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êu ngươi thì sẽ để ngươi câu – Vị Ương Điệp

Tên gốc: Ái nhĩ tựu yếu nhượng nhĩ câu – Vị Ương Điệp

爱你就要让你勾by 未央蝶

(黑无常x白无常)

黑无常最近很郁闷,他本来是和白无常一直亲密无间的搭档勾人魂的,现在白无常那家伙居然和判官勾搭上了,经常把勾魂的事情丢给他一个人,看着吧,哪天我爆发了,一定要在阎王面前参你一本,把你贬为最低级的小鬼!!

 

“张大牛,被人下毒致死,黑无常你将他勾来。”判官面无表情的宣布。

 

X的!!你怎么不叫挂在你身后那个白乎乎的东西去勾!!黑无常看着那张比十八层地狱里恶鬼还恐怖的脸,把内心的抱怨吞了下去,默默地拿上锁魂链到阳间去了。

 

张大牛,名字看着老土,但居然住在这么豪华的房子里,走了进去,哭声一片,见惯了这种场景的黑无常撇撇嘴,熟练的将锁魂链勾在张大牛的魂魄上,然后丢下肉体,走了。

 

“美人,你走慢些好吗?”身后传来男人的声音。

 

“你叫我什么?”黑无常震惊地扭回头,看着身后的那个男人,哦不是,男鬼,张大牛。

 

“美人啊,虽然黑了点,但是还是看得出来是个美人胚子。”张大牛露出调戏良家妇女的惯用表情。

 

“啪!”一道雷电从天而降,黑无常黑着脸打下一道雷电。“在乱叫就劈死你!”

 

“原来还是个辣美人啊,我喜欢。”张大牛顶着一头被炸飞的乱发神情依旧是该死的邪恶笑容。

 

“啪!”又来一道雷电,这回黑无常不再说什么,淡定的看着张大牛的乱发更加蓬勃,然后扯出一个冷笑,用力一扯锁魂链,走得更加快了。

 

回到地府,将人带上无常殿后,黑无常松了一口气,这一路,他饱受了张大牛的各种语言调戏,降了几道雷都不奏效,黑无常简直怀疑这个张大牛是地府哪个讨厌他的小鬼附在人身上来捉弄他的了。将他扔给阎王后,黑无常终于放心地回到自己住处。

躺在床上,黑无常决定好好睡一觉,这次勾魂比往常累多了,要多休息休息才行。

 

“黑美人,我来啦!!”张大牛的声音突然闯进屋内。

黑无常瞪大眼睛盯着走进来的张大牛,“你你你!!不是应该去轮回了吗?怎么会到这里来!!”

 

“转世的人太多,我只能等下一批啊。”张大牛语气颇有些无奈。

轮回转世还分上一批,下一批的?不过黑无常想到个更严重的问题,“那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地府我只认识你啊,美人。”

 

“不要叫我美人!叫我黑无常大人。”黑无常收拢拳头准备直接上拳打人了。

 

“好嘛好嘛,黑无常大人!”张大牛摆摆手,妥协了,但语气里还暗藏着美人你真调皮的意思。

 

“你要在我这暂住也不是不行,但是我这没有吃闲饭的,你要留下,就给我打杂。”黑无常坐在床上,翘着二郎腿,神情高傲。

 

“无所谓,打杂就打杂。”张大牛歪着头笑,反正自己的目的是留下来。

 

就这样,这个转世不成功的张大牛成了鬼差黑无常大人的新晋小厮。

 

“哎,张大牛,你怎么搞的,打个水都打这么慢?”黑无常坐在桌前语气十分嫌弃。

张大牛也没反驳,端着水到黑无常面前,“美人,洗脸吧。”

 

回应他的是黑无常的一记拳头,“说了要叫大人!!”

 

“那大人,请洗脸。”张大牛依旧笑着说。

 

黑无常冷哼一声,接过手帕洗脸,没看见旁边张大牛一直盯着自己笑的目光。

 

“啊!你怕我床上来干什么!”当黑无常回到房间时,看见张大牛居然躺在自己床上。

 

“来嘛,美人,长夜漫漫你不会寂寞吗?我来陪你。”张大牛笑得很贱。

 

黑无常长袖一甩,立马将张大牛摔下床,“你陪凳子去吧。”

 

“美人,不要这么无情嘛。”张大牛又再次不死心的爬上来,然后再度被甩了下去。这回张

 

大牛终于乖乖地卷缩在凳子旁边,黑无常也安心睡去。

 

