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ăng vệ sinh không có vấn đề chứ? – Tiểu Hắc Hùng

Tên gốc: Vệ sinh cân một vấn đề ba? – Tiểu Hắc Hùng

卫生巾没问题吧? BY 小黑熊

(攻穿越成卫生巾 HE)

他现在是一包卫生巾。

为什么是现在呢?因为他清清楚楚的记得自己原来是个人,还是个事业有成长相英俊的男人,他的照片经常出现在各大财经杂志上,他资产在这个城市里跻身前列,他换女朋友就像是换衣服一样频繁,他从未想过自己会变成一包卫生巾。

是一包还是一片?他也不是很清楚,他大概清楚自己是市场上流行的苏菲立体护围——这总比叫做B爽之类的听上去要舒服多了,当然他不能因为自己是一包苏菲就会自命不凡起来,因为在他的头上还有七度空间ABC这样价格比较昂贵的卫生巾雪特,他开始咒骂起来,在这一个月里,从他睁开眼发现自己是卫生巾之后,他先是大叫一声我日,但是很可惜,拥有灵魂的卫生巾只有他一个所以他这一句骂声并没有引来同一柜台上的卫生巾的围观,人类是更加听不到一包卫生巾的求救的。

他从痛苦的挣扎到最后勉强的接受,最后饱受命运摧残的他已经开始尝试接受自己是一包苏菲立体护围,一旦接受了自己只是个卫生巾的话,他忽然觉得日子也不是那么痛苦了。

他每天都是巴巴的站在柜台里,同苏菲的系列产品并肩而立等待着主人伸出她白皙纤美的手将它们放进购物车里,他蹭幻想过,如果自己被人买回去使用之后自己会不会死了呢?死了之后就能摆脱这一包卫生巾了呢?当然,他也无法确定这些,因为没有人知道对于卫生巾来说,死的定义是什么。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运气太好,再这一个月里,他身边的兄弟姐妹们日益的减少,唯有他还没有收到任何人的青睐,孤零零的站在柜台的一侧,直到有一天——“咦,原价五块现价四块八,小芳今天说她来大姨妈,干脆帮她带一包卫生巾吧。”

他被人拿了起来,抬头朝着‘主人’的方向一看,他立马觉得自己脸上苏菲的部位落下了一排黑线。

男人……怎么是个男人……

————————————————

改名字重发OTZ~~~

————————————————————————————打滚,专栏上的文快完结,兴奋的写了这个……短文,今晚就能搞完!

谢谢各位美人~貌似看到熟悉的萌作者的说><

继续短小的第二发~

我这个话唠……我只想写大纲文啊啊啊

————————————————

拿着他的男人丝毫不知道,就在他在超市里结算完骑自行车到家里的这段时间里,他新买的苏菲立体护围已经吐槽了他千万次,譬如这个男人的头发怎么这么老土肯定是小理发厅里五块剃的的简直跟狗啃的一样,譬如他居然在衬衫里还从穿着一件老头子才穿的白色背心,譬如他的皮肤倒是蛮白的麻,譬如他的腰看上去也挺细的譬如他该不会是个卫生巾爱好者……

他在心里吐槽了这么多,就算他张开嘴巴说出来也是没人能听到的,一包苏菲立体护围的寂寞是很少有人类能够理解的,他被‘主人’塞在塑料袋里,又跟着主人去菜市场里转悠了一圈,主人买了一根胡萝卜,一个红辣椒,一把蒜苗,路过猪肉铺的时候停顿了一会儿,咬了咬牙,掏出了钱包买了十块钱的猪肉,才转身踏着那辆嘎吱嘎吱作响的自行车走了。

他被主人毫不怜惜的塞在了车篮子里,与胡萝卜和红辣椒挤在一起,两种蔬菜夹在在一起的奇怪的味道冲的他头脑发昏,他愤怒的想着为什么变成一包卫生巾居然还保留了嗅觉,等到晃晃悠悠的自行车终于到达目的的时候,他已经被熏得气晕八素了,主人小心翼翼的把他装在了一个看上去干净一点的塑料袋里,然后抽出腰间的钥匙转开了门,迎面走来了一个怒气冲冲的女人,他看了一眼这个女人,发觉她居然没穿胸罩,身上披着一件松垮垮的T恤,她的嘴巴火红火红的,像是涂了一层鸡血一样,她不屑的扫了一眼他的主人,尖声尖气的说道:“怎么这么晚了才回来?你不知道我等你等的都快饿死了么?”

他的主人好脾气的笑笑:“小芳,我去超市了,给你买了一点日用品。”然后他发觉自己和别的袋子里的东西一起被提了起来。

小芳扫了一眼他不屑的说道:“卫生巾?!许思你一个大男人买这个要不要脸啊?”

