Đổ mồ hôi không đổ lệ – Tứ Kiếp

Tên gốc:  Lưu hãn bất lưu lệ – Tứ Kiếp

流汗不流泪 by 四劫

( 这次有 H~ )

1.

赵信是一名普通的公司员工,与周围同事的关系都还不错,一个科目组的打打闹闹的几年下来,大家都把他当自个儿的傻弟弟看。赵信也乐乐呵呵地一口哥一口姐的,很讨人喜欢。然而,这并不包括自己的上司——冯东阳。

冯东阳是个gay,全公司上上下下都知道,赵信是新进的职员,后来一听说,他就傻了,他赵信是真的怕惨了gay,你说为啥?嗯,人家不都说小时候的心理阴影是最可怕的吗?对了,赵信他可是从小就被吓到了。

小时候,母亲的背叛导致父母离异,他跟父亲,晚上睡梦中迷迷糊糊醒过来,看见了爸爸在看的片子,两男人叠在一起,喊的一声比一声高亢,赵信脑子里「嗡」的一下,从那以后,每次看huang片,就想起那次看到的肌肉,这边飞过去一个长满肌肉的男子,那边传来一声沈沈的呻,吟,吓得他立马关了电脑,许久没回过神。后来,父亲又找了个男人,品貌都还端正,这才抚慰了下赵信充满创伤的心灵,不过,这是后话了。

再说长大点吧,学校组织郊游,说来这时候的男生也都多少了解些那方面的知识,那天正烧烤著,人群有些骚动,顺著骚动看去,原来是两只狗在野外交,配,只听一人破口大骂「草的,怎麽两个都是公的!」。赵信一听,又是「嗡」的一声,女生们尖叫著掩面逃开,男生们骂骂咧咧的散开,只有赵信涨红了脸,矗在那里,动弹不得。

又有天吧,他走在路上,突然就有个男人对他笑著扯开皮大衣,赵信又憋红了脸,动也不敢动,那大叔笑开了花「有前途,有前途啊!」,前途个P!赵信回到家还不停的揉搓著火辣辣的耳朵,真是不吉利!你说个暴,露,狂没事对个大男生暴,露个鬼?!

这也罢了,毫不容易的顺顺当当好几年没遇到类似的尴尬事情,这又流行起了QQ,赵信也跟风,没上几天就有陌生人加他,说是他同学,赵信没多想,加了。那人要和他视频,他没意识到什麽,想想自己反正也没有摄像头也不是什麽黄花闺女的,於是同意了,一打开他就恨不得甩自己耳光了,那男人不正在视频里对著自己自,,,慰麽!赵信当时淡定的敲了几个字「大哥,我是男人。」,没想到那男人在话筒边说,「小弟,我是gay,我就爱草男人。」,赵信发现自己下方不自禁地激动了,敲了个「我,kao。」就落荒而逃般的下线了,甚至不记得将人拖进黑名单……

你说他这算是命中注定还是咋的?反正就是没见过他那麽霉的。反正,他就是不待见gay,谁要跟他提gay他准跟谁急。

2.

可这也怨不得冯东阳啊,人家是个标标准准的上进青年,年轻有为,人又长得挺拔,不就是个gay麽,一公司的人都没说啥,你个刚进来的小P孩激动什麽?

冯东阳最讨厌人家不待见自己,碰到赵信他也真正体会了一番这种滋味。哪个下属进来交个报告还要小心地踩在安全线外边和他保持距离的?哪个下属见了上司一脸吞了苍蝇的表情的?嘿,你不待见我,我倒偏要在你面前招你了!

冯东阳请赵信进办公室喝咖啡,谈谈工作。赵信去了,谈著谈著,冯东阳就扯开话题了

「赵信啊,我说你是不是特不愿意和我处?」

赵信瞥了一眼,秉著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傲气说「不是,我也就是不待见同性恋。」

「呀,同性恋怎麽了?」

「哼。」赵信想到以前的种种,脸都黑了,「就是不待见!」

「呵呵呵呵……」冯东阳干笑著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了,心里却著实大大的非常的不爽了一下。

