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 muốn báo thù – Ngũ Biên Hình

Tên gốc: Ngã yếu báo cừu – Ngũ Biên Hình

我要报仇 BY 五边形

青峰山下。

一个白衣人恨恨的跺脚 ;都怪你天天说青峰门掌门连城,绝非浪得虚名之辈,要报仇还需从长计议,还说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仇人都死了到哪儿报仇去?

旁边的灰衣人不住的陪笑:说起来你跟连城也没什么太深的梁子,现在他人也死了就算了,我陪你到青楼找美人怎么样?

白衣人:好,你买单。

那白衣人名叫燕无声,是医邪的传人,旁边的灰衣人叫令凌风,是燕无声最近结交的朋友。

两人刚转过山脚,便看见前面的歪脖子老树上挂着一个人,那人似乎是从山崖上跌下来的,浑身是血。

燕无声见那人长得还不错,顺手救起,检查了一番后,啧啧了两声:也算他命大,居然只断了几根骨头,没伤着要害,奇怪的是,这人的内力本来也不弱 ,不过好像被废了,可惜。

那人在昏迷中不住的喊着一个人的名字,燕无声竖着耳朵听了半天才听出来他喊的是小青两个字。

燕无声的八卦之心顿起,决定等他醒后好好盘问一番。

一问之下,燕无声才知道救错人了,对方居然是那青峰掌门连城的大徒弟云霆。

燕无声不动声色,问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小青是云霆的师弟,连城的独子。连城一向热心于武林大事,对自己的儿子很少关心,一向都是做大师兄的云霆照顾小青的起居饮食,两人日久生情,竟然做出了苟且之事,被连城发觉,云霆为了替师弟开脱,坚持说是自己诱骗了师弟,连城一怒之下,便废了他的武功,将他赶出了青峰门。云霆离开师门后,偶然得到师父病重逝世的消息,便偷偷上了青峰山,想要见师父最后一面,也放心不下刚遭丧父之痛的小师弟,想偷看小师弟一眼。云霆刚一上山,便被发现,在青峰门中人的追赶之下,失足跌落山崖,幸好挂在了那棵歪脖子老树上才保住性命。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燕无声忍不住得意的笑:老的死了,还有儿子在嘛。

燕无声和令凌风当晚便夜闯青峰山,将小青抓了回来。

云霆见师弟呼吸微弱,脖子上赫然有一道勒痕,又急又怒:你把他怎样了?

燕无声嘿嘿一笑: 都是你小子做的好事,你师弟只当你从悬崖上掉了下去,尸骨无存,找了绳子便要上吊殉情,幸亏我手快 ,不然你师弟早去见阎王了。

令凌风忍不住取笑他:你口口声声说要找连城报仇,现在却先救了他的徒弟 ,又救了他的儿子 ,真不知道你在报仇还是在报恩。

燕无声怒道:他儿子要是再死了我找谁报仇去?

云霆苦苦求情:我师弟他年幼无知,你跟我师父有仇的话,我的命赔给你好了。

燕无声对他不屑一顾:你的命本来就是我救的,我也不屑于为难一个废人。

燕无声将云霆和小青分别关在两处,他先逼着云霆将一罐黑糊糊的药汁喝下去,又在他脸上涂涂抹抹了一番。云霆顿时觉得喉咙里和脸上都好似火烧,竟然疼得晕了过去。

等他醒过来先是发觉竟然自己无法开口说话,等拿起镜子一照,将镜子摔在了地上。

小青刚刚醒过来,燕无声便拿着一块玉佩在他眼前晃了晃。

小青顿时激动起来:你怎么会有我师兄的玉佩?

燕无声:你师兄没有死,想要他活命就乖乖听我的话。

他在哪里?我要见师兄。

你只要肯听话,自然会见到他。

燕无声:想见你师弟么?

云霆戒备的看着他:你肯让我见他?

燕无声轻蔑一笑:反正你也是个废人,我还能怕你玩什么花样么?

云霆见到师弟脸色憔悴,心生怜惜,忍不住伸手去摸师弟的脸。

小青尖叫一声:丑八怪,拿开你的脏手!顺手操起桌上的烛台砸向云霆。

云霆仓惶逃出房间,师弟他已经不认得自己了。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师弟认不出自己也好。

燕无声最近整天一个人躲在药庐里炼药,连令凌风都不让靠近。

令凌风最近很闲,原来该他做的家务他全部都派给了云霆。

云霆最近拼命的找事做麻痹自己,尽量不让自己去想小青。

小青最近有些不安,他一直没能见到自己的师兄,而且他还老是不由自主的想起那个丑八怪。他的背影很像师兄,还有他煮的面跟师兄煮的味道一模一样,不不不,怎么能将丑八怪跟师兄相提并论,一定是自己太过思念师兄才会如此胡思乱想。

燕无声终于从药庐里出来。

令凌风 :你到底打的什么算盘?已经两个月了,青峰门那俩小子在我们这里白吃白住,,伤也养好了,人也养胖了,要是没看好让他们私奔了,可别又拿我撒气。

燕无声咧嘴一笑 ,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哈哈哈,我的独门 刚刚做好,我花了那么长时间才只做了两颗,今天晚上就让你看场好戏。

当天晚上燕无声给云霆喂了一颗药,然后将云霆和小青反锁在屋里,伸手招呼令凌风:要不要跟我一起看?

