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g chủ, ta đói bụng rồi – Tiễn Bà Bà

Tên gốc: Bang chủ, ngã ngạ liễu – Tiễn Bà Bà

帮主,我饿了 BY钱婆婆

(吃货小厮被笨蛋帮主吃干抹尽的爱情故事 HE)

☆、旺福悠闲吃睡,帮主悄然心动

四大帮会之一的岳麓帮来了位特殊的客人,一个娃娃脸小厮,名旺福。

之所以说他特殊,那是因为这小厮的主子身份尊贵,乃当今太后最宠爱的小王爷。这不负责任的小王爷为了能和心爱的大侠二人世界游江湖,就将从小跟着的贴身小厮寄放在了岳麓帮里,说是等和大侠心心相映后便会接他回去。

从此,旺福便开始了他的悠闲帮会生活。

没有主子的日子万岁!旺福摆脱了中看不中用的主子后,天天吃了睡睡了吃,日子幸福的没边了。帮会里的兄弟都对他很好,连帮主都对他客客气气的。想到帮主顶着张器宇轩昂的脸对自己郑重的喊“旺福兄弟”时,旺福不禁扑哧的笑出声来。心里暗道原来狐假虎威的感觉还不赖嘛。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旺福是越过越滋润。吃过午饭后躺在后院的树荫下,嘴里叼根草,拍拍被撑得滚圆的肚皮,他满足的嘿嘿一笑:“主子,您还是暂时别回来的好,让奴才再多享受几天逍遥日子吧。”

远在他乡的小王爷打了个喷嚏,急忙搂着身旁的大侠寻求安慰。

身为岳麓帮的帮主每天都要处理大大小小的事,虽然繁忙但也没忘了帮里的那位贵客,于是对负责客人起居饮食的堂主问道:“旺福兄弟最近如何?”

“除了吃得太多以外,一切很好。”堂主回道。

帮主疑惑地挑了挑眉:“吃得太多是什么意思?”

堂主掰着指头认真的数,“就是一顿饭要吃四个包子,三个烧饼,两碗面,一只鸡……”

“等等,”帮主连忙打断他,“你是说他一个人吃这么多?”

“是啊,一个人。”堂主挠挠头,特困扰的说:“帮主,这旺福兄弟会不会撑死啊?”

“我看我们会先穷死。”帮主白他一眼。早就知道这小子很能吃,但没想到他主子一走就开始变本加厉,简直是饿鬼投胎。不过这可不是正常人会吃的量,别真给撑坏了。“我还是去看看他吧,他在哪?”

“他吃完饭后一般会在后院玩会儿。”堂主说。

帮主忍不住笑了笑,“倒是挺会享受。”

他走到后院,远远看到大树下躺了个人。走近后才发现,这家伙竟然就这么直接睡着了。悄悄挪到身旁,蹲□子,帮主静静的观察熟睡中的旺福。张着嘴睡得四仰八叉跟个懒猫似的,帮主玩心一起,拾起长草骚扰这家伙的鼻子。

旺福不耐烦的拍开烦人的长草,挠挠肚子,转个身嘴里嘟囔着:“烧饼……”

这家伙睡着了还想着吃。帮主轻轻一笑,眼神一亮,来了兴致,继续用长草骚扰。

旺福挥爪,挠脸。

帮主越看他越像个大馋猫,觉得有趣,手在他圆滚滚的肚子上轻轻拍了拍。然后就看到旺福弯起嘴角露出满足的笑容,两酒窝,可爱的紧。手戳戳他圆润的脸,软得吓一跳。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帮主兴致不减,面带微笑的一直欺负眼前这个讨喜的家伙。心里嘀咕:这么折腾你,你也不知道醒醒,当真睡功了得。

直到听到有人喊自己,帮主这才醒悟竟然看个小厮睡觉看了一下午,真是着了魔了。看到手下的身影,他慌忙站起身对着空气疯狂的踢腿掏掌,嘴里哼哈有声。待手下走近后才抹抹头上好不容易冒出的汗珠,郑重道:“哦,找我什么事?我在这练了一下午武功。”

堂主狐疑地看着他,咽下了疑惑,说道:“帮主,秦帮主派人送来了张请帖。”

“好,我知道了。”帮主背着手昂首迈步往议事厅走,“对了,将旺福兄弟的晚饭搬到我房里,我要亲眼看看他是怎么吃下这么多的。”

傍晚,帮主办完事走到自己房间,推开门。尽管有心里准备,但看到满桌子的菜时还是吃了一惊。

旺福赶紧拉着帮主就坐,替他摆好碗筷,倒好茶,静静地站在一旁。帮主不禁感叹道果然是出身皇家,绝对的一流贴身小厮。

“旺福兄弟别站着,也过来坐吧,一起吃。”帮主朝对面的座位伸手示意。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啦。”旺福在对面坐下,抓起饭碗,朝帮主笑笑。“嘿嘿,我吃咯。”

于是帮主有幸看到对面一个瘦弱的家伙是如何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扫荡面前的食物,夹菜时出手之快让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有资格称为武林高手。他目瞪口呆的看着旺福往嘴里有条不紊的塞食物。这家伙吃东西时的眼神亮得让人根本移不开眼,帮主慢慢地也觉得饥肠辘辘。他发觉,跟旺福吃饭,竟然会有食欲大增的奇效。

旺福抽空抬头看帮主一眼,发现他把葱花都挑了出来,立刻大叫一声:“啊!”

