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 muốn ngủ với ngươi – mijia

Tên gốc: Ngã tưởng cân nhĩ khốn giác by mijia

我想跟你困觉 by mijia

【修道士攻X呆萌棉被精】

老虎油突然萌上了被子妖,然后发现所有被子妖都是攻。

老虎油:这怎么可能QAQ明明被子妖是一个多么软绵绵暖呼呼的小受啊!!!

——于是,这个文出现了╮(╯▽╰)╭

记:一个闷骚腹黑的修道者被被子妖无意识掰弯,然后黑化将对方吃干抹净的故事……

全文  1、

萧烬有些无奈地看着身后亦步亦趋的少年,第一次有了束手无策的感觉。他停下脚步,转过身,轻声劝道,“马上就要到昆仑派了,虽然你并未作恶,身上妖气清冽,却也仍旧是妖。昆仑派以斩妖除恶为己任,你上去多有不便,还是止步于此吧。”

少年不舍地看着萧烬,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水汪汪的一片,白细的贝齿咬着红唇,轻轻扯了扯萧烬宽大的袖袍,“我……真得很喜欢你,不能跟你困觉吗?”

萧烬的气息有点紊乱,天知道他用了多大的自制力才没有扶额,仍旧维持着双手背负在身后的仙风道骨,“……这个问题我回答过好几遍了,现在也不打算更改。”

少年的眼睛立即黯淡了下来,沮丧地垂下头,一身的落寞萧索像是被丢弃的小狗。

萧烬忍不住伸手,拍了拍他的头以示安慰,然后毫不留恋地转身,唤出飞剑。

少年猛地抬起头,看着萧烬的御剑当空的身影,直到他消失在天际尽头才哀怨地收回视线。

“……为什么不愿意跟我一起困觉呢?”少年困惑地喃喃,“我真得很想跟你一起困觉啊,明明,这对我们两个的修为都好,但是,为什么不答应呢……?”

2、

萧烬以为,他与那个不知本体是谁的小妖的缘分已尽,虽然午夜回梦偶尔会想到那个软绵绵到有些好欺负的小家伙,但是萧烬却也只是对这种突然冒出来的思念一笑而过。

萧烬是昆仑派大长老的唯一入室弟子,自小拜在昆仑派修仙,便因天赋绝伦而被向来眼高于顶的大长老看中,收入门下,十多年悉心教授,修为提升迅猛,隐隐已经有昆仑派弟子第一人的派头。

大长老寡言冷淡,不喜理会世事,经常神龙见首不见尾,萧烬从小在他身边长大,也养成了淡漠的性子,鲜少开口,又因大长老的住所与昆仑派正殿相距颇有一段距离,所以与昆仑派其他弟子们的接触也并不多。

实力强大,心性淡漠,不拘言笑,在强者为尊的修仙者中,其余昆仑弟子极少敢有人来打扰萧烬,乃至于成年后第一次下山历练,他也是独来独往的。

然后,他就遇到了那只口口声声缠着他“困觉”的小妖。

初遇小妖的时候,他正在斩妖,一身浓烈的煞气让周围但凡灵智稍开的生灵均避退三舍,只有那只小妖傻傻地看着他,像是吓呆了一般。

萧烬并不滥杀,他只杀身负杀孽的妖,而这只小妖周身干干净净的,温暖软绵的气息让萧烬的杀意也不由淡了下来,只是随便看了他一眼,便转身离开。

没想到,萧烬原以为被吓呆了的小妖却竟然愣愣地跟了上来,不声不响地坠在他身后五六步远的距离,让他想要无视也无法。

最终,萧烬只得停下脚步,询问他一直尾随到底所谓何事,然后,那只傻乎乎的小妖用着最为纯洁的眼神与最为无辜的口气,略显期待而忐忑地提出要跟他“困觉”。

一瞬间,萧烬几乎觉得自己奔波太久,竟然出现了幻听。

再三确认小妖口中的“困觉”的确是在自荐枕席,萧烬没来由地产生了一股怒气。他见过不少妖.媚.淫.邪的妖物,专吸他人精血修炼,而萧烬一身修为,长相又俊美异常,自然引得不少妖物趋之若鹜。

只是,萧烬却没有想到,像这只小妖这般干净的妖,竟然也是那般货色。

萧烬言辞拒绝,用剑逼退了小妖,随即扬长而去,却不曾想这只小妖竟然如此执着,无论他使用什么方法——威吓也好,怀柔也罢,甚至很丢脸地尝试用仙术日行千里逃遁——那只小妖却仍旧孜孜不倦地寻到他,追上来,眼巴巴地看着他,像是被欺负了那般。

小妖的妖力甚强,连萧烬一时间也拿他无可奈何,或者,也许如此强大的妖已经不应被唤作是“小妖”了,但是每次看到他那张白皙软绵圆滚滚的包子脸,无辜委屈纯真一片的表情,还有那娇小的身材,萧烬都忍不住轻叱他一声“小妖”。

