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ã số hộp thư nhất định phải chính xác! – Vân Quá Thị Phi

Tên gốc: Bưu tương hào mã nhất định yếu chính xác! – Vân Quá Thị Phi

邮箱号码一定要正确! by 云过是非

(腹黑攻 囧 萌受师生 HE)

 

茶叶渣:( ⊙ o ⊙)

卡文中的木头:呦,渣小受你不是上午有课么

茶叶渣:是啊,变态老师正在讲课……

茶叶渣:今天抢到插座边的座位,可以用电脑了

总攻无双:尼玛啊,肉章又被锁了!!!

lucky:事实证明你被管理员盯上了

茶叶渣:肉章你还发,拉灯让读者留邮箱呗,我都是这么干的

康茗是个大学三年级品种各种优良的十佳好少年……至少外在看起来绝对是个为人温和长相温雅,不过这个内在……

康茗是一名写手,在这种全民写作的时代,XXX网的签约写手就像小言里的狗血,哗啦啦的多到数不清。康茗注册的网站是个女性文学网,真正的男性生物在这里简直就是稀有动物,绝对濒临灭绝受到广大读者的保护!更别说他写的是耽美这种题材的小说了,简直就像是鹤立鸡群,文笔情节请往后靠靠了,每天只要卖个萌,文章下面必然一片尖叫,回复多的他都懒得看。

康茗悄悄的、尽量不出声的打着键盘聊QQ,以防讲台上那个变态的中文系老师注意。说到肉章邮箱什么的,才想起来刷刷自己的留言,一个月前写的肉章,让读者留邮箱,这么多天了还有人陆陆续续的留言求肉。

康茗顺手将自己的邮箱打开,复制了那些邮箱号码,将肉章发出去。他这一系列的动作刚刚做完,就手一抖……

“坐在第七排最里面的那个男生,到黑板上来把这个填了。”

专业课教室不大,那个所谓的变态老师站在前面,白色的衬衫黑色的西服裤子,看起来不到三十岁,怎么看都是让小女生倾慕已久的类型。而且就康茗三年的耽美写作经历来看,这绝对是个面瘫攻的典型代表!

然后根据耽美大神的定律来说,冰山面瘫攻都是闷骚的!这点,陈赋老师很符合。

然后根据耽美大神的定律来说,冰山面瘫攻都是对自家小受很温柔的!这点……康茗自动补脑了一下陈老师温柔的样子,打着冷颤硬着头皮站起来走到黑板前……尼玛好坑爹啊!

茶叶渣:嘤嘤嘤嘤!尼玛又被那个变态老师挂黑板了

茶叶渣:尼玛啊!!搞没搞错啊,都大三了还挂黑板!

茶叶渣:尼玛诅咒他天天便秘!被便便爆菊!

卡文的木头:额……渣小受淡定……

lucky:啊!不愧是渣小受,原来这也算是爆菊的一种么!

叉叉:= =

总攻无双:顿时觉得渣小受你可以去SHI了!

茶叶渣:╭(╯^╰)╮要下课了,收拾东西走人,再也不想看到变态老师了

叉叉:=-=据说变态老师很帅啊,难道他是故意挂你黑板,然后然后

lucky:然后想近距离轻薄你!

卡文的木头:( ⊙ o ⊙)啊!

茶叶渣:凸,小爷走了

lucky:嗷嗷嗷嗷,小受害羞了!这是事实!就算不是事实耽美大神也会让他变成事实!

康茗关掉了作者群,然后收拾笔记本。就听变态老师临下课还不忘布置作业,又一个3000多字的论文,下周就交,还说什么是期中成绩之一……

康茗一边默默的在心里吐槽,一边背着书包冲进食堂打饭,然后回寝室更文!

晚上康茗日完了更新君,将新的章节发上去,又看到有人留了邮箱号码要肉。渣小受一边腹诽着尼玛啊要肉还不给个2分,0分你妹……然后不情不愿的贴了邮箱号码发邮件。

康茗拉了一下滚轴,继续看回复,差点没暴躁的跳起来……

87L:邮箱号留错了,是XXXX8XX@qq.com,要肉

渣小受想骂人……留错了邮箱也没有道歉><还依旧是0分!