帮主吓了一跳,停下动作。

旺福像是面对极恶之人,义正言辞道:“你挑食!”

面对指责,帮主心里一窘,朗笑道:“旺福兄弟你误会了,我这人习惯把喜欢的东西留在最后吃。”然后硬着头皮将挑出的葱花全部吃掉。

“原来如此。”旺福站起身,走到帮主身边坐下。“这样吧,未免浪费,你把不要的放我碗里,我帮你吃。不能浪费食物,这是我的人生信条。”

这是什么人生信条?!帮主有些发愣的点点头。

“主子每次都不听我的,在外面吃饭时要挑出一堆。”旺福朝他笑着:“帮主你比主子好多了。”

帮主深吸一口气,觉得热血上涌。这种感觉毫不逊色于被人夸是武功当今第一,嘴里让人难受的葱花味也一下子消失殆尽。看着旺福身上松松垮垮的衣服,忍不住问道:“旺福兄弟,我看你吃这么多,怎么还是这么瘦。”

“嗯?很瘦吗?”旺福低头打量自己。

“咳咳,”帮主清清喉咙,装作一脸严肃的摸上旺福的腰。“虽然肚子撑圆了,但是腰还是很细。”手继续往上摸,拍拍胸口,捏捏肩膀。“身上一点肉也没有。”

旺福怕痒,被弄得咯咯笑,缩着身子推开帮主的手。“我这是小厮的命,所以长的小厮的身材。”

帮主还是觉得惊奇,揶揄道:“吃这么多肉都长哪了?”

旺福用手指戳戳自己的酒窝,眉眼弯弯的对着帮主嘻嘻笑道:“长脸上了呗。”

“咚”帮主被这笑脸狠狠击中心坎,头脑发胀,晃的回不了神。伸手一把握住旺福的肩膀拉近,一句话也说不出,只是心里有个念头要牢牢抓住眼前这个可爱的家伙。

旺福眨巴着乌黑滴溜的大眼,“帮主,你抓着我干嘛。我还没吃饱呢。”

“……”

一句话将帮主从奇怪的幻想中打回现实。

作者有话要说:事实证明,有人催文我还是会写的~

☆、旺福闯祸,帮主索吻

这天下午,旺福照例在大树下躺着拍肚皮,还在回味中午吃进肚子里的美味烧鸡。岳麓帮的厨子不错,虽然比不上王爷府,但是比起外面的酒楼茶肆要好得多。旺福很满意。

吃饱了就犯困,他闭目养神,突然感觉头上罩了片黑影,撑起上半身看到帮主就站在身后。“帮主?”

帮主手背在后面,想用威武笔挺的身姿来掩盖脸上略显尴尬的表情。他本来以为旺福睡着了,只好胡邹道:“咳,我过来练练功。”为了增加可信度,愣是凭空踢了几脚,挥了几掌。

旺福站起身,微微行了个礼。“那我不打扰你了。”

“等等,”帮主连忙叫住他,“旺福兄弟是不是也会一些武功?”

“会些皮毛。”旺福道。其实他武功还行,毕竟要保护只会花拳绣腿的小王爷。只是跟帮主这种真正的武林高手一比,他还差上好大一截。

“我这有套拳法,也许对旺福兄弟有些帮助。”帮主说。

旺福却是噗嗤的笑出声。“不行了,我实在忍不住了。帮主,你就别叫我兄弟兄弟的,直接喊我旺福吧。我怪不习惯的。”

帮主也笑道:“那好,我就直接叫你旺福吧。”

“对嘛,”旺福靠在树干上,舒服的伸着懒腰。“我这做小厮的还是不太习惯别人对我这么客气。主子说让我听你话,所以帮主你可以随意差遣我。”

“可我并没有当你是小厮。”帮主正色道:“你就是我的小兄弟。”

旺福心窝一暖,低头微笑道:“帮主,你真是个好人。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说过。”

帮主看着眼前这个瘦弱的身躯,心里升起股怜爱。“旺福,我教你套拳法吧。”

“好啊,谢谢帮主。”旺福笑出两个浅浅的酒窝,看得帮主心里又是一紧。

为了不辜负帮主的好意,旺福这段时间是勤出没于练功房,打算好好把这套拳法练好给帮主一个惊喜。练到傍晚累了,坐在地上歇息会,眼睛突然注意到角落有块红布。好奇心起,他走过去掀开红布,底下竟然是一坛酒。

这个时辰本来就是旺福最饿的时候,经不住酒香的诱惑,他捧起酒坛就灌了一大口。味道虽然有点古怪,但不失为好酒,而且酒香而不烈。这坛本来就小,没几下就让他喝完了。

帮主一进练功房,看到旺福舒服的拍拍肚子,再看他手里捧着的酒坛,顿时脸色一变,急忙将酒坛夺过来。“都喝完了?”

旺福暗地里吐了吐舌,双手合十软声细语求原谅。“帮主对不起,我一时嘴馋没忍住。”

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让人怎么也气不来,帮主只好叹口气。“你可知道这是什么酒?”