逃、逃不掉,吓、吓不走,劝、劝不退,萧烬逐渐习惯了身后追着一条小尾巴的日子,而那小妖虽然一直缠着他“困觉”,却从来不做什么逾矩的事情,不会像其他妖物那般对他动手动脚、勾勾搭搭、媚眼缠绵,也不会一言不合就张牙舞爪、凶相毕露。小妖只会捡着他心情好的时候满怀期待看着他,提出要求,被他斥退后就面露委屈疑惑地垂头不语,可怜巴巴地活像被欺负了一般,让萧烬又是无奈又是哭笑不得,却又偏偏讨厌不起来。

——如今想来……如果那小妖果真像是其他妖物那般扑上来求欢,那他会如何做呢?翻脸怒叱,还是……半推半就……?

修仙之人本就稀少,他们天寿极长,修为高深者几乎与妖相当,凡人百年于他们而言太过短暂,红颜枯骨,转瞬即逝,也不过是徒惹伤悲罢了。于是,修仙者并不喜与凡人结下过多纠缠,或是独居,或者相互间结为道侣,而与灵气纯洁的善良妖类相合者也并不少见。

萧烬觉得,如果是要与某个人共度千年光阴的话,那么那只小妖却也并不会让他反感,甚至心中还有些隐隐的窃喜。

——只可惜,萧烬太过矜持淡漠了,而又不喜小妖一见面就自荐枕席,于是一直冷待着,甚至相处许久却连他的名字都未曾问及。直到历练满一年后重回昆仑,回忆相处一年间的点点滴滴,若有若无的惋惜才缠绕心间。

——当然,也仅仅是惋惜罢了,萧烬本性冷淡凉薄,并不会花太大的心思与情爱之事上。

3、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萧烬向来自视过高,鲜与其他同门弟子交游,而又被长辈们诸多爱护提点,自然会引得他人侧目嫉恨。萧烬不喜理会这些,却仍旧低估了人心叵测,直到被算计了才恍然大悟,却也为时晚矣。

北山出妖物,实力甚强,萧烬被同门暗算,以为只是寻常妖物,便只身一身前去北山除妖,自然栽了个大跟头。

萧烬不敌,落水昏迷,本以为凶多吉少,却不料醒来后竟身处山洞之中,身上的伤势也被处理妥当,除了内息滞涩以外并无太大损伤,不由暗暗惊异是哪位世外高人施以援手。

这个当萧烬四顾之时,匆匆的脚步声响起,萧烬回头,正看到自己一直心心念念的小妖手捧着几枚果实走进来,见他醒了,却也并不惊讶,只是腼腆一笑。

时隔多月再见这笑容,萧烬的心顿时软了下来,按捺住欣喜之意,平静地接过小妖递来水果,“你怎么在此地?”

“我跟在你后面来的。”小妖有些忐忑地在萧烬身边坐了,不安地揉着自己的衣角,“你回到昆仑后,我便一直呆在昆仑脚下,并未离去,好不容易等到你出山,就跟了上去……”抬头偷眼看了看并无不悦神色的萧烬,小妖松了口气,“我……我本想助你的,但是那妖怪太强,我也打不过,所以只能躲在一边,看到你伤了那妖怪,又落水了,才抓住时机跑出来救了你……你……你不怪我吧?”

“我为何要怪你?你终归是救了我,我应当谢你才是。”萧烬轻笑,他向来冷静自持,知道小妖的选择才是最正确的,擅自出手,恐怕他与小妖两人那日都要折在那妖物手里,而且他与小妖之间非亲非故,又如何要求对方为自己舍命?

“你不怪我那就好!”小妖顿时高兴了起来,他天性纯真,喜怒哀乐都露在脸上,毫无遮掩。见萧烬神色温和亲切,显然心情极好,小妖眼睛转了转,小心翼翼地凑近了些许,抬起自己的右臂,语气娇憨,带着点撒娇与炫耀,“其实,为了救你,我也是九死一生的,那妖怪太厉害了,都把我抓伤了!”

小妖皮肤白皙,微微有些发胖,手臂像是藕段一般让人见之心喜,只是那手臂上却留下了五条皮肉翻卷的抓痕,周围的肌肤还隐隐透出青色,甚是可怖。

萧烬的心不由自主地抽疼了一下,口气又软了好几分,“怎么伤得如此严重?”

“还好。”小妖抿唇笑道,并没有在伤势上纠缠什么,只是歪了歪脑袋,试探道,“我救了你,又因你而受了伤,按理说,你要补偿我才是。”

萧烬呼吸一滞,顿时满心的心疼歉疚灰飞烟灭,只余下无奈与好笑,“你这是胁恩图报!”

