈元大驚,眼一閉,心一橫,一屁股坐進了被窩,拉過被子蓋住身體,也不管沾髒不沾髒了,先遮醜再說。

“……”

他不知道自己此刻一副良家婦女被調戲的模樣,就差抓著被角叼在嘴邊做個嬌羞狀了。

“最近欲求不滿?”康辰問。

安澈元意外地抬頭看他,什麼……跟什麼!

要是欲求不滿倒也好了……痔瘡什麼的……最討厭了!

他怨念的小眼神沒逃過康辰的眼睛,還連帶著動了動身子,心裡咆哮著,快放我去洗手間啊混蛋!這被子晚上怎麼睡!

“你……”

“什麼?”安澈元一臉警惕地看著他,卻發現康辰的視線落在自己下面。

順著他的視線往自己身上看,他的臉騰一下子熱了——

先前慌慌張張擠進體內的液體此刻隨著他的動作正順著腿側緩緩地流出來,剛才扯過被子只蓋住了前面一小片位置,現在大腿上清清楚楚地顯示出一條水線正迅速蜿蜒過他的腳腕。

這下臉丟大發了,安澈元趕緊併攏了雙腿,突然沒了抬頭的勇氣,所以他沒能看到康辰忽然變暗的眼神。

宿舍裡一時很安靜,安靜得讓他腦袋打結,他沒再去考慮床鋪髒了怎麼辦,內褲還沒換怎麼辦,他現在只有一個念頭——

趕快消失吧!

——如果可能的話!

這當然不可能。

康辰也不說話,兩個人之間的這種刻意安靜下來的氣氛顯得很尷尬,按照他們的關係,不是應該爭先恐後地先打圓場不是嗎?

“我……我那個啥……我——”安澈元鼓足勇氣決定要說出真相,心想十男九痔也沒什麼好稀奇的,結果等他抬起頭,發現康辰已經不見了。

誒?

他環顧四周,使勁眨了眨眼,康辰真的不見了。

難道說剛才沒人回來過?一切只是他的臆想?

心裡的壓力頓時少了一斤,一邊自我催眠著一邊還真的松懈了下來,掀開被子拿著紙巾站起來,準備去衛生間繼續未完的“大業”。

“哇!”

安澈元條件反射地又坐回床鋪上,他的心又被提了起來,原來剛剛不是在做夢!康辰真的回來了!自己真的在他面前丟臉了!

康辰的臉色看上去好了很多,他突然覺得氣氛沒剛剛那麼僵了,好奇怪。

等他看到康辰手裡拿的東西時,不由得一抖。

主動自首和被抓包是兩碼事,最起碼心理上分了先機和被動。

安澈元一臉苦哈哈地說:“大哥,你都知道了,快出去溜達會,我要收拾一下。”

剛剛康辰是下意識走向衛生間的,看到安澈元那副***靡而不自知的茫然樣子,他潛意識裡覺得裡面應該藏了一個男人。

——他也沒想過自己是去做什麼,捉姦?

於是他就在衛生間的地上發現了那個藥栓。

☆、第三階梯

“……喂,你能不能出去會啊,你在這我怎麼收拾啊。”安澈元有些氣惱地說,又羞又囧,隨著時間拉長,他從剛才的震驚到麻木一直到現在的破罐子破摔,是一次重大的心理超越。

康辰好奇地轉著看手裡的藥栓塞,這東西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剛剛真的被這人塞進那個地方過?

他又低頭看安澈元,這傢伙生得一副白淨模樣,因為上學早的緣故,比同級的人看起來嫩了點,平時總是一副無知無畏的模樣,讓他想吃卻又不忍心下口。

“起來。”他說。

安澈元迷惑不解:“……什麼?”

“一個藥栓怎麼會搞得滿身都是,你站起來,我幫你看看。”康辰卷起袖子,一副認真的樣子。

安澈元這下懂了,臉又騰地燒起來,要是別人,他會覺得那人在故意逗自己,可康辰,他現在那架勢明明就是來真的。

“啊,那個,這個,你、你……你,不用你,我、我自己來!你先出去避一避。”他悲催地說,這形象已經夠爛的了,還要在他面前來個X光麼!乾脆殺了他吧!

康辰衝他露出一個溫和的師兄式笑容:“上個藥也這麼麻煩,以後你進醫院不也一樣麼,藥不涂好就沒法發揮效果,萬一治不好,以後你不照樣要進醫院上手術台治麼,那時候做手術的可不止一個人。”

“啊,手術?”安澈元睜大眼睛,腦海里立即浮現出電視場景裡那些冷冰冰的畫面,周圍一群人拿著各種器械對著他的菊花進行研究……

他不由自主咽了口口水,想著這兩天每次上藥都費勁得不行,左手摸著菊花,右手拿著藥栓,加上慌張,要麼是捅不進去心裡發急就硬戳,要麼就是手滑,藥劑塞在菊花周圍滑個圈,撒一屁股藥水。

可是……現在要讓他對著眼前的人暴露出自成年後就沒被別人看到過的位置,他還是不能很快接受。

“我……我……”安澈元不安地挪挪屁股,他想活動一下,可這幅樣子又不能站立,這人還堵在這裡,到底嘛意思嘛!故意看他出糗?

安澈元的臉色一會一個變化,顯然很矛盾。

用藥栓這種事,還真沒聽說過用第二個人幫忙的,也許有,但這麼私密的事誰拿出去亂說啊。

“別我我我了,過來趴下。”康辰從容地坐在他旁邊,一手拿著藥栓,一手拍了下大腿。

“?”

“快點,”康辰近距離地對他笑,那笑容很蠱惑人心,讓他莫名覺得很安全……很溫暖……

“哎——”

——直到他感覺到後面被緩緩插入異物時,他才腦子清明起來,接著懊惱地把臉埋進被子裡,直想捶床。

怎麼就答應了呢!