旺福摇摇头。“还真尝不出来。”

“你当然尝不出来。”帮主一脸遗憾的盯着空酒坛。“这可是能令内力提升数倍的珍贵药酒,我一直没舍得喝,连一口都没尝过。”

“啊!”旺福知道自己这回闯了大祸,急的都快哭出来。“我真不知道,对不起对不起,帮主……”

湿漉漉的大眼看得人心里一片软,帮主放下酒坛子,故作洒脱的甩手道:“算了,当便宜你这小子了。这回你可得好好练功,知道吗?”

旺福意志消沉的点点头,小声说:“真的对不起。”

帮主心里像被揪起一块,觉得心疼。将沮丧的小家伙轻轻搂入怀里,安慰道:“好了,我没怪你。我只是可惜没尝尝,也不知道什么味道。”

旺福从他怀里抬起头,舔舔嘴唇,认真回忆道:“喝完后有点苦,但是酒味很香醇。”

脸离得很近,粉红色的舌尖轻轻舔舐嘴唇的动作看在帮主眼里说不出的煽情,他咽了口唾沫声音有些嘶哑道:“还有呢?”

“还有?”旺福再舔舔唇,“似乎有点药草味。”

帮主低下头,凑近低声说道:“让我尝尝好吗?”

怎么尝?旺福正纳闷着,嘴唇突地被吻住,顿时惊得没了反应,任由帮主在他口腔内放肆地舔舐搅动,吻得太深太彻底,浑身都发软。

“果然有股药草味。”帮主手指轻轻擦拭着旺福被吻得红润的下唇,“不过倒没尝出苦味,反而觉得甜。”

旺福捂住嘴,终于反应过来。这人竟然……竟然是用这种方式尝味道!

帮主揉揉他脑袋,“现在我尝过味道也就不可惜了,所以这事过去了,不用再内疚。”

旺福迷迷糊糊的点头,心里仍旧慌乱。

虽然药酒没了,但却得到了更香醇的吻。帮主瞥了眼空酒坛,微微露出笑容。

旺福渐渐平复了心情,帮主的安抚消除了他的内疚不安,让他觉得可靠,所以没有抗拒的被人一直抱在怀里。

趁着气氛不错,帮主展露出自认为最迷人的一面,柔声说道:“旺福,我……”

咕噜,肚子哀鸣的声音打断了接下来要说的温柔话语,也破坏了温存的气氛。

旺福捂着肚子,眼神亮闪闪的,一脸纯真无邪的欢快说道:“帮主,我饿了。”

帮主只好深吸一口气将一切旖旎的幻想掐死在摇篮中,再亲切地微笑道:“好,我们去吃饭吧。”

“帮主,为了表达我的歉意,我会把烧鸡让给你的。”

“……”

“不喜欢烧鸡吗?那,分你一块烧饼?”

“不用了,你自己留着吃吧。”

“哦,那你下次想要的时候一定要告诉我。”

“好……”

“千万别不好意思哦。”

“嗯……”帮主无力的扶着额头。似乎要等这家伙开窍,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啊。

☆、旺福有难,帮主来救

旺福自从喝了药酒后,觉得体内一直有股燥热的气息忽隐忽现,于是决定试着运功调理。内力一旦在体内游走,带着那股燥热的气息越来越明显,忽然冲破穴道,身子像要胀裂般。

他忍不住自嘲道:“想不到我旺福也有机会走火入魔。”

带着还剩三分清醒的头脑,他走到帮主房门前胡乱的拍打着门。看到帮主的一瞬间,心里的不安被抚平了。

“怎么了?”帮主扶住摇摇欲坠的旺福,触手的滚烫让他一下子明白过来。急忙将人打横抱起,帮主飞奔到后院的池子旁,让旺福整个身子浸泡在冰凉的池水里。

“怎么样?”帮主担心的问道。

旺福体内的热气正在慢慢消散,渐渐地气息平稳。“好多了。”

帮主松了口气,“把手给我。”

旺福伸出手,帮主给他把脉。见没什么大问题后,帮主将旺福抱出水面。

体内热气已散,此刻浑身湿透,一接触到夜晚的凉风,冷得让人瑟瑟发抖。旺福抱着手臂,小脸煞白煞白的。“多谢帮主。”

“别客气。”帮主脱下外衣给他披上,将他圈入怀里,手抚他后背给他取暖。“这是你喝药酒以来第一次调理气息吗?”

旺福点头。

帮主又道:“估计是你运功不当,导致气息紊乱。不过不用担心,我会帮你。”

旺福抬起头来,帮主摸摸他冰凉的脸,心疼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月光皎洁,夜晚宁静,相拥而视,这样的情景似乎特别适合互诉衷肠。帮主看着他缓缓地说道:“当你在我房门前快倒下时,我真的很着急。”

旺福没有答话,只是睁着圆滚滚的大眼看着他。

帮主露出微笑,柔声说:“旺福,我有话想对你说,我……”

“哈啾!”旺福揉揉鼻子,一开口冷得牙齿上下打架。“帮主,我也有话想对你说。”

帮主惊喜的点头,洗耳恭听。“你说吧。”

“好冷啊!我们能不能先回房啊!!”旺福忍不住咆哮了。

“……”