「叫赵信准备下一起见个客户。」冯东阳敲敲桌子,看看手表,不多久赵信进来了,低著头,不用想也知道这表情肯定很不爽。

坐在冯东阳的车上,赵信有冲动用自己的鞋子将他纯黑的大奔踢白了,可是安全带绑著,领导看著,他没好意思抬脚……

与客户共进晚餐的时候,人家夸赵信能说会道,冯东阳哈哈一笑,搂住赵信的脖子说「可不是,可不是,这是我未来培养的重点对象啊!」

赵信有冲动用自己的鞋子将这人踢飞,可是领导勒紧了他的脖子,客户笑眯眯的看著他们,他也没好意思抬脚……

下车前,冯东阳亲手为他解开了安全带,并在他脖间大狗般的嗅了一下说了句「我也爱用薄荷味的沐浴露。」搞得赵信梗著脖子,气红了脸。下车后,赵信有冲动用自己的鞋子狠狠地踹一下路边的电线杆来驱驱晦气,可是领导在车里笑著向他挥手,马路口一位文明志愿者虎视眈眈的看著自己,他又没好意思抬脚……

3.

如此这般,两人渐渐混得熟了,赵信对冯东阳说话也不那麽僵硬了,如果提到敏感话题,赵信象征性挥挥拳头警告一下也就过去了,冯东阳从来不对他的小孩举动动气,有时候却像极了父亲,关心照顾著自己。

赵信虽然不待见冯东阳的性向,但至少除了这一点以外,他觉得冯东阳还是个好人。冯东阳虽然不满意赵信的不待见,但是除了这一点以外,他觉得赵信也是很可爱的,如果可以,他倒真想好好发展发展。

公司里也渐渐传出了八卦,赵信倒个水也看到人家指指点点,撒个尿也好像被人里里外外的研究一番,赵信怒了,他问冯东阳「这事你管不管?」

冯东阳坐著老板椅转了一圈「为什麽要管?我觉得挺好啊。」

赵信呲著牙挥挥拳头,「你再敢给我耍耍流氓!」

「耍流氓?」冯东阳噗嗤地笑了,「都是子虚乌有的事情,他们传了几天就没意思了,你怕什麽,还是说是你心虚的关系?」

赵信不说话了,他突然觉得有点委屈。

冯东阳不忍心看他这样,招招手说「其实,不让这些流言传来传去也是有办法的。不过我告诉你,你得给我报酬。」

赵信狠狠心,「什麽办法,什麽报酬?」

冯东阳得逞般地笑了,迅速搂过赵信在他嘴上刻了个印说「让流言成为事实不就成了?」

赵信气红了脸,一掌拍在冯东阳的头上「成你个鬼,让你耍流氓。」

冯东阳耸耸肩,看著赵信气呼呼的出去也不拦他,啊呀,他想,这小P孩的嘴巴真软……

4.

那天冯东阳没找赵信去应酬,赵信带著郁闷早早地回家了,更郁闷的是回到家,他又看到爸爸和一男的热情地拥吻,赵爸爸该脱的都脱得差不多了,赵信咳嗽一下,站在门口不知所措。

听到声音,那男人迅速的拉下赵爸爸的衣服把他藏到身后,赵爸爸急匆匆的理了下衣服,和男人尴尬的站在一起,良久开口道「今天回家怎麽那麽早?那个……这是吕叔叔。」

赵信无奈的摇摇头,他把下钥匙「我有点饿了,你们继续,我出去吃个饭。」

「小信……」赵爸爸要叫住赵信,吕庆说「那个,我们一起去吧。」

赵信盯著吕庆看了很久点了点头。

饭桌上,赵爸爸一直不说话,吕庆喝得多了,拉著赵信的手和他说自己和赵爸爸这麽多年的风风雨雨,希望他成全他们,赵信听得清清楚楚,却又觉得自己听得懵懵懂懂、恍恍惚惚,就好像喝多的人是自己一样。他哭了,不知道为什麽哭,就是像孩子一样坐在位置上号啕大哭,他说你们乐意就在一起吧,可是吕庆,你可不能再对不起赵阳,谁都不能再对不起赵阳。

他哭著,引来一群人的关注,竟然凑巧到被冯东阳看到,冯东阳阴著脸走近,一脸戒备地看著对面的两个男人,他轻声安抚著,说著「抱歉,我不知道你们是谁,但你们谁也不可以让他哭鼻子。」将人搂回自己的包房。

赵信和吕庆看著两人离开,愣了愣,突然觉得这男子说的话与赵信说的是那麽的相似,赵阳不觉得笑了,紧紧地握住了吕庆的手。

赵阳就是赵爸爸,这是赵信唯一一次对他直呼其名,后来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敬重自己的父亲,看到吕庆也会笑著喊他吕叔,他算是打心眼里认同了父亲的取向。

5.