暴躁的渣小受给她又发了一份肉章,然后很手欠的打开QQ搜了一下那个留错的QQ号……

31岁老男人……

康茗觉得自己可以去SHI了,尼玛这这这算怎么回事……那个老男人打开邮箱,看到一段唯美的漏骨的让腐女鼻血横流的……嗯嗯啊啊……会不会吓出心脏病啊……

渣小受囧了半天,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安慰着自己幸好幸好,就当给老男人上了一课,反正对方不知道自己是谁。

新的邮件提醒,渣小受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点开查看,应该是哪个接到肉章的妹子的回复吧?发了几十个肉章,能有3个感谢回复就了不起了。

不过显然不是……

渣小受瞪大了眼睛,下巴就快脱臼了……这个QQ邮箱地址有点眼熟……里面是一张唯美的漏骨的让腐女鼻血横流的……嗯嗯啊啊……

不过……上面有很多批注……不要惊讶,就是批注啊!第七行上面写着标点符号不能这么用!第十行上写着“捅”字写错了,不是“桶”!第二十一、二十六、三十二行,“那些”不是“哪些”……

渣小受的内心里有无数只草泥马在狂奔……这是那个31岁老男人给他的回复……

lucky:嗷嗷嗷,太萌了,果断的攻陷他吧!

总攻无双:渣小受你最近走桃花运嘛

茶叶渣:= =奏凯

茶叶渣:老子好想SHI啊QAQ尼玛能不能再丢人点啊

卡文的木头:抬手,渣小受你看你,小弱受的气势袒露无疑!果然是万年小弱受!这个时候你就应该回复他!调戏回去!果断的!

茶叶渣:( ⊙ o ⊙)

lucky:对啊!渣小受你被那个人调戏了!吃果果的!

茶叶渣:( ⊙ o ⊙)

总攻无双:摸下巴,那个淫一定是个鬼畜攻!

茶叶渣:(╰_╯)#

于是……

康茗在菇凉们的忽悠之下,气势汹汹的拉开自己的文档,粘了一个超过9000字的H回复过去!心想老男人我看你还得瑟,居然调戏小爷!

然后……

卡文的木头:什么什么,那人回的什么

茶叶渣:= =

邮件2分钟就回过来了,就半半半半行……连句号也没有……

“有洁癖,3P不看”

lucky:抬手,姐也有洁癖

茶叶渣:╭(╯^╰)╮读者喜欢看!

卡文的木头:你个没节操的万年M受!让鬼畜攻大人继续SM你好了!

茶叶渣:╭(╯^╰)╮他是怕了

康茗得瑟完了,还觉得不过瘾,报仇雪恨的心理没有觉得酣畅淋漓,于是熄灯之前把自己所有写的肉章都打包发到那个老男人的邮箱。这下心里就更得瑟了,哼哼哼,让你晚上都做恶梦被爆菊!

但是第二天渣小受就被深深的挫败了,那个老男人简直就是他的克星,居然又给他回信了,指指点点,错字挑了一筐,还有语病的地方都画出来,简直就是变态中的变态。

渣小受挫败了,这简直和那个变态老师不相上下了。康茗瞬间补脑了一下陈赋老师看到这些肉章的时候,恩,扑克脸面无表情,鼠标在上面一划,手指在键盘上敲着,这句“XXX的JB涨的发疼,一下就桶进那个紧致湿热的地方……”,“捅”字写错了……

风中凌乱……

……

“嘤嘤嘤,现在的读者真难伺候!没肉叫着要肉,你肉了又说你是在骗字数,没有情节!”

新的邮件:

“小心精尽人亡”

“大叔你也有幽默细胞了,真难得= =好吧,以后写肉就给大叔看╭(╯^╰)╮不给他们瞧了”

新的邮件:

“恩”

“大叔大叔,不要呻吟啊=-=话说大叔你看了这么多我写的,你也写一篇给我看吧”

新的邮件:

“没写过”

“现在写呗,诶嘿嘿嘿,可以当睡前读物”

新的邮件:

“……”

“大叔大叔你默许了!鼓掌!我等你哦英雄~”

新的邮件:

“……”

茶叶渣:啦啦啦~

lucky:渣小受你怎么又得瑟上了,刚才不是还失落呢

茶叶渣:╭(╯^╰)╮才不告诉你,求我才说

lucky:好吧,木木你刚才要的资料我找了找,给你发邮箱了

卡文的木头:=333=么么么么,呜呜好感动

茶叶渣:= =你们!

茶叶渣:╭(╯^╰)╮告诉你们,大叔答应专门写个肉肉给我看!