许思似乎也受不了她尖锐的声音,一面拉着她,一面对着周围跑出来看热闹的邻居道着歉,等进了房屋之后,他压低嗓子说道:“你不是在电话里说了你来了那个么……我在超市里看到这个大减价一起买回来给你……”

他一听立马就不高兴了,他很想告诉这个许思他只比平时少了两毛钱,不能因为这两毛钱就确定他是个便宜货。

小芳听到许思的辩解,细细的眉毛皱了起来:“你还好意思说?!我跟了你是为了什么?每天吃不饱穿不好的,和别人说起我的男朋友我都觉得丢人!你看看你,一副没有受过改革开放春风沐浴的穷酸样,连个头发都打理不好,剪个阿兵哥的发型都比你这个狗啃的漂亮,我真是瞎了狗眼当初才会跟你的!”

他开始听着心里还是暗暗的附和着,尤其是对于许思发型的意见,他与小芳意见答道了高度的统一,但是小芳接下来的话他有些不爱听了——“还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个娘娘腔死人妖心里想的是什么,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叫做沈冠的男人啊?天天把他的照片减下来还放在相框里,恶心死了!”

许思脸色苍白了些:“小芳你别这么说,他是我大学时代的学长,他很优秀,是我的偶像……”

小芳恶毒的看着他:“什么狗屁偶像?!有把男人的照片塞在钱包里的么?恶心死了!老娘我受够了!我要和你分手!”

许思整个人的声音都夹杂着一丝颤抖:“不是的,真的不是的,小芳,我喜欢你,我想要和你结婚,你不能误会这个,真的不能误会这个……”

小芳的眼神越发的恶毒起来,就像是所有童话里的女妖婆,她一步步的逼近许思:“你真当我傻啊,我才不想当同妻呢,死钙!”

许思伸出拉住她的过长的衣摆:“小芳,你听我解释,我和那个学长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只想和你好好的过日子……”

小芳恩狠狠的甩开他:“走开!滚一边去,我早受够你这个娘娘腔了!哼,你是和他没关系,那也要别人想要和你有关系才行!”

她一边说一边冲进卧室里换了一套衣服,拎了一个精致的小皮包,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对着还深受着打击的许思翻了个白眼:“还愣着干什么,我要和你分手,快给我让开。” 她说完又对着手机捏着嗓子细声细气的说道:“矮油,我已经甩掉那个死人妖了,什么,你在哪儿等我?就在我们小区那儿的家乐福好了,好的,亲爱的,白白。”

许思呆呆的看着她踩着细细的高跟鞋像只贴了漂亮的尾巴的的秃毛孔雀一样骄傲的仰着头颅。

知道老旧的铁门被狠狠的关上,许思才反应过来,他捂着脸,忽然小声的哭了出来。

——————————————————————

估计是个娘受……

老实说,身为一包苏菲立体护围但是在苏菲立体护围粉红色的包装下深藏着一颗成熟的男人的心灵他直击一个大男人在那里哭哭啼啼的模样却是让他觉得有些手足无措,前提情况是他还有手的话,他和别的日用品——six-god牌子的花露水,一包心相印的抽纸,一块奇强内衣皂默默的躺在地上看着这个伤心的男人。

在这戏剧化的争吵中,他大抵摸清了一个思路,那就是导致这两人分手的原因是那个叫做沈冠的男人,咦,这个名字怎么听着这么耳熟?沈冠沈冠沈……冠不就是他自己的名字么?

当了这么多天的卫生巾,他差点就要以为自己叫做苏菲了,他回忆起这个事实之后,忽然觉得自己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听那个小芳的意思,眼前哭的不能自已的男人居然是自己的爱慕者之一?

卫生巾恶寒了一下,他虽然换女朋友就像是换衣服一样快,但是他还是个有原则的男人,虽然他刚刚稍稍意淫了这个叫做许思的男人的小腰了一会儿,但是不代表他会对男人感兴趣,不过他曾经也尝过鲜抱过几个纤细美丽的少年,但他并不乐衷于此道,他更喜欢女人丰满的胸部和挺翘的屁股。

许思不知道卫生巾的心思,他也不会想去了解一包苏菲是怎么想他的,他哭了一会儿,就从口袋里掏出了一部样式老旧的手机,匆匆的按了几个号码对着对方说道:“苏然,小芳又和我分手了。”

劣质的电话完全藏不住话筒里的声音,对方立马叫道:“什么?那女人又甩你了?这是第几次了?妈的和姨妈一样准,每个月闹一次闹不够啊,和你说那女人不可靠,你还偏偏喜欢她……”

“不是的,她平时很温柔的……”

“好啦,我知道她最好行了吧?你说这回又是出什么情况了?”