“啊——”

安澈元忍不住又叫了起來,但這次不是藥栓的問題。

康辰鬆開了掐他臀肉的手,挑了挑眉,這傢伙整天趴在床上課也不上仿佛真的病入膏肓臥床不起的樣子,還以為這痔瘡有多嚴重,原來只是外面翻出來一個小肉球。

他剛剛做了一下實驗,只不過掐他一下,就叫成那個樣子,這人到底是有多嬌氣?

藥水緩緩擠入,康辰又緩緩抽出藥栓塞,這個過程對他來說是個莫大的考驗,他努力轉移思維,認真研究他的病情,然後他又突然想到這人或許得了內痔也說不定……

“你大號的時候,裡面痛嗎?有沒有異物阻礙的感覺?”他一臉嚴肅地問。

安澈元想了想說:“……裡面不痛,只是經過外面的時候……感覺有點痛……但更多是癢……啊——!”

話沒說完,他又叫了一聲,後面感覺又侵入一個物體,只是和藥栓的感覺不一樣,這次怎麼還帶旋轉打彎的……

“唔……”

那物體很快抽出來,剛剛的感覺很奇怪。

啪。

屁股被拍了一巴掌,菊花不由得一緊一松,藥水溢出來一點,肛·門口一片潤澤。

“你這是上火引起的,別天天熬夜打遊戲了,還有,你中午的飯又是辣子雞丁?”

剛剛他手伸進去摸了一圈,沒感覺到什麼異樣,看來不是內痔。

“啊?你怎麼知道?”

“食堂經常見你吃。”

“哦……我比較喜歡吃辣。”

“這種時候你還不忌口?”

“……少吃點就好了……無辣不歡,沒辣椒那能叫菜麼……”安澈元抓抓頭髮,還真就這這個姿勢跟他認真討論起來了。

“以後跟我一起吃飯,晚上不準熬夜,還有,一天喝八杯水。”康辰道。

安澈元眨了眨眼,反應不過來他什麼意思。

扭頭去看,正對上康辰的眼睛,他臉又熱起來,“知道了……”

“起來穿好衣服,我幫你帶了晚飯。”

安澈元自從上了大學後就再也沒被管教過,想玩什麼玩什麼,想吃啥吃啥,現在,因為一個痔瘡,他的生活開始被他那熱心的室友監管起來。

雖說有些莫名其妙,可他求之不得,一直都沒機會跟康辰好好接觸,既然那人如此友好,他更沒拒人千里之外的道理。

儘管這接觸的開始並不美妙,可也馬馬虎虎了,這也算是一種“突飛猛進”……吧?

菊花都被他看了呢!口胡!

這天又到周三下午的選修課時間了,學校自大二開始有選修課,畢業前修完四門就OK,所以選修課上經常是大二大三的混在一處上課。

恰好康辰跟他有一個重合的,上周他沒去,還問他老師點沒點名。

這次課兩人第一次坐在一起上,只是位置詭異地偏後,安澈元午睡沒睡夠,愣在座位上瞪著黑板。

不一會兒,這黑板就越來越……黑,他也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等他再醒來的時候,教室空無一人,他還小驚了一下,很快又鎮定了,從容地擦了擦嘴角,百無聊賴地準備起身走人——

“啊?”

“啊什麼。”

“你怎麼在這?”

“看你能流多少口水。”

“……”安澈元不好意思地抓抓頭髮,“下課了回去吧。”

“嗯。”

兩人一塊回到宿舍,安澈元換衣服,他最近只要結束一天的課,就不怎麼出門,回宿舍就換上舒適的衣服。

他正提著褲子,冷不防鑽進來一隻手,他受驚回頭。

康辰一臉鎮定地說:“唔,小了點了,最近愈合的還不錯。”

……那是當然了!他最近被這人監管著一到十點半就必須熄燈睡覺,晨起一杯水,一日三餐都是清淡為主,嘴裡都快淡出個鳥來了!

還有……這人摸他菊花就像拍他肩膀一樣自然,能不能不要一副跟他菊花很熟的樣子啊!

☆、第四階梯

安澈元真的覺得自己後面好了許多,雖然摸上去還有有那麼一小團肉疙瘩,但是已經不像之前那麼鼓了,而且也不疼了,也不怎麼癢了。

他基本上可以像以前那樣忽略身後那個位置了——假如某人不時不時跟他的菊花突然打招呼的話。

有時候兩人在一起吃飯,他看到對面人那潔淨修長的手指,都會忍不住浮想聯翩,然後一頓飯吃得是面紅耳赤無地自容。

那段時間康辰基本上是做到了每天一擦,有時候他自己覺得沒感覺了想停用,都被康辰嚴肅地制止了,說是用藥最好在康復後繼續使用幾天,這樣才能最大地發揮療效。

安澈元聽了也沒什麼意見,反正這麼多天他都已經習慣了在這人面前寬衣解帶,於是每天結束了一天的課之後,倆人回到宿舍就會鎖上門在裡面各種塗抹。

安澈元現在已經做到了前腳進門後腳脫褲子任君檢閱的地步。

只是半個多月過去了,昨天開始停了藥,昨晚他的菊花沒吃任何東西的感覺還真有點不習慣……

下午的課一直到傍晚才結束,相約一起吃了飯,倆人優哉游哉地往回走。

路上路過一家校園內的私人小吃部,碳烤雞排的味道不住地勾引安澈元的鼻孔,雖然剛吃過晚飯,但是秉承健康飲食的優良傳統,他實在是吃不下那碗淡淡的雞蛋面,兩份菜也是在康辰的淡瞥下很沒骨氣地點了一份香菇油菜一份涼拌萵筍。

他忍不住去看康辰,康辰也看著他。

“我要買雞排帶回去。”

“隨便。”

安澈元意外地一眨眼睛,樂顛顛地跑去買了一份,一路提溜著回宿舍。

一進宿舍門,他差點就條件反射地要脫褲子了,幸虧手裡的東西提醒了他。

把吃的放在桌上,他換上舒適的睡衣,打開電腦,準備邊看個電影邊大快朵頤。

康辰從衛生間洗手出來,就剛好看到這人找好一部動漫邊等緩衝邊拿著小簽子往嘴裡送切好的雞排——

“呃——”

安澈元轉過眼珠疑惑地看著康辰,他脖子上還卡著一隻手,導致他第一塊到嘴的雞肉咽不下去。

康辰看到雞肉上的紅色小粉末——辣椒粉,他皺皺眉,二話不說用另一隻手拿過桌上剩半杯的水就往安澈元嘴裡灌。

安澈元反應不及,被嗆了一下,使勁咳嗽,掙脫了他就往衛生間跑。

把嘴裡的東西都吐出來,又漱漱口,才氣衝衝地回到房間裡。

“你幹什麼!”安澈元第一次語氣這麼衝。

“你最近還不能吃辣知不知道,屁股不想要了?”

