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 tin ta cường X ngươi không – Băng Kiến

Tên gốc: Tín bất tín ngã cường liễu nhĩ – Băng Kiến

信不信我强了你 by 冰见

( 欠抽攻 X 傲嬌受 )

连文华下班回家,打开自家公寓大门,便不由得眼皮一跳。

将胡乱摆放的鞋踢到一边,自己换上了家居拖鞋,在起居室放下公文包,然后直接踏进卧室——一脚踹上床上隆起的一坨物体。

“猪!又喝醉了跑来我这!”

床上的团状物体发出了闷闷的哼声,然后从被子的某个缝隙里,冒出一颗还荡漾着酒气的脑袋。

“你回来啦……”脑袋半梦半醒的说话了,说着还露出一个傻笑。

看着这样脸,连文华无力的坐到床上,扶额叹了口气。随后又咬牙切齿地伸手捏着床上青年的脸,使劲地又拧又扯。

“哎呦疼疼疼疼疼……”青年呼痛,半梦半醒迷迷蒙蒙的眼神也终于变得清醒。

“醒了?”

“嗯……”青年揉着脸,嘟囔着,“你下手真狠……”

连文华哭笑不得,然后猛然又想起了什么,掀起被子把人拎了出来。“喝得一身酒臭就上我的床?找死啊!给我滚去洗澡去!”

被扔出被窝的青年,揉揉自己的鸟窝头,一边嘀咕着“反正已经睡过了”,一边开始若无其事地当着连文华的面,脱去自己身上仅剩的衣服。

不得不说,青年还是相当有姿色的,于是这美男脱衣的镜头,对连文华造成了相当大的刺激。

不由得呼吸一窒,随后立刻涨红了脸,抄起枕头就砸向青年,“你跟这表演脱衣舞诱惑谁呢?当心我强X了你!快滚进浴室再脱!”

青年回头,故意抛了个千娇百媚的媚眼过去,“那就来强人家啊~”

说完,立刻逃窜,跳进浴室。

连文华登时感觉五雷轰顶,抄起另一个枕头,以雷霆万钧之势砸了出去,可惜只砸到了迅速关上的浴室门。

但那声怒吼却颇有上达天庭下到地府的气势——

“方易——!”

待方某人周身飘着水雾从浴室里走出来,房子的主人已经换上了一套家居休闲服,窝在小厨房里鼓捣晚餐了。

方易靠在厨房门边上看着连文华熟练地切菜的背影,一脸感叹:“真是贤淑啊……”

连文华听了,恨不得随手就把手里的菜刀当飞刀使。

结果一回头就看到一个身材极佳的半裸男——方易仅在髋部围了一条毛巾,堪堪遮住重点部位。

连文华手一抖,菜刀险些脱手掉落。

“还不快滚去穿上衣服!”居家好青年扭回头盯着案板,保持着番茄脸的状态咆哮道。

“刚洗完澡,热。”方某人毫不脸红的说着。

目前虽然室外温度还没到一年中最冷的时候,虽然室内有暖气,但绝对达不到“热”的水平。

连文华扫去鄙视的一眼,但随后眼睛却被黏住,在方(半)裸男的身上游走了一圈。

顺应野性的呼唤,回归自然的方易明显感受到了对方的视线,却故意换了个POSE,更加肆意地展示着自己的健美体格。

——身材真好啊!那腹肌要是咬上去口感一定特别棒!

连文华脑内在一瞬间闪过了这样的念头。随后此人暗自鄙视自己,绝对是饿傻了,怎么就饿得想吃那个白痴的肉了呢?当然,至于其他二重涵义、不和谐场景的联想,连文华坚决表示自己绝对没有!

“你自重啊!我可不是正人君子。”扭回头剁菜的连同志体温超标,心中默念着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我我我我可是同性恋,你、你再这样我就真强了你啊!”

“那就来嘛~英雄~”

方易充满笑意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连文华内心默默流泪,随便来个神啊仙啊把这混蛋收了吧!