“苏然,你不知道,我和她这回是真的完蛋……”许思说道一半,声音里已经带着一点湿意,眼圈也跟着红了起来:“她发现了我的秘密……”

“什么秘密这么吓人啊?不会是……她知道你喜欢沈冠那个傻X吧?”

傻X两个字的声音太大,卫生巾耳朵灵,一下子就听到了,他有些愤怒的瞪着那只破破的诺基亚,恨不得那卫生巾塞到那张狗嘴里。

“嗯……”许久,许思才轻轻的嗯了一声。

“我靠,不会这么倒霉吧?你等一下,我马上就到你这儿来。”

——————————————————————————————

木有人看,写不动了……打滚。

电话刚挂掉,可怜的破铁门就被人踢开了,一个头发乱糟糟穿着肥裤衩的男人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按着许思的肩膀说道:“何芳那个傻X怎么发现你喜欢沈冠的?彻底玩完就彻底玩完,她每个月都要和男人跑一次,就像大姨妈要找大姨夫一样,也只有你好脾气能忍她,她每次被男人甩了不都要可怜兮兮的回来找你?我告诉你,她这次再回来找你你再理她我就和你绝交,哭什么啊哭啊,不就是个女人么?”

卫生巾相当鄙视这个粗鲁的光着膀子的男人,他暗想这家伙是在屁股后面插了鞭炮么,这么快就破门而入了,许思则擦干了眼泪,轻轻的说道:“谢谢你,苏然,没有你这么多年我都不知道怎么过下来。”

苏然倒有些不好意思了,他抓了抓头发:“嘿嘿,说什么谢啊,我们可以一条裤子长得的挚友,现在咱俩又是邻居,互相照顾照顾是应该的。”

许思笑了笑,这样的笑容在卫生巾的眼里不知道为什么显得有些雨后春花的感觉,当然,卫生巾想这大概是因为他知道对方暗恋他心里才会产生这样的微妙的想法。

许思忽然说道:“苏然,你先坐一会儿,我去倒点水给你喝,对了,你吃饭了没有?”

苏然说:“我刚刚在睡觉就被你一个电话打醒的,我昨晚做设计稿做了通宵,早上八点才睡的,当然什么都没吃呢,怎么小思你打算请我吃饭?”

许思有些不好意思的的指着桌子上的胡萝卜辣椒蒜苗和肉:“刚刚买的菜,冰箱里还有粉丝和鸡蛋,如果你不嫌弃,晚上在我家凑合着吃一顿好了。”

苏然眼睛一亮,抱着许思说道:“小思你真是太好了!好久没吃小思你做的饭了!”

卫生巾苦逼的闻着厨房里传来的菜香味,再一次咒骂起那个让他变成卫生巾的混蛋来。

饭桌上,苏然吸着粉丝汤说道:“小思,不是我说你,你的眼光还真是奇怪,大学里暗恋那个沈冠暗恋了四年,大学一毕业就了何芳这么极品女人,也只有你能受得了她。”

许思有些不安的擦了擦鼻子,把眼镜向上推了一些:“我,我……没有喜欢过别的人,小芳说喜欢我,我便想好好和她过日子算了,我知道沈冠是个遥不可及的梦……。”

“当然。”吞了一口红烧肉,苏然满不在乎的接口说道:“他现在已经变成了一颗蔬菜,肯定遥不可及啦。”

许思的筷子顿了一下:“蔬菜?”

“唔,唔。”又嚼了块五花肉,苏然满意的微笑:“是啊,你不知道?就上个月的事儿,听说被仇家开车装傻了,躺在医院里变成了植物人,植物人不是蔬菜是什么啊。”

你才是蔬菜呢!我这是变成苏菲立体护围了!卫生巾闻着菜香饥肠辘辘的想着。

————————————————————-

><今晚最后一发了,明天继续!消化西瓜ING,俺滚去战古剑了……

吃晚饭的过程中苏然又出门买了几瓶啤酒,拍着仍是一脸哀愁的许思说道:“来来来,喝点酒,别总是哭丧着脸了,不就是失恋么,有什么大不了的,和哥哥我一醉方休!”

许思闷闷说了一句自己不会喝酒却被苏然硬灌看整整一大杯,他喝完后打了个小小的酒嗝,脸上飞起两片小小的红云,卫生巾看在眼里,忽然很想舔一舔那一小片皮肤。

冷静点,苏菲,不对,是沈冠,卫生巾努力的告诫着自己,他一个男人怎么能对另一个大老爷们砰然心动呢?一定是这个苏菲立体护围的外包装的错,一定是外包装上的绯红色侵袭了他的大脑!