安澈元氣焰一下子躥沒了,“不是告訴你了麼,你不也點頭了。”

“那也不是這麼吃,”康辰說著,找了只大杯子,倒上水,作勢要把雞肉在水裡涮,“用水過濾一下,這個太油,你還放了辣椒。”

“……”安澈元無語了,那還能吃麼。

“你剛好點,平時注意一下,不用上藥了你也該注意清潔。”

“清、清潔?”安澈元訝然道。

“是啊,”康辰邊說著,邊卷起袖子。

見到他這個動作,安澈元詭異地自心底騰升出一點退縮,隱隱還有點……興奮?

“過來。”

這次他沒有坐在床邊拍大腿叫他趴過去,而是邊說話邊朝衛生間走。

安澈元伸了伸脖子,腳下遲疑地跟了過去。

☆、第五階梯

衛生間報修過一次,不知道宿管阿姨是忘了還是忘了,居然一直沒人來修。後來就是考慮到一些行為的確不太適合在光亮下進行,於是很有默契地誰都沒有再去上報。不過這是多慮了的,每次安澈元脫了褲子後想去衛生間上藥,都被康辰拉過來趴在他腿上,說是這樣光線好,看的清楚,幾次三番,他也習慣了,還能邊被上藥邊跟康辰聊天,只是大多數康辰不怎麼理他就是了。

只是這衛生間也被他們遺忘了。

所以,藉著房間裡的余光,康辰找出一個不知從哪弄來的小盆,倒了點熱水,又兌上涼水,溫溫的正好。

“盆子那麼小,怎麼坐進去啊。”安澈元嘟囔。

“……”康辰一時沒能理解他的思維,“什麼坐進去?”

“不坐進去我怎麼洗?”

“……”

“……”安澈元睜大眼睛,他幾乎立刻反應過來怎麼洗,“我不要那樣洗……太、太那個啥,太小家子氣、不對、太娘娘腔……”

“……”康辰又無法理解了,他可以為他找一塊乾淨的毛巾,他想成什麼了?

安澈元腦子裡想的就是自己一隻手撈一把水,然後往菊花上撒,那太囧了,別彆扭扭,一大男人,還蹲著這樣搞,真是想想就覺得臉熱。

“我、我不洗了!我去找濕巾紙擦一擦也是一樣的。”

“濕巾紙有其他成分,萬一感染,你想怎樣。”

安澈元愁眉苦臉地指著那小盆說:“這樣太小了……”

“這條件你還想盆浴怎麼的,再小也容得下你那小地方,”康辰把小盆放下,對他說,“過來。”

安澈元心想自己病都好了,還讓人伺候這個,也太那啥了,當即回絕道:“不不不、不用了,你先出去,我自己來。”

康辰看了他一眼,擦了擦手,轉身出去了。

安澈元在黑暗的洗手間裡對著一小盆水發愁,雖然就只他一個人了,但也不是怎樣都行的,那種樣子他本身就有點接受不能。洗前面還好說,洗後面,總覺得怪怪的。於是彆扭地脫了褲子,蹲下,手在那裡猶猶豫豫,就是不願去揉菊花。

康辰在外面點著鼠標,忽然聽到衛生間“嘩啦”一聲,接著就是某人的一聲低咒。

走過去推開門,就見這蠢傢伙不知怎麼搞得,把褲子都弄濕了,盆子裡的水一滴不剩。

安澈元苦著臉把褲子脫下來,內褲那裡還兜了一小兜水,隨著動作也是一小聲“嘩啦”掉下來。

他剛剛做了什麼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想草草了事,拿著小盆撅著屁股就往上倒,結果他低估了自己菊花凹槽處的容量,水順著屁股順流直下,如果上半身不是乾的,他就像洗了個澡。

康辰默默找了毛巾給他擦乾淨,又去打了一盆水,端出衛生間,搬來兩把椅子放在一起,把水盆放在對面那椅子上,他把毛巾墊在自己腿上,向安澈元招手。

安澈元不知道他要做什麼,習慣性地迎著召喚走過去。

卻不料康辰拉住他的胳膊就著面對面的姿勢,讓他坐在自己腿上。

“哎?”安澈元看著康辰,很是驚奇這樣的姿勢。

不等他退縮,康辰就岔開了雙腿,坐在他腿上的安澈元隨著屁股下岔開的雙腿也撐開了雙腿間的距離。

這樣,他的屁股就露在外面了。

安澈元還沒反應過來,就覺得菊花被人按住,在周圍輕柔地揉啊揉,然後停住。

“這……”安澈元尷尬地想說點什麼,康辰卻突然站了起來,他不由自主地抱著他的脖子雙腿緊盤在他身上,生怕自己掉下去。

好在康辰站起來的同時及時托住了他的臀,他走到自己的書桌旁,找出了之前外帶肯德基的時候要的一次性透明塑料手套。

安澈元眨了眨眼,後知後覺地明白過來,心裡突然不知是什麼滋味,之前這人怎麼都從來不戴手套的,現在突然嫌起自己來……

“別亂動。”

感覺到身上的人不安分起來,康辰輕輕拍了他一巴掌。

安澈元一聲不吭地抱著他脖子,再次隨著動作坐了下來,距離這樣近,他下意識地貼近了他的胸膛,讓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這樣就不用看他的神色了。

“呃!”