帮主抱旺福回房后先给他换了身衣服,“好了,睡觉吧。”

“嗯。”旺福乖乖的躺好,刚闭上眼突然感觉被人挤了一下,睁开眼发现帮主就躺在他身旁。

“帮主?”旺福奇怪的看着他,“你的房间好像不在这里。”

“我怕你半夜气息混乱,得看着你。”帮主的理由非常正大光明。

“我睡觉时又不会运功,怎么会气息混乱?”旺福不解。

“这你就没经验了,睡着后是最容易走火入魔的时候。”帮主不负责任的随口忽悠,唬得旺福是一愣一愣的。

“这么可怕!”早知道就不偷喝什么药酒了。

帮主一脸认真的道:“是啊,所以这几天我都得守着你。”

“哦。”旺福眯眼一笑,笑出两酒窝。“谢谢帮主。”

可恶,实在太可爱了!帮主手臂一伸,一把搂紧他。

旺福挣了挣,有些委屈道:“帮主,你搂得我好紧,我睡不了。”

这抱怨听得跟撒娇似的,帮主深吸一口气。“乖,别乱动。”

怎么觉得帮主这么霸道呢,旺福有些不满的皱着眉,嘟囔:“我睡不着,我想吃宵夜。”

“这么晚吃宵夜对身体不好。”帮主拍拍他后背,按按他的头。“听话,睡觉。”

旺福开始用力想挣脱出怀抱,帮主快按不住他了只好翻身压着他。“老实点。”

“可是我想吃东西。”旺福伸手去推,但被压得紧紧地,一点也推不开。只好一直叫喊着:“我要吃东西!”

帮主看着身下的人眨巴着乌黑明亮的大眼,吵着要吃东西的嘴一张一合的。呼吸一窒,哑着嗓子说:“再乱动,我就亲你。”

旺福立马不动了,乖乖的闭上了嘴。

“都叫你别乱动你还动。”

“我没……唔……”

帮主猛地低下头封住旺福的嘴,舌尖撬开他的口腔探进去交缠。这想了好几天的甘甜终于再次品尝到,心里说不出的欢喜。

一吻完毕,旺福立刻不服的大喊:“我抗议,我根本没动!”

“我说你动了你就动了。”帮主得意的笑。

“你耍赖!”旺福气呼呼的鼓起腮帮子,“你……你这是耍流氓。”

“说我耍流氓?你是没见过什么叫真正的流氓。”帮主一双魔爪伸向身下的大馋猫,所摸之处必带来一阵瘙痒感,惹得旺福是咯咯直笑,使劲扭着身子讨饶。

“嘶……”帮主突然倒抽一口凉气,停下动作,额头上的汗水开始往外冒,声音一低:“别乱动,这回我说真的。”

旺福不敢动了。

都怪这家伙刚刚扭得太起劲害他起了反应。现在这种情况下只能好言相劝,诱拐无知少年了。帮主温柔地缕着旺福脸边的发丝,柔情无限的微笑道:“旺福,其实我……”

咕噜,又是那恶梦般的肚子哀鸣,帮主试着去忽视它,继续微笑。“其实我……”

随着更大一声的咕噜,旺福特真诚特纯洁的说道:“帮主,我饿了。”

帮主扶额,起身下床,往外走。

“帮主,你去哪啊?”旺福问道。

传来的声音异常哀怨,“我去跳池塘。”

“咦?帮主你也走火入魔了吗?”旺福有些担心。

帮主走出房门,仰头看着夜空深深的叹口气。“是啊。”

刚才的确走火了,而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入魔了,着了这个吃货小厮的魔。

旺福不知从哪变戏法似的掏出烧饼边啃边说:“那帮主你保重。”

帮主愤恨的瞪了眼烧饼,关上房门直奔池塘。

作者有话要说:旺福,我也有话想对你说:你那烧饼哪掏出来的啊?

☆、旺福吃醋,帮主的强悍对手

帮主应秦帮主之邀,前往秦帮做客,临走前骑着骏马飒爽英姿的来和旺福告别。

旺福正在专心啃玉米,一看到他立刻大喊:“好帅!”

帮主惊喜的一甩披风,止不住嘴角上扬,得意的笑道:“过奖了。”

“这马儿好帅。”旺福跑过去一把抱住马头。

啊?帮主的笑容僵在脸上,甩到一半的披风也蔫了似的垂下来。“你是说这马?”

“是啊,这马好俊。”旺福摸了摸黝黑发亮的马毛,抬头看他。“不然呢?”

后面跟着的堂主噗哧一笑,帮主一个眼刀狠狠甩过去。

“帮主你什么时候回来?”旺福问道。

“三天后。”帮主答道。

“哦。”旺福挥挥手道别。“要是主子这几天回来找我,那我就不等你回来了。帮主保重了。”

帮主一怔,点点头。“保重。”

旺福等帮主几人骑着马儿离开了视线,这才转身回去。突然听到踢哒踢哒……声音越来越近,回头看时他的人已腾空而起,接着被牢牢圈入怀里坐在奔驰的马背上。身后传来些许霸道的话语:“怎么能让你趁我不在的时候离开。”

“帮主……”旺福转头去看,那人正对着他微笑。于是他也勾起嘴角,笑道:“很帅哦。”

“你已经说过了,你就这么喜欢这马?”帮主有些无奈。

“不是。”旺福靠在他胸前,嘿嘿一笑。“我是说你。”

惊喜来得太突然,帮主差点从马上摔下来,心里涌出浓浓的喜悦。“跟我一起去秦帮,带你见识一下。”

“那里的厨子手艺如何?”