总攻无双:呦喝~你们关系不一般啊

lucky:哎呦~前几天谁说那个老男人的坏话来着,今天我怎么感觉有些微妙啊

茶叶渣:= =微妙你妹,虽然大叔有点拽帅

茶叶渣:额,有点闷骚

茶叶渣:对了,还有点黑色幽默

茶叶渣:不过人还是不错的=-=

围观发春小受:我什么都不说了……

lucky:嗯,我也懂了

总攻无双:懂

茶叶渣:= =木头你的皮怎么换了

围观发春小受:摊手,你也懂的

茶叶渣:= =你们奏凯

渣小受炸毛了,关了作者群去刷邮箱,不过大叔那边似乎没有动静。咳咳,其实自己真的是个就事论事的好骚年,虽然他和大叔刚开始认识的比较……不过聊过几次之后觉得对方人还是不错的哈……那些肤浅的菇凉们是不会懂的╭(╯^╰)╮……

“大叔好了没啊,再过半小时就断电了!”

新的邮件:

“行了,在附件里”

“我去看!!=3=冲啊!”

渣小受摩拳擦掌,把Word文档下下来就开始非常认真的看起来。心里就一句话,一定要找到错别字和语病!

额……其实渣小受是个小心眼记仇的人。渣小受的原则,虽然他是就事论事,不过要有仇必报!

新的邮件:

“怎么样?”

康茗点开邮件的一刹那熄灯了,网页断了。大叔发过来的文字也就三千不到,不过渣小受用了半个多小时才看完!不要怀疑渣小受的阅读速度,其实他五分钟就看完了,剩下的二十五分钟……

厕所度过……

渣小受第二天觉得腰酸背痛腿抽筋儿,在床上滚了几滚,最后决定翘课不去了,在宿舍补眠。尼玛啊做了一晚上的梦睡不好的人你伤不起啊!做了一晚上春梦精尽人亡的人你更伤不起啊!

渣小受心里默默的吐槽,没想到大叔这么闷骚啊,尼玛短短三千字写的他鼻血横流啊,最主要的是你写就写吧,为啥小攻要叫小受“阿铭”啊!这太有代入感了有木有啊,害得他做了一晚上的梦啊,梦到自己被各种#¥%¥……%

更糟糕的是……

渣小受胸膛里又有无数的草泥马奔过,为啥“他”被这样这样那样那样的时候居然叫的是“大叔不要……”、“大叔快……”、“大叔好烫啊……”

而且更恐怖的是!尼玛那个“大叔”的脸为什么会是陈赋那个变态老师的样子!!果然是2012了么……

 

 

“大叔你写的太平淡了!”

新的邮件

“哦”

“平淡的那个啥不会吸引读者的!”

新的邮件

“恩”

渣小受顶着黑眼圈狂敲键盘,有种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劲头,键盘不烂手指头烂……他是一个错字和语病都没找出来,而且还失眠了,还做春梦了!这么丢人的事情怎么可能跟对方说!

鸡蛋里挑骨头,谁不会啊╭(╯^╰)╮……

新的邮件

“那你希望?你喜欢S1M?”

渣小受差点一口水贡献给电脑显示屏……

新的邮件

“有点重口,不过除了NP,我能接受”

“重口你妹啊!S1M你妹啊!你才喜欢!”

新的邮件

“恩,轻度的还可以”

变态……康茗满脸都是黑线……

lucky:哎呀果然是鬼畜强攻啊!

木头一日七更郎:嗷嗷,太萌了

总攻无双:渣小受你就从了吧~鬼畜攻大人会满足你的~

茶叶渣:你们……圆润的……奏凯!

lucky:对了渣小受,你家大叔的写的肉啊肉,给我们看看呗

茶叶渣:不给!

总攻无双:吃独食会烂菊花的

木头一日七更郎:渣小受乖,不要傲娇了,交出来

lucky:难道说!那个肉肉里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木头一日七更郎:哦……

总攻无双:哦……

茶叶渣:哦个头啊哦,禁止呻吟!

lucky:肯定是鬼畜攻给渣小受量身打造的肉肉

茶叶渣:怎么可能!!

茶叶渣:不可能!!

茶叶渣:不可能= =

渣小受被戳中了某一点,炸毛的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绝对不可能!那个什么“阿铭”“阿铭”的只是巧合!必须的!

lucky:不要狡辩!你们果然有一腿!