安澈元瞪直了眼睛,不敢相信地活動了下菊花。

這、這這、這這這……

——康辰居然把自己的手指當藥栓賽使了……

不是清洗嗎?怎麼還帶洗裡面的……

裡面又沒有被灌藥水……這樣伸進去萬一……

想到這裡,安澈元提著身子要撤退菊花,結果那手指如影隨形,牢牢釘在他那個部位不肯挪動。

☆、第六階梯

“哎哎哎……嗯……”

安澈元控制不住地大叫起來,兩手攀著康辰的肩膀,下身光裸的地方,已經不知不覺地抬頭,他下意識地貼緊康辰,生怕被他看到,卻又忍不住想蹭他。

“放鬆點。”

康辰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手指抽出順手在他屁股上拍了一下。

安澈元調整了下坐姿,只是還是緊緊貼著人不放。

康辰開始替他清洗外面,做收尾工作。

“……”康辰拉了一下這人的胳膊,發現非但拉不動,還越拉越緊,“好了,你該下來了。”

“等……等會……”安澈元焦急又窘迫地賴在這人身上,恨不得找地縫扎進去,怎麼就起反應了呢,真是好了傷疤忘了痛,才好一點就開始得瑟了——他一點都沒想過黃瓜其實很冤枉,人家一直很健康。

康辰又拍了他屁股一下,這次下手重了點,引得他屁股一顫。

“自己下去解決,我還得收拾一下。”

“……”

安澈元呆住了,居然被發現了……被發現了……

怎麼被發現的?

直到他呆呆地撤離這人稍許,下意識低頭看去,才發覺自己的那根正抵在人家小腹上……

啊啊啊啊啊!

安澈元這下受了大刺激了,他既想捂臉又想捂黃瓜,結果他還是兩樣都沒做——

他捂住了康辰的眼。

康辰無語地去扯他的手,結果安澈元非但死死捂著不放,還用上另一隻手。

安澈元苦逼地兩手緊緊捂著康辰的眼睛,心裡緊張得不行。

康辰輕笑了一下,安慰似的拍拍他的肩:“沒關係,你下來。”

“我我我……”安澈元結結巴巴,“……我不。”

下來了難道讓他如此高翹著在室內活動?

“……”

“……”

安澈元滿面通紅地捂著康辰的眼睛,不知該怎麼辦才好。

就在這時,他感覺到下體那根被溫暖地包裹住。

他遲疑地低頭看去,康辰的手不知什麼時候覆了上去,正輕輕撫慰著他。

安澈元咽了咽口水,注意力轉移,兩手也不知不覺松懈了力道。

康辰趁機拉下了他的手,眼睛得以重見光明。

安澈元反應過來,“哇”一下地撲上去抱著康辰的脖子,把臉從他肩處拼命地往外伸,不願跟他面對面,殊不知這姿勢使得兩人貼得更緊。

手下的動作不停,安澈元漸漸呼吸異樣起來,他死死咬著嘴脣不去發出一絲一毫的聲音,可是喉嚨裡的呼吸聲出賣了他,還有他輕輕顫抖的肩膀。

“……不舒服?”

感覺到肩膀被他越扣越緊,康辰低聲問道。

“……”安澈元定定神,結果於事無補,眼睛上又漫上一層水色,“……停、停……”

他感覺自己快要到頂點了。

康辰笑了一下,繼續手上動作。

安澈元仰起頭開始推他,他也不知道要把他推哪裡去,剛剛還賴在人身上不肯下來不是嗎,可他實在不想再丟醜了。

“小心——!”

隨著康辰的驚呼,安澈元的身體已經重重地摔進對面的椅子裡,而他只來得及抓住還坐在自己身上的雙腿。

這直接導致安澈元的上半身躺倒在對面的椅子上,底下的小水盆由於角度的原因,完全沒被壓到。

只是,剛剛他推開康辰的動作太使力了,才讓得逞的自己現在變得如此狼狽——

兩腿大幅度岔開正對著對面的人,回過神來一隻手撐在椅子上,姿勢曖昧,更要命的是,他前面已經開始溢出不明液體,止也止不住……

安澈元的手,這次終於捂在了自己臉上……

☆、第七階梯

這丟臉的姿勢讓時間每一分每一秒都顯得漫長,安澈元心跳如雷,可在如此緊張的情緒下,他前面那昂揚的地方卻依舊□……

這可怎麼辦……

安澈元沮喪地自暴自棄,反正,從一開始就沒給他好印象,現在這樣,只是又讓他在意料之中了而已吧,可是……這些都不是自己想的啊……

一直以來,面對這個學長,他都不知如何開口才能讓那人的注意力多留在自己身上一些,現在好嘛,丟人丟大發了,刺激了學長的眼睛,自己這輩子也別想那人用看正常人的眼光看自己了……

誒?

誰的手?

就在安澈元越來越沮喪的時候,感覺到一雙手輕輕將自己拖起來,他又回到了剛剛那個位置。

他順勢像個孩子般乖乖地趴在康辰的肩膀上,放下手了才知道,掌心裡竟然多了一些可疑的水跡……

康辰托著懷裡人的腿站起來,像個袋鼠媽媽一樣將人兜到衛生間,在黑暗中用手一點一點抹淨他下體的污跡,然後在水龍頭前把手衝淨,接著再抹,再衝……

因為再兌熱水實在太不方便了,他又不忍心將人就此拋下,水那麼涼,只能這樣一點一點地清理了。

清理完畢,康辰又把人兜到房間,輕放在床上。

安澈元屁股一挨到床,就立即鬆開了他的脖子,地鼠似的鑽入被子下面,蒙上了頭。

他一動也不敢動,屏住呼吸聽外面的動靜。

房間裡康辰走動的聲音,搬椅子的聲音,倒水的聲音,洗手的聲音……

那麼清晰,又那麼與他不相干……

一夜無眠,到了第二天,兩人一起吃飯的時候,康辰問:“你昨晚沒睡好?”