苏然又哄着许思喝酒,几瓶酒下肚,两个人都有些晕乎乎的,六月份的天气虽然还未到炎热的地步,但是两个大男人凑在一起时间长了也觉得热了,客厅里只有一台破旧的菊花牌的电风扇,前两天还被小芳不小心摔了几下,苏然按了一下电扇的按钮等了很久也不见电风扇有什么运作,只得放弃改用手动蒲扇,他一边扇着风,一边斜着眼睛看着许思,发觉对方也解开了衬衫的扣子,露出了纯棉的老头子背心,心里冒出一股邪火,接着酒劲儿凑到许思身旁不过他的挣扎三下五除二的扒光那件白衬衫,看着光着两条细白的手臂的许思还觉得不够,干脆把老头子背心也推了上去,露出了许思的白白的肚子和小半的胸膛,这才满意的拍;了拍许思的肩膀:“这样才对啊,纯爷们就应该光膀子!”

许思虽然醉了,可是他还是张牙舞爪的说道:“不可以这样——样的,不穿衣服不礼貌——嗝。”

苏然听了不可置否的大笑起来,不光是他就连一直都默默围观的卫生巾也觉得非常的有趣,街上光着膀子露着肚子的男人多得是,这个娘娘腔居然觉得不穿衣服不礼貌,但是卫生巾很快就高兴不出来了——许思大概被苏然惹的生气了,他嚯的站了起来,一鼓作气的脱掉了棉背心,□□着上半身一脸正气的对着苏然说:“你,你看,我就是个纯爷们,我才不是娘娘腔,我也敢脱——”

卫生巾只觉得自己的目光像是被502给定住了,死死的定在了许思那一片白皙的胸膛上的两个小点,该死的,为什么男人的扁平的胸部看上去居然这么可爱?好想捏一捏,许思光着身子像个鱼一样扭动了半天还不够,他似乎和苏然卯足了劲比赛谁是纯爷们,两个人开始比赛脱裤子,许思甩掉了牛仔裤露出了毫无情趣的白色四角短裤,可是这一切在卫生巾的眼里是那么该死的吸引人,尤其是许思弯腰的那一瞬间,那一点曲线真是漂亮极了,卫生巾觉得自己浑身一热,忽然冒出了一种要想流鼻血的冲动。

卫生巾冷静的想着,就算他流鼻血那也能立刻被自己吸收掉,这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不过令他非常不高兴的是,那个没有礼貌又粗鲁的傻子苏然居然真的流出鼻血,他口里不停地叫着天干物燥,但是眼睛却一直盯着许思白白的身子,他的眼神让卫生巾产生了一股强烈的危机感。

看你妹啊,不信我拿苏菲糊你脸上!

————————————————

苍天,我只想写大肛文啊啊啊啊啊啊尾毛这么话唠

当然,卫生巾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那儿,直到苏然和许思双双睡着了一个趴在沙发上一个摸索着回了自己的卧室。

谁都不知道,在深深的夜色下,一包苏菲立体护围正做着一个美梦,梦中他终于回到了原来的身体里,重新拥有这幅健壮迷人的身体让他足足高兴了许久,他在厕所里照了很久的镜子,直到心灵像是被春雨一样彻底的滋润了,他才走出了卫生间,大步走进了自己装修考究的卧室里。

沈冠的卧室很大,不过那一张巨大的床占了卧室的三分之二的面积,纯黑色的床单上正趴着一个人,他身上只是松松散散的盖着一层薄薄的被子,堪堪只的遮到了屁股的部位,光滑的背部雪白雪白的,他看不到这个人的脸,目所及处只有一个后脑勺,乌黑柔顺的头发有些偏长,落在细白的脖子两侧。

沈冠咽了一口口水,这一切黑白分明的有一些刺目,他琢磨了一会儿,实在是想不通自己什么时候在家里藏了这么个极品,光是背面就看的他觉得硬的不行了,他没有心思多想,立马下意识的脱掉了剪裁得体的高级西装,修长的十指摸上肖想已久的裸背。

好滑!

沈冠满意的舔了舔下唇——他这个动作被很多女人称赞为令人忘记呼吸性感,当然床上的人并没有看到。

沈冠侧做在床上,一下子就把人翻过身来,他仔细的打量着这次的‘炮友’,他的四肢洁白修长,整个人身上连颗痣都看不到,这让沈冠意犹未尽的想起少年时代放学时候那满路的栀子花,他的脸埋在了略长的刘海里,沈冠暗自批评了这个没有形状又老土的发型也阵,一面忍不住的拨开了他的头发,看到那光洁漂亮的额头,沈冠不禁在心里打了个满分。

沈冠吻了吻他的额头,又沿着脸上的轮廓蜻蜓点水的吻了下去,舔了舔他淡色的双唇,沈冠暗自骂了一句该死的好甜,一面忍不住用舌头撬开那柔软的唇瓣狠狠的攻占城池,听到身下人发出了嗯嗯的声音之后,他习惯性的摸上了对方的胸部,对着那单薄的胸膛揉捏了半天,他忽然发觉不对,手中的触感异常的陌生,扁扁平平的,怎么回事,难道这次捉了个没发育的?