“那又如何?大家都这样做。”小妖不满地撇嘴,神色中是单纯的疑惑,“为何我不可以?”

“……那你又要我如何回报?”萧烬苦笑,只觉得自己这显然是明知故问。

果不其然,那小妖眼睛一亮,“你愿意跟我困觉吗?”

萧烬无言,他喜欢小妖并没错,却着实不喜他一直纠缠与肉.欲的做法,而自己这次欠他恩情,对方如此要求却也并不为过,修道者虽然欲望极淡,却也并不会在意这种事情,而且他也相信这身上妖气清纯的小妖,并不会过多吸他的精血而伤害他。

——如果只是一晚的话……

萧烬下意识并不想让自己与小妖之间变成是因为单纯的报恩而共赴云雨,不由顾左右而言他,“我记得,与妖物相斗之时,我受伤颇重,为何此刻竟然已经好了大半?”

此言一出,小妖期盼的闪亮亮的眼神顿时凝滞住了,有些凄惶无措地视线飘忽,左看右看就是不看萧烬。

萧烬一皱眉,心下顿时一冷。

“对、对不起……”见萧烬面色转寒,小妖的眼泪猛地冒了出来,委委屈屈地吸着鼻子,嗓音里也带上了呜咽的颤音,“我……我……我跟你困觉了……”

萧烬愕然,他刚刚转醒,对于此前根本没有丝毫的记忆,小妖这句话顿时如当头一棒,将他打蒙了过去。

“你受伤很重,我……我不知道除了困觉以外要怎样治疗,你又昏迷着,我叫不醒你,没办法征得你的同意,所以……所以便擅自……”小妖瑟缩了起来,眼泪在眼眶中转悠着,煞是可怜,“对、对不起,我知道我不应该得不到同意就跟你困觉,我再也不敢了……”

萧烬终于再也无法维持所谓的风范,以手扶额颓然垮下肩膀,心中烦乱至极。

——至于在烦乱什么,连他自己似乎也搞不清楚。也许是恼怒小妖擅自……对自己做出那样的事情?也许是遗憾所谓的“初次”自己竟然好无所觉?也许……

萧烬并未体会过浓烈的情.欲,他本就是冷淡之人,虽然并非不懂这些,却也从未起过尝试的心思。见小妖吓得梨花带雨,他本身也诸多不忍,脸色变了数变最终还是缓了下来,扯出一抹笑容,伸出手,“我不怪你,你也是为了救我。”

“……真的?”小妖试探地问,小心翼翼地将手搭在萧烬手上,间他神色间并无冷淡,终于破涕为笑。

握住小妖软绵绵的手,萧烬觉得烦乱的心绪终于平静了下来,笑容也不由得自然了起来,眼神柔和,“我还尚未询问你的名字。”

“我叫锦衾。”小妖的表情腼腆而羞涩,隐隐带着惊喜,“你……你答应与我困觉了?”

“嗯,我答应了,但是你不可吸我太多精血……”萧烬有些犹豫,唤命做锦衾的小妖看上去有些懵懂无知,所以的确需要叮嘱好,却又不知为何说出口之时,他竟然害怕锦衾会难过受伤。

不过,萧烬显然多虑了,锦衾毫不介怀地摆了摆手,“我不会吸你精血的,困觉于你我都是有益的,不然,你的伤势为何会好转呢?”

萧烬又愣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心中最后一丝犹豫也消散全无,浑身上下洋溢着满足与愉悦——妖类的修炼方法千奇百怪,他也听说过有修仙者的伴侣是不会吸人精血的妖,所以并没有什么惊异之感。

试探着将锦衾拉入怀中,感受着对方的柔软的身体顺服地依偎在怀里,萧烬嗅着他身上的清香,解开他头上的发带,一手扶着他的面颊,一手搂住他的腰肢,细细密密地轻吻着。

锦衾眨了眨眼睛,眼眸里微微有些不解,却也并不觉得萧烬对自己做的事情有什么讨厌的地方,便并没有动作,只是任凭萧烬吻住自己微启的红唇,勾住他的舌头,暧昧纠缠。

锦衾的反应很青涩,甚至说是有些不知所措,这让萧烬甚是惊讶,同样也极为喜悦。探入衣襟,贴上那令人爱不释手的柔软光滑的肌肤,萧烬第一次品尝到何为□中烧,何为急不可耐,翻身将锦衾压在身下。

“不对,不对,错啦!”被禁锢在萧烬身下,原本被吻得晕晕乎乎的锦衾顿时清醒,连忙拍打着他的胳膊,出声阻止。

萧烬动作一顿,疑惑皱眉,无声地询问锦衾。

“应该是这样才对!” 锦衾抬手,轻而易举地便将受伤而内息滞涩的萧烬掀开,自己压在了他的上面,小脸上一派的得意洋洋,“我应该在上面才对!”