安澈元兀自走神中,忽然得此一問,一時沒反應過來:“啊?……啊不,我睡好了,呃不是,我睡得還不錯,……嗯,我睡得蠻好。”

說完低頭扒飯,然後他忽然想到,這種一起吃飯的時間也許不多了,他都已經好了,以後還有理由受他如此關愛式的監督麼。

——此時的他完全沒有想過,康辰為什麼要從一開始就莫名其妙地管他閒事。

晚上,安澈元蔫蔫地回到宿舍,拿了小盆自己主動去清洗。

學生會有事臨時把康辰叫去了,這樣正好,免得尷尬,這個房間裡有太多不可言說的曖昧。

以後,就這樣恢復到從前了吧。

安澈元失落地想著,他還沒好好抱過那人呢,每次想偷偷來個合格的擁抱,都是各種狀況,害他從來沒好好體會過兩人近距離的美好滋味,每次都是糟糕的情緒,一點都沒有享受到。

清理完畢,又收拾了一下,他就早早熄燈躺床上去了。

戴上耳塞,邊聽音樂邊想著亂七八糟的心事。

不知不覺,就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再次驚醒的時候,不知道是幾點,只覺得床輕微晃動了一下。

這才回過神來,應該是康辰回來了。

怪不得剛剛朦朧中還感覺聽到嘩啦嘩啦的洗漱聲,原來不是夢。

安澈元摘掉耳機,揉了揉耳朵,播放器早就沒電了。

翻了個身,卻是睡不著了。

☆、第八階梯

夜晚總是能讓人心思活絡,而且比白天要感性許多。

安澈元輾轉難眠,翻身坐起來,揉了揉頭髮,又懊惱地躺倒。

過了會兒他又坐起來,側耳聽了會,感覺上鋪沒什麼動靜,大概是睡著了。

黑暗中,他的一雙眼睛熠熠發亮——

他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

他伸長脖子朝上鋪看去,只看到一片模糊,湊著一點點月光,他悄悄下了床,摸到梯子,悄悄地爬了上去。

途中不小心按到了康辰的腳,驚得他頓住,等了會見沒什麼動靜,又繼續往前爬。

在黑暗中仔細辨認了一會,才找準康辰的臉,他臉熱熱地,想到自己要做的事,不由得閉上了眼睛。

康辰本來是要睡著的,最後還是被下鋪那傻瓜吵醒了,於是佯作睡著的樣子看他做什麼。

正當他以為安澈元就要瞎燈滅火地一直看下去的時候,突然感覺到脣上一熱,一團柔軟的東西貼了過來,這才反應過來這是安澈元在親他。

心裡不由得感到好笑,他現在已經確定這小學弟不像看上去那麼直了,看著一副聰明相,結果自己嚴肅地逗他兩句,就被他當真了。想到之前自己那誇張地言行被他認真地履行,再到後來自己也當真煞有介事地陪他一起較真,結果倆人真的就這麼各種囧地處了不到一個月。

就在他走神的時候,雙脣被頂開了,安澈元軟軟的舌頭伸了進來。

心中微訝,看不出這小子還這麼奔放。

安澈元沒有接吻的經驗,可一對上康辰,他就不由自主地無師自通了,本來怕弄醒他想著只親親就好,結果一不小心就過火了。

他戀戀不捨地跟那人的舌頭打了個招呼,就匆匆退出來了,一絲銀線順著他的起身垂落下來,只是他沒有看到。

摸摸康辰的嘴巴,慌慌張張地把他雙脣合上,這才摸摸索索地溜下床了。

鑽進被窩裡各種激動,他興奮地把自己裹成了一個粽子,開心之餘,他一點都沒察覺到上鋪的人已經近在眼前了。

“哇!”安澈元打滾到床邊的時候突然感覺撞到一個什麼東西,掀開被子才發現,康辰不知什麼時候下床了,而且就站在他床邊,什麼時候爬下來的都不知道。

“……”他張了張嘴,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心裡又泛上那種說不上來的滋味。

又被抓包了……

唉……

默默拉上被子矇住頭,他不知道這下該怎麼辦才好,剛剛親吻他的時候,隱約聞到一點酒味,說不定康辰現在正迷糊著呢。

這樣僥倖地想著,心裡卻惴惴不安,羞愧之餘又有點氣惱,為什麼總是被發現,康辰肯定是故意的,這、這混蛋,一定是故意的,不然哪會這麼巧。

一把掀開被子,安澈元帶著余怒在黑暗中與他對視,眼睛越發適應室內的黑暗,他能感覺到康辰的眼神。

“今天洗了沒?”康辰問。

安澈元一愣,方才反應過來他問的是什麼,這種氣氛下,這個問題顯得有點不合時宜。

“洗了。”他沒好氣地小聲道。

“我來檢查。”

康辰邊說著,邊擁上了安澈元蓋著的被子。

安澈元被他那個“檢查”給弄迷糊了,這有什麼好檢查的?他認真地思考。

“嗯……”

安澈元在黑暗中睜大了眼睛,耳際隱約感覺到來自康辰的呼吸,同時被子裡也鑽進一隻手,這隻手一點都不安分,一直在被子裡游走。

直到那隻手抓住了他的內褲,他才松一口氣,想著康辰是習慣了跟他菊花打招呼。

可等內褲連帶著睡褲被一把扯下,他才被驚到了——

這、這、怎麼又要鑽進去……

“唔……”安澈元可憐兮兮地被擠在角落,上身被固定在墻邊,下身被捅著,全身忍不住顫抖起來。

康辰一把掀開被子鑽了進來,把安澈元的身體翻了過去,兩手扶著他的胯,一點一點……

“啊,”安澈元叫,“啊。”

安澈元抖了抖肩膀,“啊。”

“……”康辰停住,“痛?”

“……有什麼奇怪的東西進去了!”安澈元緊張地說。

康辰繼續。

“啊。”安澈元又叫。

“難受?”