沈冠随便的想着他的胸部上一瞥,这一瞥却让他如同雷劈一般的惊醒起来,怎怎么回事?这是个男人?沈冠不可置信的把男人可怜单薄的身体翻来覆去的研究着,最终得出一个令他极为失望却不扫性的事实,这的确是个男人。

沈冠不是没有抱过男人,他太过优秀,这年头只要看到他的身家和那一张脸就有一群男男女女等着投怀送抱,只是比起硬邦邦的男人,他更喜欢的还是软绵绵的大胸女人,沈冠正犹豫着要不要继续的时候,对方却已经被他折腾醒了,不过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不是很清醒,黑漆漆的眼睛眨着一层水光,他似乎还有点近视,略微的眯了一会儿眼睛,忽然有些惊讶的‘咦’了出来,而后有些颤抖的说道:“沈冠?”

沈冠听到这个小极品叫他的名字,忽然觉得胸膛里一阵发热,他全身的血液都要燃烧了,不停的叫嚣着,他暗自骂了一句雪特,下一刻就化身为狼整个人扑了上去。

性感又帅气的嘴唇狠狠的舔吻着洁白的胸膛的上小小的可怜的乳|头,对方吃惊的小声轻呼起来,他伸出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像是无法相信着眼前的一切,他一边喘着息一边轻声说道:“沈冠……你还记不记得我……我是X大OO级管理系的……我叫做许思……嗯,不要……不要捏那里……”

沈冠脑子里一片混沌,只想狠狠的把这个男人折腾倒哭出来,他听着许思的话,手里握住了许思的男性的象征,成功的听到了对方细细的抽气声,随口答道:“许思是么?你是也X大的?这么说你是我的学弟?嗯?”

许思被他弄的已经湿的一塌糊涂,他挣扎的半爬起来,慢慢的摸上了沈冠的脸:“我不是在做梦么?沈冠……我一直一直都……好喜欢你……”

沈冠难以察觉的皱起了眉毛,他一向很烦这些虚情假意的告白,对于他来说无论是男女还是男男之间在床上就只剩下了性的关系,他捏起了许思的下巴,望向了许思的脸,但是就在他看到那一张脸的一瞬间他就愣住了。

这一张脸,就像是栀子花一样洁白又秀气的脸,满满的写着对他的爱慕和崇拜,那一双泛着湿湿的水光的眼睛里也只有他的倒影。

“该死的”沈冠小声的咒骂了一句,从床头柜里摸出KY倒在手上,他面上的表情虽然有些凶猛,但是动作却是异常的温柔,他的手指头在许思湿湿的内处打着转,感觉到入口已经足够的松软了,就捉起他的腰,在进去之前,他捏住了许思脸上的一小块皮肉:“许……思,我可说好了,你既然说喜欢我,我就不带套子了,我要让你感受真真实实的我。”

许思半睁着眼睛看着他,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脸色一红,沈冠已经挺身进入,他一边在许思的身体里慢慢的动着一边俯在许思的耳边邪邪的笑道:“我射在里面可以么?”

许思泛着雾气的眼睛徒然睁大,然后感觉到沈冠在他体内恶意的顶动,他被沈冠已经操弄成一滩春水,浑身酥软的不像样子,他的脑子一片空白,只得发出轻微又隐忍的呻吟声。

这一夜沈冠满足极了,直到——一个极为粗鲁的声音把他弄醒:“许思!!!十一点半了啊啊啊我要去交稿子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完蛋了啊啊啊。”

嗯?交稿子?他沈冠的家里什么时候出了这个熊玩意儿?

“许思,你怎么了啊,你躲在被子里干什么啊?”

许思?怎么听着有些耳熟……不对,这不是昨天晚上的小极品的名字么?想到小极品的滋味,沈冠不由得睁开眼睛却发现他居然站在一个老旧的四人桌上,身边和他一起站着的是一瓶six-god,还有一包心相印的抽纸。

日——老子怎么还是卫生巾?!!

沈冠还没有来得及悲伤就听到卧室传来一阵声音:“许思,你生病了么?”

“别……别过来。”

“许思你怎么了啊,身体不舒服就直说啊。”

“别……苏然我很好,你先去交稿子……别掀我的被子……”

“呜哇,许思你居然在床上画地图!”

“别说了!”

“许思,没事啊,晚上画地图是人之常情……”

“不是的,苏然,你不知道,我昨晚梦见沈冠了……”

“嘎?”