茶叶渣:绝对不可能

茶叶渣:(#‵′)凸咳咳小爷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总攻无双:爆炸式新闻!

木头一日七更郎:从实招来!

茶叶渣:╭(╯^╰)╮可帅了!

于是,炸了毛的渣小受胡编乱造一堆,恩,那个人身高是#¥%……样子的,眼睛是#¥%……的,鼻子是#¥%……样子的,嘴唇是#¥%……样子的,身材是#¥%……样子的!

木头一日七更郎:( ⊙ o ⊙)啊!你确定

茶叶渣:╭(╯^╰)╮不要太嫉妒!

总攻无双:渣小受你确定你暗恋的不是你口中的变态老师咩!

茶叶渣:我去……

渣小受被天雷劈中了,顿时卡啦啦的龟裂,掉了一地的渣子。据说陈赋那个变态,眼睛是……鼻子是……嘴巴是……身材是= =鬼才看过他的身材……

茶叶渣:怎么可能!完全没可能!!

茶叶渣:那个变态才没那么帅!

lucky:天呐,被你们一说,我也觉得渣小受叙述的男银简直跟他上次发到群里来那个变态老师的照片好符合啊

……

总攻无双:诶诶诶,渣小受呢!出来!

lucky:他羞赧的逃走了

木头一日七更郎:羞射去了吧

羞射你妹夫啊!渣小受双手抱头,满脸通红!他一点都没觉得像陈赋,真的真的!每一个地方都……非常像啊有木有!2012好可怕QAQ

“嘤嘤嘤,大叔我完蛋了!求安慰!”

新的邮件

“怎么了”

“嘤嘤嘤,我果然是有抖M潜质的么!这太可怕了!”

新的邮件

“说重点,这个上次谈过了”

“= =……我觉得自己暗恋一个人……一直没发现……还觉得自己非常讨厌他……”

新的邮件

“恩,继续”

“大叔,不要呻吟,我要继续了!”

新的邮件

“……”

“就是就是QAQ就是刚才说的那么回事啊,肿么办……”

新的邮件

“……去跟那个人说,或者别说”

“= =我需要说这真是个好办法么……”

新的邮件

“我有点好奇你喜欢的是什么人”

“大叔你真八卦啊!是个非常非常非常讨厌的人QAQ”

新的邮件

“……”

“每星期上课都挂我黑板!上次考试在我旁边站了一节半课!害得我只有半节课能抄小抄!还有还有,脸部肌肉坏死。额,不过挺帅的。懂得也比较多,只要不上课老叫人挂黑板绝对是个好老师!穿的西服革履好有味道……好吧,其实是一个教中文系的老师……”

新的邮件

“恩”

“又呻吟……QAQ我要是找那个变态去表白一定死的很惨”

新的邮件

“……”

康茗把他家大叔当了一晚上的感情垃圾桶,熄灯以后又去失眠了。连着一个星期没睡好,渣小受真要变身国宝了。等到上陈赋课的头天晚上,把作业写好了,发到陈赋的电子邮箱里,计算着,干脆明天不去上课……

渣小受心里小鹿乱撞啊,他现在唯一一个想法就是,不想看到那个人!

不过陈老师的课谁敢翘啊,第二天康茗还是顶着黑眼圈去报到。

渣小受忐忑的坐了三节课,幸好这次陈赋没叫人去挂黑板。那稍显低沉的嗓音,让渣小受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三节课之后赶紧夹着课本就往外逃,都不敢看人家。

不过很可惜,康茗被班长大人一把就抓住了,说是陈老师说他交的论文不合格,要他去趟办公室。

嘴角抽搐眼角抽搐,康茗浑身抽搐,去办公室,陈老师的办公室……于是同手同脚的往陈老师办公室走。心里默默安慰着自己,其实论文不合格的人应该挺多的,所以不用担心,又不是单独相处!

推开办公室门康茗就傻了,办公室里不仅没有其他同学,而且连老师也没有!只有陈赋一个人。这个吃饭的点儿,完全就是单独相处的不二时段……

“过来。”陈老师惜字如金,抬手招了招。渣小受嘴角抽搐,怎么看都觉得像是再招宠物。但是他完全不敢有一点意见,很乖的“哦”了一声,就挪了过去,跟某人保持绝对礼貌的距离!