“……呃……”安澈元發出意味不明的聲音,“……那是什麼東西,好奇怪,這次是什麼?”

康辰繼續。

“啊!!”安澈元大叫。

康辰及時捂住了他的嘴,“小聲點兒。”

“嗯……”安澈元被刺激得眼睛濕潤,聲音走樣,“……好奇怪……”

“要滿足一下你的好奇心嗎?”

“嗯?”

“你要看看嗎?”

“什麼?”

康辰摸他床頭,找到小手電。

想了想,拉過被子蒙上兩人的頭。

小手電打開,室內依舊一片黑暗,只有被窩裡翻了天——

“啊!!!————唔……唔唔!”

小手電被關上,被窩裡陷入黑暗。

安澈元平躺在床上,呼吸急促,臉熱得燙人。

剛剛他看到了什麼……

剛剛,他被康辰就著相連的姿勢翻了個身,然後自己就被擺成了一個奇怪的姿勢,再然後小手電就發光了……

差點刺瞎他的眼!

每個人的性啟蒙都是多少歲?初中就有教育片了吧?

那時候即便看了,也肯定有相當一部分孩子不好意思抬頭。

更何況,那時候都是男女之間的。

同性之間的,正常人誰會去研究這個?

有的人連自己性向都要很晚才知道。

安澈元腦中的那層模糊的窗戶紙被捅破了,從此腦子裡清清亮亮再清明不過。

那個晚上,他被因材施教地補上了一次完整地性啟蒙課。

☆、第九階梯

第二天,早上醒來,安澈元突然一點兒都不想去上課,老夜叉的課又能怎樣,一點都不如身邊這個懷抱值得人貪戀。

輕微地活動了下位置,摸到一團潮濕的東西,拿過來一看,是他的睡褲,已經皺得不成樣子了,昨晚被某人順手拿來又是擦又是抹。

想到昨晚……

安澈元的菊花就忍不住傲嬌地收縮一下,結果就這一下,卻讓他感到酸麻。

下意識用手揉了揉,那裡還是濕漉漉的,怎麼回事,昨晚不是都清理了麼。

不安地扭了下身子,卻不料把康辰吵醒了。

他立即縮進被子裡,然後露出兩隻眼睛去偷偷看他。

康辰只是眯著眼睛瞄了一眼,就又閉上了。

安澈元鬆口氣。

……

“嗯!”

安澈元驚訝,他怎麼感覺自己後面又有東西進去了。

對面就是康辰那近在咫尺的臉,那臉上任何表情都沒有,如果不是床上就躺了他們兩個,他還真要好好猜猜這又是哪裡冒出來的手指。

嗯,對,手指。

他現在識別物品的能力提高了。

感覺到他後面是濕濕的,鬆軟的,康辰微訝,他沒想到安澈元身體居然這麼好。

幾乎是立刻的,他就有點忍不住了。

睜開眼捉住他的胳膊給這人翻了個身,安澈元聽話地隨著調整姿勢,兩個胳膊架在枕頭上。

康辰想了想,把被子掀到一邊,撥開兩團臀瓣,先檢查檢查。

安澈元搖搖屁股,不滿地脫離了他的控制,扯過被子蓋上滾一邊去了。

康辰怔了一下,恍然大悟地輕笑。

抓著被子拉了一下,沒拉動,於是隔著薄薄的被子,準確無誤地擒住了那個位置。

“嗯……”

安澈元聳動了一下,康辰趁機拉開被子,迅速地扔到一邊的椅子上。

安澈元:“……”

康辰側躺在他背後,控制住他的胯部,結結實實地闖了進去。

“啊……”

安澈元叫了一聲。

接著,隨著康辰的律動,他一聲比一聲大。

早上的校園裡總是會吵一些,這次,康辰沒有捂上他的嘴。

……

最後,康辰又忍不住泄在了裡面。

隨後立即抽出,那滑膩的瞬間,讓他忍不住想再來一次。

隨手拿過昨晚用來擦抹的睡褲,擦乾淨了兩人的身體,抱著安澈元打算再睡個回籠覺。

他的腿是插進安澈元兩腿間的,所以,安澈元一有異樣,他就立即感覺到了。

直起身掰開他的臀想看看到底怎麼回事,怎麼剛擦乾淨一會就又濕漉漉的。

然後他就明白了,昨晚怕安澈元拉肚子,就很用心地給他清理乾淨了,剛剛那一次他只是草草擦了擦,想著等會起來再幫他清理。

結果,經過一夜的蹂躪,那門口不堪重負,已經有點關不上了……

只見乳白色的黏液大股大股地往外淌,再看安澈元,臉都已經埋進枕頭底下了。

突然覺得這樣子很有愛,康辰幾乎是下意識地拿過睡褲——

給堵上了。

☆、第十階梯

一截布頭被塞進後門裡,後面拖了長長的一段,搖擺起來屁股跟長了尾巴似的,安澈元不幹了,他蹭掉睡褲,裡面的東西又流了出來。

康辰直覺不想讓它們出來,於是又給堵上了。

安澈元抓狂了,他翻過身略帶委屈地看著康辰,可又不敢違背他的意思,自己伸手拿下來。

看著他逐漸泛紅的眼眶,康辰這才回過神來,意識到自己這是在欺負他,立即訕訕地住了手,惋惜地取下了睡褲,把大股大股的液體放出來。

床單已經髒了,他套上衣服,先去衛生間倒好一盆熱水,然後抱著安澈元去衛生間清洗。

學生宿舍的衛生間沒有浴池,也沒有淋浴,只有一隻馬桶一個大的洗漱台,還有一塊鏡子。

康辰用抱小孩尿尿的姿勢把安澈元放到洗漱台上,讓他倚靠著自己,兩隻腳踏在墻上,然後打開正對著的水龍頭。

這個姿勢正對著鏡子,安澈元很羞恥地掙扎了一下,捂著臉拼命往後仰頭。

水龍頭裡都是涼水,雖然天氣已經不冷了,但是剛過五一還是不宜用涼水,尤其是初次之後。康辰把小水盆拿過來,兌了點涼水,放在一邊,一點一點撈著水給他清洗。

從鏡子裡不難看到懷裡人的下身景象,那門口已經痙攣地合不攏了,他伸出兩指去撐開,裡面已經沒多少東西了,卻奇怪的是,居然還能一張一合地吮吸他的手指,弱弱的,就像魚嘴似的。