你不是说讨厌断袖吗?还有兴致看 ?这种事看了要长针眼的!说完有意无意的挡住了燕无声的视线。

无法一饱眼福的燕无声竖着耳朵听着小青的惨叫声,小青的叫声越来越凄惨,燕无声也笑得越来越开心。

没能为师兄守身如玉的小青找了根绳子上吊,云霆拿了菜刀跟燕无声拼命,两人均被燕无声点了穴道。

燕无声打算等两人恢复体力后再将剩下的那颗药喂给云霆吃。

还是令凌风看不过去:说起来你跟连城也没什么深仇大恨,玩一次也够了吧,何必难为这对有情人?

“断袖有什么好同情的?”燕无声一边磨牙,一边不情不愿的给云霆服下恢复声音和容貌的药物。

小青知道真相后自然不再寻死觅活。

次日,云霆和小青离开。

送走了那对小情人之后,燕无声变瘦了。

吃惯了云霆做的美食之后 ,他对令凌风买来的食物完全不感兴趣。

越来越消瘦的燕无声让令凌风放弃了男人不能下厨的尊严,买来一堆食谱食材 ,亲自操刀。

专心剁肉的令凌风丝毫没有察觉到屋顶上有一双眼睛正在偷窥他。

好不容易做出来的药,扔了可惜,还是找个盒子收好。燕无声收好药丸后便离开药房,他刚离开,一道人影无声无息的飘进了药房。

令凌风一揭开锅盖,肉汤的香气像魔法一样散开。

多日食欲不振的燕无声顿时两眼放光 。

看着燕无声喝汤的开心模样 ,令凌风觉得很满足。

要是退出江湖,就这么过一辈子也好。

汤碗摔在地上的声音让令凌风从美好遐想中回过神来。

燕无声定定的看着他:你为什么要在汤里下    药?

没有啊。

那药的效力非同小可,燕无声已经顾不上追究是谁下的药:快帮我去找个女人啊

令凌风慌忙答应:好。

要记得找个美人。

令凌风一脸不忿:都到这时候了,还在不忘美人 。

令凌风带着燕无声一路狂奔。

怀中燕无声的身子越来越热。

燕无声:停下,我不行了。

令凌风:你再忍忍,我们很快到前面的小镇了。

燕无声一边将令凌风扑倒在地上:忍不住啦,就在这里吧,反正没人看见。

事实上,不但有个人在看,而且他还看得很仔细!

皮肤比我还白,腰比我还细,还敢说我是人妖!你才是如假包换的人妖!

哎呀呀,不对劲,像燕无声那种长得像人妖的,明明应该是被压在下面的那个,为什么他反而在上面?

还中药的明明是燕无声,为什么令凌风的表情比燕无声还要陶醉还要 呃 **?

那药效,燕无声的确没有吹牛,所以令凌风疼的无法走路,是燕无声把他抱回去的。

燕无声一边小心给他上药,一边嘀咕:到底是不是你下的药?你是不是早就喜欢我了,所以就

令凌风气急败坏:要是我下的药,现在躺在这里爬不起来的人就是你了

燕无声:你肚子饿了吧,我去做饭。

做饭?燕无声会做饭么?大概是他后悔跟自己发生关系,不想面对自己吧。

还有,能瞒过自己神不知鬼不觉下药的人究竟是谁?

莫非是。。。。。?

燕无声小心翼翼的端了个盘子从厨房里走出来。

几个抹了红色的煮鸡蛋在盘子里滴溜溜的打转。

令凌风一脸疑惑的看着燕无声。

燕无声小声解释:按照风俗,洞房之后不是应该吃红鸡蛋么?

令凌风的脸色,顿时变得比红鸡蛋还要红。

素来认为令凌风姿色平平的燕无声突然觉得令凌风满面羞红的样子很好看,似乎看一辈子都不会看厌。

番外郁闷的魔教教主

一边是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另外一边是一个干枯的老和尚。

燕无声毫不犹豫的救起了那个小姑娘。

当然人也不能白救 ,不要诊金,吃吃豆腐总可以吧。

真是天生勾人的一双桃花眼啊 ,不过眼神不要那么凶好不好 ?

先摸摸脸 ,皮肤真是嫩啊 ,简直吹弹的破!