你以为你是鸭子么,还嘎?卫生巾无力的吐槽着。

“我,我梦到沈冠对我做那个事……”

沈冠内心激烈的澎湃起来,原来昨晚不是他一个人爽到了,原来对方也梦见了他……不过,沈冠囧囧有神的想着他是不是一个被赋予了可以走进别人梦里的超能力的卫生巾了呢。

——————————————

第一次写尺度这么大的!捂熊脸!

苏然还在继续吵吵嚷嚷着:“不会吧,你喜欢他那么久,这是第一次梦到他么?”

“不是的……之前也有梦见过,不过我们最多就是牵牵手,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

沈冠得意的想着这是当然这个梦可是他亲自操刀的,怎么可以只有牵牵手亲个小嘴儿那么简单。

“许思,你也是个成年男人了,而且还交过女朋友,不会还停留在牵手亲嘴的阶段吧?”

“哎?大家不是应该抵制婚前性行为么?滥交是不好的。”

“滚蛋吧你,谁说婚前有性行为就是滥交了?”

许思咬了咬下唇,抬起眼睛一脸认真的看着苏然:“苏然,这样是不对的,如果在还没有决定一辈子在一起之前就做这种事是对女方的一种不负责任,男子汉要有责任心……”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是柳下惠转世,你是圣母玛利亚用来净化人间的希望,我不听你的长篇阔论,我去交稿子了啊,你也别为画地图这种事情郁闷了,男人都会这样,如果不画点地图会憋坏的。”

许思没有说话,只是脸上有一点微红,苏然忍不住捏起那一点皮肤:“别动不动脸红了,难怪小芳那个傻X喜欢欺负你。”

沈冠被放在客厅里无法看到卧室里的场景,他虽然看不见,但是已经能想象得出许思那一张细白的脸上生出一点红云的诱人模样,这么一想沈冠就又觉得鼻子一热想要流鼻血了。

冷静点,你现在只是一包卫生巾而已,就算你是个立体护围你也不能对他做什么了,你以为你是内置式的卫生棉么?

到了夜里,卫生巾眼巴巴的盼着许思早点去睡觉,许思把昨天吃剩的饭菜伴在一起做成了咸泡饭,一边就着新闻联播吃了下去,他收拾好碗筷,握着手机犹豫了很久,还是动手按下了几个数字键,长长的彩铃声之后,听筒里传来了小芳尖锐的声音:“干嘛?!”

“小芳,我……我真的很想和你在一起好好过日子的……”

沈冠听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那女的对你这样了你还这么舍不得她,信不信今晚我在梦里做死你让你知道你他妈是谁的人!

“好啦,我知道啦,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但是我这次是动了真心的,我的初恋男友回来找我了,我之前也想和你好好的过一辈子的,但是你也知道的,初恋最美好的,我希望你也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小芳难得没有发脾气,温和的说完之后就挂断了电话,许思怔怔的看着手机,想着自己的初恋。

他的初恋是沈冠,当然,这连初恋都不算,这只是他个人的暗恋而已。

许思叹了一口气,又去浴室里冲了个澡,披着个大浴巾就上床睡觉了,卫生巾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当他听到卧室的门关起来的时候,心里忽然激动起来,他等了一个白天早就按讷不住了,一听到许思上床的声音,他就立马闭上眼睛准备火速进入梦乡,但是他辗转了大半夜忽然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他失眠了,一包苏菲立体护围失眠了!

恨死了!卫生巾气愤的瞪着墙上的挂钟,看着指针已经直直的指向了五点,他不禁内牛满面的想着自己今天相当一包盗梦之巾的计划貌似失败了。

——————————————————

恨死这熊玩意了,我一定要在今天干掉它啊内牛!

〖掌上晋江——博朗电子书〗

不过,到了第二天晚上沈冠又得意起来,他又一次成功的侵占了许思的梦,在梦里他摆脱了那个该死的苏菲立体护围的包装成功的用自己强健的身体拥抱了许思一次又一次,知道他终于满足了,才发现身下的许思居然昏了过去。

摸了摸他消瘦的脸蛋,沈冠暗想以后一定要好好的养他,把人养胖一点抱起来才会更加的舒服,不过他刚刚这么一想就觉得周围一道白光闪过,他觉得脑子一昏再一次睁开见又发觉自己站在了客厅里的桌子上,身边并排着six-god和心相印抽纸。

日——怎么又是卫生巾!

许思的日子就不是那么好过了,他白天的时候要去上班,晚上回来还总是被盗梦之巾折腾,这一个月下来他几乎每天都盯着一对黑眼圈,就连上班的时候也差点出了岔子。

许思似乎遗忘了那包在角落里的苏菲,沈冠有些郁闷的头顶一层灰注视着在屋里忙忙碌碌的许思,发现许思忽然坐在了他旁边的椅子上,呆呆的盯着一张报纸发呆。

沈冠也跟着瞄了一眼,但是只是看了一眼就彻底的呆住了。

沈氏总裁惨遭情杀?医院已鉴定其为脑死亡?!