這立即勾起了康辰的玩心,安澈元從頭到尾都乖乖的配合,讓他不由得得寸進尺地想繼續按著他玩玩。

拿了放在架子上乾淨的備用牙刷,又放在水龍頭前清洗了下,就迫不及待地往那門口裡捅,就像小時候掏螞蟻窩,牙刷柄越陷越深,康辰好奇心就越大,他想知道這裡到底有多深,就像當初掏螞蟻窩的時候腦海里想著機器貓的那個地下隧道,裡面也會一人一個小空間,像吃果果遊戲那樣七拐八拐嗎?

童年的那些趣事不由得一一浮上腦海,小時候見妹妹玩芭比娃娃,他就不覺得那種會說話會吃東西的仿真娃娃有什麼好玩,現在,懷裡真有了個真娃娃,他突然就覺得原來女孩子果然早熟,從小就知道玩娃娃的樂趣。

他眨了一下眼鏡,感覺越來越難進去,頓住,又繼續——

“啊——”

安澈元彈了一下,大叫道。

這又像小時候玩過的裝電池的小黃狗,拍一下就叫一聲那種。

又捅——

“啊啊啊啊!——”

反應還真大,康辰一隻手有點攬不住他。

“嗚嗚……你要幹什麼,哼嗯……”安澈元委屈地說,他一晚上都沒有講話,乍一開口,聲音已經有點沙啞。

康辰這才回過神來,於是立即不玩了,抽出牙刷柄的時候過於快速,又引得安澈元一聲輕哼。

給他用水洗乾淨屁股,又抱到外間找紙巾,床上一片狼藉,剛洗乾淨連坐都沒法坐。

康辰抱著安澈元坐到椅子上,拿過桌上的抽紙,把水跡給他抹乾淨。

安澈元迷迷糊糊地想睡,但是康辰騰不開手收拾床,抱著人想了一會,搖醒他讓他自己爬去上鋪睡。

安澈元軟手軟腳地被放在梯子上,本能地往上爬,角度的原因,康辰看到他後面已經漸漸閉合上了,於是也就放心地去收拾房間了。

他上午也有課,只是不是早上那一節,而是半上午九點半的那一節。

爬到上鋪去看人,睡得正熟,翻了一下後面,已經完全閉合上了,居然紅腫也消除了大半,不由得驚訝他的恢復能力。

康辰下床收拾了要帶的書和筆,臨出門前想了想,又過去爬到上鋪,把筆插進他後門。

這樣,晚上做擴張就不用那麼耽誤時間了。

作者有話要說:這種小月月的趕腳是腫麼回事……

☆、刷新完畢

心猿意馬地上了兩節課,他原本是好好在聽講的,可是老師讓做筆記的時候,他才發現自己沒有帶筆,然後,他就愣了,瞬間反應過來自己剛剛都做了些什麼……

心不在焉地吃過飯,給安澈元打包了香菇菜粥,又買了兩個雞蛋,和一份木須肉。

回到宿舍,上鋪沒人,關上門放下手裡的東西去衛生間,好嘛,不要哭得太凄慘。

安澈元一邊哽咽著一邊坐在馬桶上,旁邊的廢紙簍裡躺著那支萬惡的水筆。

“出去。”安澈元啞著嗓子說。

康辰立即退出去替他關上門。

過了一會兒,安澈元出來了,看也不看康辰一眼,坐在自己桌邊整理下午上課要用的書。

他眼角還濕潤著,嘴巴緊抿,一副受了莫大的委屈的樣子。

“先吃飯吧,”康辰把外賣推給他,“下午別去了,也不是什麼重要的課,我回頭幫你補上。”

安澈元把手裡的書又放回書架,拆開外賣,默默吃起來。

康辰見他沒事了,就從筆筒裡找了支筆,憑著一點印象把剛才老師講的要點給勾劃一下。

安澈元吃完飯的功夫,就標注完了,他打開了電腦。

安澈元上完廁所出來,就看見康辰在玩電腦,除了叫他吃飯不用去上課了,也沒多說什麼,於是就去開自己的電腦。

結果他路過康辰的時候,隨意掃了一眼頁面,頓時被嚇到了——

“……”安澈元說不出話來。

康辰察覺到氣氛異樣,回過頭。

“……”康辰沒想到他反應會這麼大,立即關掉了網頁,起身向他走來,“怎麼了?”

安澈元動了動嘴脣,一個字也沒說出來。

康辰把他摟在懷裡,攬著腰一起坐在椅子上,點開剛剛那個網址:“你不喜歡嗎?”

“我……我不要……”安澈元說。

那畫面實在太具有刺激性,只見上面充滿了各式各樣的小受玩的玩具。

康辰關了網頁,讓電腦待機,抱著安澈元坐在自己腿上:“好,你說不要就不要。”

“……以後……別塞我奇怪的東西……”安澈元又小聲提議道。

“好……”康辰去親吻他的脖子,“你說怎樣就怎樣,都聽你的——洗過澡了?”