清早,黑无常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怀抱里,再一抬头,就看见张大牛那张还算英俊的脸。

 

“美人,早啊!”张大牛无视黑无常那张瞬间黑化的脸,淡定的打着招呼。

 

“啪!!”黑无常终于再次请出好久不用的雷电,直接将张大牛连同那张床一起劈飞。

 

“小黑,你最近火气很大嘛。”好久不露面的白无常终于跟着出来勾魂了,拍着黑无常的肩膀,安慰着自己的搭档。

 

黑无常斜瞟了他一眼,决定无视这个有了情人忘记搭档的东西。

 

“小黑,陪我聊聊天嘛。”白无常继续缠着黑无常。

 

为什么最近都有人要他赔,他又不是奶妈!!

 

“我们要赶紧把这个魂魄送回去,聊什么天。”黑无常扯了扯手上的锁魂链,听到后面那魂魄怯懦的声音,“大人,慢点好吗?”一下子就想起张大牛的那声“美人”,顿时就怒了,

 

“慢什么慢?我们现在是要急着送你去投胎!去晚了小心只有畜生道给你投!”

一句话把后面地魂魄吓得连忙噤声,跌跌撞撞地跟着黑无常走。

 

白无常看着头顶冒烟的搭档,脸上露出一抹暧昧的笑容。

 

“美人,你回来啦。”刚一进房,张大牛就跑过来抱住黑无常,并随手蹭了蹭对方的腰。黑无常无力地挥开那只禄山之爪,对于那个称呼也不想去反驳了,他爱叫什么就叫吧。

 

“美人怎么了?无精打采的。”张大牛仿佛鼻涕虫一样贴上来。

 

“没事,只是累了,你自便,我先睡了。”黑无常躺在床上不动弹了(床是破坏了后又让张大牛修起来的= =)。

 

自便?张大牛自便爬上黑无常的床,自觉的将他扒到自己怀里,偷偷亲了下那张已经睡着了的脸:“这下看你往哪逃?”

 

 

黑无常已经渐渐习惯了有个跟屁虫天天跟在他后面“美人”“美人”的叫唤,除了去勾魂外,黑无常走到哪里都有张大牛在后面跟着。

“美人,你看,这曼陀罗又开了不少呢,我摘了些给你,挺衬你的。”

“衬你个鬼啊!!这是指引迷途魂魄的,你手闲了啊!”

“咦?我本来就是鬼啊。”

 

“美人,你看这是我专门做给你吃的麻辣鸡,尝尝?”

“……张大牛你这个混蛋你想辣死我吗?放这么多辣椒干什么?”

“嘻嘻,你被辣得满脸通红还别有一番风情啊。”

 

“张大牛你怎么还不去投胎?你在这地府已经在了整整一个月了啊。”黑无常躺在床上问旁边的人,他已经习惯了张大牛喜欢趴在自己身边了。

“恩,其实当初是我求阎王让我不要去投胎的。”

“为什么?你不想去到下一世再继续一生了吗?黑无常做着勾魂使以来第一次听到有魂魄自己不想去投胎的。“况且,你这么做可是影响天道轮回,要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的啊。”

 

“咦?美人你在担心我吗?”张大牛欣喜的问。

“我在担心天道,鬼才担心你。”黑无常翻了个大白眼。

“可是,你本来就是鬼啊,虽然是个鬼差,但始终也是鬼啊,所以你是真的在担心我喽?”张大牛说着还捏了捏黑无常的鼻子。

“行了,你当我什么也没问!!我要睡觉了。”黑无常拉过被子,顺脚把张大牛蹬下了床。

“嘿嘿,我才不管那什么天道呢,我只知道,我要是去投胎了,就看不到你了。”张大牛爬上床从后面抱住黑无常,轻轻地说。

白亾痴!声音虽轻,但是还是被黑无常听到了,心里面骂了一声白亾痴,但是鼻子却莫名有些酸酸的。

 

“咦?小黑你最近看上去过得很好嘛,都胖了一圈。”再度出现的白无常笑得一脸无害。

“小白你看上去也不错啊,被养的很肥嘛。几次勾魂都不见人影。”小黑?你当你叫狗啊!黑无常想抱怨这个名字很久了。

“恩,晚上吃得饱,自然就好啦。”白无常暧昧的笑着。

“……”黑无常十分想不通那么英明神武,对谁都冷脸的判官怎么就跟这么个一看就不是好鬼的白无常勾搭上了呢?