搞什么?!他死了?已经连棵蔬菜都不是了?沈冠震惊的盯着那黑色的巨大的标题,感觉心里像是被人碾碎一样脑子一下子空白起来。

他这是……死了么?

那现在的他又是怎么回事?是鬼魂?还是苏菲立体护围?还是一个成精了个卫生巾?!他已经无暇顾及这些,因为他注意到那一张报纸上忽然落下了几滴泪珠,啪嗒啪嗒的把纸头打湿,他略微的移开目光就看到这个在梦里一直被自己折腾到哭的男人又一次哭了。

不像是第一次看到他,他被女朋友戳穿和抛弃的时候那一种捂住脸的无声的哭泣,也不像是在梦里的略带缠绵的泪水,他笔直的坐在那儿,手里握报纸,阳光照在他的白皙的脸上,就像是渡上了一道光,他的泪水一点点的从眼角里滑落,无疑的让沈冠想起了人鱼的眼泪。

许思哭了一会儿就把报纸放在了桌子上,自己走到书架边抽出一本相册,慢慢的翻看起来。

沈冠瞄一眼相册,发现上面都是他的一些照片,有些是从报纸杂志上剪切下来的,有的是用电脑打印下来,还有一张是毕业晚会上自己被人偷拍到的,许思一张张的翻过去,忽然站起来,把相册照片全部抽了出来,又摸索出一个打火机,点燃了第一张相片之后,沈冠的脸立马黑了,他原本还因为许思的深情而默默的感动的,但是一看到许思居然要烧他英俊的照片,他立马就不乐意了,不过幸好许思只烧了一张,便又放开了那些无辜的照片。

沈冠看许思又进入厨房给自己忙活晚饭了,稍稍松了口气,便开始仔细的研究起报纸来,报纸只用了两三行子简述了他生平和业绩其他都是累牍的报道自己复杂的私生活,把他形容的堪比著名摄影师CGX,并且还说出自己好几个私生子的母亲为了争夺遗产而大打出手,雪特,他沈冠什么时候有了儿子他居然一点不知道?!难道——许思刚刚就是为了这个哭的?

果不其然,晚上苏然过来蹭饭的时候,苏然先是把他狠狠的骂了几遍,还不怀好意的说沈冠一定是因为得了A字打头的而死的,并且还把三八报上的报道复述了一遍。

许思听完,沉默了很久,才红着眼睛说道:“我……真的很喜欢他,就算他像你们说的这么烂……可是他死了我还是觉得很难过……明明离我那么遥远。”

苏然默默的看着他,然后说道:“许思,你疯魔了。”说完立马一改脸色:“我说许思你如果真的喜欢男人哥明天带你去GAY吧里见见世面,他沈冠有什么好的?充其量就是个人间凶器移动的种马,我明天给你去找几个好男人……唔,虽然我也没去过那种地方……”

许思抬起眼睛看着他:“不用了……我已经想通了,我和他原本就没发生过什么,现在他死了,对于我来说也是一种解脱,我会尝试去喜欢别人的,不用麻烦你了。”

沈冠觉得自己就算是包卫生巾都要流泪了,日哦,居然说自己和他没什么关系?那他每天晚上不辞辛苦的劳作是为了什么?而且就在许思说自己要喜欢上别人的时候,他只觉得心里疼痛无比,满脑子的酸意,就在他隐隐的觉得自己的心境有些不太对的时候,他忽然被人捉了起来。

“咦,许思,你怎么买了一包这玩意啊,别告诉我你有大姨妈。”

靠,又是苏然这个混蛋!沈冠的脑袋被苏然粗鲁的捏着,过了一会儿,许思才想起来一样的呀了一声说道:“那是以前给小芳买的。”

“一个大男人买卫生巾?你对她也太好了一点吧?”

下一刻,沈冠忽然听到一个塑料袋包装被撕裂的声音。

“苏然你干什么?”

“来来来,让我拆开来看看啊,长这么大还没看过卫生巾呢。”

操!你要看卫生巾干什么?沈冠察觉到自己的苏菲的包装已经被拆的彻底,他很庆幸的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疼痛,难道他的灵魂不是附在包装而是卫生巾里?而且还是在这一片卫生巾里?