帮主朗声大笑,拍拍他的头。“放心,饿不着你。”

旺福第一次和除主子以外的人出远门,到达秦帮后,一时不知道该以什么身份介绍自己。偷偷拉着帮主的衣服,小声说:“一会儿我就说你是我的主子吧。”

帮主给了他一个不用担心的眼神,拉着他走上前跟秦帮主打招呼。“秦兄,好久不见。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好兄弟旺福。”

旺福一愣,打完招呼后看着不远处和人相谈甚欢的帮主,心里暖暖的。帮主真的没有当他是下人,而是把他当做能和好朋友介绍的小兄弟。

他吃着糕点,心里更觉得甜。

第二日,旺福咬着桂花糕在秦帮里溜达,走到后院时看见帮主正在和一个姑娘说话,那姑娘好像是秦帮主的妹妹。

他躲起来偷偷观察,这秦姑娘明显是对帮主有好感,整个人面带羞涩,而帮主也是笑容满面和她有说有笑的模样。旺福心里闷闷的,像是有什么梗在胸口。

他折下一根长草,气呼呼的把长草想象成是帮主在手里使劲蹂躏。“臭帮主,笑笑笑,笑死你最好!”

心情烦闷,想出去走走,于是出门觅食去。主子临走前给了他不少银两,够他买上一山的零食。

不知不觉逛到了太阳下山,旺福左手拿着糖葫芦,右手拎着桂花糕匆匆地往秦帮赶。刚到门口就被守在门口苦等了他一下午的帮主一把抓住,厉声询问:“跑哪去了!”

“市集。”旺福答道。有些害怕帮主紧绷着的脸,这人似乎特别生气。

“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出门也不打声招呼!”帮主是又急又气,害怕旺福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遇上危险。

旺福小声嘀咕:“你跟人姑娘有说有笑的,我怎么好去打扰你。”

帮主叹口气,不舍得继续对他大声质问。“你在那嘀咕什么呢。”

“没有。”旺福小声道。

“那我们去吃饭吧,等你好久了。”帮主拉着他。

旺福挣开手,“我在外面吃饱了,不吃了。”

帮主愣愣的看着他跑开,觉得不可思议,这家伙竟然也有不吃晚饭的时候。

到了夜晚,帮主实在放心不下,走到旺福房内发现他已经睡了。轻轻挪到他床前,想给他盖好被子,忽然发现他一脸苍白,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吓得赶紧把人一把捞在怀里,拍拍他的脸。“旺福,快醒醒!”

旺福睁开眼,发现是帮主后虚弱的微微一笑。“帮主,我难受。”

帮主心一痛,柔声安抚道:“别怕,我去叫大夫。”

折腾了一晚上,终于弄明白,是吃坏东西了。本来打算明天就回帮,但因为担心旺福的身体,帮主决定等他完全康复了再回去。

一连几日,旺福都是白粥下肚,吃的极清淡。小圆脸都变成了瓜子脸,本就乌黑溜圆的大眼显得更大更惹人怜。

帮主摸着旺福的小脸心疼的说:“还是胖点可爱。”趁他睡着的时候偷偷亲了好几下。

旺福迷迷糊糊中看见帮主凑近的那对深邃有神的双眸,喊了句“烧鸡!”就一口啃了上去。

帮主捂着脸颊吃痛,挑眉道:“好啊,敢情把我当烧鸡了。”

旺福大病初愈,看到帮主后心情忒好。笑嘻嘻的说:“帮主,你别看不起烧鸡。在我心目中烧鸡可是排第二呢。”

“那什么排第一?”帮主有些期待的问。

“烧饼!”

“……”帮主仍抱有一丝期望的问:“那第三呢?”

旺福想了想,“第三是主子。”

帮主醋劲上涌,开始胡搅蛮缠。“不行!我要排前三!”

旺福有些伤脑筋。

帮主压在他身上,拧眉威胁道:“不听话就搔你痒!”然后张开魔爪,狠狠动动指关节。

吓得旺福赶紧讨饶,“好嘛好嘛,我听你的。”

“乖!”帮主换回温柔的笑容,柔声道:“那我排第几?”

旺福认真想了想,掰着指头数。“第一是烧饼,第二是烧鸡,第三是帮主。”

帮主这才放开他,很高兴自己打败了他主子。但转念一想,自己连烧饼和烧鸡都不如,顿时泄了气。

“还能往前挤一挤不?”帮主不死心的问。

旺福坚决的摇摇头。

帮主叹口气,看来他短时间内是无法打败烧饼和烧鸡这两个强悍的对手了。

☆、旺福离开,帮主追回

旺福病已痊愈,帮主不便再在秦帮打扰,准备打道回府。

送别这日,旺福站在马儿旁边,看帮主和秦帮主还有秦姑娘依依惜别时,做着鬼脸小声哼唧:“舍不得人姑娘了吧。”

帮主道别完走过来,发现这家伙在生闷气,二话不说先从怀里掏出块桂花糕,塞到他嘴里。

旺福吃着甜点,享受的眯起眼睛。

帮主觉得可爱,戳戳他脸。“上马。”将他捞上马后搂着他问道:“刚刚一个人哼唧啥呢?”