“看你满脸哀怨,莫非你房里那位没有喂饱你?”白无常依旧不知死活的调侃。

“啪!!”黑无常丢掉什么搭档友爱的说法,对白无常也使了一道雷。

“哎呀!幸好我躲得快啊!小黑,你这是干嘛啊。”白无常跳开一步,拍着胸脯说。

“你头上有个虫子。”黑无常撒谎撒得眼都不眨一下。

“……”白无常眯着眼睛看着黑无常,聪明地觉得此刻绝对不能再开口说任何令他恼羞成怒的话了。“哎呀,我家那位要回来了,我先走了。”

黑无常看着跑得飞快的白无常,心中冷哼了一声,算你识相。

“美人,美人,你尝尝我给你炖的汤。”刚到住处,张大牛就迎了出来。

“你非要叫我美人吗?”为什么每个人呢都不会好好的叫他的名字呢?

“呵呵,叫你黑大人的人太多了,美人这个称呼只有我一个人对你叫啊。”

“我又不是美人。”黑无常心头一热,嘴上嘟囔着。

“在我眼里,你就是美人啊。”张大牛笑得温柔。

黑无常不再说话,乖乖窝在张大牛的怀里喝汤,恩?这汤怎么味道有些怪?算了,今天心情好,不管他了。

张大牛佳人在怀自然笑得嘴都合不拢,顺毛摸着怀里的人,问,“好喝吗?”

“还行。”

“我就说,我看你桌子上那瓶子里装的东西味道怪好闻的,就加进去了些。”

黑无常喝汤的动作僵硬了下,“什么……瓶子?”

“就你床头那张桌子上的那个瓶子啊,诺,在这。”张大牛从袖中掏出一个白净瓶子。

黑无常一见那个瓶子手就抖了,一把抓过那个瓶子看了看,里面的液体丝毫不剩。

“你全倒汤里了?”黑无常紧紧地捏紧瓶子,死死地盯着张大牛。

“是啊,味道很好闻所以多加了点。”

…………

“张大牛!!老子今天不劈死你我就白当这鬼差了!!”片刻后,地府里最兢兢业业的黑无常鬼差大人房里闪出一道雷。

“美人,美人,我本来就已经死了啊,啊啊啊!!!美人!!冷静啊!!啊啊!!”被雷电追着打的是一个已经一头乱发,衣衫褴褛,浑身冒烟的男人。

 

 

黑无常想哭了,自己好不容易从地藏菩萨那要来的可以上天入地,增加修为的仙露就这么被这个张大牛这么浪费了!!而且,那个仙露本来是要沐浴时候加进去后才会起效的,现在居然被那个混蛋全倒了煮汤了。黑无常直觉一阵天旋地转,气得话都讲不来,只是狠命打着雷电。

 

“美人,我,我知道错了嘛。”张大牛双眼泛着光的看着黑无常,“我不只道那是仙露嘛,你要怎样才能不生气呢?”

“把那瓶仙露完好无损的还给我我就原谅你。”黑无常看都不看张大牛一眼。混蛋!把仙露那么浪费掉,还想要我轻易原谅你,做梦去吧。我至少也要生三天的气再说。

张大牛叹了口气,垂着头走出了房间。

 

啊咧?就这么走了?这回没在纠缠?黑无常惊讶地看着张大牛走出去的背影,心中的怒火更大了,怎样?以前那么缠着我,现在连哄都不愿多哄下,这么快就厌倦了?哼,也不只是谁说宁愿不轮回也要陪着自己的。

到了晚上也不见张大牛回来,黑无常盯着房间门口,始终不见那个人喊着“美人”走进来,“真是的,讲话和放屁一样,亏我当时还有些高兴。”黑无常骂骂咧咧的念着,直到下半夜了才睡着。

 

“啊啊,好久不出来勾魂了,感觉这把骨头都要断了,咦?小黑,怎么臭着一张脸,我可是好不容易出来陪你勾魂哦,给个笑脸嘛。”白无常软趴趴的粘在黑无常身上,戳着那张脸说。

六天,那混蛋六天没在自己面前出现了,到底滚去哪里了。

“喂!!小黑,你到底听没听见啊。”白无常这回改成掐了。

“啊!!你干嘛?”黑无常被痛醒,瞪着眼睛看白无常。

“我说,我刚刚说的话你没听见嘛?我听我家判官说,那张大牛终于去投胎了。阎王终于放心了。”

他去投胎了?黑无常觉得这回是雷劈在自己身上了。

 

“我才不管那什么天道呢?我知道,要是我去投胎了,我就见不到你了。”那天晚上张大牛的话还回旋在自己耳边,但是这下他居然去投胎了?不会的,他不会去的,可是,这话是判官说的,那个男人是地府里最严谨的男人,不会说谎的,那么张大牛真的去投胎了?