萧烬完全僵硬住了,哑然看着自己上方的锦衾,觉得整个世界都似乎瞬时间崩塌了。

——难道,他竟然要做那在下方之人?联想到锦衾根本不逊于自己的实力,萧烬的心跳与呼吸都似乎停滞住了。

——但是,锦衾不是说他们早已如此过了吗?那为何身体并无任何不适之处?难道是他自己那里异于常人,或者是锦衾有何妙法……?

就在萧烬胡思乱想之时,锦衾已然舒展身体,整个伏在了他的身上。将头埋进萧烬的颈弯内,锦衾满足地蹭了蹭,愉悦地合上了眼睛,然后……一动不动了。

萧烬等了半天,劝慰了自己半天肉身皮相皆为外物,既然他喜欢锦衾,那么便不应当在意这种细枝末节,但是等到他大概想通了,却发现身上之人却仍旧毫无动作,只是安静地趴伏着。

不由抬起手,拍了拍锦衾的肩膀,得到对方不满地轻哼,萧烬觉得自己一向聪慧的头脑似乎完全不够用了,“你……在做什么?”

“困觉啊。”锦衾的声音有些模糊,带着浓浓的倦意。

“……”萧烬沉默片刻,“如此……便是你所谓的困觉?”

“不是这样,那还是哪样?” 锦衾微微抬了抬头,疑惑地看向萧烬,满面不解,“这就是我们的修炼方式啊,你没有觉得体内气息顺畅许多?”

萧烬凝神感受片刻,发现的确正有灵力从与锦衾紧贴的地方缓缓流入体内,贯通四肢百骸。一向聪慧的萧烬顿时了悟,表情古怪地看着锦衾,“你……本体是何物?”

“棉被。”锦衾有些害羞,轻声回答道,随后连忙委屈地叮嘱,“你不许笑话我!他们知道我的本体后,都嘲笑我呢……”

萧烬的表情愈加古怪,他已然不知道自己应该发笑,还是应该安抚自己庸人自扰所留下创伤才好。

“你……为何一直要追着我困觉?”定了定神,萧烬再度开口。

“因为要跟自己看得顺眼的人一起困觉,修为才更容易提升。” 锦衾叹了口气,有些委屈,“我走了好多地方,看得唯一最顺眼的人便是你了。”

“那,你可要一直随我困觉?”萧烬的眼睛闪了闪,语气不自觉地带上了几分诱惑。

“可以吗?好啊好啊!” 锦衾不疑有他,连连点头,欢天喜地地接住了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

“但是,我们的困觉与你的困觉略有不同。”萧烬微微一笑,缓缓开口,“大多数时候,我可以允许你以你所谓的困觉来做,而如果我需要的话,你也要配合我做人类的困觉才好,如何?”

锦衾茫然地歪了歪头,皱眉苦思了片刻,“那,我的困觉时间长,还是你的?”

“自然是你的。”萧烬的回答让锦衾立即放弃了心中那一闪而逝的疑虑,一口答应了下来。

“那么,我们签订契约可好?”抬起手,萧烬语气柔和缱绻,“毕竟人妖殊途,难以相互信任,而一旦签了契约,我们便谁也不能违背此时的承诺,可以安安心心一直在一起了。”

锦衾想了想,点了点头,“这样自然好,我听很多妖说过人类狡猾的很,不能轻易相信他们的话,要签了契约才可以。”展颜一笑,锦衾的神色中满是信赖,“你真好,愿意主动跟我签订契约呢!”

萧烬笑了一下,毫无愧疚地接受了小妖的夸赞,然后细致地定制了两人契约的内容,签订下来。

“现在,可以困觉了吗?” 锦衾打了个呵欠,神色中有几分恹恹的。

“当然,不过你先前在我昏迷的时候已经按照你的方式困觉过了,现在,应当轮到我的方式了,对不对?”萧烬循循善诱。

锦衾迟疑了一下,天性纯善的他并没有想太多,只是觉得的确是这个道理,纵使再有些不愿,也点了点头,应了。

得偿所愿,萧烬一笑,翻身将小妖压回身下,伸手解开他的衣衫,“其实,我们的困觉也很有趣,你试试看?”

“嗯!”小妖有些期待地点了点头,目光纯真。

然后——

“大家果然说对了!人类都是大骗子!好疼!我不要跟你困觉了!!你拔.出.来!拔.出.来!” QAQ

“我们已然签订了契约,可是再无反悔余地了,小衾。” ^_^

=================

后记:

萧烬:小衾妖力甚强,年岁却并不大,到底是如何修炼所至?

锦衾:当然是困觉啊!我跟很多人和妖困觉过,当然,他们都没你好。

萧烬:= =###

锦衾:你……你……你做什么!现在明明该轮到我的困觉方式了!你这个坏人!QAQ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