连文华是个纯GAY,并且很早就知道了自己这个属性。高中时发现不对劲,大学时正式确认,大学毕业工作稳定后跟家人出柜。

刚刚发现自己的性取向小众时纠结苦闷的心路历程,大学毕业后与家人出柜造成的亲情危机,都让曾经的他无比沮丧消沉,多亏了身边有个方易。

也许是混血儿的家庭教育比较开放的原因,方易在得知连文华的性向问题后,仅仅是愣了一分钟,随后便拍着他的肩表示:只要不惦记上他的菊花,俩人就还是好哥们。

之后,连文华自己也不清楚,究竟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方易的。也许是因为在那段自己最忐忑的日子里,方易是最理解最照顾他的人。

方易说了,不惦记上他的菊花俩人就是哥们。但偏偏连文华不但是个男人,还是个完全没有考虑过做下面的那个的男人。于是连文华在内心悄悄掩藏起自己的心思,患得患失也不敢告诉对方。

直到大学毕业聚会的那天,醉意降低了理智的防护力度,毕业分离的悲伤打破了防线,他终于借着酒醉告白了。

那时的方易似乎也是早就有所察觉,没有表达出震惊,只是愣了一下。迷迷糊糊的连文华也没注意对方愣了多久,只是看到他嬉皮笑脸地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就你这身板,还想压我?”

俗话说酒壮怂人胆,更何况连文华见方易并没有立刻跟自己翻脸,多少受到了一点鼓舞,“谁说……嗝……我不行?”

方易嚣张的开始列举两人从高中到大学的几年学生生涯中的体能数据资料,也不知是不是故意转移话题的滔滔不绝了十分多钟后,发现连文华已经瘫在一边会周公去了。

后来,清醒过来的连文华却再没有勇气认真地提起这件事,方易也似乎没对那次的告白较真。两人心照不宣,将那次醉酒后的真言,当成了一个玩笑。

在之后的日子里,似是为了淡化那次告白事件的影响,两人的交流中开始逐渐出现了更多互相调戏的对话。

也就成了如今这个模样。

——他到底在想什么……

每次经受了方易这种调戏,或者说是精神摧残之后,连文华都会无力地自问。

如果不是对方明确表示过菊花主权不容侵犯,依照他这么调戏自己,自己早就……嗯……不过,从体型到体能,自己都很难压倒他。

连文华在内心仰天长啸,来个人收了这个混蛋吧!别让自己那么烦恼了。

等饭菜上桌,某人也终于结束了他的天体秀。

连文华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方易,想起了他刚回来时看到的情况。

“你今天怎么了?”

方易不酗酒,他会去灌自己酒的时候,多半也是心情比较糟糕的时候。

听到连文华这么问,方易的筷子顿了一下,然后继续扫荡餐桌,“没什么,就是昨天回家,跟我妈吵了一架。”

“怎么回事?”

连文华觉得不可思议,方易一向孝顺,怎么会跟方母吵架,还吵到自己跑去灌酒的地步?

方易这回终于放下了筷子,定定地看着连文华,说:“我跟我女朋友分了。”

“嗯?”不得不说,听到这个消息,连文华还是内心有点阴暗地高兴了一下。

“本来处起来就没什么感觉,我妈还一个劲的催我结婚。一个不爽,分了。”

连文华听方易提到过,说这个女友据说是方母的一个远房亲戚的女儿。不过,就算是驳了亲戚的面子,也不至于跟方母吵起来啊?好歹是个跟外国人结婚的比较开放的女性,不至于吧……

“本身是没什么。”方易耸了下肩,“我告诉她我另有喜欢的人。”

这也没什么啊!

连文华这么想着。但内心却有种说不出是紧张是期待还是毛骨悚然的异样感觉,总觉得之后会有什么吓人的事情发生。

“我告诉她我喜欢的是个男人。”

轰隆——!

预感成真。

连文华觉得自己的末梢神经都被震得发麻。

——这这这这这这这这是什么情况?!

他一直以为方易是个“能够接受同性恋的异性恋”,但这个情况是怎么回事?如果这是真的那说不定自己有机会……

内心有点暗戳戳的惊喜,但也有着摇摆不定的怀疑,会不会这只是一个方易假意的说辞?