再摸摸小手 ,哎呀 ,肉肉的小手真是握住了就不想放!

在屁股上也趁机捏了一把 ,弹性那叫一个好!

再** ,怎么这么平 ?燕无声自言自语道:想来是你年纪太小,胸部还没发育好。

小姑娘本就受了伤,再被他这么一番轻薄,气的白眼一翻,竟然晕了过去。

见她晕了过去,燕无声才有点不好意思:吃了半天的豆腐, 都忘了诊脉了。

脉象居然是个男人???

长得这么美,怎么可能是男人 ?!燕无声简直不敢相信,甚至在下面摸了一把 ,才肯接受事实。

我燕无声做了什么孽?为什么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美人竟然是人妖啊!!!

啊啊啊啊啊啊!!!!!!!

好不容易缓过气来的小姑娘(不,更正一下,是人妖)一翻白眼,再次华丽丽的晕了过去

燕无声手脚麻利的给人妖上完药,开始从头到脚研究起人妖来。

燕无声虽然喜欢美人 ,但对男人就没兴趣了

既然是男人,诊金是不能不收的,好在这人妖的一身装备似乎相当奢侈 。

兵器是一把沉甸甸的金笛子,头上的玉簪腰间的玉佩都被燕无声收入囊中,镶了好几颗宝石 的腰带也没有放过,连鞋子上缀的两颗明珠都被他抠了下来。

哎呀呀 ,连袍子都是金线织就,不剥下来真是可惜了。

脖子上还挂了个木牌 ,好像不值钱 ,算了不要了。

搜刮完毕 ,燕无声将人往路边的草丛里随手一扔。

很久以后燕无声被以青峰门掌门为首的一干正派中人一路追杀的时候,才知道的是他当日随手救走的那个人妖就是魔教教主。

那块他嫌不值钱的木牌正是魔教教主的信物乌木令。

可怜的教主是被冻醒的 ,冷风甚至从鞋面上的两个破洞中钻进来。

当魔教的右护法令凌风赶来时 看到的是平时最在意形象的教主衣衫不整   春   光   外   泄 披头散发的仰天怒吼:我要报仇!!!!!!!

无法分身的教主将自己的复仇大计交付给最信任的右护法令凌风。

信誓旦旦拍胸脯保证一定完成任务的右护法一去便不知所踪。

半年后教主根据左护法提供的线索,好不容易才找到令凌风时,看到的是自家的右护法正在厨房里挥汗如雨的剁肉,一把菜刀使得出神入化 ,看得教主当场石化 。

看起来右护法似乎很喜欢燕无声。

还不如给燕无声下药,既可以让右护法遂了心愿,也可以让那个讨厌男人的燕无声尝尝被男人压倒的滋味。   药嘛,就用燕无声剩下来的那颗吧,让他自作自受。

教主一想到燕无声被右护法压在身下挣扎、哀求、哭泣……..觉得这样比杀了燕无声要解恨多了。

陷入幻想中的教主露出奇异的笑容,笑得实在……有点猥   琐……

看到自家的右护法一脸心甘情愿的被那个人妖燕无声压在身下时,教主的眼珠子都僵化了。

等教主收到右护法的飞鸽传书时,他眼前一阵发黑:他他他竟然为了那个人妖连右护法都不做了?!他他他居然跟那个人妖私奔了?!

左护法见小教主摇摇欲坠的样子,有点心疼:教主,你没事吧?

教主在拼命的揉眼睛:眼睛疼,你快帮我看看。

看了好一阵,左护法终于确定:教主,您长针眼了。

教主有点心虚,难道看了那种事真的会长针眼?

左护法已经拿出一块毛巾:教主不必担心,只要用热毛巾敷一下就好了。

紧张兮兮的教主立马命令下人提了一大桶热水。

看着那一大桶足够两人份洗澡的热水,左护法哭笑不得,敷眼睛用得着那么多水么,看来教主是被右护法气晕了头了。

左护法刚举起热气腾腾的毛巾,教主就在喊:好   热,不   要。

左护法哄着教主:不要紧张,放松一点。

左护法的毛巾刚挨到教主的眼睛,教主就叫了起来:好   疼,不   要。

左护法陪着小心:不疼不疼,我会轻一点的。

几番折腾后教主终于满意了,靠在左护法怀里闭着眼睛享受左护法的服务:嗯,好舒服

还不忘称赞有功劳的左护法:看不出来你做这种事技术还不错嘛

左护法正要谦虚两句,门外有东西落地的咣当一声响。

是来送午饭的下人失手将食盒掉在了地上,那人捂住眼睛磕头如捣蒜;教主饶命啊,我真的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看到啊!

END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Ta muốn báo thù – Ngũ Biên Hình

  1. Pingback: Ta muốn báo thù!!!!!!!!!!!! | Dạ Bách Hợp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