白无常看着黑无常一瞬间变了脸色,还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又露出奸诈的表情,还说没关系,迟早露出原型。

 

黑无常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到地府的,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站在奈何桥边了,张大牛这个混账!!说话不算话的无耻小人!!黑无常看着脚底下茫茫的三途河,脑子里面突然闪出一个念头,要是自己从这里跳下去,不知追不追得上张大牛,直到此刻他才知那张大牛早就霸占了自己的心,“混蛋!!混蛋!!无耻的小人!!你等着,等我追上你一定降一百道雷把你劈死!你等着!张大牛!!你等着!!!!”说到最后黑无常索性站起来对着三途河大喊。

 

“美人,你叫我?”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美人,你怎么会到这里来。”

黑无常扭回头,无法置信地盯着身后的那个人,张大牛。

“你,你不是投胎了吗?”

“没有啊,我怎么回去投胎呢?”张大牛笑着说。

“那你去哪里了?”黑无常扑过去抓着张大牛,“到处都不见你,你到底去哪里了?”

“嘿嘿,美人,你想我了?”张大牛将黑无常搂在怀里,笑嘻嘻地问。

“想你个鬼!!你到底去哪里了?”

“说了我本来就是鬼啊,”张大牛看着黑无常发怒的脸,才慢慢从袖里掏出一个白净瓷瓶,“你不是要这瓶仙露么,我去要来给你了。”

 

黑无常盯着张大牛手里的瓷瓶,不敢置信的问:“你,你怎么会有,你去哪里要来的?”

“地藏菩萨那里啊,还能去哪里啊,哎,为了这瓶仙露,我可是好好的陪他打了一架呢。”张大牛转了转脖子。

黑无常一把推开张大牛,“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地藏菩萨!”

 

“是啊,我也想知道,能让阎王都让着三分的究竟是什么人?”判官也走了过来。

张大牛看了看黑无常,叹了口气,“好吧好吧,我说,我本是地藏菩萨座下的一只白虎精,只是那次美人你去地藏菩萨的时候就看上你了,于是我向地藏菩萨说我要去追求呢,只是如果一开始就以原来身份出现的话,肯定接近不了你,所以,所以我就想了法子,使了个障眼法,装作魂魄的样子让你去勾我,这样我就可以和你在一起了。”

说完便蹭到黑无常身边,拉着对方的衣袖,问得胆怯,“你不会,这样就不要我了吧,我,我先前听到了,你说你要追我而去,还说让我等着你。”

 

黑无常深吸一口气,然后抬起头笑着对张大牛说,“行啊,想和我在一起是吧,那先让我劈死你再说!!妈的!!敢骗我!!还学会偷听了!!你给我站着!!看我不劈死你!!地藏菩萨座下的有怎样?如来佛祖座下的我都照劈不误?!!”

 

“哎呀!!美人!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啊!!我也没有偷听啊!!你那么大声,我不用偷也听得到啊!!啊!!美人!!冷静啊!!你劈,劈死了我,你不是要守寡了吗?啊啊啊!!美人!!我错了!!”转眼之间,张大牛又变回了一头乱发,衣衫褴褛,头顶冒烟的形象跑远了。

 

“原来小黑发起火来这么恐怖,恩,下回不和他一起去勾魂了,不然不小心把我劈了怎么办?”白无常目送两人离去,在嘴里嘀咕到。

“原来是这样?难怪生死簿上找不到那张大牛的名字,原来是这白虎精杜撰的,害我以为这生死簿写错了。”而一直冷面的判官这回露出了一个浅笑,松了一口气。

“对啊,你查生死簿的时候一直冷落着我,现在真想大白了,我可要好好讨回来!”白无常搂住判官,在他耳边轻轻说着。

 

END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Yêu ngươi thì sẽ để ngươi câu – Vị Ương Điệp

  1. Pingback: [Đoản văn] Yêu ngươi thì sẽ để ngươi câu | ~ Động lười ~

  2. Pingback: [Đoản văn] Yêu ngươi thì sẽ để ngươi câu | Shuu & Shou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