“没有啊。”旺福伸出舌头在嘴边舔了一圈,十分留念桂花糕的甜味。

帮主看得眼发直,要不是路上人太多早就一口亲下去。“我还有一块,想吃就老实回答刚刚的问题。”

旺福发现自己似乎被人抓到弱点了。敌不过桂花糕的诱惑,只好老实回答:“说你迷恋人小姑娘。”

帮主一怔,好笑道:“我哪里表现出迷恋了?”

“要不干嘛笑得那么肉麻。”旺福说完还瞥他一眼。

哈,小家伙难道吃醋了?帮主心情大好,笑着凑近道:“你难道没发现我对着你时才是笑得肉麻?”

旺福看着他有些宠溺的笑脸,心里咯噔一跳。“快点给我桂花糕!”

觉得不好意思开始转移话题了?帮主拍拍他的头,又给他塞了块桂花糕,低声笑道:“小傻瓜,我没有迷恋人小姑娘,我迷恋的是一只大馋猫。”

谁是大馋猫了。旺福皱起鼻子“哼”了一声。

回到岳麓帮时,门口多了两匹骏马。旺福认得那匹马,眼睛一亮喊道:“是主子他们回来了!”

帮主却是神情黯然。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旺福跑进厅堂里果然看到一高大俊朗的男子正坐着喝茶,顿时两眼泪汪汪。“主子……”

小王爷转头,放下茶杯呼喊道:“旺福……”

主仆俩转圈圈,相见欢。

“旺福,你怎么瘦了。”小王爷拍拍旺福的脸,瞪了眼帮主。“是不是帮主欺负你!”

旺福赶紧摇摇头。“没有啊,帮主对我很好。是我最近吃坏肚子生病了。”

跟小王爷一起回来的大侠,这会儿正和帮主叙旧,他俩原本就是结拜兄弟,自然相谈甚欢。小王爷看了醋劲大发,拉着旺福小声嘀咕:“我得赶快带你回去,不能让帮主老惦记我家大侠。”

旺福猛翻了记白眼。“主子,你对帮主有偏见。他不是那种人。”

“旺福,你怎么老帮他说话。”小王爷摸摸下巴,开玩笑道:“既然你觉得他好,要不主子把你留下来?”

旺福发现自己心里竟然真的有这念头,赶紧回道:“主子别开玩笑了。”

他俩从小一起长大,小王爷一下就能听出旺福语气里的失落,冲他眨眨眼笑道:“我们明天就走,你可要抓紧时间哟。”

旺福晚上收拾行囊的时候一直在思考主子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门口突然响起敲门声,旺福打开门,是帮主。

帮主走进房内,看到收拾到一半的行囊,心里一空。“明天就走吗?”

“嗯。”

“还会来吗?”

“不知道,要问主子。”

帮主愁得头都大了,想把人留下来,但是不知道该怎么做。本来以为还有时间可以慢慢地把人拐过来,谁知道小王爷会这么快就回来,打乱了所有计划。

他静静地看着旺福收拾东西,当看到一切就要收拾完毕,终于忍不住伸手抓住旺福的手腕。“能不能别走。”

旺福低下头,“那得问主子。”

帮主心里一急,抬他下巴逼他看着自己。“我的意思是,能不能不跟你主子走。”

旺福看着他,“那还是要问主子。”

帮主决定以行动说明一切,低头吻住他,这回是很轻柔的一吻,温柔又眷恋。“我是说,我喜欢你,以后都跟我过。”

语气里的真挚让旺福止不住的脸红心跳,小声说:“所以我说让你去问主子啊。叫他把我……许给你。”

帮主一愣,随即惊喜万分,一脸笑容的说道:“听不清,你再说一遍。”

旺福瞪他一眼,红着脸喊:“叫主子把我许给你啦!”

帮主将他一把抱进怀里,高兴地说:“这么说你是愿意跟我过了?”

旺福推开他,仰着头叉着腰。“我是看在这里烧鸡特别好吃的面子上。”

帮主忍不住笑出声,捏捏他的脸。“好,我这就去向小王爷要人!”

小王爷听了帮主的要求后大吃一惊,拿折扇敲敲旺福的头。“我让你抓紧时间和人道别,你竟然直接就被人拐跑了。”

旺福吐吐舌头,“主子,对不起了。”

小王爷趴在大侠的肩膀上哀嚎:“我好可怜啊,跟随多年的贴身小厮竟然要抛弃我。”

大侠嫌他丢人,赶紧拍开他。“大哥会好好照顾旺福的,你就放心吧。”

小王爷抹抹眼角好不容易挤出来的泪滴,看着帮主说:“要我把旺福给你也行,但我要看到你的诚意。”

帮主点头,“你想让我怎么做?”

小王爷将折扇指着他,大声说:“我要你明天当着全帮众的面前宣布,说你喜欢旺福并且愿意照顾他一辈子!”