渣小受觉得自己被陈赋看的全身不自在,那个人好像微笑了一下,幻觉……

“你的论文写反了……”陈赋把康茗的论文从电脑里调出来打开,上面做了批注,花花绿绿的。

“还有,你的‘那些’又写成‘哪些’了。”

额,这句话有些熟悉……好像大叔跟他“说”过好多次了……

渣小受本来就觉得特别不自在,陈赋和他埃的很近,刚开始觉得对方说话的时候呼吸都扫到了自己的耳朵,恩,耳朵有点痒,后来耳根有点痒,后来连鼻梁都有点痒,浑身都痒QAQ

渣小受赶紧点了点头,态度诚恳,“我,我下次改好了再给老师发一份。”赶紧逃离这里才是最佳方案,他觉得自己不知全身都痒,脸上热的都着火了……

“嗯……”陈赋发了个淡淡的鼻音,忽然将椅子往后挪了挪,却没有站起来,伸手拉了他一把,将人拉近自己怀里。然后动作自然的一手搭在康茗腰上,一手指着电脑屏幕说,“你现在改吧,跟你说了好几遍,每次都还是不记得。”

“……”渣小受全身僵直,腰上的手好像烫的他一个激灵,差点跳起来。脑子里有点不运转,天啊天啊,果然2012好可怕,自己居然离暗恋的人这么近,就像是被抱在怀里一样!

等等等……渣小受努力的制止自己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他不记得陈老师什么时候跟他说过“好几遍”,而且自己“每次都不记得”……

“那个……”渣小受刚想开口,离自己很近很近的某人就在他耳边低低的“嗯?”了一声。渣小受不争气的脸一下就红了,然后又开始想入非非,充分发挥自己三年来写作的基本职业道德。

“怎么不改?看来要让你记忆深刻一些,下次才能记住。”

渣小受脑子当机中,突然就被身后的一手揽住腰,一手托住臀部抱着放到电脑桌上。他吓了一跳,立刻就还魂了,不过似乎有点来不及,下巴被一只手抬起来,嘴唇贴上一个有着同样温度的嘴唇。

2012好疯狂……

康茗眼睛瞪大了,傻了吧唧完全没反应过来,睁着大眼睛,脸色通红气喘吁吁的被陈赋亲了个够。

“老老老老师……啊!陈老师,嗯……”

陈赋在他腰上捏了一下,康茗吓得下意识轻呼一声。

“听起来不错,”陈赋似乎很满意他的“呻吟”,“叫老师果然比大叔听起来好一些,尤其是这种时候,更有情调。”

……

lucky:渣小受你怎么才来,等你一起更文呢

茶叶渣:老子今天不更文╭(╯^╰)╮

木头一日七更郎:你今天不日了?

lucky:不日更了?小心读者跑没没哦~

茶叶渣:日你妹!日你头!我最讨厌这个字了!QAQ我腰好疼,全身都疼

总攻无双:!!!这是什么情况!

lucky:嗷嗷嗷,大叔呢大叔呢,变态老师呢变态老师呢,渣小受被爆菊了,小心我们发邮件给你大叔哦,你这个爬墙的渣小受

茶叶渣:大叔你妹!老师你妹!根本就是变态!!

木头一日七更郎:( ⊙ o ⊙)什么情况

lucky:感觉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你不是不舒服么,怎么还坐着玩电脑,上床去休息。”某变态走过来捏着渣小受的下巴就么了一大口,然后把人弄到床上去。

“靠,变态!耍我这么久!”渣小受泪奔啊,尼玛谁知道大叔就是变态老师陈赋啊,他都在正主面前说了什么啊……

“你干什么,快松手!大变态,再亲我跟你翻脸了……啊啊,腰疼真的疼啊,再动一个你试试……”

“乖,再不乖真玩S1M了。”

“我去你个变态!啊啊疼!”

“是你以前主动说喜欢S1M的,我只是迎合你的喜好而已。”

“我屁啊,你才喜欢S1M!”

“恩,轻度的可以接受。不过我最喜欢你。”

“老子不喜欢你!╭(╯^╰)╮”

“其实你已经跟我表白过了。”

“你妹啊!都是你骗老子!靠你个变态!”

“是你把文件发到我邮箱的,你也没问过我是谁。”

“靠,老子以后要注册一堆邮箱,一个发肉章专用,一个发作业专用,一个泡妹妹专用!”

“恩,还要记得别把邮箱号码写错了。至于泡妹妹,下得了床你随意。”

 

END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