雪特,那他如果真的被女人买走了岂不是血流满身……

“苏然。”许思还在犹豫的看着他:“别弄了,卫生巾有什么好玩的……”

“矮油,我前几天上网看到黑心棉做的卫生巾,所以想要拆开来看看哇,咦,你看里面的棉花是白色的哎。”

沈冠已经震惊无比,如果从卫生巾的角度来说,他这个时候已经被人分尸了……

不仅如此,苏然还捏着他身体里的棉絮,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打火机,嘴里念念有词的说道:“让我来烧烧看看……”

啪嗒,一阵难闻的烧焦的气味瞬间蔓延起来,沈冠虽然感觉不到疼痛,但是却被一阵灼人的热意包围了。

靠,这回是真的要死了啊。

——————————————

还有一章了!!挺胸,木有人吹了好想去睡觉哦……

靠,这回是真的要死了啊。

沈冠在临死之前极为后悔的内牛满面的想着,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重生的机会,他一定要在大学里捉住这个小学弟然后天天抱抱他啃啃他,如果还有一次重生的机会他一定要在那个仇家开车撞他之前先去整垮他,如果再给他一次重生的机会他一定要整治所有做黑心棉卫生巾的厂家……

沈冠实在自己的卧室里醒来的,他一睁开眼睛,习惯性的摸了摸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一眼上面的日期和时钟。

201x年O月OX号,周六。

啊,才八点半,好早,继续睡。

沈冠刚转头准备睡个回笼觉的时候,忽然觉得脑子里灵光一闪,立马跳了起来。

什么?!201X年0月OX号?那不是他变成卫生巾被许思买掉的那一天么?!难道他已经变成人了?!

难道一直都漠视他的老天爷终于听到了他的心意让他变回了人?沈冠这么一想立马乐了,这么说他许的第一个愿望也实现了?他兴奋的跳下床,尝试性的叫了几句许思,却发现房间里空空荡荡的,他翻了翻手机,看到里面无论是相册还是电话本里都没有许思,不禁有些自嘲的想着上天愿意让他重生为人就已经很好了,怎么会帮他实现这个愿望呢。

不过没关系——沈沉的脸上露出了势在必得的表情,他呆在许思家里将近一个月,他已经把对方的习惯和作息时间摸的清清楚楚,拥有小学弟的日子一定是指日可待!

不过耽误之际,他还是得去那个该死的家乐福超市把那包苏菲立体护围买回来——万一在这个空间里有两个沈冠怎么办,万一那个在卫生巾里的沈冠被别的女人买回去用了怎么办……

就在沈冠匆匆赶到超市并且一眼就看到那包一直都是无人问津的原价五块现价四块八的苏菲立体护围时候一只纤细白皙的手捉住了。

许思!!

沈冠立马想要抽回手但是身体已经不受控制的与许思同时拿住了那一包苏菲。

许思有些不解的抬头看着他,他被那一双清澈眼睛看的无地自容:“我……你……先买吧,我不用这个……”

苍天啊,随便来一道雷劈死他罢,他居然在心上人面前和他抢卫生巾!!抢杜蕾斯还差不多啊啊。

“沈冠?”对方轻轻的推了推眼镜,轻轻的说道:“你怎么起来了?”

“嘎?!”发出了鸭子的声音的沈冠有些吃惊的看着许思。

许思笑笑:“你昨晚加班回来说很累的打算今天睡晚点的,还让我今天到超市里买这个,我还有点奇怪呢……”

沈冠这才开始仔细的大量起他,许思虽然穿的很保守,但是远远的没有了当初第一见面的时候那一种老旧和穷酸,他的头发也是服服帖帖的贴在耳边,整个人显得既清爽又可爱。

沈冠心里感到很满意,但是他忍不住说道:“我们认识么?”

许思忍不住笑的更加大声了:“我们在一起四年了,你居然还问我这个……你这几天好奇怪,昨天一定要我道超市里帮你买这个……说是研究一下市场上的卫生产品的质量……”

沈冠脑子一顿,想着原来吝啬的老天爷没有亏待他,他真的从大学里捉住了这个小学弟……不过他的手机里怎么没有一点关于他的信息?

沈冠掏出手机又翻了一遍,发现了电话本里有一个‘宝贝’忍不住看了一眼来电大头贴,一下子就看到了许思的脸,他囧囧有神的盯着手机暗想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肉麻起来。

许思拉了拉的袖子:“别发呆了,等一下不是要回去吃大餐么?”

“大餐?”

“噗,你这几天究竟是怎么了,今天不是我们相识四周年的纪念日么,过一会儿要去拿订好的蛋糕,你倒是走快一些。”

沈冠一愣,立马从善如流的握住了那一只手。

好吧,没有苏菲,没有黑心棉,没有奇怪的三八报纸,没有小芳,没有车祸,他唯一所拥有和珍惜的只有握紧的这只手的主人。

沈冠这么想着,脸上露出了极为灿烂的笑容。

谢谢老天。

坑爹完结·捂住熊脸。

——————————————————————————————

小雷锋君高考加油哦!↖(^ω^)↗!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