其他三人同时一怔,小王爷难得认真一回道:“旺福从小跟着我,我一直把他当做亲人。所以我必须十分确定你会对他好,我才会让他跟着你。”

旺福呆呆的看着小王爷,“主子……”

小王爷摸摸旺福的头,“就再听主子一次话吧。”

第二日,帮主挣扎了很久。让他当众告白说喜欢一个男子他自认还没有这份勇气,也害怕帮众的反应。小王爷给他的难题其实就是变相的让他在帮会和旺福之间二选一,但两样他都割舍不掉。

直到他们要离开,帮主仍然狠不下心表决,眼睁睁的看着小王爷把旺福拉走。

不带任何商量余地的,三个人就这么离开了。

帮主一个人坐着发呆,脑子里全是旺福在大树底下躺着的懒散模样,眼睛亮闪闪的说肚子饿了,笑起来两个浅浅的酒窝……一想到以后也许再也见不到,心里就像是被生生挖去了一块。

这段时间一起相处的日子越快乐此刻就越痛苦,内心的狂躁就快要抑制不住。随着一声怒吼,他握紧拳头狠狠砸向桌子,木头顿时碎了一地。“妈的,大不了这帮主不当了!”

下定决心后他立刻奔着他们离开的方向追去,不知追了多久,心里又急又乱,只希望这辈子还能再见到那个人,然后一定不会再让他离开。

注意到下山的道路旁有一人正躺在大树下乘凉,帮主小心翼翼的靠近,当发现这人正是心里念了无数遍的人后,眼睛忽然有些发酸。

躺着的人睁开明亮的双眸,浅浅一笑露出两个酒窝。“怎么才来,我都饿了。”

心一紧,帮主一把拉起他紧紧搂入怀里。

旺福靠在他胸前,低声说:“帮主,我舍不得你。所以我求主子,让我留下来等你。还好你回来找我了。”

帮主听的心里发烫,揉揉他的头。“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放开你了。”

旺福抬起头来,略显羞涩的微笑道:“说话算话。”

“当然!”帮主捏着他下巴亲一口,柔声说道:“跟我回去吧。”

“嗯。”

一直躲在远处的小王爷看到帮主出现的那一刻终于松了口气。“这狗头帮帮主要是再不来,我就要去扒了他的皮。”

站在他身旁的清秀男子毫不客气的泼他一头冷水。“你打得过他吗?”

小王爷蹭过去搂着他,眨眨眼讨好道:“这不还有大侠你给我撑腰嘛。”

☆、旺福的性福生活,帮主的排名之争

旺福留下来后,在帮会里帮忙打点财务。上道快,又机灵,帮会里人气急升。好些帮众过来勾肩搭背称兄道弟,帮主天天泡醋坛子里都快馊了。终于忍无可忍当着大家的面宣布,旺福乃本帮主一人的所有物,眼看手勿动。帮众们恍然大悟,纷纷恭喜帮主寻得真爱。

帮主看着这一帮兄弟,倍感欣慰。这才明白之前的担忧都是多余的,不管发生了什么都愿意接受你的就叫做兄弟。

这天晚上,旺福心血来潮,也突然问道:“帮主,你心里的排名是什么?”

帮主说:“以前第一是帮会,但现在毫无疑问你才是第一,所以第二变成了帮会,第三是武学。”

旺福受宠若惊,惊喜道:“我排第一!那么我也该考虑是不是让你挤掉烧鸡,向上排一位了。”

“这还用考虑吗!”帮主抓狂,“我当然比烧鸡重要!”

旺福却是面有难色,帮主一把将他扑倒,咬牙切齿威胁道:“说!是我重要还是烧鸡重要!”

“烧鸡!”旺福宁死不屈。

“好啊,大刑伺候!”帮主伸出魔爪,在他身上一阵乱挠。

旺福扭着身子讨饶,“哈哈哈……别……我投降……”

帮主停下来,捏捏他脸。“说!谁重要!”

旺福委屈的嘟囔:“你这是耍赖,不算数。”

身下的人红着眼睛撅着嘴的可怜模样看得帮主心痒难耐,凑近了在他唇上狠狠亲了一口。“我伤心了,我这么喜欢你,竟然还不如一只小鸡。”

这哀怨的模样逗得旺福呵呵直笑,“好嘛,让你排第二。”

“那烧饼呢!”帮主得寸进尺。

旺福拍拍他的头笑道,“那要看你表现。”

帮主眼神邪气尽露,“来,我给你好好表现表现。”说罢低头吻住他,吻得太深,身上撩起了火,哑着嗓子说:“旺福,我……”

咕噜,这声煞风景的肚子哀鸣每次都太会挑时候,帮主额头青筋暴起。硬是忍下怒火,微笑道:“来,我们继续。”

“可是帮主,我饿了。”旺福眨着圆滚滚的无辜大眼。

“你晚饭吃了那么多,怎么又饿了。”帮主无奈道。

旺福撇撇嘴,“真是不体贴。你应该说——其实我也饿了。”

“……”

“帮主,我饿了。”旺福再次重申。

“好,那么,我也饿了。眼前刚好有个合口味的。”

帮主张嘴就朝旺福脖子又咬又舔,花了一整晚将他整个人彻底吃干抹尽不留渣。

第二日旺福扶着酸软的腰,控诉帮主的恶行。帮主是好言相劝最后奉献了烧鸡一只,烧饼两个,桂花糕三块才得以晚上继续同榻而眠。

由于心中仍是不服排位顺序,帮主便趁旺福睡着后,偷偷给他催眠。在他耳边灌输:“帮主比烧饼好……帮主比烧饼好……”

如此灌输了几日,帮主是终于察觉自己傻得令人发指而作罢。

日子有条不紊的过着,某天堂主神秘兮兮的跟帮主说:“帮主,旺福兄弟近日一直干呕,他是不是有了……”

帮主一拳抡过去。“蠢货!旺福他是男的!”