他聞到沐浴露的香味。

“嗯……樓下浴室中午人少……”

“嗯,好……”

康辰推開他起身去拉上窗簾。

“……要做什麼……”

“不做什麼,陪你睡會午覺,”康辰說,“去上鋪睡。”

說著,去扯安澈元的衣服,安澈元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身上已被扒得精光。

“……白天……我、我要穿著衣服睡……”安澈元抗議道。

康辰想了想,去衣櫃裡找出一件之前買大了的塗鴉T恤,上面印了一隻超大的海綿寶寶,很可愛的樣子。

安澈元瞧不明白,直到康辰拿著它走到他跟前示意他抬腿的時候才有點反應過來——

“不……不,這樣子怎麼穿……”

T恤被康辰倒拿在手裡,讓安澈元當褲子穿。

“你不是不願意光著睡嗎,睡衣褲都洗了,只能穿這個。”康辰說。

“我還有一套睡衣褲……”

“乖,夏天穿多了熱。”

康辰哄著他,給他套上了,T恤的兩個短袖很肥大,安澈元穿上還很寬鬆,只是T恤的下擺實在太大,不抓在手裡就會掉下去,而且,T恤的領口也很大……

康辰自背後抱著他,親他脖子,這兩天食髓知味,每時每刻都想跟他膩在一起,但是同時又不得不在意他的身體。

於是康辰做出了一個很艱難的決定,今天就算了,從明天開始,一定要注意節制,以後再也不能讓耽誤上課這種事情發生,尤其……那個筆,以後再也不能犯這樣的糊塗欺負他了。

而且要好好學習,不能天天做愛。

每次都把自己扒光,安澈元覺得不公平,康辰這次爽快地也脫掉了衣服,攬著安澈元說:“上去吧。”

安澈元轉過身去,一手抓著衣服一手抓著扶梯,剛抬起腿,後面就又被闖入了——

“哎!”安澈元不滿地回頭看他。

康辰趁機親了他一下,“我們一塊上去,我保證不動。”

安澈元無法,只得先爬上去再說。

康辰緊貼著陷入他也跟著爬上去。

到了上鋪之後,安澈元往前爬了爬想躲開屁股裡的東西,但康辰亦步亦趨地跟著,像個護著小熊的大熊一樣。

安澈元仰頭看他:“你不是要睡覺?”

“嗯……”康辰心猿意馬,“我忍不住,你叫我待一會,一會就出來。”

“我下次不要穿成這樣。”

“為什麼?”

“就不要。”

“這樣多透氣,對身體有好處,誰讓你不願意光著睡,穿那麼嚴實,睡覺不難受麼。”

安澈元承認自從開始裸睡後,的確感覺比以前舒服很多,睡眠質量也提高很多,但是……但是不是這樣睡的!

“你別動了……你再動我就——”康辰一臉憋悶地說,最後還是不情不願地退出來。

安澈元懵懂地看著他下了床,走進衛生間。

自那以後,302宿舍就成了禁地,外人輕易不得入內。

——“褲子放那吧,我下了課去洗,你九點半記得去上課,我到時候打電話叫你,我快遲到了,先走了。”

——“今天不做了,你後面都紅了,下次吧。”

“你說什麼?”

“好吧,我幫你。”

——“少吃辣椒,多喝水,明天週末,去看電影怎麼樣?”

——好啊。

——完——

作者有話要說:你們都不容易啊……

話說居然沒小黃牌沒怎麼和諧=

☆、這就是求番外的惡果

安澈元正睡著覺,忽然覺得下身一涼,睜開眼就是康辰一臉嚴肅地看著他。

“你松了。”康辰道,並皺著眉伸進了第五根手指,這樣下去,是不是他把整隻手臂伸進去,也是可以暢行無阻的?

安澈元躺在床上臉紅紅地看著他:“我、我會慢慢再緊的……”

康辰搖搖頭,惋惜地嘆氣。

安澈元不好意思地說:“那個,最近是不是太頻繁了點……”

“嗯,是頻繁了點,但是你現在松了。”

“……”安澈元委屈,松了還不是因為你。

“我有個好辦法。”康辰忽然道。

“什麼?”

康辰起身,去桌上拿過一隻小罐子:“我昨晚就準備這麼做了。”

說著,扒了他的褲子,拽出他的黃瓜,讓內褲只包裹著他的菊花,把小罐子塞進去,打開罐口,晃了晃。

安澈元不明所以地看著他,覺得他認真的表情很迷人。

接著,康辰拿出了小罐子,放在一邊,立即捂緊了安澈元的內褲。

安澈元漸漸有感覺了。

他覺得菊花和菊花周圍一下下地被輕柔地撕咬。

午後的靜謐讓他甚至聽到來自下身“嗡嗡——嗡嗡——”的聲音。

康辰一手捂著他內褲,一手按著他的兩隻手,俯身吻他,把他來不及出聲的呻吟都吞下去。

過了片刻,康辰放手。

安澈元滿臉通紅,不住喘息。

康辰鬆開了內褲,一群蚊子四散而開,扯下內褲,抬起安澈元的雙腿,仔細觀察。

被肆虐撕咬過的花蕾此刻紅腫了許多,周邊的肉肉也大了一些,菊門也緊緊聚攏在一起,就像含苞待放的花骨朵。

康辰滿意地放下他的雙腿,表揚地看著安澈元。

安澈元:“……”

安澈元被欺負地大哭起來……受傷的小心靈一抽一抽地疼……

學長怎麼可以這樣對他……

他越哭越傷心……

……

“醒醒,你怎麼了?”

安澈元兀自抽泣著,耳邊模模糊糊傳來康辰擔憂的聲音,他迷迷糊糊睜開眼睛,入眼一團漆黑。

怎麼回事,他怎麼了,剛剛發生什麼事了?

時值已入夏,康辰把早上把蚊帳洗了,今晚沒有遮擋物,蚊子有些多,臨睡前點的一盤蚊香也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燒完了,應該快天亮了吧。

這時,又一隻蚊子飛來,聽到那嗡嗡的聲音,安澈元不由得想起剛剛那個噩夢,心有餘悸地往墻邊躲了躲。

康辰奇怪他的沉默與疏離:“怎麼了?做惡夢了?”

邊說著,邊把人拉過來抱在懷裡,輕輕拍著後背安慰著。

安澈元鼻子酸酸的,過了一會,才小聲地告訴康辰自己剛剛夢見了什麼。

康辰聽完笑了,替他往上提了提大T恤,一手抱著他一手伸下去捂在他後門口,吻了吻懷裡的人:“睡吧,別怕,我護著你。”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