我们再来看看赵信这边,冯东阳将赵信带回包房,赵信还在抽泣著抹眼泪,他还没有缓过神,也不知道自己为什麽就被冯东阳搂著过来了。冯东阳心疼地搂紧了小家夥,突然,怀里的赵信不再抽动了,伸手用力的推了推冯东阳的胸口,睁著水汪汪的眼睛看著他,「冯东阳,你干吗?」

冯东阳愣神了,不自觉地亲了亲他带著眼泪的眼睛.

这下,赵信又忍不住掉眼泪了,赵信在这一刻突然强烈地感觉到了冯东阳的柔情,他想起了吕庆对父亲的柔情,柔柔的眼神,柔柔的声音,柔柔的动作,不再是自己一直以为的恶心猥琐,他相信吕庆是真的真的爱著父亲,他觉得以前自己太过片面而荒唐,他感到愧疚,不知道该怎麽回应冯东阳的温柔……

冯东阳手足无措了,「别哭啊别哭啊,我这不是安慰你麽,我,我……」

冯东阳证明什麽般的和赵信保持距离,「我,保持距离行了吧,别哭了!听话。」

赵信不乐意了,不知道是怕哭鼻子丢人还是怎麽的,垂著脑袋往冯东阳怀里钻,「臭同性恋,你丫的臭同性恋!」

6.

某天回家,冯东阳下了决心不再满足於相互抚,摸,一定要抱到赵小P孩!

一进屋子就饿狼扑食,送上狼吻,不料赵信异常地配合,唇齿交融间,冯东阳的老,二早已挺得老高。

赵信靠近冯东阳,隔著裤子扭动著腰身摩擦两人的勃,,,,起,冯东阳舒服地捧起赵信的脑袋,深深的亲吻著爱人,赵信的左手顺著冯东阳身体的线条抚上冯东阳的欲,,,,,,望,轻轻的揉搓著,突然不动了。冯东阳不解的看著他,却见赵信红著脸解开他的裤头,缓缓地蹲下身子。

被温湿的口腔包围的时候,冯东阳喘息著喊赵信的名字,现在的情形,真是太刺,,,激了。冯东阳看到赵信时不时抬起来观察自己表情的眼神,亢,,奋起来,他拉开赵信的脑袋,看著他

赵信扭捏著不看他,「是不是不舒服?我下了些片子…做了一个早上的思想工作克服以前那些不好的回忆,我…我只看了一个下午,现在还是有点抗拒,所以可能…不是很舒服……」

冯东阳抱紧了赵信,全身贴在一起没有留下一丝空隙,他重重地喘著气「赵信,赵信,我的宝贝……你真是我的宝贝……」

他胡乱的喊著赵信的名字,迅速褪去了两人的衣物,亲,,吻,,爱,,抚著赵信的皮肤,刻下自己的印记,在赵信无法抑制的颤抖和呻,,,,吟中,缓缓地埋入赵信的体内,赵信有些痛,他双腿用力环住冯东阳的身体,双手勾著他的脖子,尽全力抬著头想亲吻他,冯东阳觉得眼睛有点酸涩,冲撞著亲吻著,满足赵信的每一个需求……

事后,冯东阳搭著赵信的背将他按在胸前,赵信有一下没一下的亲冯东阳的脸,亲到眼睛的时候,他说「冯东阳,你哭了麽?」

冯东阳转身侧卧把赵信整个搂在怀里说,「你懂什麽,这是汗。」

7.

冯东阳乐呵呵的带著几瓶葡萄酒,载著赵信往赵家驶,丑媳妇见公婆多少有点紧张,虽然冯东阳是儿婿,但他还是紧张……心里总有什麽不好的预感,没想到成真了。

一进门,赵信拉开嗓门喊「爸,吕叔,我们来了!」

赵爸爸拽著吕叔叔咧著嘴来迎接。

这里,冯东阳好不容易整出来的洒脱的笑容僵在了嘴边……这,这不是上次在饭店自己怒目相对的两个人麽……

「喂,冯东阳你干吗?」赵信不爽的用肘捅捅冯东阳,冯东阳垂下了脑袋,双手奉上红酒,「岳,岳父们,上次得罪了!」

赵阳和吕庆和和气气地笑了,哎哎地应著。

赵信脸唰的红了「臭同性恋,你乱喊什麽?!」

END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