堂主捂着脸委屈道:“我是说他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了。”

帮主一脚踹开他,“我去问问。”

晚上,帮主搂着人入睡时问道:“旺福,听说你近日一直干呕,是不是有了……”

旺福一掌拍开他。“笨蛋帮主!我是男的。”

帮主此刻深刻体会到堂主的冤屈,捂着脸说道:“别误会,我是问你是不是肠胃有了问题。”

旺福想想,然后说:“大概是我最近宵夜吃多了,早上消化不好所以会干呕吧。”

“吃宵夜?”帮主奇怪道:“我们每天晚上一起睡,我怎么不知道。”

旺福嘿嘿一笑。“当然是趁你睡着的时候吃的啊,你平时又不让我吃。”

帮主奸笑的看着他,显得特别邪恶。“看来我要加强力度,做得你晚上没力气爬起来吃宵夜才行!”

月色撩人,屋内缠绵。

旺福终于是被身上的人折腾得忍不住求饶:“嗯……不要了……我以后不敢吃宵夜了。”

帮主停下卖力的动作,老生常谈:“那你说说心里的排名。”

“第一是烧饼,第二烧……不是,第二是你,第三是烧鸡。”旺福说。

“我还是比不过烧饼是吧。”帮主一个挺进,逼得旺福是再次讨饶。

“啊……你不要动……”

帮主边动边在他耳边低语,“我这是让你知道我的好。”

动作太过激烈,旺福哭着求饶:“嗯……第一是你……第一是你……”

帮主一握拳头,庆贺自己终于迈向胜利。但怎么觉得自己赢烧饼赢得这么不光彩?再看身下这家伙梨花带雨的勾人模样,理智“嗖”的一声飞走了。

完事后旺福是对帮主一阵抱怨。“我都说你是第一了,你还硬来!”

帮主亲亲他,温柔的安抚:“谁叫我喜欢你呢,我的好旺福。”

旺福脸红的搂着他,小声嘀咕:“我也喜欢你。”

气氛旖旎,帮主正打算和旺福好好温存一番,突然“咕噜”的声音传入耳中,差点没暴起。

旺福特无辜特单纯的眨着眼睛。“帮主,我饿了。”

“好,我去给你拿吃的。但是不能吃太多,否则第二天又消化不好。”帮主屈服了,谁叫他爱上了一个吃货呢。虽然怕他吃坏身子,但又舍不得他挨饿,只能一边控制着一边喂饱他,将他好好养上一辈子。

【完】

Advertisements

12 thoughts on “Bang chủ, ta đói bụng rồi – Tiễn Bà Bà

  1. Pingback: [Bang chủ, ta đói bụng]Chương 1+2 | Gods Of The East

  2. hie hie =))))))) em đang làm cái này này ss ới ời ới ời =)))))) có gì qua ủng hộ em nha~~~~~ *ôm hun* cảm ơn ss ạ :3 *cúi đầu*tung tăng múa lụa*

    • ss ơi khụ khụ :v em nhiều chuyện quá ~ cơ mà ss có cái nào ngọt ngào nhưng BE/SE không ạ? kiểu dạng dạng như chia tay trong ngọt ngào í ạ “A” ngược tâm chứ k ngược thân í ạ =))))))) *tự vả* đã đi xin raw rồi còn đòi hỏi =”= híc làm phiền ss quá ah~~~ QAQ

      • Nhiều truyện quá ss ko nhớ hết, chỉ có mấy cái dạo gần đây đọc thì có Hạ, rồi Tiểu Diệp (Ám Dạ Hành Lộ).
        Ko có gì, đừng khách sáo em. Sau này có ss sẽ nói thêm cho.

      • trời ơi thực sự là đọc cái xì poi của ss cái nào cũng thích làm hết ah~ ah~ ah~ giờ em phại làm sao đây? *bứt tóc quăng quật* XXXDDD tại ss xì poi hay quá đó =)) bắt đền =))))

      • Hê, đền cho cái dép!!!
        Đùa thôi 😉 spoil mang tính chất tung hỏa mù đó em, chi tiết sót nhiều lắm, đừng vội ham. Cũng tại đám đó toàn trung thiên ko hà, tóm tắt ko đầy đủ đc.
        Ss vừa xem cái list bên nhà em xong, đọc chữ “trung văn” làm ss ngơ ra mấy giây, trân trọng đề nghị em chuyển nó thành “trung thiên” =.=’

      • eh :v dạ em sẽ sửa thành trung thiên khụ khụ tại em cũng là ma mới nên không bíêt nhiều lắm ah~ ^O^ mong ss chỉ bảo thêm hí hí hí hị hị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