“当时实在很烦,就这么说了。”

果然。连文华泄气。

“就算是假的,你这么说出来,伯母当然会受不了。”

连文华一度觉得没多少障碍就接受自己的同性恋倾向的方易属于异常品种,而事实也证明他的确是个变异植株。

现在的社会对同性恋的接受度已经高了许多,很多人表示不歧视同志。但真当自己身边的人出现这种倾向的时候,很多人却还是接受不了。

方母嫁了个观念开放的外国人,对同性恋不是很抵触,但当自己的儿子出现这种倾向时,国人的传统理念却还是占了上风。

连文华再次在心中感叹,能拥有方易这个朋友的自己,是何其幸运。

“你还是跟伯母说解释清楚吧!”连文华说道,“这种事……开不得玩笑。”

方易看着他不说话,一脸认真的表情,那眼神看得连文华神经紧张,觉着自己背上的汗毛都立起来了。

给这种直勾勾的视线盯着,连文华坐立不安。

方易抿着的嘴角,慢慢勾起一个弧度,随后弧度扩大成一个熟悉的笑容。

伸出筷子夹了一块糖醋排骨,把肉吞光了,还把酸甜的芡汁也嘬了个干净。期间,眼睛却一直没从连文华身上移开,看得连文华后背一阵阵发寒。

“说了之后,我倒觉得,那并不是借口。”

连文华考虑自己要不要去自家边上的小学旁听一个学期的语文课程,他忽然觉得自己听不懂这博大精深的汉语了。

“想想这么些年来,其实除了你,我对其他人从来没产生过兴趣。”

听不懂听不懂听不懂……

“文华,你说过,你喜欢我的吧?”

方某人挂着诡异的微笑(连文华视角),绕过餐桌,凑到了连文华身边。

“哎呀你吃完了我这就去洗碗你先去客厅坐着看会电视吧!”居家青年手忙脚乱打算收拾餐桌,顺便逃避问题。

奈何,手腕被人抓住了。

高中以来的体能数据对比充分证明了“连文华挣脱不开方易的钳制”这一事实的合理性。

“我记得你大学就喜欢上我了吧!”方易笑容满面地制住对方,“嗯……也许更早以前就喜欢上了?”

连文华试图以“啊哈哈哈今天天气不错!”转移话题,但毫无疑问失败了。

“转移话题没有用,认真回答。”

天上掉下馅饼——太大,砸晕了他;美梦成真——太美好,跟假的似的。

手腕被紧紧握住,微微的痛感也同时带来了真实感。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张了张嘴,却紧张得连声音都发不出。

“喂喂,说句话啊!”看着明显大脑罢工的连文华,方易皱皱眉撇撇嘴,“这就吓着了?是不是男人?”

被吓到了是事实,但当被问到“是不是男人”这种涉及男性尊严的问题时,就算吓傻了也不能松口。

“老子当然是男人!知道我对你不死心你还敢这么勾引我?信不信老子强了你!”——这句话纯粹是条件反射的反驳,这两人的对话中“信不信我强了你”这句台词出现的频率太高了,于是第一反应也就是这样一句。

“行啊!来强啊!”方易呲着一口白牙,笑得嚣张。

说着,手底下直接拉着连某人就往卧室走。

“嗯?啊?”

方易的口头回应相当熟悉,但这行动回应可是第一次。

“你你你你要干什么?!”

终于,在站在床边被人扯衣服的时候,连文华的神智被吓到回笼了。

“还能干什么?”方易手下工作不停,“帮你强我啊!”

“你……我……”现在的情况,怎么看都不是自己强方易吧!

方易手脚利落,没等连文华来得及做出有效抵抗,已经完成了前期准备工作(扒衣服)。

“喂!等!……等!……”脑子一片混沌的连文华做出无效的挣扎,被方易轻易地压制了。

方某人咋吧一下嘴,“啧,就你这样子还想强我?”

连同志下意识试图为自己申诉,却被对方干脆地堵住了嘴巴。

唇舌交缠。

放开被吻得有些晕乎的人,方易翘起嘴角不怀好意。

“看你这样子也强不了我,干脆我来强了你吧!”

“啊……”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阿弥陀佛……

后记:

“伯母那边……”

“放心,有我爸呢!”

再后记:

日常——

“混蛋!再这样信不信老子强了你!”

“来吧~”

“啊!……你你你你别过来!别……唔……”

END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Có tin ta cường X ngươi không – Băng Kiến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